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经济战泡沫消退,地缘政治摩擦犹在

    by  • February 26, 201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2月23日,美国政府在中国汇率操纵方面发出的信号耐人寻味:川普总统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仍然把中国称为操纵货币汇率的“总冠军”,但美国新任财政部长史蒂芬·努钦(Steven Mnuchin)在接受彭博新闻社等媒体采访时说,财政部不会在近期内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并在采访中提及他曾与中国财政官员已经有过“很好的交谈”。

    总统指中国操纵汇率是事实,财长表达的则是美国的相关政策。看起来非常矛盾,其实还是与以前一样,从现实出发考虑,不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区别是总统的态度:历届总统对事实表示沉默,川普继续公开指责。

    中国为何不可能被定成汇率操纵国?

    对美国财政部在政策方面的考量,我并不意外,即使在中国方面最担心之时,我也多次在各种场合说过,中国确实是世界上最大的汇率操纵国,但却不可能被美国定成汇率操纵国。如果美国想这样做,一是必须修改现有规定,为中国量身打造一套标准,对于讲求规则的美国来说,这有困难;二是美中关系受到多种因素牵制,其中美国内部就有强大的掣肘力量。

    2016年10月中旬,美国财政部发布的相关报告称,如果一国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就会被定汇率操纵国。这三个标准是(括号内附美中双方数据):

    1、该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美:2016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高达3470亿美元;中:2016年对美贸易顺差2507亿美元);

    2、该国的经常项目盈余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以上(2016年中国经常项目盈余为GDP的1.9%,低于2015年的2.7%,美中数据一致);

    3、该国必须通过反复净买入外国货币持续压低本币,一年内购买外币总量超过其GDP的2%(中国去年外汇储备处于净减少状态。截至2016年12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降至3.01万亿美元,为2011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年累计缩水3198.45亿美元,降幅达9.6%。今年1月再降至2.998万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指出,在上述三项评判标准中,中国仅符合其中一项,即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远远超过200亿美元,除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之外,其他两项中国不达标。

    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面临哪些困难?

    川普总统要想实践竞选时的承诺,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至少有两重困难:

    1、受限于美国财政部行之多年的规则

    对美国财政部设定的汇率操纵国这套标准,中国只触及了贸易顺差一项,但德国、日本、瑞士、南韩及台湾却触及了两项。例如日本触及了贸易顺差和经常项目盈余两项,因此,此次中、日均被列入“观察名单”。

    美国是个法治国家,要想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必须修改标准。但美国对外贸易不止中国一国,因此修订时得顾及其他国家情况,不能专为中国量身订做一套标准,这会受到国会质疑。更何况中美关系于双方而言,不是单项合作,牵绊甚多,除了经济之外,地缘政治的考量也牵制着经济。

    2、多重利益相关的实际考量

    于美方而言,人民币贬值过快,将对美国贸易与制造业造成打击。就在两年以前,美国国会坚持多年的要求就是人民币必须升值。但于中方而言,这要求却与人民币本身实际情形相反。

    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就一直处于一种奇特的状态之中:对外,面临美国等国要求升值的巨大压力;对内,人民币却一直面临强大的贬值压力,原因是中国过去十年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印钞机,滥发钞票,物价迅速上涨,中国人均收入不到美国1/5 ,生活物品的价格却远比美国要贵,如果不是房地产与股市轮流做为中国超发货币的储水池,物价上涨将会更厉害。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要求中国人民币升值完全不符合人民币实情。估计这些情况,在中美官员会谈时,都曾做为不公开内容相互达成谅解。

    今年1月,前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在离任之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过去18个月中国为捍卫人民币而采取的措施显示出,中国政府已放弃使用人民币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的做法。如果忽视中国政府最近为开放经济采取的举措,贸然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则将危及中国在其它重要地缘政治问题,如朝核问题上的合作。

    地缘政治利益冲突犹在

    路透社对川普总统的专访涉及的内容广泛,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包括货币操纵、中国对朝鲜核武器的影响、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活动等。美国过去与中国谈判时,如同前财长卢所说,是用经济利益方面的让步换取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的合作。

    中国2月18日宣布,今年内将全面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以执行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川普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他感谢中国对朝鲜的制裁,并表示对朝鲜最新的导弹发射非常气愤,他说,朝鲜的问题对世界来说非常严重,非常危险。他认为,“中国对朝鲜有巨大的控制权,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会轻而易举地解决朝鲜的问题”。

    后面这段话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对北韩的控制力早就不能得心应手,尤其是金正恩上台以来,对亲北京派持续进行毫不留情的清洗,让北京充分领教了北韩政权的不可控制。就以核武器一项来说,北韩核武是江泽民时期帮助发展的,但中朝边境早就成了核废料堆积场。养狼的结果最后是咬喂食者的手,这些难堪与后果是北京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外公开承认的。而中国对南海的想法与周边国家及美国完全对立,几乎不可能摆在桌面上谈。因此,北京对川普在路透社采访中有关中国的表态并不满意,借海外外宣媒体的口说出:虽然仍然坚称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电话会谈非常满意,但更展现出在南海争议、朝鲜核威胁、国际贸易等方面对华的全面排斥。

    鉴于中美关系极其复杂且诸多利益牵绊,在今后的两年内,中国只能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与美国多方互动,寻找利益平衡点。对中国来说,比较有利的是,正如副总统彭斯所言,“川普领导的是‘说话算话的政府’”,目前关心的重点是美国国内事务,正在推行的大量改革,包括废除“可负担的医疗法案”、税务改革和非法移民制裁。这些占用了政府大量时间和精力,因此只要北韩少折腾点动静,中国在南海停止造岛,地缘政治上的摩擦也不会太多。只要不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中国就能够获得较多经济调整的国际空间,而国内经济痼疾是否能调整好,则完全看中国自身了。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7年2月26日,http://www.voachinese.com/a/heqinglian-blog-us-china-economy-20170225/3739989.html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