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反腐的影响及其“瓶颈”

    by  • July 8,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习、王强力反腐已逾一年,成果赫然,至今为止,已经有30余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落马,超过胡温当政十年之数。但这场反腐遇到的麻烦也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场反腐。

    反腐为何遭遇多重舆论压力?

    多重舆论压力之中,既有权贵集团的集体抵抗,也有中外舆论的怀疑观望,更有民间的冷漠以对。其中最普遍的指责就是习近平借反腐搞派系清洗,最终会危及政权,而且持这种看法的不止是权贵集团本身,包括外媒与国内各阶层。

    拿某些权贵集团开刀,这点其实很好理解。反腐当然要寻找切入口,从腐败高发的排序来说,能源、电力、金融首当其冲。改革近40年,中国政府仍然把持资源分配大权,资源的分配与占有几乎完全是按照高层权贵管辖事权划分,他们在自己的领地内建构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尤其是在电力、石油、金融等垄断领域,权贵家庭上下其手肆意敛财,这些领域是大老虎藏身的山林。这几大领域于国计民生来说都很重要,自然成了反腐首选之地。如果习、王要避“打击政治对手”之嫌,绕开这些领域反腐,引起的指责会更多,比如放过大老虎不打,专拣软柿子捏之类,那样根本不用反什么腐败了。

    二是从掌权者的需要来说必须反腐。专制国家的统治者,如果听任军队、警察、安全系统操之于前朝权贵之手,就只有做傀儡的份。周永康宦海生涯历经石油、警察系统,既是薄熙来的支持者与同谋者,又操控着石油能源系统,其家族通过特权经商,干预当地司法,共敛财1000多亿,理所当然成为查办目标——倘若有人顾及打击政敌之讥,希望放过这样的目标,只能说是政治低能。

    异议与维权圈不少人对习王反腐持否定态度,认为反腐有助于中共延长寿命,比不反更糟糕,不如让中共在腐败中加速灭亡。这当然是因为习近平对民间力量的强力打击,以及对言论与媒体的管控都比胡锦涛时期严苛,扼杀了民间力量的一切生机所致。但正如我说过的那样,导致政权垮台的因素有多重,单单只是腐败一项,未必导致政权垮台;在其他因素不具备的条件下,腐败会使中国社会变得更糜烂,继续维持溃而不崩之局面,活在这样的中国,人人均感痛苦无望。就算将来中国有幸民主化了,因为腐败已经成为民族性的一部分,这份沉重的腐败遗产也会让民主化进程举步维艰。

    本人既非利益集团代言人,也非“彼可取而代之”派的宣传家。作为一个多年致力于中国研究的学者,我想依次厘清几个重大问题。

    “反腐败会危及政权安全”吗?

    由于腐败与公共权力相伴生,任何正常国家都会将反腐败当作本国不可或缺的政治功能,当作让政权正常有效运转下去的必要前提,应该讨论的话题是“如何才能有效地反腐败”。但在中国,由于腐败已浃骨沦肌,就连两个最不应该腐败的系统,比如惩治腐败的司法共同体(法官、检察官、律师)、培育人才兼传续文明薪火的教育系统都被腐败严重侵蚀。近年来“赦免腐败论”已经堂而皇之三度在党媒登场,说明腐败之毒已深深浸染这块土地,于是,“反腐危及政权安全”,才荒唐之极地成为一个话题。

    中国政府早就以其施政证明,它提供公共服务无方,官员聚敛有道,视民众如寇仇,如果不是虚拟一些“外敌”,包括“维护祖国统一”来证明它“守土有方”,其政治合法性已受严重质疑。如果将中国比做一栋大厦,看守它的政府官员好比一群穷凶极恶的蛀虫,大厦的梁柱(政府)及门窗(企业及NGO等社会组织)全被蛀虫咬蚀殆尽,如今大厦的最高管理者想砍掉几根朽柱,便有人出来拦阻说,砍掉它们大厦就会垮掉。这种拦阻的理由能成立么?试想想,这种被蛀成粉末的梁柱能够支撑大厦么?住在这种大厦里的人安全么?如果换几根梁柱就会倒塌的破烂大厦,留着又有何用?不如重新另建大厦。如果说腐败者用“反腐导致政权危机”论来威胁习、王等当家者犹可理解,与这个利益集团无瓜葛之人这样担心,实在没有半点道理。

