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巴马留下了哪些“政治遗产”

    by  • February 27, 2017 •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何清涟

    写这篇文章之时,正值美国2016总统大选第三轮辩论刚结束。拂开丑闻泡沫,会发现这次大选的主题是:在美国的西方盟友看来,是全球主义对决美国主义,关系到美国不再承担现存国际秩序责任后怎么办的问题;对美国人而言,则是保持现状(继承奥巴马政治遗产)还是改变现状之争,关系到国家未来走什么道路的方向问题。因此,为了让台湾读者明白美国大选的焦点在哪,得弄清楚奥巴马的“政治遗产”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奥巴马给美国社会留下的“政治遗产”

    川普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的发言对美国现状诸多批评,民主党认为该发言将美国描述得无比黑暗,因此针锋相对地提出,美国依然伟大。奥巴马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更是明确提出,他支持希拉里的主要理由,是因为希拉里是其政治遗产的“最好的继承者”,希拉里更是明确表明要全盘继承奥巴马的政治遗产,意思是决不改变,要沿着奥巴马道路继续前进。

    奥巴马在非裔、拉丁裔、贫困阶层、坚持政治正确的左派知识分子及媒体精英、同性恋、双性恋、女权等群体的全力拥戴下进了白宫,但他执政的八年,加上小布什统治的最后几年,却被美国人称为“失去的十年”,标志性指标有两个:

    一是依赖福利生活的穷人越来越多。美国联邦政府在2010年为贫困线所下的定义是:个人年收入低于11139美元,或一个四口家庭的年收入低于22314美元。此后几年,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调研显示,美国贫穷人口在过去10年增加了1230万,总数达4620万人,相当于总人口的15%,大约每6名美国人中就有一人生活贫困,为52年来最高。

    二是中产阶级在萎缩。20世纪50年代初,中产阶级人占全美人口的60%左右;到2013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已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4月22日,美国劳工统计局资料带来的警示更强: 2015年全美共有8141万家庭,全家无人工作的家庭有1606万,比率高达19.7%,意味着美国每五个家庭中,就有一个家庭没有人工作。美国史学家巴林顿·摩尔早就断言“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民主”。

    奥巴马的政治遗产还包括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与同性恋配偶移民、赦免数百名涉毒死刑犯,以及荒诞不经的厕所令。这部厕所令规定,全国公立学校可以让心理性别认同者任意选择厕所,男人认为自己是女性可以进女厕所(奥巴马的两位公主上私立学校)。对同性恋者、贩毒和吸毒者、性取向异常者的同理心源自于他年青时的个人经历。2016年10月中旬,在美国有线电视体育频道的一个和民众对话的节目上,奥巴马谈到他年轻时犯下的一些过错,例如吸毒、斗殴、同性恋,但最后成了一位好总统,以此鼓励有色种族青年走正道。

    上述遗产,希拉里准备全盘接收。她在华尔街公司内部 讲话中称要开放边境,公开讲话中声称将在任总统之后一年内引进十倍于奥巴马的难民;在高盛的内部讲话中,声称要向中产阶级大量征税。

    奥巴马外交事务上的“政治遗产”

    对外政策则以“奥巴马主义”概括之。今年4月,美国政论杂志《大西洋月刊》记者杰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受邀采访奥巴马,将奥巴马的中国政策、中东政策、重返亚洲战略、与古巴建交,以及美英关系等外交政策,统称为“奥巴马主义”。

    “奥巴马主义”的重中之重是中美关系,核心内容是“应担忧衰弱的中国而非崛起的中国”。中东政策目前备受批评,欧盟与外界的评价是美国对叙利亚干预的犹豫不决导致了今天的困局与欧洲的难民危机。重返亚洲战略亦处于同样状态,最让奥巴马难堪的是,近日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菲律宾最近转投中国,于10月20日率团赴中国进行最高规格的国事访问。随后中国外交部宣布,中菲传统友好全面恢复。菲律宾的突然转向毫无疑问是奥巴马主导的亚太外交的重大挫折,证明他的价值观外交败于中国的实利外交。

