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岐山去留为何成为中共十九大前的焦点?

    by  • October 20,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执政即将届满五年,这五年确实是步步惊心:上位之前,遇到同为太子党的薄熙来联合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大位争夺战;上位之后,面对或明或暗的各种政治反对势力,习近平不得不通过反腐清除政治对手,顺便打扫一下腐败之极的官场,总算将党、政、军三大系统做到大致清盘,重新布局。但在十九大召开的2017年,却遇上了情治系统的集体反叛:前国安部常务副部长马建选中的商人、劣迹斑斑的郭文贵在美国的所谓“爆料”,目标是“清君侧”,通过指控习近平反腐决策利剑——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让王岐山在十九大出局,习近平成为孤家寡人,无得力之人助他反腐。

    “清君侧”其意何在?

    郭文贵有很多视频讲话,但从来没有表明自己要反共反政治体制,一直对习近平称颂有加,连“千年圣君”这种颂词都不吝奉送。所谓“郭七条”,是郭文贵5月13日在其直播视频中首次提出的“革命纲领”,被其支持者概括为“四反三不反”:反对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贪反贪,以黑反贪;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习近平)。从他整个“爆料”过程中反复强调的内容来看,主要目标是保财、保命、报仇,顺便为贪官申冤。即便在最近的9月15日直播当中,郭文贵仍然坚持说:过去五年所有的贪官都该放出来。经常与郭合作的明镜网总裁何频也对此呼应:凡十八大以来打倒的贪官,无一例外都是冤案。

    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中国媒体称为“习近平反腐”或者“习王反腐”(英文媒体用Xi’s Anti-corruption Campaign),经常展示的“铁腕反腐成绩单”上计有:三年多100多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落马,其中包含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政治局委员薄熙来;60余位将军,其中包括两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100多万官员受处分,掉了乌纱帽。如此铁腕反腐,决策当然由习近平做出,但雷厉风行执行之功,非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莫属。因此,中国官场对王岐山又怕又恨,称“宁见阎王,不见老王”。因此,要为贪官申冤,惩办了这么多贪官的王岐山当然务必除去。

    郭认为王岐山是以贪反贪、以黑反贪,多次爆料,称王岐山是个大贪官,在美国拥有18套豪宅,中国海航公司为其私生子贯军所有。对此,中国方面没有回应,因为中共政府公信力太差,就算回应,也没人相信。不少中文网站跟风报道郭的爆料,乐见中共陷入困境。一些西方媒体最初对郭表现了兴趣,如《纽约时报》等,一般会转述各类指控,但会附上一句,多数无法得到证实。王的房产问题,《纽约时报》等并未引述。只有美国的阿波罗网站对此做了认真调查,发布了《阿波罗网独家调查郭文贵指控王岐山妻美国房产》,结论是无一套为王岐山家族拥有。

    英国《金融时报》远离爆料中心美国,不久前发了篇文章,点出问题所在:“王岐山也树敌颇多,尤其是在他主抓反腐运动的五年间,这加大了他陷入党内激烈政治斗争的风险。今年早些时候,现居纽约的一位此前鲜为人知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在Twitter和YouTube上对王岐山及其家人发出了耸人听闻的指控。多数指控都围绕王岐山家族与海航集团(HNA Group)的所谓关联。海航不透明的所有权结构已引起了海外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海航断然否认了郭文贵的指控,且这些指控没有一项得到证实。但一些中国观察人士已经开始计算王岐山在官媒上‘消失’的天数,作为他与习失和的一个潜在迹象。”(《王岐山:中国的铁腕执行者》,《金融时报》,2017年8月3日)

    《金融时报》这篇文章阐明了一个事实,反腐让王岐山成了官场的众矢之的。这次郭的支持者当中有不少就是贪官亲属、甚至情人,有人的身份还被视频公开了,

    推特上郭粉对王岐山的切齿之声可闻。我曾公开发文指出,官员群体尤其是反腐的利益受损者群体,个个有如明朝末年崇祯时期的京师百姓,恨不得将王岐山变成袁崇焕,争啖一块督帅肉。

    诡异之极的倒王大联盟

    诡异之极的是:郭文贵在前台爆料主导的这场旨在为贪官申冤的“郭氏推特文革”,竟然将官员、知识分子与社会底层这三大政治立场、利益诉求完全不同的群体吸纳进来,成为郭氏推特文革的主要参与者。

    在反对习近平、王岐山联盟这一点上,官员、反专制的知识分子与社会底层这三种利益与目标完全不同的群体暂时合流:官员因2013年以来习王联盟的强力反腐,落入郭文贵说的“家破人亡”之境(其实判死刑者极少),迫切希望王岐山被整肃,从而斩断习的得力臂膀;部分反专制的知识分子期待郭的爆料会引发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动摇中共的统治。更为戏剧性的是,江泽民、曾庆红等郭文贵背后的“老领导”竟然成了“郭氏推特革命”不少支持者希望所寄,他们冀盼“老领导”幕后发力,郭文贵前台领导他们公开活动,让十九大成为习近平的恶梦。一些海外民运人士盼望在中共倒台之后自己取而代之;国内的底层失业青年则希望借郭之力“翻身”。除了官员群体之外,后述几种人都在郭的爆料中看到了“希望”。

