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氏推特革命”对中国革命的隐喻

    by  • June 4,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今年是六四运动28周年,推特上此刻正在进行的“郭氏推特革命”,印证了我在2014年发表的那篇《中国还会再现1989天安门运动吗?——六四事件25周年后的冷反思》中所分析的:现阶段,中国人的政治认知严重分裂,不可能形成1989年天安门运动那种共同诉求,因此也不可能出现类似1989年天安门运动那种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然而,始自今年1月的“郭氏推特革命”,其中却包含着未来中国革命的诸种隐喻,郭粉们加诸于这场革命的种种诉求,将是今后中国革命的预演——当然,前提是这些革命能够出现。

    “郭氏推特革命”一词,与2016年美国大选出现的“川普现象”一词的境况相同,代表的是一种社会现象,与郭文贵本人已经无关。

    郭氏推特革命:缘于追随者对发起者的有意误解

    2017年1月开始,以美国为基地的Twitter中文圈发生了一场极为奇特的“郭氏推特革命”,发起者郭文贵是一位自称被国安部选中的负有特殊使命的商人,其靠山是前国安部常务副部长马建及其上级(外界怀疑是江时代最有实力的政治人物曾庆红)。马建在权力斗争中失败后,郭文贵远走海外,沉默两年多后突然接受海外中文网站明镜网视频采访,声称为了“保命、保财、报仇”而开始进行他自称的“以黑反腐”的爆料活动,吸附了大批海外民运人士与中国的网络革命党参与。有推友无视中共建政后无数反抗者前赴后继这一事实,居然将郭文贵称为“撬动用中国人民尸骨建造的这座中共邪恶百年赵州桥拱心石的第一人,也是各种力量发力第一种”。

    郭爆料的真假及可信度,《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艾莎在《郭文贵,逼迫中国做出让步的流亡者》这篇文章中已经做了详细报道。 这篇文章是自郭发动“郭氏推特革命”以来,体现了西方媒体新闻原则(double check)的一篇报道。

    但爆料的真假似乎不影响“郭氏推特革命”的进行。事实上,郭文贵从明镜第一季开始,对他本人的爆料目的是诚实的,比如保命、保财、报仇;不触碰宪政民主;对中共领导层的攻击限于王歧山、傅正华、孟建柱等人;要代替几百万在反贪中落马的“受害官员”申张正义,对总书记习近平则多褒扬之词。其诉求目标也时常根据北京反应而有所调整,与其说这是郭粉们欢呼的向中共体制挑战,不如说更像对北京谈判时的叫牌。他甚至不隐瞒自己与“老领导”、“老老领导”目前非常密切的联系。

    以上诸种说明,声称郭文贵将领导中国人民走向民主、宪政等预言,只是追随者将一件彩虹衣披在郭身上,有如后周陈桥兵变中赵匡赢胤的下属们为其披上黄龙袍,非他本人诉求。

    这一种刻意的误解,完全是中国荒诞政治的一种折射: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共当局就将一切政策变动称之为“改革”,哪怕它完全违背了改革初期对改革的定义(放权让利与民),而是朝向相反方向,即剥夺民众权利、想方设法从民众口袋里往外掏钱。在阶层固化、利益格局僵化、看不到希望的情形下,民众渴求变化,因此将一切变化,包括统治者内斗引起的政治波动都与民主化扯上关系。

    可以说,郭文贵成为推特革命党的领袖,完全是网络革命党多年寻找领袖的结果。我以前就在《革命的一只鞋已经落地》及其他相关文章中指出:革命的群众早就大批存在,正在寻找领袖。这场政治波普,少数中国人清楚,外国人却看不明白。

    极权体制:“郭氏推特革命”追随者产生的温床

    这场“郭氏推特革命”的参与者有明显的特征:

    1、对中共政权、官僚阶层、富人充满了社会仇恨,少数人将此仇恨扩展至体制内人士。

    2、求变心切,不管这一变动是朝向哪个方向。也因此,郭文贵“革命”的初始动机“保钱、保命、报仇”被有意忽略,他对习近平的赞扬与肯定被当成策略,郭文贵及其“老领导”代表的只是中共不得势之势力被当作正义力量,郭文贵的视频讲话所体现的诉求高度波动性更是被选择性解读 。

    3、财产诉求为里,平权诉求为表。不少郭粉的主诉是没收贪官财产。郭文贵指控的贪官傅正华的财产已经被几位推油预先分配了一番。

    这一点,与第三波民主化的主流诉求不同,第三波民主化的主诉是政治权利。“郭氏推特革命”则包含着中国底层知识青年所要求的“经济权利”,但不是中东北非四国失业青年对就业权利的要求。

    必须指出,并非所有的郭粉都认为应该以分配财富为革命主诉。小悲@Zodiac4698就明确表示:“不是财富分配而是权力分配,共产主义运动通过第一次财富分配实现谎言,激发人性邪恶面,然后再通过二次财富分配,实现公有制,完成极权,即对多数人的奴役。‘财富分配’是幌子是招牌,夺取权力才是目的,而民主革命的诚实就在于它一开始争的就是民权。”“如果有人告诉你,我们革命的目的是重新分配财富,就是把别人的钱抢过来,再把这人杀人,这就叫‘革命’,那你千万别信!那一定是跟民主无关的革命,民主革命最大的历史经验就是把权力分配作为革命的目标,是民权的革命!激发的是私产者的公理心!”