    奥巴马重返太平洋的经济支柱——TPP(环太平洋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也在美国国会遇阻。即便在选举中有求于他支持的希拉里也未承诺将支持TPP。对美国“重返太平洋”的前景,英国《金融时报》今年9月在《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悲剧前景》已有预测, “美国总统奥巴马面临一种悲惨前景:当他卸任时,他标志性的外交政策倡议——重返亚洲——会沉入太平洋的波涛之下”。

    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盟现在遭遇严重困难,难民制造的各种刑事犯罪与恐怖袭击,导致国民失去安全感、金融危机也一触即发,因此全部寄希望于美国,希望其继续扛起全球化领导重任。10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开年会,把美国大选和英国决定退欧所滋生的政治风险和不确定性列为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迫切问题。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在会上直言:从英国脱欧公决,到美国狂攻全球化的竞选造势,有一个共同的导火索,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对精英、对政治和经济领袖失去了信任。

    这些国家希望他们熟悉的希拉里当选,但他们对希拉里也有点担心,因为面临争取民主党内桑德斯的选民(占民主党支持者的43%左右),希拉里调整了她的一些口号,比如向选民承诺,要将工作带回美国来。这在精英们看来,也是反全球化倾向。

    奥巴马留下的其他政治遗产

    其他难以消化的奥巴马政治遗产,择要列之:

    美国大选辩论被遗忘的重要议题:美国巨额国债。美国国债总额已达19.7万亿美元。奥巴马主政的2009年至2016年第二季这段期间,联邦政府负债余额计增8.26万亿美元,增幅74%。奥巴马入主白宫时,美国国债占GDP比为73%,下任白宫主人接手时,这一数字约为105%。

    1、一代信仰社会主义而非资本主义的千禧青年

    2016大选当中,信仰社会主义的桑德斯赢得了大量青年学生的狂热支持,美国社会将此称之为“左翼民粹”,与川普代表的“右翼民粹”一道成为美国的两道政治景观,并被西方媒体概括为“美国反全球化狂潮”的两支代表力量。右翼民粹的主体被左派媒体描绘成因为全球化而卖不出谷麦的农民、低薪蓝领、退休者……总之是一辈子没出过美国国门、又蠢又穷的低等阶层。左翼民粹的主体是千禧一代青年,多在大学求学。由于青年是一个国家的未来,美国社会不敢用对待右翼民粹那种轻蔑之态相待,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委托国际市场调查公司Yougov作了一项调查,主题 是“美国人对社会主义的态度”,约2000多人接受了调查。调查发现,美国35岁以下的年轻人中,有53%的人对现行的经济体制不满,认为这个体制对他们不利,“社会主义”可行。45%的年轻人更愿意投票选举一位“社会主义者”来担任他们的总统。

    2、日益尖锐的种族矛盾

    根据美国美国国土安全部2016年6月17日公布的数据,从2009至2014年,奥巴马政府共接收来自以穆斯林为主要人口国家的难民人数为83.2万。从2015年开始,奥巴马大批接收叙利亚难民,穆斯林难民数量可能超过一百万。近几年美国的奥朗多枪击案、纽约新泽西多起爆炸案都是穆斯林移民所为,9月份明尼苏达州杀伤多人案的凶手,就是来自奥巴马祖籍肯尼亚的穆斯林移民。奥巴马政治发迹之地芝加哥,早已又重回罪恶之城,一年之内发生三千多起黑人之间的枪战。

    除了穆斯林难民之外,奥巴马还打开大门接来了各国贫困移,民并给他们高于本国穷人的福利救济。今年5月9日,华府智库“移民研究中心”(CIS)公布关于移民花费的最新报告,指出无证移民家庭每年享受的联邦福利平均为5692美元,超过户长为“美国出生”(native)的家庭享受的联邦福利4431元许多。报告指出, 享受联邦福利最多者为墨西哥和中美洲移民家庭,他们获得纳税人付费的联邦福利,每年平均达8251元,超过土生土长美国人家庭86%。