    郭文贵这个借国安势力发家、在反腐中逃往他国、本身也劣迹斑斑的商人,竟然成为几大利益诉求完全不同甚至冲突的群体共奉的“中国民主革命领袖”,这一诡异现象表明:由于习近平对江泽民时期开始形成的利益格局改变过于峻急、用政治高压手段对付所有“不稳定因素”,包括对言论空间的严重打压,所有阶层都对习近平的“苛政”(包括反腐败)严重不满。在极端压抑之下,任何一点空间,都可能成为各种反对者的集结之地。“郭氏推特文革”的支持者求变心切,不少参与者各怀目的,甚至不计较郭文贵的动机其实与他们的动机完全不合,这种短期聚合不可能形成实质性力量集结,但却暴露了当下中国革命力量的若干问题。

    习近平的考量      

    习近平的尴尬在于:他过去五年的主要政绩就在于反腐,通过反腐清理了党政军三大系统中的潜在反对势力,这也是批评者指责颇多的“选择性反腐”。他更明白,王岐山只是在执行自己这位中共总书记的决策,《金融时报》的定位非常准确:王岐山只是个铁腕执行者。

    郭文贵爆料引发对王岐山的种种不利猜测,包括身败名裂下台等。当习近平在内部讲话中声称“要保护在风口浪尖上的领导人”之后,网上流传王岐上到了肝癌晚期,不能在十九大之后继续任职。总之,在五年反腐中的利益受损的官僚集团想营造一种印像:王岐山引发了天怒人怨,必须去职,不管用什么名义,惩罚最好,不惩罚让其病退也行。

    这实际上是向习近平逼宫。习近平如果畏惧以国安情报系统为代表的党内反对势力,让王岐山退下,在今后的执政生涯中,注定会孤家寡人,道理很简单:一个领导者如果连尽忠职守的助手都无力保护,不会再有人实心任事。更重要的是,这既意味着他对自身这五年来最重大政绩的自我否定,也预示他连第二个任期的五年都不能平安度过。

    中国需不需要反腐?

    在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反腐不是政府的事情,而是司法系统的事。在美国,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政界人士,如果因腐败被法律追究,没人能够指责总统选择性反腐,这是制度优势。

    但在专制国家,权力高于法律,也因此,反腐从来就是权力意志的贯彻。王岐山在七位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六(接任中纪委书记时排名最后),他的职责是配合习近平的需要反腐,当然包括挑选位高权重的政治高层作为反腐目标。

    对于专制国家的掌权者来说,反腐既关系政权安危,也是统治者驾驭僚属的金马鞭。如果不反腐,象江泽民、胡锦涛时期那样,国家资源被蛀虫吃空,然后将资金转出国外,留下破旧河山与大批心怀怨愤的穷人,这叫做“不反腐亡国”。但如果全面开花地反腐,则势必官场怨声载道,这叫做“反腐败亡党”。正因为这样,胡锦涛时期,胡本人只能约束住自己的儿女,发现社会对其子女的腐败有指责时让他们退出,不敢要求其他常委照做。于是九龙治水,各管一摊,将自家领地变成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链条,比如周永康的石油帮、四川帮、政法系统 成了周氏王国。

    当然,为了保持政府还能运作,中共当局也偶有常规性的反腐,抓点厅局级与级别更低的官员,省部级偶有个案,但政治局常委一级是从来不会触动,这种反腐不是为了根绝腐败,而是为了粉饰门面,让政权的合法性油漆不至于剥落干净,这艘船还能行使。习近平2012年开始的“反腐”,以清除政治对手为主攻目标,官场原以为是新君上任三把火,扫清帮派就没事了,等这场反腐运动过后,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照旧吃喝玩乐收钱办事。没想到,“反腐永远在路上”,原来在江胡时期轻描淡写的常规式反腐变成了常设规制,江、胡两朝皇上都认可的分赃政治就这样废掉了。以前那种分赃政治下,官员过得很惬意,大吃大喝是正常,生日收礼弄个几十万根本不是事,攒足钱后将妻子儿女往外一送,国内有点风吹草动,立刻脚底抹油,成为他国移民。如今换了皇上,就要改规矩,官员弄得不敢公然大吃大喝、不能公然索贿,还要海外追逃,这日子过得真是没滋没味,于是以懒政应对,对反腐当然更是一百个不满,只是不敢公然说出来。这次郭文贵以王岐山为主要目标的“爆料”,宣称要“为贪官报仇”,国内官员群体与海外众多贪官家属听闻之后,都欢雀跃,展望前景:如果逼得习近平从此放弃反腐,回归江胡时期状态,让中纪委再度成为聋子的耳朵——摆设,官员日进斗金,反腐机构、监管机构与腐败官员“猫鼠一家亲”,乐园失而复得,岂不快哉。

    一个政权如果公然放弃反腐,那就成了强盗山寨,而且中国也早就经不起江胡时代那种上千万官僚竟相贪污搜刮的腐败,因此,习近平的反腐是必要的。但这种反腐也有天生的问题:人治下的反腐,必然是有选择的,对稳定政权危害最大的必然先受惩治。如果仅仅因为选择性反腐,就否定这五年的反腐,就意味着中国从此只能放任所有人公然腐败,这种国家,还能称之为“正常国家”么?

    中国之所以出现这种打着“民主革命”旗号、公然反对政府反腐败的“推特革命”,不是中国之福音,正好说明了中国人价值观极其混乱,陷入了彻底的道德无秩序状态。

    原载台湾《看》杂志第183期,2017年10月5日(https://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7/23283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