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穷匕首现:“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by  • October 9, 2014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何清涟

    10月3日之后,北京一直在为解决占中问题营造“台阶”,这个台阶既让外界看到中共不惜一切代价维护专制极权的决心,也可以帮助港府尽解决占中问题,但结果是失去香港民心,暴露了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的本相。

     

    *北京搭建“台阶”的构件是什么?*

    由于北京的处置措施及官媒杀气外露的宣传,不少外媒认为,“令人想起25年前天安门事件。”

    与25年前动用军队武力清场不同,此刻中共搭建的这个“台阶”充分显示了北京在诈术方面的“进步”:洒钱购买“营造”民意;颠倒黑白的宣传攻势;港警通过有选择的执法纵容反占中者暴力(包括对女生进行性骚扰);造谣以图瓦解占中者斗志(让一名协警冒充学生与警方握手表示警民合作并将撤退),……总之,除伤害生命的杀伤力之外的各种意在逼退占中者的伤害力,能够想得出来的,几乎全用上了。香港《明报》公布了一张“旺角围城”的图片,从图片来看,反占中者对占中者形成了包围之势。

    据各种现场报导及消息,自10月3日开始出现的反占中者当中,有本港居民,还有伪装成反占中者的便衣警察、黑社会成员,以及大陆临时组织过来的人。部分认为占中影响其生意的商家也参与其中;香港亲北京的民建联议员钟嘉敏花钱买人反占中,也已经被揭露。蓝丝带行动出钱征集参加者的广告被公布在网上。

    香港警察在现场虽然将人潮分隔成两批,但选择性执法,对施暴者佯装不见,在占中者要求下抓住几位,一离开现场就放掉,便于其重新入场。香港“独立媒体”网站对此发出质疑:“港警是选择性执法,抑或听命 于他人? ” CNN、《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对香港警方明显偏袒反占中者均有报道。

    发动反占中包围占中参与者的目的是一箭双雕,一是在现场制造混乱,给港府清场制造借口;二是迫使示威者不得不撤退。

    与25年前的中共用军队屠城相比,这些阴损手段确实比出动军队镇压高明且不留痕迹,比如香港警方就不承认自己偏袒,冒充学生代表的警察被抓住,立刻说自己是协警,正准备不干了。

    二是开始在全球中文媒体上开始反占中宣传。自9月28日至10月3日,北京封杀国内任何关于和平占中的消息;10月3日,当局暗中引导策划的反占中行动到位之后,北京开始玩起谎言中夹杂着部分真实的宣传游戏:中国媒体及社交平台解禁“占中” ,腾讯手机版首页就是《人民日报》当天发布的《为香港政府守护法治点赞》及新华社的《梁振英呼吁市民不应使用暴力》。这两篇文章隐去了反占中者是当局暗中布局引导的真相,将暴力行为说成是占中运动引发。这种宣传手法为“黑白颠倒”这个成语做了最生动的诠释。

    多年以来中共投入巨资的大外宣终于派上用场。据中国官媒国际在线报道,“10月3日上午,一篇名为《百家海外华文媒体保卫香港宣言》的文章出现在多家海外华文媒体网站的显著位置,并迅速被国内的各大网站转载”。据我查对,在这篇宣言上联署的142家海外华文传媒,其中有不少是多次参加北京官方举办的“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以及“海外华文媒体高级研修班”的座上宾。这次算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以“国际媒体”身份帮了北京一把。

    与25年前天安门事件发生时相比,中共这次应对香港占中的措施丰富得多。1989年,北京能够控制的媒体仅仅只限于国内,即使如此,《人民日报》、CCTV也曾有过几天的短暂“起义”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媒体《文汇报》亦于屠杀次日留白以示 哀悼与抗议,海外华文媒体几乎全都与外媒一致,对北京的屠城表示谴责。这一次却通过多年苦心经营的大外宣在中文媒体世界为自身营造出“得道多助”的假相。

     

    *“一国两制”牌坊终于倒塌*

    香港占中者此刻还在坚持苦守,无论今后几天内是被迫撤退还是被武力清场,从道义上来说,北京是笃定的输家。

    第一,中共政府信用彻底崩塌。国内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早就降至低点,《人民论坛》今年9月中旬公布的《当代社会病态调查》已充分证实这一点,当被问及“习惯性怀疑”的表现时,“政府说什么都不信”的人占受调查者的41.2%。香港人民之所以发起占中,是对北京当年许诺的“一国两制”及“50年不变”还抱有最后一点信任。这次北京及港府在处理占中事件过程中,大至对《基本法》的态度,小至港府处理占中事件中的变幻无常及营造反占中民意的阴损方式,让世界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共对所谓承诺(包括《基本法》)并无遵守诚意,完全 根据自己的利益决定取舍。

