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治信任:雷洋死亡真相牵动的社会神经

    by  • May 15,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循环经济协会雷洋死亡一事,很快进入中国官民冲突的常态,即“同一事件,各自言说”的境地。警方版本刚出,民间一片质疑声音,继之调查真相,然后再加进“谎言倒逼真相”桥段搅局,雷洋家属在各种真假信息的一片混乱中,不得不委托律师陈有西出面澄清三点事实,才算暂时中止满天飞的各种传言。

    从警方作为、社会反应、谣言轰传三方面的互动来看,该事件牵动的其实是中国社会当下最敏感的神经:民众对政府已经完全丧失了政治信任。

    同一事件,官方民间各自言说

    先简述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事实。雷洋家对外公布的情况是:5月7日晚8时半,雷洋去机场接他的奶奶、小姨和嫂子,航班预计11时30分到达。自雷洋离家后,家人再没能联系上他本人。直到次日凌晨3时许,警察通知他们雷洋已死,他们随警察来到医院,看到的是手臂和头部带有淤青的雷洋遗体。

    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在官方微博中通报:5月7日20时许,警方接群众举报,在位于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查获涉卖淫嫖娼人员6名。民警将涉嫖娼的29岁男子雷某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对其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将该人带回审查过程中,雷某突然身体不适,警方将其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公众不采信警方的说法,是基于以下事实:一是警方无法解释雷洋手臂和头部的淤青;二是事发地点的三个摄像头被警方说成全部坏掉,因此,无法提供现场录相。中国政府把监控民众当作重要政务,但每到这种关键时刻,警方总是说摄像头坏掉了。由此只能说,各地警方与政府部门多年来为了掩盖执法过程中的暴力恶行,将自身的政治信任全部耗尽。

    家属与公众质疑死亡过程之时,警方还蓄意将这一死亡事件变成对死者的道德审判,比如让足疗小姐出面说明嫖娼实有其事,再出示据说是雷洋开出的嫖娼费用收据。鉴于中国各地警方经常用谎言掩盖真相的习惯,公众对警方漏洞百出的解释不予采信;有的认为是被诬嫖娼,有的则谈的是正理:无论雷洋是否嫖娼,都不应该被打死。雷洋的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会发起签名活动,要求政府查清真相,追查肇事警察的法律责任。还有的网友自行寻找真相。

    全民办案中的谎言倒逼真相模式

    “真相”很快出来了,先是一段三个便衣殴打雷洋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接着在5月11日,一篇有关雷洋死亡事件的分析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作者自称“体制内黑皮”,熟知警方内部事务。该文章分析,警方抓嫖目的是捞外快,从来只搞没背景的外地嫖客,连哄带吓,和气生财,一般犯不着和抓吸毒的一样换便衣,更不会动手打人。文章最后的结论是:“最初看新闻就觉得这不是普通的被嫖娼,执法过程中失手搞死的日常套路。雷洋的身份,案发的时间,事后的媒体公关都不太对路。一个小派出所还没这么大能量。今天终于看到关键信息,雷洋是环保专家,参与常州毒地监测调查,事发前毒地土壤监测数据蹊跷缺失”。这条消息立刻被海外中文媒体大报特报,出现了刷屏效应。

    常州毒地案如下:央视4月17日报导,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是江苏省内的优质中学,是不少家长择校的首选。然而,自2015年年底开始,很多在校学生不断出现不良反应和疾病,家长怀疑与旁边的化工厂污染土地有关。先后有641名学生被送到医院检查。有493人出现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的还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学校原址旁是三家相邻化工厂,土地污染严重。经检测,该校区地下水、空气均检出污染物。此案经央视报导后,常州地方政府只好表示查处,媒体上暂时没有后续消息出来。

