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全球化大潮遇到回水湾

    by  • January 31, 201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川普履任之后,政令频出,诸多重要的话题当中,暂禁以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的七国之人进入美国成为最抢眼球的焦点,由此激活了全球的街头政治。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概括目前的世界状况,只能用一个“乱”字。这“乱”,既显示了长期主导美欧政局的左派政治之乱,还涉及价值观与利益的本末关系、全球化理论的贯彻、以及民主政治的本义及路径等各方面,意味着全球化潮流遇到了回水湾。

    本末之乱:价值观让位于利益

    乱中之最,莫过于中国被西方政经媒三界精英共同推举为全球化新旗手。这类文章很多,其中写得最直接的是《纽约时报》1月28日那篇《特朗普时代将为中国带来机遇》,这篇文章的主旨是:1、中国当世界领导者是时代的选择;2、中国已经具备承担世界领导者的能力。结论是:中国领导人已经开始填补特朗普上台后形成的国际领导真空,中国还准备在环保政策方面发挥领导作用——阎学通写此文时,北京那浓得化不开的雾霾刚刚散去不久。

    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净获利者,这我早在《中国会勇扛全球化领军大旗吗?》(VOA,2016年11月25日)里谈得很清楚,爱由多重因素叠加,比如全球化让中国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零资本的资本净输入国发展到今天的最大对外投资国、产生了世界上最多的亿万富翁、诞育了一个逾亿的中产阶级;所谓“恨”,只缘于一点,那就是西方想方设法向中国渗透普世价值,中国政府以前将此称之为“和平演变”,2005年之后谓之“颜色革命”,一直在努力防范。

    为了在中国推广普世价值,西方没少花力气,各种援助项目,大头给了中国政府,小头随着NGO进入中国。以美国为例,香港学者根据美国基金会中心数据库 的统计,2002年到2009年间,美国基金会对华援助约有4.3亿美元(不含港澳台),其中捐助给学术机构、政府部门、官方NGO的援助占总额的86.01%,而草根NGO获得的捐助只占5.61%。(《美国基金会对华援助究竟花落谁家?》)但中国政府一直将这些NGO当作颠覆中国政府的工具严加防范,缺银子花时,江泽民实行“拿他们的钱,办我们自己的事”,胡锦涛第二任期开始防范颜色革命,到习近平时代,中国富了, 不在乎那几个小钱,出台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软硬齐来,让7000多个由外国资助的NGO在中国无法生存。

    中国政府拒斥普世价值,让西方各国很不爽。现在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美国出现了一位主张“让美国重新伟大”、拒绝花美国银子结世界各国欢心的“民粹”总统川普。以欧盟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突然发现,过去被他们视为“全球文明和市场的破坏者”的中国,突然间成了代替美国充当全球化新旗手的最佳之选,先是英美主流大媒体造势,然后在2017达沃斯会议上正式加冕,北京欣然领受,于是中国“填补了全球化的领导真空”。

    首尾之乱:欧美左派撕下了全球化的价值包装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7年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其实一如既往,均是高大上的空话,比如“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相反,“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各国人民交往”,但此时因失去美国领导而不知所措的西方精英却如闻纶音,给予极高肯定,不少媒体广为征引,并将习的讲话与2000年在世界经济论坛演讲过的美国总统克林顿相提并论。

    当西方精英们热情礼赞中国这位全球化新领军之时,全然忘记了这位新领军的价值观与西方相悖,忘记了中国是独裁者俱乐部的领头羊、互联网之敌、新闻自由之敌、最大的人权压迫者,……最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顶顶名目繁多的荆棘之冠,全是西方政治精英与媒体、NGO这些年奉送给中国的礼物。中国政府在人权、新闻自由方面什么也没改变,但身份与国际风评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估计习近平坐在中南海的金銮殿内,得掐掐自己才能肯定这种变化不是梦。

