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习峰会的朝核会谈到底谈了什么?

    by  • April 10, 2017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川习会曲终奏雅,这次高峰会议的众多话题当中,引发最多关注的亮点当然是川普发射59枚战斧导弹的用意,以及此举对习近平的心理影响;最为外界所知的成果是川普接受邀请,年内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最费猜测的似乎是中国在朝核威胁上的表态;让中美政府最满意的则是第一次中美峰会为今后留下了合作空间。

    会后双方行动可寻朝核会谈端倪

    据会议公报,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佛罗里达州会晤时,反复讨论了朝鲜问题。先请看会后双方的行动:

    4月8日,美国航母打击群驶向朝鲜半岛,美国的航母打击群包括卡尔文森号航母以及三艘导弹驱逐舰。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第三舰队的媒体发言人戴维·贝纳姆(Dave Benham)指挥官告诉美国之音五角大楼记者巴布说:“第三舰队前进的目的是维护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利益。他说:“鉴于朝鲜鲁莽、不负责任以及破坏稳定的导弹试验项目以及对核武器能力的追逐,它仍然是该地区的头号威胁。”

    从公开消息来看,“美国总统川普尚未制定出一个处理这个孤立国家的清晰战略”。比较明确是他批评过去的政府面对朝核问题所采取的“战略忍耐”政策,并呼吁中国采取更强硬的行动来遏制朝鲜的核野心。在中美峰会前夕的4月2日,川普总统对《金融时报》说:“如果中国不解决朝鲜问题,那我们来解决”,“中国要决定是否帮助我们解决朝鲜问题。如果他们决定帮助我们,这对中国有好处,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川习会中,习近平到底承诺了什么?对此外界只能据会后行动加以猜测。中美峰会后,美国总统与日本首相安倍通了电话。据安倍首相4月9日对媒体表示,两人在通话中一致认为,鉴于目前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美日韩三国紧密合作极为重要,同时需要密切关注中国对朝鲜试射导弹和核武器研发进程的反应——密切关注中国的反应,说明中国的承诺是含糊的,解释空间极大。

    中国方面到底承诺了什么?

    中国方面在朝核威胁上的态度有迹可寻。

    4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半岛问题表示,有关方未接受中方“双暂停”提议,恰恰再次证明中方一直在为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及半岛和平稳定作艰苦和不懈的努力。

    中方近期多次提及的“双暂停”思路,即希望美韩停止军事演习,朝鲜也停止导弹试验。依照华春莹之言:中方多次强调,半岛问题由来已久,错综复杂,要想彻底解决,必须标本兼治,平衡解决各方合理正当的安全关切,寻找能够实现半岛无核化、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半岛核问题的方案,从而实现东北亚地区的长治久安。针对有关各方关切以及半岛问题的症结,中国提出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双轨并进”,即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的“双暂停”倡议。至于“萨德”问题,中方已多次阐明了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的立场,这一立场不会改变。

    中国外长王毅在今年3月专门介绍过应对半岛危机的“双暂停”和双轨并进思路,并强调中方提出的这一思路抓住了半岛局势的症结,也完全符合联合国安理会2270号和2321号决议的要求。他还提出,解决半岛核问题不能只有一手,需要两手并进。制裁是履行决议,促谈同样也是履行决议。由此观之,华春莹的谈话只是再次强调而已,估计习近平带到川习会上的方案也就是这套方案了。

    对这次中美峰会有关朝核危机的会谈,蒂勒森国务卿透露的信息是:两位领导人同意平壤的军备扩张已经到达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步,但是没有提供关于各自国家有可能采取什么行动来遏制朝鲜的细节。

    基于会后双方的谈话与行动,只能说,以最乐观的态度猜测,中方承诺的也只是促谈,无非是在“双暂停“、”双轨并行“的框架内解决问题,因此美、日、韩还得继续观察。如果硬要说川习会达成了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在“确定朝核问题无法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金正恩顽抗到底的情况下,中方能否默许美国的军事打击手段。但对这一点,似乎现在还没有明确的信息可作判断。

    中国确有难言之隐

    虽然川普提出了军事打击朝鲜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在朝核危机上,打仗是唯一的选项;只要有可能,最好还是和平地解决这个问题。而无论是和平地解决,还是军事打击,中国都是美国必须相商的要角。

    中国长期以来就是朝鲜外贸的主要交易国,也是朝鲜需要的石油、粮食等战略物资的主要提供者。联合国通过了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决定后,中国也宣布要参与制裁;但中国的经济制裁是否认真彻底,才是联合国的制裁决定能否真正实现的关键。另一方面,美国实行任何对朝鲜的军事打击,都必须与中国充分沟通,既要取得中国的谅解,也必须避免任何不必要的误解,从而防止中美之间的对抗。