    雷洋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工作,其死亡与常州毒地案有关的消息,立刻在网上轰传,不少中国人均相信。因为近年来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一些地方政府确实会干出杀人灭口这种令人发指之恶事。我看到这条消息之后,写了条推文,“雷洋之死据说与他介入江苏常州毒地项目有关。如果此消息是真,常州市地方政府比黑社会还狠毒。常州市毒地受害者应该联合起来,用集体行动为雷洋讨公道。这不只是为雷洋,更重要的同时也为自己的生存权利。”我之所以写上“据说”,是因为心中存疑:北京一家环保社团组织去参与常州毒地调查,不合属地管辖原则。如果常州方远道指名邀请雷洋,那就是邀请者认为雷洋会合作。雷洋竟然成了拒不在官方调查报告上签字的唯一环保专家,实在蹊跷。

    有推友立刻留言相告,这是典型的谣言倒闭真相。过了两小时左右,有推友转推了一条财新网新发消息《家属澄清雷洋调查常州毒地等三传言》,律师陈有西代表家属作出三点澄清:雷洋未参与常州外语学校土地污染案调查;雷妻此前说不在意丈夫是否嫖娼,并非认为丈夫真有嫖娼事实,而是指明此案关注重点不容掩盖,着重追究雷洋死因;网上流传的所谓电击雷洋的视频已经雷洋家属审看,被击人不是雷洋。

    家属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结束这种全民办案模式,是明智的选择。因为对于家属来说,最要紧的事情不是推动一场社会运动,而是查明真相,为死去的亲人讨公道。这一声明并非拒绝舆论的关注,只是家属希望不要离真正的主题即要求公布死亡真相太远。中国的执法与司法过程中充满黑暗,在这个过程中不明不白死去的冤魂太多,近年如果不是有网络舆论压力,不少案件就沉冤莫白。

    谣言倒逼真相是社会紧张的产物

    谣言倒逼真相这种模式,是从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以来逐渐形成的模式。有成功的例子,比如2015年天津大爆炸。8月12日,天津发生了一场大爆炸,事件起因是一家危险品仓库违规堆放易爆物品。天津市政府想掩盖真相,结果北京等地的官媒包括新华社等,外加网络传言,一道倒逼中央政府向天津地方当局施压。最核心的关键谣言是利用姓氏相同,将该公司的老板只升华与天津市只姓副市长说成父子关系,再让老常委李瑞环与新常委张高丽结成儿女亲家,把邓小平的女儿全部编进这家公司的关系网,在这种谣言的压力下,中央政府坐不住了,要求天津市政府出面澄清事实,对肇事人做出处理。

    这种谣言倒逼真相,当然是社会高度紧张的产物。何谓社会紧张?即阶层高度对立,民众对政府缺乏信任。考虑到中国的黑暗现状,这种现象的出现可以理解,也算是中国民间一种不得己的寻求真相的方式。但如果运用不当,就会造成徐纯合事件的后遗症。当年徐纯合事件发生后,官方与民间维权者不断公布被剪接过的“真相”之后,不少人既不相信官方公布的视频纪录,也不相信一些民间人士公布的“真实版本”,从此以后对类似的网上传言抱持怀疑态度。

    任何一个国家,当民众丧失了对政府的信任,官方与民间对公共事件进入“同一事件,各自言说”状态,这个国家就丧失了凝聚力,政府也失去了合法性。在民主国家,民众可以利用几年一次的大选表达自己的不满并选出新的国家领导者,重新出发。但中国不能,因为掌握了政治、经济与组织资源的中共,既视自己为永远的执政党,更视政权是本党私家物。因此对官民冲突及公共事件的处理是随机性的,于己有用,就加以利用,比如前不久刚发生的魏则西事件,因为牵涉到军队医院,正符合习近平3月27日推出的停止军队有偿服务之军改要求,于是官方积极回应民间网络舆论,支持这场医疗纠纷社会化办理。在全民声讨军队医院江湖骗子化的愤怒中,5月7日,官方宣布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开始停止有偿服务试点工作。

    我非常期望自雷洋死亡事件能够为中国社会带来一丁点改进。果如此,中国幸甚。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2期  2016年4月29日—5月12日,

    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he-qing-lian-zheng-zhi-xin-ren-lei-yang-si-wang-zhen-xiang-qia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