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清涟悲哀慨叹中国是溃而不崩

    by  • November 8, 2017 • 好文荐读 • 1 Comment

    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总编兼社长  富察

    更早的不提,1980年代以后至今的四十年,预测中国的未来,一直是个严肃而现实的政治议题,但也一直是有趣的政治猜谜游戏和充满各种商业考量的利益推演。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往何处去』这个哲学命题,对个人或国家一样适用,但——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被如此强烈关注其去向,并引发全球规模的巨大讨论。

    就像《笑傲江湖》里的剑宗和气宗之不可调和,在英美世界,有所谓的“拥抱熊猫派”和“屠龙派”的对立。简单粗糙地说,就是亲中派和反中派。这两大派,此起彼伏地交错唱和着“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崩溃论”,固然这里面一定会有多多少少的学术热情和学术支持,但也有不少被既定立场所左右、被利益收买的论述。而崛起论又引述出两条支线,一种是中国威胁论,强调它对现有的全球秩序造成了威胁;一种是北京模式论,肯定它将替代华盛顿,而成为新典范。

    台湾舆论界、台湾的中国/大陆问题研究者,大部分是跟随欧美唱和(因为太洼地,提不出自己的论述)。不但颜色鲜明,而且阵地鲜明,这一批人入阁成为资政或战略顾问,一定有另外一批人闲云野鹤,打算卖文或种田。

    出版界也毫无例外地折射了这个现象。

    略举几个例子,简单梳理下台湾出版社对这个议题的回应——

    《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章家敦着,雅言文化2002年出版

    《中国大趋势》(China’s Megatrends—The 8 Pillars of a New Society)奈斯比着。天下文化,2009出版

    《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The Rise of the Middle Kingdom and 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马丁‧贾克著,联经,2010年出版

    《没有中国模式这回事》,陈思武著,八旗文化,2010出版

    ————

    简单说,崩溃论和崛起论的狐步舞,大致有三个时段,一个是1989-1992之后;一个是2008-2010前后;一个是2015-2017前后。

    天安门事变之后,西方大量出现崩溃论。集大成者就是2001年的章家敦。颜择雅眼光敏锐,动作敏捷,次年马上出版了此书。

    然后,中国比预言家设想的都有韧性,一直没有崩溃,反而凭借加入世贸WTO,进一步利用自己的市场和人力优势取得西方的技术和资金,到了2008前后,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第二大经济体。

    这时,你就会看到了中国崛起论在镁光灯下,涂脂抹粉了。

    未来学家、《大趋势》的作者奈斯比接受江泽民的邀约,写出《中国大趋势》,此书台湾版上市时(2009),来势汹汹,不论是书店和媒体,都大为捧场。而《当中国统治世界》台湾版(2010)的文案是:当中国统治世界,台湾不会缺席! (当然不会缺席,因为中国真的统治了世界,也自然先统治了台湾。哈哈)

    也是在这时(2009年),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出版书籍《中国共产党:收缩与调适》,认为中共能够克服其自身的内部矛盾,是个调适性的政权,因此可以与时俱进,推动中国向前。此书没繁体版。

    2010前后的理论界,大有用北京共识取代华盛顿共识的野心和胃口,八旗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推出了华人经济学家陈思武的《没有中国模式这回事》。

    陈思武的看法逐渐占了上风。相隔六年,沈大伟改变了自己的风向球。

    2015年3月6日,《华尔街日报》刊登沈大伟的文章〈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宣称中共在中国的统治已开始进入「残局(endgame)」,无人能预测中共将于何时崩溃,「但很难不得出结论说,我们正在目睹它的最后阶段。」2016年他出版了China’s Future(《中国的未来》)。此书无中文版。

    然而他不希望自己被视为变色龙,所以区隔了他和章家敦。当年4月,沈大伟说,Please don’t put me in Gordon Chang’s camp,强调自己预测的是中共的「延长式衰落」,与章家敦提出的中国崩溃论是两码事。总之,当下的欧美主流是新一轮唱衰中国,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十九大艰难召开了。

