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武松”与大老虎间的危险平衡

    by  • April 16, 2014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本文的“大老虎”,主要指党内历届高层的“老同志们”。

    习近平的反腐大业推进至三峡集团,终于到了“龙虎相会、水火交济”的紧要关头,最后与“老同志们”达成危险平衡,4月14日,新华网“转载”《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领导层不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李家终于暂时软着陆。当然,这凭的不是李家一家的力量,而是“老同志们”为保身家儿女而同仇敌忾的结果。

    “李老虎”并非“周老虎”

    自从广州《时代周刊》2月27日点出“三峡沦为私人订制的牟利机器”,“个别退休老领导”经常插手三峡工程事务,“三峡双雄”相继去职以来,人们期待着习“武松”将打虎棒抡向“电老虎”李家。不过,外界倒也不糊涂,均知“李老虎”并非“周老虎”,没那么容易对付。

    果然,“李老虎”家族的反扑比较高调。4月上旬,李小琳借香港《文汇报》采访自我澄清,称有关她拥有离岸公司并在海南圈地的传闻都是谣言。为了表示“吾道不孤”,一向无声无息的周永康弟媳与居住于美国的亲家母詹敏利相继发声,指称有关周家的腐败故事全因习近平搞权力斗争。然后就有新华社转载的财经国家新闻网的那篇“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问世。这篇文章对外释放了双方达成“危险平衡”的信号。

    《财经国家周刊》是一份由新华社主办的以财经新闻为主的期刊,创刊于2009年,是新华社自家人,这篇文章的“规格”之高于此可见一斑。该文的要点是:

    一、三峡工程本无事,内部不和惹事端。文章说,三峡集团领导层不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在巡视组巡视期间乃至巡视之前,有大量举报信件和电话上达高层。

    二、内部不和缘于央企制度设置有问题,董事长与总经理这种双头体制容易形成矛盾,导致领导班子关系微妙:若一把手过于专断,则难有民主,若二把手较为强势,则团结不易。

    三、三峡工程不存在腐败。文章说,中央第九巡视组2013年10月进驻之前10年,审计署曾对三峡工程进行过20次审计,只发现过部分问题。该文借三峡总公司首任总经理陆佑楣院士之口宣称,“三峡集团近期风波,与三峡工程本身并无干系。”文章最后为“部分问题”定调,说“根据巡视组通报和近期媒体公开报道,三峡集团出现的招投标暗箱和违反八项规定之举,多在三峡主体工程之外,如北京总部大楼。”

    此文的策略是“小受大走”,即承认小的枝节问题,抛出一两只小动物应付“武松”了事;大的问题,如有关三峡工程招标多年来的暗箱操作,“个别退休老领导”干预事项一概当作不存在。“三峡双雄”曹广晶、陈飞的新去向是“或将分别赴湖北省和国务院三峡办任职”。

    上文释放的真正信号是:习“武松”与李大老虎之间已达成某种“危险平衡”。曹广晶能够重新任湖北省副省长,应当是(暂时)不再追究李小琳通过其父李鹏让三峡集团出资20亿人民币收购黎亮的空壳公司香港电力新能源公司一事。因李家“软着陆”,周永康的命运究竟如何也引起纷纷猜测。

    危险平衡达成的背后

    “武松”与“老虎”群之间之所以达成危险平衡,是因为这一平衡完全是构筑在矛盾双方的实力博弈之上,一旦实力发生变化,平衡就将改变。习“武松”在揪出周永康示众之时,“老同志们”并未在意,认为这可能是在清算周支持薄熙来问鼎的这本帐。但等到将三峡集团背后的“个别退休老领导”当作目标时,健在的历届政治局常委们难免产生唇亡齿寒的危机感。如果习“武松”以腐败来论断历届“老同志们”家族的是非,恐怕大多数“老同志”无法幸免。他们当年在任时通过公权力的灰色运用,在自己主管的领域与自家亲属之间构建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这是一个中共高层内部心照不宣的秘密。今年1月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发布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报告揭示,许多中国高层领导人的亲属与英属维京群岛及其它海外避税港的匿名注册公司有密切联系,从报告提供的人名来看,至少包括好几届“党与国家领导人”的子弟亲属。