    第二、北京对港台政策彻底失败。自从香港九七回归以来,由于北京对香港的种种渗透(有人将这些渗透总结为《中共殖民香港十六部曲》),港人一直担心“一国两制”会陷入名不符实的境地。这次港府对占中的处理方式,实际上是否定了《基本法》对港人政治权利的授权。当年,中国政府曾承诺香港的政治发展要按国际标准,并在《基本法》中规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香港适用。一部据称按照中国宪法精神制订的《基本法》在权力的意志下如此脆弱,香港人从港英时期就拥有的集会自由终将不保。人大通过的普选方案将普选变成了“北京指定候选人,香港人举手通过”的骗人把戏,事实上也否定了《基本法》中对普选的承诺。不管网上盛传的张德江关于要取消“一国两制”的威胁是否真实,“一国两制”这块用于安抚港人、争取台湾人的牌坊已经崩塌。

    台湾将以香港现状为戒,拒绝接受“一国两制”。即使是促统的国民党及马英九,鉴于选票流失的考虑,也会暂缓推进统一的步伐。但中共在台湾面临的情况与香港一样:80年代后半期及90后出生的台湾青年,对北京心存戒惧,他们行将成为社会主流。

    第三,证明期待习近平政改只是一场春梦。不少人认为只要给习近平足够的时间,待条件成熟,习将推行政治体制改革。此次北京对香港占中事件的态度与行动,充分证明这种期待只是一个五彩斑斓的肥皂泡而已。香港民主化早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所谓“万事俱备”指的是香港公民社会充分发育,诸如经济发达、法治完备、言论自由、行政高效等所有实行民主制度的基础条件都已具备;“只欠东风”,指的是香港人的政治自决权即普选权。一个条件成熟的地区硬是被中共用暴力拦阻在民主化的门外;已经民主化的台湾,北京还时刻想将其拉回到“一国两制”的框架里来。这种情况下,坚持认为习近平将会进行以民主化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只能说是自欺欺人。

    香港10月3日以来发生之事,对本人来说,只是再次证实了我在2003年的分析。那一年,我在《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及前景》中预测:中国已经出现失败国家的三大症状:公共权力私人化、政府行为黑社会化、政治暴力合法化。一个这样的政权,做事无底线,承诺无信用,只相信“强权即真理”的丛林原则。一个国家由这样的政权统治,就进入漫长的“溃而不崩”之状态,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备受煎熬。

    (原占何清涟VOA博客,2014年10月5日,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he-qinglian-china-hong-kong-end-of-one-country-two-systems/2473418.html

    About

    3 Responses to 图穷匕首现:“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1. October 11, 2014 at 13:11

      I am here to tell the truth:

      Hong Kong is just a pawn in the much greater plot. The NED (National Endowment of Democracy) channels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from Congress every year and its presence can be seen in the overthrown of government in Ukraine, Egypt, and a host of unfortunate countries lining up in the victim list of U.S. sabatage. THE TODAY OF WILL BE THE TOMORROW OF HONG KONG IF VIOLENCE DOES NOT FALL UNDER CONTAINMENT.

      I would like to remind all of you readers of “sham democracy” and puppet government. Let’s not be forgetful that even “democratic” countries like Scotland/U.K. are not free from such electoral fraud (see recent youtube videos), not to mention HK which is now on the verge of economic throwback. Wouldn’t it be easy to manipulate public opinion by controlled media propaganda to diverge HK’s path further from integration into the greater new silk road strategy Beijing has been investing for years to counter growing hostility around the pacific basin? The charge that 2017 candidate must be pre-filtered by a nominee-committee sounds particularly sarcastic to anyone in the U.S. – when is the last time someone from neither Democratic nor Republican party won the office in the white house? When has the dirty Wall Street money compromised the independence of media report from CNN, NYTimes, and a whole bunch of other media outlets that’s being brainwashed, and are continuing brainwashing others?

      Sorry Ms. He, as I felt unfortunate that over the last decade you have degenerated from a victim of Communism who dares to voice different opinion seeking truth into merely a troll feeding on anti-China propaganda dollars without which you would descend to poverty, joblessness and demise. Your lack of citation to credible source, a trend that has been rising as I observed increasingly in your articles in recent years, only serve to undermine your credibility. I am sorry that I have woken up from deception you so craftly created and it’s time to bid farewell to you and your parasitic encroachment on my brain for the past 5 years, once and forever.

      Your former reader

    2. October 11, 2014 at 13:31

      Ms. He, I ask you, if you have any ball, or any ability to write in English, do not hide and put your head under the sand. Reply to my critique, instead of deleting my comment.