    这时,又有一位华人学者挑战了沈大伟及西方的论述。这次是何清涟。

    在90年代的中国读者心中,何清涟是个响亮的名字。我手上至今还有她的《现代化的陷阱》。时隔20年,她再一次推出自己对中国时局的观察,结论就是书名:中国,溃而不崩。

    如果《环球时报》批评沈大伟是“庸俗的对华占卜者”,暗示了这位西方占卜家墙头草版的特质,那么,《环球》一定会认为何清涟是“顽固的中国预言家”。 20年前,她预测的中国发展的陷阱被不幸言中,令她悲哀。 20年后,被驱逐到美国的她继续悲哀的预测中国的下一个20年可能发生的事情。

    和沈大伟不同的是,何清涟熟练地使用了西方的分析框架(她的词汇“共产党资本主义”远比“列宁资本主义”或“国家资本主义”更一剑毙命,点到要害),又结合了自己丰富的在地生活经验。所以,没有沈大伟的那些眼花缭乱的招数名词——中国可能发展为新极权主义(neo-totalitarianism);也可能沿着现今的硬威权主义(hard authoritarianism)道路一直往前;或者走回1998年至2008年的软威权主义(soft authoritarianism)道路;或是向右转向「新加坡模式」的半民主社会(semi-democracy)。

    她用大量数据、实例进行分析,毫不客气地指出:

    1、中国社会一定继续溃败,因为中共这个列宁党的本质就是从母体攫取奶水,养活自己。

    2、而且中国的溃败会向外输出,港台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3、但,中共会维持不崩。因为这个组织已经消灭、压制了中国母体内的各种反制力量和组织,而西方国际环境发生变化,忙着自家事,出现了只扫门前雪的趋势,不再大力输出民主。中共最担心的就是金融危机、经济崩解,但它还是有很多办法弄到钱,维持自己的运作。

    武侠小说里写,最厉害的招法往往是最简单的、最质朴的。在预测中国这件事情上,洼地中国和台湾都往往拾西方牙慧,卖弄名词。而这个名词解药,其实是西方社会内部知识脉络的产物,用到中国病人身上,不全然适用。只是洼地思维久了,大家拿到西方就是宝而已。

    我必须承认,何清涟的论述,远非西方学人的学术包装那么厉害,和八旗出版过的另外一个华人学者裴敏欣的《出卖中国》比,外观上也颇为不如。然而,我却倾向于认同她的结论(当然书中的部分小节,我也很想和她商榷)。她分析的中国和中共之间的关系,形成了路径锁定。而一旦形成,再解开就更加困难了。

    另外,我也被她包含浓烈情感的思考所打动,对于一个流亡在美国的中国学者,她对中国的占卜怎么会和把中国仅仅视为“研究客体”、并卖给政府出资人的学者相比呢?本书中的三位序言作者(张清溪、吴国光、徐友渔)也同样具有这股浓烈情感。

    出版者能做到的似乎只有这些,只是发发感慨和牢骚而已。如果中国真的陷入溃而不崩的困境,台湾能够做些什么呢?

    ————

    2017年11月10日和17日晚上,有两场与本书有关的活动,都在金石堂城中店。一场是邀请台湾三家媒体机构中负责中国采访的资深记者,他们刚刚从北京采访完19大,感慨非常多,其分享可以和本书的结论及观察相印证。

    第二场是切身台湾的,如果中国的溃而不崩状态会“输出”到台湾,那么台湾该怎么面对?我们邀请台大经济学教授张清溪先生和评论家范畴,交锋对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8528

    About

    One Response to 何清涟悲哀慨叹中国是溃而不崩

    1. yellowchrysanthemum
      November 9, 2017 at 20:52

      台湾其实没有什么所谓的“主动”空间,但相信能经得起考验,因为抛开政治、军事不谈,台湾社会大众层面意外沦陷的可能性,不才几乎看不到。正如军事是政治的延伸,政治是社会的延伸,中共大概到死也没法理解这个道理,目前的绝大多数所谓中国人,也不能。

      对真正的坚定者而言,接下来是屋子里清扫污垢的几十年。何女士在推特上经受精神瘟疫几个月,台湾的贤达们接下来最长会承受100倍的时间(很可能是不会那么长的)。有识之士,想必此时已在心中苦笑。

      对付中共的渗透,其实没什么秘诀,无非“诚实”、“透明”、“公开”这三种抗体,一可以加强抵抗力阻止感染,二可以加快感染后的治疗。一旦无法利用人性的贪婪和欲念,它就丧失99.9%的传染能力。但不幸的是,这种人永远也不会是多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