    为了让读者有个基本概念,得回顾一下20年前开始的全球化的主力推手、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2000年达沃斯论坛上的发言:“我们必须明确重申,开放市场和基于规则的贸易是我们所知的提高生活水准、减少环境破坏和打造共同繁荣的最佳工具”,中国在“开放市场”方面的劣绩,有美国在华商会与欧盟在华商会历年的调查为证,这些调查记载了欧美在华资本对中国不断提高外资准入门槛的抱怨;“基于规则的贸易”,有各国在WTO内部对中国发起的数百起诉讼。欧盟仿佛也忘了不久前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就缘于他们认为“中国不遵守市场规则”;至于环境破坏,世界各国当中,中国大概应该列于榜首,水陆空全面污染,中国人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难。

    全球化与殖民化的推动者都是西方国家,经济上的相同之处是,美英欧等发达国家都为自己在全球寻找新的市场、新的消费者与资源供应方;不同的是因为殖民化名声不太好,因此多了一层价值包装:随着全球化,西方国家将在世界推广人权、自由、民主等价值理念。这些年来,全球化将世界各国的首都与精英阶层连成了一个国际社会的支撑系统,美国国内及欧洲各国中产利益严重受损并贫困化,各国政府用来安抚国内不满情绪并为全球化正名的就是全球化传播了普世价值,强调缩小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这种国际扶贫成就。

    如今,西方精英们共奉人权纪录恶劣的中国作为全球化新领军,等于撕下全球化的普世价值外包装,露出金融资本集团全球范围内掠取财富的面目。他们没有想过这正好是全球化的自杀式行为。只有少数人敢于反潮流。美国著名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项目主任、中国问题专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指出,许多观察者很快地对中国自称世界领导者表示支持,不仅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想做,而且因为美国似乎不愿做,但“无论华盛顿选择哪条道路,把中国吹捧为全球化旗手将是个错误”。

    左派当然也忘记这段还未远去的历史:20多年前美国带头推行全球化时,被全世界左翼骂个狗血淋头,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依附论”认定这是西方发达国家对贫穷国家的掠夺,世界工厂更是对中国廉价劳工的剥削。如今美国新总统川普放弃领导全球化的同时,欢迎美资回流,与全世界资本一道来“剥削”美国人民,左派们又对西方剥削者依依难舍,恨煞了川普。这种理论的不彻底、机会主义与首尾不能相顾,实在令人无语。

    政治格局之乱:街头怒火VS议会政治

    19世纪末期,国际共运中出了一位伯恩施坦,这位修正主义者的始祖及其追随者主张走议会斗争道路,和平夺取政权。欧洲的历史证明了修正主义者的胜利,修正主义的衣钵传人最后成了欧洲各国形形色色的社会民主党派,在民主国家无战事的和平环境里,用高福利许诺成功地夺取了政权,此后,各政党之间拼的是选票,打的是选举战,这种情况被誉为“民主政治的胜利”。

    但是,2016美国大选,民主党既失去了白宫,在参众两院也居于少数。这种极为不利的政治格局,让街头政治重回美国政治。无论是大选尘埃落定之后,还是在总统就职仪式的当天及次日,以及川普发出暂时禁止穆斯林7国国民进入美国的行政令之后,街头怒火都成了反对者宣泄不满的主要方式。奥巴马总统及民主党要员公开对这些街头运动表示支持,有的还亲身参与。估计在下轮国会换届、民主党试图夺回议会的两年当中,街头怒火将成为美国的政治常态。

    一直力反川普的英国《金融时报》对美国的街头政治不仅叫好,还发表文章为其支招,《对民粹主义最好静观其变》宛如一篇街头政治动员书。作者分析现阶段美国政治:选举赢不了,议会政治赢不了,只有动员世界左派(也包含一切想移民美国而不得的人)在全球发起反对美国总统川普的运动,一点一点地用各种题材与手段消解这位代表民粹主义的美国总统的合法性,最后将其搞垮。

    由于今天欧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的主力均是1968年社会运动的传人,一律左倾,有理由相信,1968年红五月将再次来临。

    乱象已成,对全球化无论是支持抑或反对,都得面对以下事实:全球化潮流已经进入回水湾,各种水底下的事物都会被旋涡湍流带出水面。2017年,以美国大选为开头的历史搏击,将在欧洲数国展开。一年以后,我们才会知道在经历了回水湾之后,全球化将沿着既定道路前行,还是以欧美各国人民接受的方式走下去。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7年2月1日,http://www.voachinese.com/a/heqinglian-blog-globalization-20170131/3700500.htm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