    中国和朝鲜的关系早已今非昔比,彼此之间不但不存在多少真实的“友谊”,相反,朝鲜对中国的恨意越来越深,对中国经济上的依赖性,并不妨碍朝鲜视中国为政治上的“敌人”。中国的改革开放路线不可能回头,而对顽固坚持金家王朝专制路线的朝鲜当局而言,“中国模式”对朝鲜官民的魅力,一直是悬在金正日、金正恩父子头上的利剑。这种情势几乎就是当年毛泽东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之间敌意的翻版:那时,苏联越是强调与西方国家的“和平竞赛”,曾遭“大跃进”惨败而失去经济竞争能力、只剩下“世界武装革命”一面旗帜的毛泽东就越难过,因为,苏联的道路一再向共产党阵营各国显示,毛泽东治下“不断革命”、“要解放全人类”的中国,几乎就是一个笑柄。

    金正恩如今最害怕的,正是当年苏联将军在克里姆林宫酒宴上对中方客人贺龙、彭真的“酒后吐真言”:“你们也可以换个领导人嘛”。据叛逃的朝鲜驻英使馆负责人太永浩披露,其实朝鲜还从中苏对抗中学到了一点,即针对潜在的敌对共产党国家,有核武器在手,才是领导人自保的有效手段。显然,朝鲜发展核武器,绝不会顾忌中国的不安;相反,让中国不安恰恰是朝鲜当局谋求独裁领导人自身安全的目标之一。中国政府对此一清二楚,知道不可能劝说朝鲜放弃核威胁,而朝鲜的核威胁也确实令中国头痛,这是美中两国在遏制朝鲜核威胁这一点上能形成某些共识的原因。

    根据美国国务卿会谈后提供的消息,川习会彼此承诺将进一步在朝鲜问题上合作。这不是指双方的泛泛之议或用外交辞令“绕圈子”,因为据中国官媒报导,川普和习近平讨论了“朝鲜问题给中国带来的特殊挑战和问题”。这可能是川习会直击朝鲜议题要害的一个关键点。对此作一大胆推测,中方似乎向美方介绍了中国在应对朝核危机方面的为难之处。

    依据现实状况,“朝鲜问题给中国带来的特殊挑战和问题”有数重:一是中朝之间其实没有真正的“友谊”,因此中国无法有效劝说朝鲜放弃核武器;二是中国担心军事打击可能引发朝鲜的疯狂报复而造成对中国东北地区的安全威胁;三是金家政权一旦陷入危机,朝鲜的难民问题将成为中国的巨大包袱。这些中国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当然不可能向美国总统川普和盘托出,因为这不是美国要考虑的问题。但既然双方要“讨论”,大约总得谈及其中的一至两项。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7年4月10日,http://www.voachinese.com/a/trump-xi-20170409/3803136.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One Response to 川习峰会的朝核会谈到底谈了什么?

    1. Wood Wu
      April 10, 2017 at 14:52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第三舰队的媒体发言人戴维•贝纳姆(Dave Benham)指挥官告诉
      美国之音五角大楼记者巴布说…”----

      我认为,这句中文不符合美国发表的英文。英文中的Dave Benham,乃是『统帅部发言人=spokesman for the command』,他的官衔,乃是『中尉=Commander』,而不是『指挥官』。更不是『媒体发言人』.请参看下面英文。
      US Pacific Command ordered the Carl Vinson strike group north as a
      prudent measure to maintain readiness and presenc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said Commander (中尉) Dave Benham, spokesman at US Pacific
      Command(总部).

      开头的US Pacific Command,是美国太平洋总部,后面的Commander Dave Benham,
      是『Dave Benham中尉』,不是指挥官。

      即使要在『spokesman发言人』三字前面加形容词,也应该是『新闻发言人』,而不
      该加『媒体』,媒体绝不能表示发言人的业务、职责、所属单位,如总统府发言人,陆
      军司令部发言人。

      媒体这个名词,不知何故,竟然能传遍天下。没有media的地方,人们也舍不得不用,
      竟胡乱加个媒体。我一见媒体,就想成『媒婆身体』。媒体媒体,这样丑陋的中国
      文化也能传遍天下,真是怪事。

      • Wood Wu
        April 14, 2017 at 10:38

        我上面翻译Commander成中尉,请改成『中校』。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