    对美国肯定有加的杰出华人政治家李光耀对此早有预感。他在《光耀看天下》中指出,种族结构变化将是威胁美国未来命运的唯一挑战,创造美国奇迹的传统白人正在成为少数(2040年将降为40%),其他族裔的崛起,必然会改变美国价值观以及美国的民族特性——这一预言正在被验证。

    3、一个严重分裂的美国社会

    共和党选民与民主党选民因利益分化而尖锐对立,矛盾之激烈前所未见。这与民主党一开头的竞选策略失误有关。从最开始,他们将对川普品格的污辱仇恨转嫁至其支持者头上,认为川普粉都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白目、种族主义者,有的地方还施以人身攻击并砸川普支持者的车子及窗户,以至于川普的支持者为了避免受到语言和行为暴力的攻击,根本不敢表明态度。最后甚至连希拉里这种老牌政客都公开说“川普的支持者都是一些可悲之人”,以羞辱共和党选民。这种将对竞争者的攻击扩张至支持者身上,在美国还很少见。而川普的支持者(包括中间选民)不少对希拉里充满不信任甚至仇恨。到大选后期,尽管维基解秘不断揭露希拉里各种事实,媒体也不断大力报导川普那真真假假、很难核实的几十年前的“性骚扰”丑闻,但美国政治已经陷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氛围,双方选民基本不为所动。

    曾在里根与老布什时代担任过总统演说稿撰写人的帕德洛兹(John Podhoretz),最近在其专栏中对此评述:两党支持者越看对方越讨厌,没有沟通对话空间、只有政党恶斗,将让华府更加运作失灵,双方各自活在自己认为的真实世界里。这种双方之间没有信任的对立情绪在美国社会生根发芽,因选举而更加激化,将是巨额债务以外的另一个社会危机。

    无论谁赢,2016年大选的结果对美国而言都是输。这一看法已经成为不少观察者的共识。下任美国总统需要解决三大任务,一是弥缝内部分裂;二是解决巨大的财政赤字;三是如何扮演对外角色。无论是希拉里还是川普,都无法胜任这样的重任。二者的区别,政论作家曹长青总结得精当:“川普当总统,损害的只是美国的形象。他的政策基本仍是保守主义,有利于美国人民。而希拉里的骗术(在电邮门、利比亚美国大使馆被袭、她的基金会等问题)表明,其人品绝不比川普好到哪里,只是川普在表层,一目了然,并强烈遭人反感,而希拉里则是在内部,不易明察,在本质上更糟。尤其是她的左倾社会主义政策,将会给美国人民造成实质上的损害,摧毁美国的立国根基”。

    (原载台湾《看》杂志,第173期,2016年11月5日,http://www.watchinese.com/gb/article/2016/22532?page=show,略有删节)

    Share Button

    About

    3 Responses to 奥巴马留下了哪些“政治遗产”

    1. Jiaqing Lv
      March 1, 2017 at 02:46

      何女士

      你好。我是加拿大的一位华人。您是我几年来最喜欢的一个中文经济政治分析家。我每隔几天就要来清涟居或者voachinese上看您的文章。在我离开国不久的时候,您的文章就让我形成了清晰的政治思维,让我受益匪浅。而且文字极其流畅可读性很强,让人每每读起来,都感觉到无限乐趣。

      我想知道,您对于加拿大这样一个比美国还要左的国家有什么看法和分析?这个国家会继续免于美国式的种族问题困扰吗?在欧美世界都大多政治右转之际,加拿大人民却逆潮流选择自由党(而且至今自由党仍然支持率最高),这样下去未来会怎样发展呢?

      Justin (MSc, PhD candidate)

    2. eric
      March 5, 2017 at 22:44

      查阅了国土安全局资料,2009-2014年的难民人口总共流入40多万人,似乎文中的数据并不匹配

      • 何清涟
        March 6, 2017 at 09:15

        事实是:国土安全部只登记合法进入的,未登记非法进入的。在这段时期,恰好是美国边境对非法移民失守的时期,否则奥巴马想特赦的200万从何而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