    但在郭粉群中,小悲这样的清醒者为数不多。有网友认为在中国不超过一万人。我认为不止一万之数,但也不会太多。鉴于推特革命党的主流倾向,分析这些以底层知识青年为主的网络革命党,对了解中国未来的变动内容及方向很有必要。

    革命需要领袖、经费、组织、目标等。网络革命党的革命目标是现成的,即推翻中共。郭在前三方面满足了网络革命党的想象:郭来自社会底层,深谙底层社会成员的心理,具备针对这一阶层的动员力。他的成功要素,比如神秘的国安背景、白手起家的巨额财富、做为公众人物所需要的外表及口才,还有他表示愿意支付的种种经费,都极大地满足了革命群众的想象力。推特曾有几年姓艾,当艾未未从领袖位置上退下之后,推特上曾有过一段缺乏大神的真空时期,现在,“天上掉下个郭文贵“(何频语录),顺顺当当成了“郭氏推特革命”的领袖。

    参与“郭氏推特革命”的主体,是网络革命党,不少是在认真地预演他们心目中未来的革命,并非恶搞。他们确实希望郭文贵爆料能够加剧中共内斗,甚至有人希望出现军事政变,推翻现存政府,这些主张已经与发动者郭文贵的主张完全没有关系。

    这么庞大的网络革命党是如何形成的呢?当然是中共极权体制的产物。这个体制产生了世界上最严重的财富分配不公,在创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亿万富翁群体的同时,还创造了占人口80%左右的社会底层;不仅社会成员机会严重不公,权贵垄断了社会的大多数资源与机会,政府还对结果不平等视若罔闻,甚至连司法惩罚机制也极不公平,反腐不涉及红色家族与现任政治局常委成为铁则。这三重不公平,我过去说过不少,今后将专文论述。

    “郭氏推特革命”对中国的隐喻

    “郭氏推特革命”鼎盛时期,海外民运大佬纷纷表示支持,杨建利的支持可圈可点,赞襄甚力,成为这次革命的亮点。但这场推特革命说到底,就是我在推特上说过的,是中共这块硬币的A、B两面的大战。A面是习近平、王歧山等代表的朝廷势力,B面就是郭文贵背后的老领导,郭文贵也从不否定自己经常与老领导通话。这通话暗示着接受老领导指示而决定斗争策略。因此,不管郭粉们希望发生什么,老领导一方与习的斗争只能按照中共权力斗争的逻辑解决。

    5月份,中国发生了好几件大事,一是军报宣布,裁军与退伍复员军人的转运工作正在加紧进行。二是中共宣布立法整顿中国情报系统,中央特科暨中共隐蔽战线90周年纪念大会在京举行。中共创建情报系统的元老后代,即谍二代们代表情报系统参会。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召开这种会议,与会者纷纷表态支持习近平。这两者是个重大信号,因为习近平集中权力的过程中,军权难收,情报系统一直被认为是曾庆红的天下。接下来中国政府公布了一条消息,即美国向中国遣返一名严重刑事犯罪嫌疑人朱某,这无疑是暗示:美国与中国在引渡方面有协议与合作关系。

    这边的反应在6月1日的郭文贵视频中有所体现。一些看过的人用郭被“招安”来形容,郭本人对此否认,说是五毛的诬蔑。但有人敏锐地看出了战略转折迹像。LifeTime视界@lifetimeusa在6月1日的推文中表示:“外界难以看懂郭共大战,他们之间斗的架势大,但沟通顺畅。因为他们的逻辑是完全一样的”,他还说到自己“今天气撅撅的教训那些想让郭文贵改变中国的人”,认为这种人可能不存在,但我知道存在,而且为数不少。在推友中一直比较清醒的小悲@Zodiac4698就认为自己“正是因为看到了郭文贵的这条路径可以实现中国民主转型的,所以我才支持他”。其他名人的类似名言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对中共来说,通过“郭氏推特革命”,至少应该看到一点:国内低中阶层对中共政权及相关利益集团已经积累了难于化解的仇恨,峻急求变之心是股随时待发的力量。目前,在中共力量强大之时,这种求变力量可以强行压制下去,但历史经验告诉世人:没有任何政权能够永久性地压制这种力量。

    基于以上分析,我认为,与其将“郭氏推特革命”看作一场政治闹剧,不如将其看作观察中国政治的一个窗口,郭文贵今后总有一天会退出推特革命,但网络革命党却始终存在。今天这个群体在“郭氏推特革命”中所展现的特质,将在某种程度上形塑中国的未来。

    (原载VOA何清涟博客,2017年6月3日,https://www.voachinese.com/a/heqinglian-tiananmen-guo-wengui-twitter-20170603/3886063.htm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