    反腐的短期动作与长期考量

    中纪委作为反腐主体,被讥为“不务正业”,有“异议”大牌律师甚至专门撰文,谈中纪委反腐破坏法治,仿佛中国真存在法治一样。反腐败的主体,在民主国家如美国,是循法律途径最终解决,但在检举腐败上,媒体、公民个人与NGO都可参与,与腐败有关的检举即使不实,也不追究。但在中国,这个问题现在也变得复杂起来,因为中国的司法资源早已成为司法共同体(法院、检察系统、律师)的寻租工具,极为腐败。正因如此,党国一体的中共才经常借助纪委系统查办案件。以前没有人质疑中纪委的职能,是因为中纪委查办案件不力。现在与以前的区别是:由于习近平的信任与需要,由于王歧山的个人能力、魄力及见识,纪委系统的地位与杀伤力都较以前强得多。中纪委巡视组过去一年多以来下去巡视数轮,搜集了不少情况,因此反腐战绩颇大。也因为伤及太多的利益团体,中纪委受到很多批评,有人将其比之为锦衣卫与东西厂,说贪官的人权受到了伤害——而真正伤害公民人权的国安系统,却从不见这些人批评。

    毛派则很希望再来一次“文革”式群众反腐。倘若那样,无异于政治返祖现象,从半文明状态返回丛林状态。群众检举腐败天经地义,中国政府应该学习美国不追究举报腐败者的制度设置,不要动不动就迫害那些勇敢的举报者。但如果将群众作为反腐败主体,恐怕难以操作,最后的结果无非是中国现代打土豪版再现。阿Q当年要“革命”,最后跑到尼姑庵里“拿”走观音像前的香炉,算做革命成果,这种情景绝非只有小说里才有。

    中国反腐要想成功,得分成两步,一是清理腐败存量,即打击已经发生的腐败,这是中纪委目前在做的。我的看法是,在中国司法系统高度腐败且与行政权力无界限的情况下,用中纪委系统清理腐败存量并无不可。二是防止发生新的腐败,这就不能依靠目前这种“人存政举,人亡政息”的运动式反腐达成。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需要制度建设来防范,应该抛弃目前依靠共产党自我监督的同体监督,变成异体监督,即社会监督,这就需要政治体制改革,允许其他政治力量存在,媒体自由化。无政改,腐败就算在强力打击之下暂时收敛,今后还会卷土重来;届时,不仅腐败会以更恶劣的形式出现,还会对坚决反腐者造成极大的政治威胁。

    反腐瓶颈:反腐中的“身份识别”

    我早在2012年就说过,习近平反腐的真正瓶颈不在于规模,而在于要能将反腐目标延伸至权贵私有化最大的受益群体太子党。目前,他已经突破了“刑不上常委”这条江泽民时期就形成的潜规则,但在打击李小琳的腐败时遇到了老虎群的强烈抵抗(我写过相关文章)。目前所有落马的贪官,均非持有中共建政“原始股”的红色家族成员。这种反腐目标挑选的身份识别,导致目前反腐的道义信用受到影响,反腐成果虽丰,却难以取信于民。只要为红色家族的腐败留了一扇后门,这种腐败示范的力量是无穷的,官场腐败决难清除。有篇网文《为什么老虎越逮越多,老百姓的疑惑越多》,部分揭示了现阶段反腐的制度性困境。

    我的看法是,无论为国、为中共自身还是为天下苍生计,现阶段的反腐不仅应该,还应该加大力度。尽管我知道加大力度很困难,行进到第二步几乎绝无可能。但我还是想借这篇文章,表达自己对这个国家未来的一点卑微期望。

    (原载BBC·点评中国,2014年7月7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4/07/140707_cr_beijing_corruption.shtm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