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了,中国这块曾经的投资热土

    by  • December 17,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中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往年有点不同,一场审议经济工作议题的会议,在召开之初发布的新华社通稿却突出表达“审议《关于加强国家安全工作的意见》”。该文共1540字,其中437字谈国家安全,与以往相比,多了一个“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新提法。在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点提出“人民安全”实在突兀,但考虑到川普就中美贸易、一中政策发表的言论让北京感到焦虑这一因素,可认为所谓“人民安全”,其实是与国计民生有关的经济安全。

    中国面临的“美国威胁”究竟有多大?这得等川普公布“对华政策清单”后才知晓。目前可清楚预测的是:中国2017年的重要经济工作任务当中那项“积极吸引外资”,肯定要受到川普以美国利益优先为原则的减税、再工业化、吸引外资等多项政策的严重影响。

    川普效应的提前发散

    今年第一季度,国际投资界还非常乐观,认为2015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形势大好,流入总量达1.76万亿美元,较2014年度跃升了38%,2016年也将承接这一发展势头。但到了年中,投行界发现形势急转直下,全球FDI遭遇断崖式下跌。联合国贸发会议8月份发布的报告称,2016年全球FDI有可能下降10%-15%。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当然是全球经济走向衰退,各国投资机会急剧减少,各国保护主义的声浪开始抬头,英国退欧、美国大选的川普现象都被视为“反全球化逆流”,其中川普可能当选的预期让华尔街一片恐慌。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今年7月以前中国吸引外资成绩看起来似乎不错。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7月份,全国新设的外资企业将近1.6万家,实际利用外资771.3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了9.7%和4.3%。欧盟和美国对中国的投资实现了恢复性增长,其中欧盟对中国的投资增长35.6%,美国对中国的投资增长129.8%。但到8、9月间,各种外资撤离的消息不断见诸于媒体,尽管官方声明,中国并未发生外资恐慌性撤离,但中国外汇储备连续五个月急剧减少,截至11月底,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516亿美元,相比10月底再下降691亿美元。

    中国政府加强外汇管制的各种措施不断翻新,外商撤离时不能将资本及时换成美元等外汇带走的消息不断见诸于外媒。但11月28日上海等地的外汇管理局约谈各金融机构代表并以口头方式发布了资本项监管新规之后,人们才知道今后企业的股息支付必须通过资本账户进行,资本账户股息支付的限额也降到了500万美元,超过此额需要上报审批。据说在华美资很焦急,因为不少美资公司在大选尘埃落定之后,看好减税方案,想回流美国。

    中国用控制资本流出上限的方式,虽然能收一时之功,但却极大地伤害了自身信誉。外国在华企业已习惯于在年终董事会会议后把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美元利润汇回本国总部。现在情况突变,意味着投资利润被“圈”在中国,面临无法变现的新风险。毫无疑问,这一规定对中国政府2017年吸引外资政策将形成重大障碍,试想想,有哪家跨国公司愿意将资本送往许进不许出的非市场经济国家?

    中国将失去“理想投资国”的光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当然也讨论了改善投资环境这件大事。但投资环境的改善并非朝夕之功,况且是否“改善”,还得听资本怎么说,这资本当然包括国际资本与国内民营资本,前者以欧美日为代表,占比最高的外资即来自香港的资本不算,因为连官方自己也知道,那资本主要来源于中国内地。欧美资本可以在中国境外抱怨,而且有两个机构代言;但中国民营资本只能用脚投票,用各种方式转移资本。

    美欧资本的利益代言机构是美国在华商会与欧盟在华商会。这两个机构近几年发布的报告都对中国投资环境批评甚多,2016年更甚于往年。美国在华商会今年8月发布的报告表示,过半美国在华企业认为,他们成为反垄断法、食品安全和其它监管机构有选择性执法的对象。外国企业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遭受中国反垄断法的不公正对待。如果这一情况不能得到改善,外资企业有可能削减在华投资。欧盟在华商会的报告也发出同样的抱怨,还特别指出两点:一是中国政府对外企执法的过程非常不透明;二是市场准入制度与欧洲相比非常不公平。欧盟各国对中国开放的领域,比如机场、基础设施等,中国决不对等向外国资本开放。面对互联网审查、无法律保障、市场壁垒等多种障碍,欧美企业对中国市场越来越没有信心。

    上述问题,包括知识产权问题,数次成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会议的重要议题,但都不能获得解决。美国在华商会在报告指出,中国需要面对“永远失去理想投资国光彩的”风险会越来越大。

    减税方案将使美国“成为吸引资本的磁石”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提名财政部长及商务部长之后,就将美国的税改和经济改革计划提上日程。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也开始行动,为今后的税法改革提出了方向和基本框架。据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布雷迪(Kevin Brady)12月1日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言,川普政府将实行历史上最大幅度为企业减税,将企业所得税的最高税率由39%降至15%,以提高美国企业竞争力,并带动美国企业、研发和生产部门的回迁。布雷迪宣称,“我们还将通过限制进口商品补贴等方式,让美国成为21世纪吸引投资的磁石”,“让企业的产品价格、质量及服务来决定产品的竞争力,而不是关税,从而最终让消费者成为赢家,让制造业获得发展。”

    与此同时,川普在社交网络上连发6条消息,声称美国将对企业实施大幅减税和政策松绑,但同时会对把工厂搬迁到其他国家、雇佣其他国家员工却想把产品售回美国的企业征收高达35%的产品关税。

    川普虽然还未正式上任,但他的政策已经彰显效果: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开利(Carrier)空调制造工厂答应将1000个工作机会留在美国是第一个成果,紧接着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向川普承诺,将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并创造5万个新工作岗位。前几天,IBM公司的 CEO罗睿兰(Ginni Rometty)发表致川普的公开信,称将在本土招聘2.5万人并投资10亿美元,还阐述了她认为可以创造就业机会的数项举措,以供新一届政府参考。在大选时期高调批评甚至谩骂川普的硅谷科技群英也开始握手言和,表示将共襄“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盛举。

    自2000年以来,法国、日本、德国、加拿大、爱尔兰等多个国家都陆续下调企业税率,以刺激企业的生产积极性。今后美国一旦大幅减税,必将在全球再度掀起一股资本争夺热潮。有人认为,川普大规模减税很不现实,因为美国债务多达20多万亿美元,大规模减税将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大幅度减少。对此,川普已经说过,将大规模举借国债。谈到举借国债,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与美国竞争。大选之前,全球资本市场前景曾被普遍预测为悲观或极度悲观,如今也为川普背书:美元走强,股市上升,一片兴旺景象。就连中国资本也纷纷流往美国,只是如今被中国的外汇管制把住闸口。

    综上所述,北京担忧川普新政实施后,中国的经济安全受到威胁,不是毫无由来。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6年12月17日,http://www.voachinese.com/a/heqinglian-investment-20161217/3639999.htm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