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志强的四宗“错”

    by  • March 1,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用“名满天下,谤满天下”来形容任志强此时处境,当真是再贴切不过。中共党媒开足火力万炮齐轰,声言要将其作为“叛徒”开除出党,还说他得到“境外反华势力”的支持。但“境外反华势力”除支持者之外,有一部分却声称,任志强是党内权力斗争的一枚棋子;还有一部分则声称,任志强是党内既得利益者,是赵家人,偶然说点真话是想投机,因此“反党阵营”决不能收留这只蝙蝠。如此奇哉怪也的处境,不由得让我苦思冥想,思考他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思来想去,觉得任志强犯了几项大错:

    第一错,任志强错把中国这“大洋国”当成正常国。

    任志强号称“任大炮”,说话得罪党的事情没少干。按照这几天微博上列举的“罪行”,计有多项,比如中国梦与美国梦都是宪政梦,宪政就是多党、三权、人权高于主权;历史是由私有制堆积而成的;并指饿死三千万人的大饥荒是历史真实、雷锋是党的一剂麻醉剂、公然表示台湾政权合法等等。

    这些话,放在正常国家里,任志强说的这些算是ABC,比如美国中学生的社会课、历史课,讲的就是这些。但在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里的“大洋国”及《动物庄园》里,那真的会招来灭顶之灾。读过《一九八四》的人都知道,那国有个真理部,专门职司是根据现实和宣传需要,改写历史文献,报纸甚至文学著作。该部冠以“真理”二字并非吃饱饭没事干乱戴帽子,意指该部制造真理、垄断真理,比如“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而《动物庄园》里的羊群,从来不需要用脑子思维,只需要服从统治者猪们的指挥,跟着唱“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就万事大吉。

    当然,“大洋国”也有疏于防范之时,比如胡锦涛统治时期,“大洋国”的围墙垮塌了好几米,有些人趁机跑到外面看风景,回去之后也哼哼唧唧地说过“墙外风光无限好”,这些人在大洋国新国主上任之后,全抓进牢里,有的被教化了一番后放出来,有的还在牢里圈着继续接受教化。这任志强因为退休在家,闭目塞听,完全不知新国主的厉害。

    第二错:任志强完全忘了“大洋国”的看家法宝是“出身论”。

    由于“大洋国”立国长达60多年,阶级斗争理论深刻地影响了统治集团与人民,包括反对者也未能免俗。因此,在任志强被党无情抛弃并大批特批之时,虽然也有不少“境外反华势力与公知”表示支持言论自由的权利,但“反对阵营”里那些火眼金睛的善于斗争者,不但有人看出了任志强想混进革命队伍的狼子野心,指出他的言论看似批评党实则是为党前途谋划,还有人大义凛然地再度揭发任志强对参加“六四平叛”战友的友好态度,指斥任志强是“蝙蝠”。

    所谓“蝙蝠”,是指其禽、兽类两栖。有个寓言说过蝙蝠的狼狈:蝙蝠本来以为自己两头的光都能沾,结果是飞禽与走兽均不以其为同类。

    第三错:错估了形势,尤其是群众心理。

    任志强居然看不清目前的“大洋国”现状是:统治者固然是一心一意专制到死;国民当中,除奉行“娱乐至死”为生活原则者之外,还有大批毛左、小粉红、仇富者。党对异议压制毫不留情,少数本属于统治集团的自己人,不识趣地讲什么宪政、民主、人权,早被当作“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异己给清除了,这些人被清除之时,毛左无一不拍手称快。但任志强忘记了自己是富人,在政治上倒了霉之后,不仅毛左拍手称快,还有仇富者也会兴高采烈,连说“活该呀活该”。放眼境内,除了党校那位蔡霞甘愿螳臂挡车声援你,认为党员有权利发表意见 之外,你的党内同志哪还有人敢吱一声?

    第四错,任志强读错了书。

    据网友@fufuji97介绍, 他在微博跟了任志强三年,发现他思想有个转变过程,三年前任志强公开说自己是左派,这三年随着他的读书面扩大,不断学习哈耶克、米塞斯、波普尔等人的著作,同时介绍这些人的思想给听众,这也是他言论越来越激进的一个原因。

    任志强啊任志强,你放着“大洋国”推崇的马恩著作、毛选、邓选、江选,尤其是今上习近平的各种著作讲话不读,却要去接受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最后终于走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道路。一般来说,党本着宽大为怀的精神,从延安时期的抢救运动以来,一直在挽救党内失足同志,但现在你究竟值不值得挽救,就看你认罪态度是否深刻了。

    任志强与当代中国人的“幸运”

    说完了任志强的错误,再说一下任志强与当代中国人的“幸运”吧。

    目前,外界目测任志强这个反党分子、红色叛徒的结局,大概是开除党籍与上央视认罪。

    果真如此,任志强当真应该庆幸自己生活在今天的“大洋国”。

    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大字报,看到那有如山呼海啸般的网络斥责之词,以及党内同志们要求将其开除出党的亢奋呼声,任志强一定会感到委屈:我只不过想让咱们国家正常化,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的一员,为什么同志们必欲诛之而后快?

    本人因为也是“国家的敌人”(在中国,党的敌人就是国家的敌人),就在此分享一下“度难心诀”,或有助于度过心理难关。

    这“度难心诀”就是是多想想中国历史上的大冤案。其中之一是明末的袁崇焕袁督师。这位栉风沐雨、摩顶放踵、镇守边关的一代名将,最后被他忠心保卫的大明王朝崇祯皇帝寸磔,那些因他苦守边关而能暂享平安的百姓(马克思主义话语中永远正确的“人民”),也因恨其“卖国”而分食其肉,其妻子家属被发配边关为奴,死不知所。袁督师下场如此之惨,无他罪,就是因为不谙帝心,不能迎合皇上圣心做事。

    金庸在《袁崇焕评传》中发表感概:“历史上有许多人为人群立了大功业,令我们感谢;有许多人建立了大帝国和长久的皇朝,令我们惊叹。然而袁崇焕‘亡命徒’式的努力和苦心,他极度悲惨的遭遇,这个生死以之的‘痴心人’,这个无法无天的‘泼胆汉’,却更加强烈的激荡了我们的心”。任志强务必读读这篇评传,再想想自己既无袁督帅之大功,今上也没崇祯那么狠毒,只不过是炮制无数网络大字报炮轰一番,开掉你的党籍,这些,就权当大风吹过山坡,自此你真个退休,种花养草去吧。

    再想想大洋国臣民张志新,她也曾是相信党组织的痴心女,居然相信党章赋予党员的权利,按组织程序给上级党组织写了封信,表达对文革的怀疑与不满。尽管那封信只有党组织内少数人看到,并没流毒在外,结果竟然被当作反党分子收拾得那么凄惨,受的活罪数不胜数,最后临刑前还被割了喉管。文革后披露的内幕令人不忍卒读。

    总之,任大炮可能党史修习得不够深刻,不知道中国共产党有“吞噬亲儿女”的光荣传统,连贵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都冤死狱中,你一个小小的基层党员、红二代的中低阶成员,如今还未锒铛入狱,真应该庆幸本朝不是明朝,今上不是先帝毛泽东。

    据有过山林经验的人说,黑暗的森林里最危险的时候不是有各种声音之时,而是万籁俱寂之时。因为百兽噤声,意味着有巨大的危险比如老虎之类猛兽正在逼近。如今,中国离悬崖只有一公里了,大家就摸黑生存吧。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7期  2016年2月19日—3月3日,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2102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