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治军队:习近平必须赢的一场“战争”

    by  • January 22,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习近平反腐历经 600余天,警、军、特三大系统不少“大鳄”就擒。尽管有美国专家认为习近平整军是场“赌博”,但如果不整治这三大系统,习的龙椅有如放在一盆炭火之上。最近,《解放军报》微博【军报评论】发消息称,习讲话宣示,“今后军官的收入主要是靠工资”,说明习的整军可能不止人事调动,他还有更深远的考虑,即防止军队有独立的经济来源。

    土地收益:军队黑金政治链条的始端之一

    【军报评论】称:“习主席在军队一次重要会议上讲:今后军官的收入主要是靠工资,不能有其他所谓的灰色收入,更不能有违法所得,否则就要受到查处和追究。”

    中国军队腐败历来是舆论禁区,如果不是习近平整军,说不定中国人还会被官方宣传继续忽悠,认为中国军队仍然“伟大正确”,是全国人民学习的好榜样。在谷俊山案与徐才厚案掀开军队腐败的冰山一角之后,有几个问题值得思考,其中之一是:中国军队“黑金政治”链条植根何处?

    谷俊山案暴露出中国军队一个特殊的收益来源,即无偿占有的国有土地的收益。负责军队基建和房地产资源两项普查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曾向外界透露,历经多次裁撤合并的中国军队拥有庞大的房地产资源,“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军用土地没有确权领证”,解放军拥有的土地和房产数量至今不明。

    据公开资料,1990年代,在中国房地产20年繁荣期间,军队的地产形成了一条庞大的军产利益链。军队房地产运作往往独立封闭、自成一体,与地方相比有更多的权力寻租空间。军队房产资源经营中的土地收益金由总后统一收取,地方不参与分成,只需向中央财政上缴交易总额的5%,其余都留给部队,列为专项资金,用于干部住房建设。据说,十多年的房地产开发,属于军队的这笔土地收益金堪称天量,是国防军费之外的军队盈余收入,归总后勤部支配使用。分管军队营房基建和土地开发的谷俊山通过两种渔利途径吸金无数:一是支配或挪用全军的土地收益资金;二是与房地产商合作,合作开发军队土地,低卖高抛获益。

    要切断军队的灰色收入,清查军队的土地问题是个必不可少的切入口。徐谷大案的查办掀开了军队腐败帏幕的一角,中国人终于知道,“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

    与埃及军队的相似性:军队经商办企业

    1998年以前,军队经商一度非常活跃,不少领域号称“染上军绿色的市场”。1998年7月22日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宣布,“中国军队不再经商”,全国军队、武警部队所办的经营性企业悉数完成脱钩。但这只是阶段性的,在胡锦涛任总书记期间,中国军队重回商业领域并渐成气候,按规模实力形成大中小三个类别的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级军企,例如总后勤部的三九集团、新兴集团;总参的保利集团,总政的凯利集团,国防科工委的新时代公司。这些公司的创业资金来源一部分来自军队固定资产,一部分来自部队体制内资金,份额最大的资金则来自于银行贷款,企业负责人主要由军委三总部任命,多享有“特殊”专营权。这些军企现多已发展成为综合贸易开发公司,资金、人员数量都很大。如邓小平女婿贺平曾长期任总裁的保利集团,该公司从军品贸易起家,最后发展成了一家集航运、旅游、房地产、贸易为一体的综合性大集团。目前资产总额据称达140亿人民币,并有两家控股公司在香港上市。总后的新兴集团拥有100个子公司,18万员工,年收入据悉超过10个亿,业务与保利相似。

    据估计,在15000多家军队背景的企业中,95%都属中小企业,三总部的大军企营业额占了所有军企营业额的3/4强。据香港专门研究中国军队经商问题的专家张太铭(Tai Ming Cheung)前些年估算,这 15000家军企的销售额每年近1500亿人民币,相当于当时中国GDP的2%。

    埃及军队成为“国中之国”的经验教训

    军队经商并拥有产业,多是独裁国家特点。中国的近邻缅甸军政权已经“脱军装”并开始民主化,只有埃及军队可做为中国军队的参照系。

    埃及军力雄厚,武装部队现役人数达46.9万人,已成为非洲及中东地区最大的武装力量,在全球位列第十。埃及军方非常强势,不仅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期间可以抛弃它原来的主人穆巴拉克,还可以左右政治局势,成功利用反对势力的拥戴发动军事政变,废黜了民选总统穆尔西;并操纵民意,让军队的1号人物赛西上将“当选”该国总统,使埃及重回军方统治之下。

    埃及军队之所以能够拥有这种强悍的政治决定权,在于其长期经商介入经济活动,成了埃及的“国中之国”。穆巴拉克出身行伍,曾是第4次中东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空中英雄,在2011年埃及革命当中,也难免被自己亲手提拔的袍泽抛弃之命运。

    埃及军队经商历史悠久,掌控了丰富的经济资源,富可敌国。对政局的长时间把控使埃及军方逐渐垄断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和特权,军方收入属国家机密,但据经济学家估计,埃及将军们掌握的公司年收入达1000亿美元,军方的产业包罗万象,从加油站到举办婚礼的礼堂,从食品、家电、服装到房地产,到处能看到军方供应商的标记。军方企业产出约占国家经济总量的15%到40%。这些来自维基解密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 没有人能确定军方资产的确切数字。

    2011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宝座被掀翻之后,埃及军方势力未受到任何打击,腐败如故。2013年“透明国际”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对行贿等腐败行径的蔓延程度的年度调查,调查揭露,64%的埃及人表示腐败率上升,78%参与调查的人指称警察局极为腐败,认为司法机构腐败的高达65%,认为埃及军队腐败的高达45%。2014年透明国际的清廉印象指数,中国与埃及极为接近,中国大陆得36分,排世界第100名;埃及得分37,排名第94位。

    习近平整肃军队集权是不得已的“豪赌”

    与埃及军方势力相比,中国军队还不能直接到前台干政并主导总统之废立;但胡锦涛统治末期已经有军队不受控制的倾向,军方人物就外交、军事乃至政事发言已成常态。薄熙来案发之后,各种来源披露的零星资料表明,军队事实上已经卷入了中国政治高层的权力斗争。这至少有两方面信息可以佐证,一是薄熙来与军队的关系,《华尔街日报》曾搜集各种资料于2012年5月27日发表了一篇《薄熙来案背后的军方因素》,其中提到了两位与薄熙来关系密切的军中太子党成员,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和第二炮兵政委张海阳上将(张最近“因年龄原因”退休)。二是中国解放军报频频发表文章,要求军队忠于中共总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解放军报》2012年8月1日发表的社论出语惊人:“在我军历史上,不管形势多么险恶,从来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部队投敌叛变;无论野心家多么狡诈,从来没人能够利用军队实现个人阴谋。”——按照中共政治文化中的读报方法,这篇社论的真实意思是说,有人曾想利用军队实现个人阴谋,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可以说,习近平整军,目的并不象美国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D. Fisher)所言,是在亲美派与反美派中选择一派,习近平只不过是通过反腐清洗部分人,以巩固他的权力基础罢了。习近平并无军中根基,在登上总书记大位之前,他在军队的挂职是个虚衔。如果他不想做胡锦涛,不想面临穆巴拉克的命运,就必须整治军队,收权集权,而查处军中腐败是收权集权最好的切入口。

    对军队开刀,无疑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当然也可以说成是一场“赌博”。只是对于习近平而言,他不但非搏不可,而且还只能赢不能输。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8期  2015年1月9日—2015年1月22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4816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