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币国际化为何事与愿违?

    by  • April 4,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一直希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SDR,俗称“人民币入篮”)当作起点。没想到事与愿违,尽管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入篮,但IMF最近公布各国“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却清楚地表明“人民币国际化”这一梦想成为现实还比较遥远,标识人民币国际化的两组关键数据不升反降,极不乐观。

    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不受青睐

    一个国家的货币国际化有两个关键指标,其中之一是各国用来做为储备货币的比例。

    3月31日,IMF在其网站上发布了截至2016年12月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的季度数据,首次单独列出了人民币的持有情况。根据这份汇集146个基金组织成员国和其他非成员国家或经济体所持外汇储备货币构成的季度报告,各央行在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所持人民币储备为845亿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人民币计价的储备资产占比仅有1.07%,仅及SDR中人民币的份额的十分之一。读者应该还记得,2016年10月,IMF将中国人民币纳入其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将其权重定为11%,低于美元和欧元,但高于该篮子中的其他两种货币英镑和日元。

    人民币在IMF国际储备货币中占比远低于美元的64%,也低于欧元、日元、英镑和澳元等其他主要货币,说明人民币虽然成为IMF主要国际储备货币,但各国接受度有限。《华尔街日报》分析,按照中国的经济规模,各国央行应当持有大约20%的人民币。国际金融界分析,人民币在各国央行所持外储中所占的有限份额显示全球决策者对中国仍有所顾忌,担心中国当局对人民币管控过严,加之金融市场透明度不足和不断攀升的债务等因素,会导致价格扭曲。

    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比不升反降

    人民币国际化的另一个指标就是人民币做为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在国际结算中所占比例的高低。

    在人民币未入篮之前,中国在一些与中国有大量贸易的国家的双边贸易中,推动人民币做为结算货币,这一工作曾颇有成效。据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简称SWIFT)历年数据,2010年,国际贸易只有1%使用人民币结算;2013年,人民币的结算业务增加到国际贸易总额的16.5%。到2014年,人民币国际支付全球排名已由2010年年末的第35名上升到2014年的第7名。当时中国方面非常乐观地预测: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手段,在2015年将超过日元,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后的第4大全球支付货币。这种乐观情绪弥漫中国朝野,从中国财经媒体对《人民币崛起与日元之殇》(2016年9月上海三联出版)这本书的力推中可见一斑。

    不幸运的是,2015年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手段的上升趋势发生逆转、从2015年下半年起,上述指标大多下降,2015年第3季度至2016年第2季度,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由2.09万亿人民币下降至1.32万亿人民币,同期内人民币结算规模与跨境贸易总额之比则由32.5%下降至22.0%。2017年2月8日路透报道,英国渣打银行公布的一项专有指数显示,2016年,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人民币使用量减少10.5%,在12月降至29个月低位。

    正是在2015年10月到2016年10月,中国“人民币入篮”一年观察期满,正式成为国际五大储备货币之一。但事与愿违,中国虽然借到了IMF吹送的这股浩荡东风,人民币国际化却步伐迟滞。

    货币疲软,彰显国家实力与信用走弱

    一国货币成为国际硬通货,不是依靠本国政府的决心,而是一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信用。人民币国际化之所以步伐迟滞,主要原因有以下四点:

    第一,中国管控外汇的力度不断加大。

    由于外汇储备持续下降,自2016年8月汇改之后,外汇储备急剧流失。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必须优先考虑稳定汇率和抑制资本外流,被迫将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放在次要地位。为了服务于优先目标,中国政府采取了种种措施,除了本国企业海外并购、资金流出受到严格限制之外,外资公司的利润汇出也受到严格限制,这些,我在《2017年中国经济重头戏(1):货币维稳》(VOA,2017年1月5日)一文中已详细分析过。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又增加了管控外汇的新措施,据德国之声援引德媒报道,中国金融官员今年1月在北京和上海邀请银行系统高层召开闭门会议。消息透露者对德媒说,“这已经是短短几个月中的第三次会面了,与之前的会议一样,这次也没有留下什么书面文字。一切都是口头商议但具有约束力。银行业界人士称之为‘窗口指导’(window guidance)。谁不遵守规则可能面临执照被吊销的威胁。”最重要的新规则包括,银行必须保持外汇平衡,从中国汇出100元,也必须有100元汇回中国。外资银行深感在大陆的生意遭遇危机。在中国的外资银行一共拥有约1.3%的市场份额,但传统的储蓄业务与贷款并非其业务重点,他们的重要业务之一就是向国外汇款。