    3. Coxinga
      October 11, 2014 at 17:20

      何女士,
      我是一个在德国下萨克森州某个部级机关(ministry of the state government of Lower Saxony)工作的德籍华人。我今年25岁,从小在中国长大,13岁移民德国。我虽然目前的工作和中国无关,但我个人从小对中国的历史和现状非常感兴趣。我经常阅读您关于中国的文章,我认为您是当代少数极出色的中国问题专家,而且最可贵的是您为人正直,并且敢讲中国社会的真相。中国太需要您这样的学者了。

      您讲到在中共统治之下的中国未来很长时间会维持溃而不崩这样一个状况。我得到启发在业余写了一篇文章,您有空可以看看。您认同我的观点么?

      谢谢

      其实当今的中国说复杂是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要理解当前的中国的国策,一句话就能概况一切: 维持中共政权。对于目前的中国共产党来说,政权就是它的宇宙。它制定的任何政策,它的任何方针,任何意识形态,都是以保留政权这一中心而运转的。

      当今的共产党,已经没有任何信仰可言,亦没有任何执政理念。共产党自夸自己是个会不断改善自己的政党,而在我看来,这只不过说明了中共为了能保留政权会不择手段,不介一切代价,甚至连自己的作为共产党的根本理念都会弃之不理罢了。

      众所周知,国共内战时共产党以土地为诱,承诺给农民土地,结果内以农民为主力, 外在苏联的支持下夺取了中国的政权。夺取了中国的政权后50年代土地公有化又把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剥夺地一干二净。58年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制定后中共又在中国历史头一次把农民世世代代彻底地钉在农村里,严禁其迁徙城市。结果农民帮共产党夺了天下,但却被中共一下子世世代代打入社会最底层,世世代代为贱民。毛泽东统治之下的中国,其实生活最惨的除了一些被中共划为阶级敌人之外莫过于广大农民阶层,像50年代底,60年代初那次大饥荒,城里人倒是没饿死几个人,饿死的全是农民。

      中共建政后统治阶层自然是中共的干部阶层。干部阶层之后就是城市的工人阶层。当年的工人社会地位仅次于干部阶层,并自我的把自己当成统治阶层。当时的中国平民以当工人为荣。

      但是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第二个阶段90年代,随着三千万国企工人的铁饭碗丢了被迫下岗后,工人的社会地位也就一落千丈。到了2014年的今天,绝大多数城市工人已经属于中国底层,属于社会弱势群体,既没钱更没权,亦没地位。

      2014年的中国,中国共产党早已经脱变为一个维持少数人特权和利益的党,早就不是当初以工人农民为核心的革命党。当今的中国共产党早已经脱变为当初的共产革命党要革命的对象。

      当今的中国,统治阶层是几百个历代共产党领导人的家族,而这群人也是中国最有钱的家族,再下面是中共各级党政官员及其家属。体制外的私营企业主们虽然富有,但却没有政治地位,所以要么极力巴结中共各级党政官员之尽,极力想挤入这个体制,想获得政治保护或地位,要么全家移民海外一走了之。

      中国20%的民众属于所谓的体制内普通成员或体制外的中产阶层,这些人虽然没有什么政治地位,没有任何政治权利可言,但是他们总的来说生活地比底层好的多了,这帮人要么认命和统治阶层妥协,要么挤破了头也要移民。

      最惨的还是占中国80%人口的社会底层,就是农民,农民工和城市居民贫困户,也就是广大的农民和工人。而他们就是中共如今支出超过军费的主要维稳对象,在中国对现状最不满,却又最缺乏组织和理论动员的群体。

      于是人类历史上最滑稽之一的情况出现了。

      中国的统治者,也就是中国共产党高层,口头上称自己是共产党,称自己是代表工人和农民的共产党,称自己是无产阶级的专政,而事实上他们就是维护一小撮极富的特权既得利益者群体对广大工人,农民和中产阶级的专政和剥削。而中国共产党的国策呢,就是千方百计地维持这个现状,维持这一小撮极富的特权群体对工人,农民,中产阶级的专政和剥削。

      那么这样一个国家的前途是如何呢?

