• 反服贸:台湾人的自我拯救 ——兼论对中国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by  • March 29,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自从马英九政府执政以来,台湾的国府所作所为就越来越象港府——北京的政治代理人,台湾媒体被中资明目张担地渗透,经济上的空心化日益严重,国民党对北京的依附成了该党的政治资本。因此之故,北京已经将“统一”看作指日可竟之功。北京推出《两岸服贸协议》(以下简称为《服贸协议》)的目的,就是打算为中台一体化铺上最后一块铺路石,没想到这一桶滚水倒进去,将温水里的一些青蛙烫得猛跳起来,开始自救了。

    台湾学者剖析《服贸协议》陈明利弊

    台湾反服贸并非即兴而起的一场街头运动,更非中国官媒宣称的青年们赶时尚。它是台湾学界、学生、市民等多重叠合的利益诉求,其中隐含的最重大目标乃是保卫台湾的民主制度。对持续多年的“红色渗透”,台湾学界及民间社会早有感觉,无奈蓝绿之争早已经让台湾的民主政治处于半瘫痪状态。这次以服贸为引爆点,乃因台湾人民感到再不行动,台湾将步香港后尘,民主制度难以保全。

    大陆官媒宣传说《服贸协议》是中台双赢,台湾反对者因为不懂,故尔盲目反对,并被台独势力所利用。但这次他们所说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台湾民众并不相信那些说法,比如说“一旦通过《服贸协议》,台湾的产业就会全部倒闭”之类的。最开始,台湾民众主要的反应是“政府在《服贸协议》上沟通不足”、“官员说明时术语太多、越听越迷糊”。

    从专业角度讲,《服贸协议》乃北京有备而来,准备了很长时间,涉及几十个产业,如果没有专业人士对两岸的相关产业及政策做详细研究,确实无法指陈利弊。正是台湾大学几位学者的努力,台湾民众才能了解《服贸协议》对台湾造成的实际伤害。

    为了解析《服贸协议》,以台大郑裕玲、张锦华等几位教授不惮劳烦,逐条解析。经过数月努力,终于写成《两岸服贸协议对我国的冲击分析》,为本次反服贸提供了专业分析。

    中国的政治反对者(包括维权者)当中,有些人因自身文化不高,出现反智倾向。在对民主运动与民主制度不甚了了的情况下,经常极度夸大街头活动的意义,鼓吹“千呼万唤,不如街头一站”,以奚落辱骂“公知”为乐。本次台湾反服贸运动,至少应该让这些人懂得一点,现代社会并非农民起义时代,长矛大刀一举,砍人头就算革命,“刘项原来不读书”是行不通的。

    民主社会成长的青年易于组织

    台湾青年的政治冷感缘于对蓝绿党争的厌倦。但他们成长于民主社会中,其社会化过程使得他们具有清晰的权利意识。如果说在大陆动员学生参加社会运动,还得经过一番反洗脑,才能让学生们摆脱“民主不能当饭吃”的“动物农庄意识”。台湾青年学子知道捍卫权利必须通过社会参与,因而投入到反服贸运动中来。一旦投入,他们这代人又能充分利用网络平台迅捷传播并组织各种活动,效率很高。例如他们搜集各种信息,做成《服贸协定非懒人读本》,里面附有《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定全文》与附件,另外还列有关于自由贸易重要性的普及版,在《关于中国因素》一栏,还列了六篇文章,特别解读各种中国因素是否会发生及可能产生的影响。对于不懂服贸协议的人来说,关于程序暇疵(五点)、关于产业影响(六点)、世代差异与冲突、“服贸之后,我们该做的事”,都具有指导参考意义。

    反服贸还产生了一个“黑色岛国青年阵线”,组织开办了“反黑箱服贸街头民主教室”,进行反服贸常识普及活动;Face Book 上开设了一个反黑箱服贸协议社区community,随时发布各种信息。与马英九政府的官方解释相比,反对者以浅显易懂的网文、图表、漫画、视频等,在《服贸协议》的话语权和解释权上占了上风。他们在网站上专门列出全台湾立委名单及电话,动员台湾民众履行公民义务,行使公民权利,给立委打电话,表明反服贸的态度。

