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中国经济关键词:失业

    by  • December 29, 2015 • 经济分析 • 3 Comments

    何清涟

    2015年行将进入历史,如果要找一个词概括年度经济,“失业”一词最能总括全局。本年度发生的企业破产潮、外资继续外迁、3亿失业新工人(农民工)无处可去,政府强令面临停产裁员的国企接收退伍军人、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等等,都指向一个关键词:失业。

    煤矿业、钢铁业纷纷破产歇业

    煤炭业钢铁业都是中国容纳就业人口极多的行业,煤炭行业拥有着580余万的从业群体,钢铁行业从业人数为331.8万人,这两个行业破产歇业,必然会导致大量工人失业。

    2015年8月24日,国务院安委办发布《关于集中开展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情况的通报》,提到当前中国共有4947处停产停建矿井,占矿井总数的48%,其中停产停建1年以上的有3346处。也就是说,中国煤矿将近一半停产。陕西、山西、内蒙等煤炭大省目前已经是一片哀歌。

    煤矿业的萧条从前年开始,许多企业勉强撑到今年,再也撑不下去。8月份,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局决定对61处经营困难的煤矿实施停产、停建。而在全国最大煤炭储地内蒙古地区有一半煤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据说失业人员超过10万人。10月20日,潞安集团正式下发《停薪留职》与《内部休假》管理办法,让员工长期“休假”(实际上就是失业)。(《煤炭业冰点:近半矿井停产停建 鼓励员工休假停薪》,《华夏时报》2015年10月29日)中国东北部最大的煤矿公司龙煤集团也没能挺过这轮行业严冬。早在今年9月就已经宣布,计划裁掉10万名员工。在位于四个城市的42座煤矿削减40%的劳动力。

    钢铁业的情况与煤炭业相仿佛,产能严重过剩,全行业都是微利运行。据说各类钢材库存特多,行内人估计5年都用不完。,8月初一度下挫到1800元/吨,每斤钢材的价格是0.9元,真是贱过白菜。河北钢铁业是主业,2012年全省钢铁产业产值占财政收入11.6%,近61万人在钢铁业就业谋生。今年,钢铁业工人“被放假”、分流和裁员,部分钢厂裁员1/3以上。唐山部分主导钢厂裁员25%。包钢、武钢也相继裁员,整个钢铁行业人心惶惶。

    行内人士一致认为,钢铁行业的低迷是长期产能过剩、供过于求的结果。整个行业上下游的不景气正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后工业品需求不振的缩影。据说目前钢铁业的不景气还只是深秋,未到严冬。目前中国有钢铁企业2460家,未来将减少到300家,面临被并购与重组的企业数量高达80%以上。未来三年内钢铁行业必将出现的淘汰重组,那才算到了严冬。

    世界工厂转移到了越南等国

    近几年关于东莞企业破产的消息不断传来。作为世界工厂主车间的东莞,其衰落的转折点是2008年。从2008年至2012年,东莞有7.2万家企业被关闭。2014年,有不低于4000家企业关门;2015年10月份,2000多家台资企业大举撤离东莞,500万工人被逼离开。

    近几年来,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不少厂商选择将工厂迁至越南、印度等东南亚一带,期望维持原有的利润率。东莞号称“鞋都”,据亚洲鞋业协会统计,近年约有1/3订单从中国往东南亚转移。如果拟一份转移清单,这些撤离的企业还包括英特尔、LG、松下和微软在内的众多科技公司,以及其他跨国公司,比如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等数十家外企。这些企业当中,大批转移到越南及东南亚地区,2015年10月,《华尔街日报》曾评述说,在吸引外资方面,“中国花费30年时间做成的事情,越南花费10年就够了。原因是,越来越多的公司把赌注押在这个国家。” 2014年,进入越南的外国直接投资已经达到124亿美元,与2009年相比增加近25%。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商之一韩国三星电气计划在隆安省加大投资,生产电子产品。