    中国以前流传“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说法,这当然不会有什么“内部文件”,而是高层内部的潜规则。但习近平面临的难题是:不反腐,等于放任大大小小的蛀虫吃光啃光祖宗打下的红色江山,自己做定了崇祯帝;反腐而不触及这些真正的大老虎,必将沦为一种政治游戏,满朝中低层官吏内心会很不服气,还会继续想法子傍上更牢靠的靠山狠捞恶捞,再脚底抹油跑路,这些人及其亲属目标小,在海外容易藏身。为了不做崇祯帝,习采取步步为营的方式试探性“打虎”。“两会”前暗示将要打电老虎,习并未遇到及时反击,那是因李老虎在红色家族当中势不够大、党羽也不够多。3月18日新华社发布“中纪委将中央驻港澳办纳入监督范围”这条消息,却触动了曾庆红这位在港澳经营多年的“太子党大哥”。曾大哥当然清楚,香港中资机构的腐败,几乎是一抓一个准。再不反击,听任习用这种蚕食政策打老虎,老同志们将全完了,区别只是时间迟早,因此,有了李小琳、周永康家属等借助港媒的出面“澄清”。

    “老同志们”与习“武松”之间博弈的细节,当然是不宣之秘。但结果已由新华社转发文章明示天下:“电老虎”李家平安着陆。

    习“武松”与“老同志”们:矛盾的利益共同体

    儒家的亚圣孟子曾说过:”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巨室之所慕,一国慕之;一国之所慕,天下慕之”。这段话经过逾千年发展,到《红楼梦》里成了葫芦僧向贾雨村提供的“护官符”,发展到中国改革年代,就是打击腐败实施刑不上政治局常委。正因腐败成了中国政治集团的共犯结构,前几年才有人提出要“大赦腐败”,以后只惩处新滋生的腐败,以便“与民更始”,共创新局面。提出这一主张的人可能忘了一点:反腐败早就成了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工具,如果赦免腐败,就等于主动放弃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因此,“反腐”这把剑绝不能丢。

    众多“老同志”在宦海浮沉多年,虽不善于谋国,却比较精通谋身。就在不少中国人还以为红二代、官二代携财外逃是上上之选时,“老同志”们及其子女已从2011年阿拉伯之春悟出:独裁者存放在英美的巨额财富与独裁政权共存亡,即使是瑞士这只世界上最安全的财富保险箱,自2011年2月《独裁者资产法》生效后也不再安全。随着中国加入国际刑警组织及相关的反腐败联盟,只要北京想追查,就没有追不到的人。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及其妻子岳父被缉拿归案,就说明这类大目标藏身极难——现阶段是中国政府追查,中共崩溃后则是新政权的追查。

    从习近平不辞辛苦兼任各种小组组长,以及今年新华社发表对退休中共高层的拜年名单,将“老同志”范围缩小至江泽民、胡锦涛等”,就可看出习近平不甘心在自己当政期间受“老同志“们的各种牵制。这次拿三峡集团试水,其实是与”老同志“们过招,探测底线。目前达成的这种“危险平衡”能延续多久,得看双方今后如何互动。对“老同志”们来说,从此事得到的警告是应该择时退出,否则家族人财不保;对习近平来说,从去年至今年连下十几位省部级贪腐官员之后,面对老虎群体的抵抗,也得暂缓一下,相机行事。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8期    2014年4月4日—4月17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6461

    Share Button

    About

    One Response to 习“武松”与大老虎间的危险平衡

    1. May 7, 2014 at 02:49

      面对不同利益主体,如何凝聚改革共识?面对多样利益诉求,怎样求得最大公约数?面对千差万别的实际,如何提升改革的力度?面对千头万绪的实情,怎样加快改革的进度?显然,那种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办法、那种“上下一般粗、横竖一刀切”的做法,已经过时。
      全讯网新2 http://www.litechem.com/dx/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