    国民党除了努力将反服贸拉向蓝绿党争之外,最尴尬的是无法解释马英九政府为何要尽快通过《服贸协议》。一位美国华人发推说,“电视上看见马英九总统说,如果服贸协定被否决,‘人家会说我们不守信用。’这个‘人家’是谁?大家都知道。国共谈判吃了这么多亏,还怕‘人家’不信任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电视上直播,不敢想象他会用如此直白的语言。难怪他的支持率低到被冠以‘九趴总统’的称号。”

    反服贸于台港的意义

    近年来,由于马英九政府对北京的叩头路线,两岸统一之势渐成。台湾青年一代在享受前辈艰苦奋斗争取来的民主自由之时,并不知道因为与大陆的种种羁绊,守护民主自由并不容易。是服贸协议这桶滚水烫醒了他们,使他们开始行动起来,行使公民权利,守护台湾。

    这次反服贸在香港引起很强烈的反响。民主人士李怡用他的方式提醒台湾人,“香港曾经是台湾人殷羡的榜样,今天沦为台湾人的前车之鉴,除了中共没有落实一国两制之外,最关键的是许多港人没有把香港当作自己的家园,只管赚钱或捞取政治经济利益,未必愿为公义牺牲经济利益”。有一张在网上广泛流传的照片,画面是一位戴眼镜的香港青年在脖子上挂一块牌子,上书“我是香港人,请踩在我们的尸体上,想想台湾的路。”与此同时,香港人发动了“守护民主,抗拒黑箱:香港人力挺台湾反服貿”的活动,支持台湾反服贸。

    反服贸在中国大陆引起的认知分裂

    如同所有反对运动一样,台湾反服贸在中国大陆的网友当中,同样引起严重分裂。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媒体如香港文汇网在微博上说,“反服贸成了台湾年轻人的‘时尚’”,努力贬低参与者的觉悟与政治意义。人民日报海外版则称服贸给了台湾多少让利,希望反对者“请先做好功课再说”,还在《变质学生运动折射台政治困境》中称,“两岸服贸协议本是两岸双赢的经济协议,如果迟迟不能生效,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诸多后续谈判都会受到负面影响。面对时不我待的发展机遇,台湾经济却一再被民粹政治拖了后腿,这既是台湾经济的困境,同时也是台湾政治的悲哀”。还有人将台湾对大陆的贸易顺差1000多亿美元看作是大陆给台湾的好处。

    上述言论得到不少平时还算清醒的公知附和。中国网友大都对台湾同胞的“忘恩负义”表达愤怒与不满,这种态度可以概括为:“给了你们那么多好处,你们还不知足,搞什么反服贸”——这一思维的误区根源在于:认为金钱可以买到一切,即使是人的自由、尊严、权利等等,也都可以在“给了钱”之后逼人让渡。中国政府在维稳中流行的一句话就是“人民内部问题人民币解决”。这种思维主导下的社会,很难真正理解“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尽管大陆删帖非常厉害,还是有一些不同声音能传进去,我写的那篇《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一块铺路石》,就被大陆网友多方流传。在某网站微博上被人转发后,一天之内转发逾8万多,但旋即被封杀。从回帖者的言论看来,当人们明白台湾人为何要反服贸之后,大多持支持态度。尽管这些人从未到过台湾,但他们却缘于一种朴素心理,中共在大陆的专制统治缺乏人性,台湾同胞不应该受这种苦。在他们心目中,台湾民主制的建立,不仅是台湾人民的胜利,还以其存在粉碎了“华人社会不适宜民主制”的谬说。

    网络时代封堵不住资讯,我相信台湾反服贸给中国大陆的政治反对者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无论是组织手段还是传播手段、尽可能争取更广泛的社会支持等方面,台湾反服贸都有可借鉴之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7期 ,2014年3月21日—4月3日,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5906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