    作为制造业终端产品的印刷包装业是测量制造业兴 衰的晴雨计。全国印刷企业总数10.5万家,从业人员341.5万人。随着制造业衰退,印刷包装业的订单也逐渐减少,失业逐渐增多。印刷包装业作为广东省的一个主要行业,从2010年以来,订单持续减少的局面,全行业从业人员由2010年的110多万人减少到2014年的81万人。浙江温州印刷包装业主要生产鞋盒包装等,受皮鞋出口牵连订单减少,不少工人失业。

    习近平的反腐,迫使各地政府限制“三公消费”,对各个行业的影响非常大。除了挂历、贺卡的印制之外,月饼、海鲜大礼包和滋补品等高档礼品,以及手提袋、酒盒、首饰盒、茶叶盒等精品包装一类的劳动密集型包装企业的订单骤减。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号称彩印之乡,聚集了大大小小400多家包装印刷企业,仅仅因月饼供给减少,这个彩印之乡就陷入困境。

    失业人口与社会流民化

    外资撤离中国的原因,多年来各种分析都有,涉及政府行为、经营环境与制度环境、比较成本上升,甚至包括新一代农民工不如其前辈好使用,本文只分析外商撤资对中国就业的影响。

    以下三组数据相互比照,大概接近中国的失业总数。

    2010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张德江指出,中国有4500万人的就业机会来自外资企业。如果算上为这些外资企业提供配套的上下游企业,外资提供的就业机会数以亿计。这正好与林毅夫2015年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提到的数据相符。林毅夫称,2015年中国整个制造业外移,将流失1.24亿个工作岗位。

    此前中国亦存在庞大的失业人口。2010年3月22日,前总理温家宝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0年会,在会见美方主要代表时说:“我知道美国有200万失业人口,这让政府十分焦急,但中国就业人口压力有2亿。”

    中文报道比中国官方的China Daily的《Wen upbeat on US relations despite strains》简单得多,英文报道中不仅说了数字,还特意解释了为什么不是官方提出的城市登记失业率4%,而是社会科学院的报告中提到的9.4%,因为后者包括农村劳动力。

    研究中国新工人(即农民工)的吕途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到中国有3亿新工人,加上父母孩子,共有5亿,这5亿人的生活状况,对中国社会所起的作用绝对不可忽视。换成官方话语,就是这5亿人的生活状态将影响中国社会安定。

    失业人数庞大,中国将成流民社会

    中国经济现在进入 L 型状态,何时走出低谷是未知数。在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列举的2016年5项任务当中,失业被转换成第五项任务中的“就业”,说了一堆套话,比如“要更好发挥市场在促进就业中的作用,鼓励创业带动就业,提高职业培训质量,加强政府公共就业服务能力”。但是,中国既无技术优势,也无资源优势与人力资本优势(低素质劳动力不是优质人力资本),因此,中国社会得做好长期忍受失业之痛的准备。

    失业者过多,将导致流民阶层出现。中共应该不会忘记,庞大的流民阶层是中国20世纪共产革命的社会基础。

    在权力、资本与劳工三者关系之间,劳工失业的数量标志着他们存在性质的转换。一个工厂如果只解雇了工人的10%,社会评价是这些被解雇者不适应工作岗位;如果50%的企业都在裁员,那是市场不景气;但如果象目前这样,资本退场(大批企业倒闭或者转移),失业者高达数亿,那是一国经济进入大萧条的开始。这时候,失业问题已经不是失业者的问题,而是政府必须面对的社会问题。全中国毛粉数量日增,当局眼中只看到众毛粉对极权的狂热拥护,却“遗忘”了红色话语中对结果平等的追求。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5年12月29日,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unemployment-tide-20151229/3123244.html

    Share Button

    About

    3 Responses to 2015年中国经济关键词:失业

    1. R. C.
      December 31, 2015 at 13:57

      1. 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也没有证据表明失业率在何种程度上突增,我想现在讨论失业也许早了点。半年前金融时报的报道称,在中国,人们的消费行为似乎并没有受到经济下滑的影响,虽然作者预言总有一天人们的消费会受到影响,但也许未必有这么快。

