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的人权承诺能否兑现?

    by  • April 1,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据最新消息,因资金及缺乏民意支持等原因,五个曾考虑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主办权的民主国家表示放弃,奥委会只能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中做出选择。由于哈萨克斯坦几乎不具备竞争力,加上中国官方承诺将在比赛期间提供自由的互联网服务,2022年冬奥极有可能花落北京。

    赛事期间开放互联网的承诺太廉价

    3月25日,北京2022年冬奥申办委员会副秘书长王惠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外国游客、媒体、观众和运动员都将拥有开放自由的互联网访问权。

    我从这一承诺中只看到北京申奥务必求成的心愿,并不觉得外国来宾得了什么便宜,理由如下:一、2008京奥及后来的APEC会议期间,外国高管及记者都享有看中国境外网站的自由,这次只不过扩大到观众而已,即让接待外宾的旅馆开放国际互联网。这些权利人家在本国就有,只是中国在他们入境之后没有剥夺罢了;二、会议过后,一切照旧,中国的网际网络仍是中国局域网(china wide website),不是国际互联网(world wide website)。

    鉴于索契冬奥会出现过殴打示威者的事件,国际奥委会在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反歧视条款添加了设计性取向的内容,并要求主办国签订一份“合同”, 承诺保护环境,保护劳工权利和人权等。目前为止,中国只承诺了赛期内让外宾们享有开放自由的互联网访问权,也承诺了节俭,但还没有提及劳工权利和人权。如果北京最终能够拿到主办权,我也相信北京会签这个合同,但在做法上,会象2008年奥运与2014年APEC会议的做法一样,在运动会举办之前,就将上访人员赶回老家或关进黑监狱,全城布满便衣警察,将一切所谓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

    2008年京奥给世界留下两大至为深刻的印象,一是中国政府不惜血本的豪奢,让外国人欣中国“繁荣”的同时彰显了国内底层民众生活的可怜;二是有如集中营般的强管制(以六张网为核心的奥运安保模式),完全违背了奥运的参与精神。除了政府与运动员之外,大多数与会议有关的人诸如警察、会务人员及北京人,都深感疲累。因此这次申奥在互联网引起不少反对声音,对“烧钱、扰民、贪腐”的质疑为主调。关注民生的人,希望把钱投到医疗、住房、教育、养老、失业等社会福利上;关注国威的民族主义者则认为打造几艘航母,增强在东海、南海对抗日本、越南、菲律宾的军力更为重要。这些批评,被斥为不顾大局、不识大体。

    奥运的国内承诺三虚一实

    相对于中国的劳工权利等人权话题,参赛者和观察人士可能更关心主办方是否能提供安全健康的空气、食品和水。这一点,我相信中国政府会倾尽全力、不惜代价办到,2008年的奥运蓝与2014年的APEC蓝就是证明。

    北京冬奥申委副主席杨树安曾用四个“有利于”阐述了北京申办冬奥会的意义,即:有利于进一步展示中国形象,增强中国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有利于进一步弘扬奥林匹克精神,推动中国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有利于促进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推动健身、休闲、文化、旅游等产业转型升级;有利于加速城市环境特别是大气污染治理,改善人民生活质量。

    这“四个有利于”除了第一个是实,即北京认为可以展示国际影响力,其余没一样落在实处。中国历次举办各种运动会的体育场馆,从来就极少对公众开放利用,因维护不善处于关闭状态的在在皆是,北京的数处奥运场馆就是如此。

    至于促进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一事那更是不能兑现的支票,为了保证北京的空气质量与优先供水,环京津贫困带中国有个很特殊的问题,即环京津贫困带问题。即围绕北京天津两大城市的周边地区是贫困区,3798个贫困村,32个贫困县,272.6万贫困人口。“环京津贫困带”的产生,原因在于中国的体制问题,由于要保证北京的供水、环境,当地缺乏产业调整自主权,只能配合北京的调控节奏调节本地产业,结果导致旧的产业去了,新的产业却没来。比如要保证水库向北京供水的干净,需要涵养水土,当地限制畜牧业;比如要保证空气,环京津地区限制钢产业等一切可能污染空气的产业,从九五时期开始,化肥厂、造纸厂、水泥厂、预制板厂、纺织厂、金银矿等就陆续关停了。多年来打造首都经济圈的承诺一直未能实现,因此对一次运动会可以带动地区均衡发展的说法,我认为“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借奥运治理污染,只能说是“有一分真实”的不实承诺。空气质量问题与中国的经济模式及生活模式有关。有关中国的雾霾,据说主要是因汽车尾气造成,北京有400多万辆本地车,外地进城与长驻车近100万辆,一次运动会不可能改变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与生活模式。北京2008奥运与2014年APEC会议期间,采取的办法是提前一个半月让周边数百公里的工厂停产,北京市内采取限制车辆进城的方式,在会议期间,大多数企事业单位放假,动员北京城的居民外出旅游探亲,实际是让城市停止一切活动处于半休克状态下保持了蓝天,这种代价高昂的空气治理,就是我说的“有一分真实”的不实承诺。

    将承办奥运当做获得世界承认、国际地位提升的标志,是亚洲国家的共同特点。日本东京1964年承办奥运花了不少力气,认为这是消除战争影响,振兴日本的重要举措。效果也确实相当不错,因为迎来了日本经济起飞。本来日本经济起飞有很多因素,但这种巧合从此深入亚洲国家人心,南韩后来争办汉城奥运,中国申办北京奥运都有这一动因。不巧的是,中国申办奥运时期是江泽民的“中国崛起”时期,承办时是胡锦涛第二任期,中国正好处在世界工厂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上,内部矛盾非常多,因此京奥花了3000多亿(这是官方承认的数字),但对经济发展并没起任何促进作用。

    结论是:中国要申办2022年冬奥,面对世界与本国民众做出的那些承诺,有的短期内可以兑现,比如让外宾享受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为参赛者提供清洁的水、空气与食物等。但对国内民众的承诺,大家不要当真,以免自找烦恼。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3期  2015年3月20日—2015年4月2日,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6878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