    第二,随着中国金融风险的显性化,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收益率显著下降、潜在风险显著上升,人民币贬值预期加强,必将降低境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意愿,进而造成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放缓。

    第三,中国汇率管制的代价,就是人民币作为跨境贸易结算地位下降。企业为了自身利益考虑,已不太愿意使用人民币结算来讨好中国政府。

    第四,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一直是中国人民币境外大量存款的主要地区,现在都面临份额下降的窘境。早在人民币入篮之前,中国与30多个贸易来往多的国家及地区达成货币互换协议,其中香港、台湾、新加坡三地吸收的人民币很多。但现在三地受到各种经济、政治影响,人民币存款规模均呈下降趋势。香港人民币存款规模由2014年12月的1万亿元下降至2016年12月的5467.07亿元;台湾人民币存款规模则由2015年6月的3382亿元降至2017年1月末的3109.54亿元;新加坡则由2015年6月的2340亿元降至为2016年底的1890亿元。

    国际经济有发展周期,中国经济曾搭上全球化这班快车,成为全球化进程中的净得益国。在势盛时期,中国一直在力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希望能够顺利走完五大步,与美元一争雄长,这五大步是: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人民币作为投资货币(用人民币计价实现境外直接投资、发展国际银行间的债券市场)、发行用人民币计价的离岸金融债券、实现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和外汇直接交易。但人算不如天算,人民币做为储备货币占比,不仅低于其他四种篮子货币,还低于澳元,用来作为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比例的下降幅度也相当大,说明中国经济实力与国际信用并不象中国估计的那么强。

    一国货币是展示该国经济实力与国际信用的名片,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美元作为美国的名片,理所当然成为各国储备货币及国际贸易结算的首选。人民币在各国储备货币中的实际占比、以及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作为结算货币的比例大幅度下降,都说明人民币国际化要走完预想的五大步,还需要很长时间。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7年4月4日,http://www.voachinese.com/a/china-exchange-20170404/3796304.html

    About

    One Response to 人民币国际化为何事与愿违?

    1. Wood Wu
      April 10, 2017 at 13:23

      何教授,我相信,『特别提款权』不是英文Special Drawing Rights的正确翻译,因
      为,一,三个英文字中,没『fund=款』字。翻译人竟然擅自添加款字,怎能正确?

      二,中文的『提』字,对应的英文是withdraw,而不是draw。英文中总是说to withdraw
      fund, or cash, or money,绝没有英文会说to draw fund, or cash, or money。但
      是,却可以说to draw a cheque,翻译此词,却是『开张支票,写张支票』。

      三,复数的rights,在金融文字中,乃是『有价证卷』,绝不是法律文字中的『权』
      字(字典中如此注解)。

      Special Drawing Rights的正确翻译,遂是『在特殊情况下组成的有价证卷』,可
      简写成『特殊组成的货币』。这七字才能代表SDR的实质。实质者,SDR乃由几种不
      同的货币组织而成。如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在各币中抽几成,组成
      一种新货币,英文叫special drawing rights,中文可叫之为『特殊组成的货币,
      或组成货币,或特殊组成的货币』,皆无不可。

      你文章中的『篮子』,也是错误翻译。英文字典中的basket,有好几个注解,其中
      一个是:any group of things or different things grouped as a unit; 这明明
      是『组成,组织,单位,团体』。请问,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翻译成篮子?中国人胡
      乱翻译,我发现,太普遍了。你这样的高人,怎能不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