      2. 一些产业的困境,也许并不意味着失业率的上升,因为人们并不会坐以待毙,很多人还是有自己的办法自谋其力。中国的私有经济、个体经济也许现在还能够解决失业的问题。目前这些经济仅仅只是受到挤压,但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执法的弹性,就业的刚性,至少现在终将找到合理的交汇点。

      3. 19-20 世纪的流民与 21 世纪的流民应该不可同日而语。19-20 世纪不仅流民,而且国民也识字率甚低,人民生活相当困苦(按 wikipedia,那时候人均 GDP 略低于明清两朝);而今,中国的年轻人群中没有几个不识字的,相比于 19-20 世纪的流民,他们追求的已经不是活下去,而是如何活的更好。

      4. 现在中国是工业社会,而不是农业社会,如果发生流民之变,那也不再是农业时期的“大盗峰起”与王朝更迭,更可能是工业社会的社会形态如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已经在 20 世纪彻底破产,即使在中国,90 年代后共产主义即使在意识形态上也彻底破产了。在中国人记忆中的,残存更多的是社会主义(中国称社会民主主义)而非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就像是病毒,发作过一次,就不再会发作了,哪怕有再多的后遗症。苏联和东德都没有走回共产主义,哪怕今天面临国际治裁的困境。

      5. 毛左的叫嚣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除非被暴君相中,再搞出一次义和团运动,否则在现实环境中没有人真正拿他们当回事(哪怕在互联网上也没人真拿他们当回事)。而且这一群体在现实中并不占多数,对社会的动员力也远不如真正做出贡献而且很少在互联网公共区域出现的社会中坚群体。其实在互联网上叫嚣的最厉害的,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是比较失败的;他们的叫嚣仅仅是对现实的发泄,而非是要光复红朝。

      在中国充满戾气的互联网中,可以看到很多凶残者是现实中的失败者。毛左只是这个群体的一个子集罢了。

      毛左之类的互联网暴戾和社会恶人当道的变迁虽然正在毒化中国人的灵魂,但民族文化的变迁毕竟需要时日。更多的人选择了平凡与沉默。优秀的文化有其魅力,人性中对善良和真诚的追求正在慢慢的回到中国,这从中国互联网的私人区域中可以看出来。从 50 后到 80 后,中国人的平均素养总体上是逐渐提高的。因此,即使中国发生一场变革,也不会堕入 60 年代的那种疯狂。

    2. 何清涟
      January 1, 2016 at 17:38

      文章有数据,只是你没看到,或者你认为林毅夫与温家宝所说的不算。
      林毅夫说的2015年中国整个制造业外移,将流失1.24亿个工作岗位,加上温家宝的2亿,就是3亿多。
      提醒你的是:从2009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处在向下滑的状态,没可能增加就业。

      其余的看法,请你保持并验证。另外,谁也没说,今天的流民与当年相同。中共的镇压能力比以前强,不会有个广西山区供太平天国起事聚集而不被发现。

    3. 沙鸥
      January 14, 2016 at 03:17

      何女士:
      您好!我是您文章的忠实读者。您文章中所揭露的中国社会的现实问题,在中国大陆官方媒体上鲜有报道。即使有,也是被淡化处理,或者轻描淡写、一带而过。我原来是大陆制造工厂的一名工人,七年前就失业了,一直都没有找到工作。对于失业,尤其是长期失业,我是有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的。现在国家经济状况如此恶化,企业倒闭、老板跑路,马上就要过年了,工人欠薪,我真的很痛心。对于国家的前途命运,对于自己的生活,我感到很焦虑,也很迷茫。希望您作为一个学者,有学术良知的学者,在针砭时弊的同时,能够提出解决目前国家经济困境的良方。我觉得,像您这样的学者,不同与中国大陆体制内的学者——您的学术研究是独立的,不依附于政治与权力。您为中国大陆的普通民众发声,不去攀附、谄媚权贵。这在大陆的社会现实中是难能可贵的。您的研究是独立思考与批判精神的结果,让我们这些身在中国大陆这个“迷局”中人,能清醒地反观社会、反观现实、反观自身。希望您今后能在独立学术研究中,多提出一些改变国家、社会与经济困境的建议。祝您工作顺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