      某一经济学家提过溃而不崩这一说。我看中共统治之下的中国未来很长时间会维持这样一个状况。

      首先中国的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而中共的统治阶层以及一小撮极富的特权群体对中国的专政统治也就意味着中国未来的政策都是以保持现状,保持政权为核心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既然在政治上毫无发言权,按照中共政权的权力产生和统治结构,其政策大致上是绝对会倾斜于既得利益者。不管谁当了共产党最高领导人也必须如此。

      就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私营企业的生产总额占中国经济生产总额的三分之二,但是中国私营企业从银行获得的资金居然是中国资金之四分之一都不到。而中国国营企业的生产总额占中国经济生产总额连三分之一都不到,但从银行获得的资金居然占中国资金的之四分之三。

      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国营企业属于中共体制内,是中共的亲儿子嘛,国营企业的领导都是中共的领导,所以最大的蛋糕自然要留给自己人。当然维持国营企业在金融上的主导作用也对维持中共对权力的垄断有利。

      中国私营企业既然不能形成主导地位,运行艰难,那么最后导致的是中国经济体的创新能力进步缓慢,就业市场的萧条,毕竟中国私营企业创造中国的大多数就业岗位。

      想当初中共官员问德国下萨克森州经济部司长,德国经济这么发达有何窍门,他就对他们说,窍门就在于德国庞大而杰出的中小型企业,光下萨克森州就有三十万这样的企业,而正是这些企业创造了德国绝大多数就业岗位,维持了德国在各类技术创新的领先地位。其实呢,中共高官们对这些道理都懂,但是中国和德国不同的是,中国政府要首先考虑的不是中国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而是其一党政权乃至它后面的统治集团利益的维持。所以就算是国家整个的创新能力增强有怎么呢?最重要的还是政权的安稳,而国营企业的主导地位就是中共政权的安稳。

      再举个例子。人人都知道现在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对中国人口结构巨大的负影响。在中国的福利制度还没有完善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步入老龄化。这对整个国家的发展和经济活力是非常不利的。但是中国却一直不能废除计划生育制度,最多就做做小小的调整罢了。为什么呢?

      很简单,因为数十年来中国全国已经有数千万党政干部和计生委工作人员在计生这个领域工作。他们的工作,他们的政绩,他们的饭碗就是依赖于计划生育这个政策的实施。没有了计划生育,他们还干什么? 计生委就是一个中共内部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的利益中共决策者不得不顾虑。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总而言之,中共的政权利益和中国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利益并不是同等的。相反,中共维持其政权的很多政策都是不符合于中国这个民族的长久前途的利益。

      其中道理很简单。一个专制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达到了颈瓶,而只有突破了这个颈瓶国家经济模式才能过渡到创新式的国度。

      而只有贫富差距的不断减少,司法的相对公正和独立乃至法治国家制度的建立,媒体的监督,言论的开放,才能使得这个国家过渡到创新式的国家。否则一个国家缺少有独立思想,缺乏拥有批判式思辨能力的人才,这个国家又怎么能成为创新的国家? 一个国家缺少法治机制和媒体的监督,又怎么能遏制公权的滥用和腐败? 又怎么能保障企业公正的竞争?

      但司法的独立,媒体的监督,言论的开放,乃至民众独立思想的培养是中共政权绝对不能接收的,因为这和中共保持其对权力的垄断的利益是相悖的。

      所以在我看来,中国共产党统治之下的中国的未来和前途绝对不会是先进的,公正,均富的国家和社会。在目前的体制下,中国的庞大底层的利益得不到有效伸张和维护,中国底层和统治阶层的利益也不会得到有效平衡,因为统治阶层的权力得不到有效遏制和平衡。

      还是那句话,中共政权已经没有了信仰,没有了理念,没有了原则,有的只是其维护政权的目的。所以中国变成现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国度,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

      这样的国家没有任何好的前途。

      在这样的国家,贫富差距只会不断扩大,社会矛盾只会不断激化,统治政权和统治阶层只会不断腐化,中产阶级只会被不断挤压,底层的反抗也只会不断的激烈,而这就是中国的溃。而崩只是个时间问题。

      近几年来中国的经济就是以固定投资(基础设施,房地产)拉动的, 这样的经济模式是不会持久的。而中国的内需由于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低收入和福利制度的缺乏根本无法代替固定投资来促进经济的增长。

      7%的经济增长率对德国来说是梦想,对中国来说是灾难的边缘,因为一旦中国的增加率低于7%,中国就无法吸收足够的新增城镇劳动力。根据2013年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人力资源蓝皮书,今后一个时期,中国每年需要就业的城镇劳动力超过2400万人,但目前每年只能提供就业岗位1200万个左右。所以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低于7%,我根本无法想象中国的就业市场会糟糕到什么样子。

      因此我很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挤破头都要移民,都要出国。这些人都不是傻瓜。因为他们很清楚,中国这样下去没有好前途。

      而这样国家也永远成不了强国。试问一个国家内部社会矛盾如此尖锐,各个阶级对立如此严重,仇富仇官如此普遍, 其国家政权注意力和精力主要集中于防范和镇压国内民众反抗的国家,怎么成得了强国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