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川泸州赵鑫惨死案揭示的中国政治生态

    by  • April 7, 2017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四川泸州14岁中学生赵鑫惨死案发生后,由于校方、警方与地方政府处置严重失当,演化成一场近年少见的公共事件。构成这一事件的种种元素,展现了当今中国恶劣的政治与社会生态。

    一、校园霸凌之风盛行,校方、警方均视而不见

    赵鑫在死亡之前,被5名恶霸索取千元保护费。一个未成年孩子当然无法独自处理这事情,只得求助于家长。他的爷爷、奶奶遵循中国的法治程序,及时向警方报警,但警方和校方没有处理。这种漠视的态度当然助长了勒索者的施虐心理,3月31日被加码至万元,拿不出钱的赵鑫终于被活活殴打致死。

    事发后,当地一些民众对媒体表示,这所中学校霸收保护费的现象的确存在。

    网上消息称5名恶霸中有官员的孩子。凭经验,我相信这个“传言”。一是因为中国学校现在大多数都存在霸凌之风,学校老师与警方一般是放任不管。之所以不管,原因复杂,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霸凌者当中确实有一些官员或者地方实力人物的子女。于教师而言,他们出了校园就是弱势人物,平常可能还想着与这些人物结点缘好办事,因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警方而言,如今为虎作伥的坏警察不少,就算不坏,也普遍缺乏未成年人保护意识,不会将校园霸凌当作治安事件看待,通常认为这是孩子间的事情,应该由校方与家长处理。

    中国学校没有西方学校的家长会、学区委员会等自治组织,孩子有事,家长只能单独行动。这种情况下,受欺凌的学生家长如果有办法找到江湖势力与官场势力摆平,孩子受欺凌的情况就有所缓解。但大多数家长并无这种门路,只能求助于学校与警方,结果多半是赵鑫家长的遭遇:赵鑫的爷爷、奶奶向警方投诉,警方未做处理,被投诉的霸凌者有恃无恐,将勒索加码。

    中学的霸凌事件在世界各国都有,但美国、日本等国对此非常重视,发现后都严肃处理,只有中国政府对此漫不经心。2015年洛杉矶中国女留学生刘怡然遭十余位中国留学生群体霸凌事件,情节之恶劣让美国人震惊。但参与霸凌的学生对此的反应更让外界吃惊,他们采用中国典型的方式,让家长过来用钱“摆平”,一名被告的父亲因涉嫌贿赂证人被抓。中国的媒体绝大多数认为家长不应该将未成年孩子送到美国做“降落伞孩子”,让他们发生严重的心理问题。只有《新民周刊》在《校园欺凌案,到底多大事?》一文中,反思了真正的原因:中国校园欺凌案经常发生,在中国得不到有效的制止,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其中既有学校的原因,比如没有对老师进行相关的训练,也有法律上的漏洞,法律对这种行为的惩治力度太轻,让欺凌者有恃无恐。

    四川泸州太伏中学的校方以及当地警方在这案件中难辞其咎,应该追责。

    二、事件发生后,官方习惯性地剥夺民众知情权                  

    这种剥夺民众知情权包括三个环节,几乎在所有的类似公共事件中都出现过。

    一是想掩盖事实,不让消息外泄。

    法广《四川泸州中学校园惨死案舆情发酵怒火蔓延》引用该校教师周鹏是说的一段话,证明了官方掩盖事实的存在:“泸州民众抗议,不是因为死者,而是你们对待校园刑事案件的态度,联合学校遮盖案件,……所有的造谣都是你们封锁消息的情况下逼出来的。……为什么人民不相信你们,因为你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知道校园死人了这事 。”

    中国媒体现在都已被当局严厉管控,无法报道这类消息。我用百度搜索了一下,除了搜狐公众平台与猫眼看人等数个讨论区有消息之外,主流媒体及门户网站都没有该事件的详实报道。

    二是试图封堵当地知情者的嘴巴。

    国内报道不自由,除了禁止媒体报道之外,还想法封堵消息源。美国之音4月5日在《中国泸州学生命案发酵 警民冲突家人受控》一文中,谈了该台记者的采访遭遇:“美国之音记者拨打太伏中学彭校长、派出所田所长和雷镇长等人的手机,电话都无人接听。记者电话联系到的几位当地民众都表示没有什么可讲的。有消息称,近日当局派人入户警告民众不能乱说话。不过,一位独自在家的15岁太伏中学初三学生表示,她自己没有遇到过,但听父母讲学校有收保护费的霸凌情况。她表示,学校出这么大的事件,感到非常可怕”。

    当地民众的孩子绝大多数都在太伏中学就读,赵鑫之死让当地民众非常不安与愤怒,大批民众与警察的对峙终于演变成暴力冲突。随后,泸县公安局4月3日下午发布“严打谣言通告”,称个别网民不经查证,肆意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并拘捕4人。

    三是控制受害者家人,对他们采用高压与利诱齐施,试图平息事件。

    网上传说,官方和校方提出向赵家支付100万私下解决,但赵家不同意。前述美国之音的报道中提到,中国网上大量关于该案的消息和文章都被删除或无法打开。据信是死者赵鑫母亲游小红的微信号“雨夜花”发出的信息称,家人被当局搜查和控制。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4月5日)在数小时内几十次拨打游小红微信留的两个号码,多数情况都是响几下后便转成在通话中的留言。下午2点半左右,据信是游小红的手机两次有人接起电话,持续一分钟没有挂断但都听不到声音。看来她的对外通讯已被控制。赵鑫父亲的手机号可以搜出微信并添加,但是拨打电话被告知是空号。

    三、人民币赎买:中国官方处理公共事件的典型模式

    四川地方当局处理赵鑫之死的方式,就是中国官方处理公共事件的典型模式。这种模式的收场,往往是威胁与利诱齐下,用人民币解决。死者家属在痛失亲人与权力高压的煎迫之下,精疲力尽,最后不得不基于“现实考虑”,接受一定数额的赔款。遇到这种事情,我理解他们的想法与选择:一条路是赔上全家生活与安全,但也看不到公正结果的漫漫长路;一条是收下钱、生生吞下冤屈,让其他家人继续活下去的路。更何况,中国不是美国,在美国,失职的校方与不作为的警方都需要有人负责并支付巨额赔偿;但在中国,警方无需对此负责,这种情况得不到类似美国那样的巨额行政赔偿,那赔偿一定得以别的名目出现,比如政府出于人道考虑之类。

    四川少年赵鑫之死,在中国那块淤积了无数冤屈的土地上,只是无数同类事件中的一起,我甚至不知道这次事件能够对中国起到什么警示作用。我只能以鲁迅先生那句“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作为本文结尾。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第206期,2017年3月31日—4月13日,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he-qing-lian-si-chuan-lu-zhou-zhao-xin-can-si-jie-shi-de-zhong

     

    Share Button

    About

    One Response to 四川泸州赵鑫惨死案揭示的中国政治生态

    1. 分裂支那
      April 7, 2017 at 10:27

      台灣獨立,香港獨立,維吾爾獨立,圖博獨立,南蒙古獨立,滿州國獨立,分裂支那地區,讓支那豬永遠失去祖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