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一个陷阱到另一个陷阱

    by  • November 9, 2017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张清溪

    台大经济系教授

    何清涟女士与程晓农先生的《中国:溃而不崩》,分析当前中国问题与前途,我有幸先睹为快。以前有个《Taiwan News财经文化周刊》,因为每期有何女士的文章,我为了最快能看到她的大作去订了这个杂志(现在换成刊在《看》杂志,我当然也去订了)。可见我是多么渴望能在他们的书出版前,「先睹」解渴。看是看得很痛快,不过,他们推论出一个差不多最悲惨的结局,就是书名:《中国 (将在未来10至到20年间) 溃而不崩》。

    说最悲惨,是对中国社会而言,因为已经腐蚀的中国环境、伦理道德、公平正义与政府诚信等社会根基,还要再「溃」烂十年,真不敢想像那会成为什么样子。但对中共党政官员,这可能是他们做梦都不敢相信的美好,因为它的政权居然还可「不崩」维系至少十年。作者对「溃」的分析,我是相信而且非常佩服,但也有自己的解读;唯对「不崩」的预测,虽然觉得讲得很有道理,但还是心存疑惑。底下就不揣谫陋,谈谈我的解读与疑惑。

    当代中国经济或说中国问题很复杂,而且人言言殊,各执一词。最形象的说法,就是Minxin Pei在Foreign Policy (2012.8.29)上发表的论文,篇名就叫做:〈你对中国自以为是的认知,都是错的〉(Everything You Think You Know About China Is Wrong) 。我想很多看法南辕北辙的人,都会说:是啊,他讲得真对。

    会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中共在改革开放后,把两个矛盾的制度叠加在一起:在经济生活上开放让大家透过市场自力更生,但共产党又紧紧掌控一党独裁的政治权力不放。其结果是,中共一方面要国际社会接受它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其实就是资本主义,一方面又「五不搞」「七不讲」的坚持共产党不容染指的独裁统治权力,甚至要在各国内外企业内建立党支部。本书作者干脆直接了当地,就称它为「共产党资本主义」。三、四十年来的中国经济,就在这个「共产党资本主义」下眼看它起高楼、宴宾客,也在这个奇怪的制度下,眼看它楼塌了。

    「共产党资本主义」是个既简单又明确的概念。但这里面卖什么膏药呢?作者在本书第二章有非常精彩的描述。我对这个制度的本质有这样的解读:它就是一个「私营政府」;相对地,改革开放前则是「公营企业」。我认为这是中共统治中国先后掉进去的两个陷阱。称这是「两个陷阱」的说法,是受何清涟女士《中国的陷阱》(这是我研究中国经济的入门书) 与亚当˙斯密《国富论》的启发。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第五篇有一句话说:「任何两种东西,都没有像『商人』(市场) 与『元首』(政府) 这两种性格那么矛盾。」(No two characters seem more inconsistent than those of trader and sovereign.) 为什么呢?其实,经济学讲「市场机能」时,是说在没有政府干预下,买卖方透过市场私下交易,会创造最大的社会福祉;这时,政府与市场是像敌人一样对立的。市场与政府如何对立,我可以列出一张表,从他们的动机、规范、互动方式等等,都是针锋相对的。就以发挥两者的正当功能而言,因为市场买卖必须双方同意,资本家固然想赚钱,但要消费者首肯,所以任何买卖都必然双赢才能成交;或至少说,以双赢为常态。因此要发挥市场最大功能,就是要让大家在市场上「自由放任」地买卖。相反的,政府的特质就是带有强制力,不论是课税或财政支出都使用不容挑战的公权力,因此政府功能要得到适当的发挥,必须在《宪法》规范下的「三权分立」、 「相互制衡」,绝对不是市场的自由放任!

    亚当˙斯密接着还讲了两句话,用现在的语言,就是说:「企业若由政府经营,一定是最坏的企业。而用经营企业的方式办理政务,就一定是最坏的政府。」换句话说,企业(市场) 应该让私人自由去经营才对,若是「公营企业」,那就会把企业搞砸。反之,政府执行公权力必须受到宪法等规章的限制,若是让政府像追求利润最大的私企那样的「私营政府」,则必然会是最坏的政府。着有《社会契约论》的约翰˙洛克有句名言:「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否则人类必将进入灾难之门。」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共产主义经济就是全面的「公营企业」,因此不论苏联、东欧或古巴的共产经济,都是在最坏的经营下导致经济破产,这可以说已盖棺论定了。中共前三十年也掉入这个「陷阱」,文革结束时中国已经山穷水尽了。

    跟苏联、东欧不同的是,改革开放救了中国。但是,这个在经济上开放个人自力更生、政治上集权独裁的制度,在我看来就是掉入另一个「私营政府」陷阱。这也是我认为作者称为「共产党资本主义」的本质。

    为什么中国会从一个陷阱掉入另一个陷阱?因为在「公营企业」这个陷阱里,有的爬得出来有的不行,端视陷阱的深浅。陷阱比较浅的民主国家用「公营企业民营化」就解决问题;陷阱比较深的台湾,至今还在「假民营化」的泥沼里难以自拔;而要脱离万丈深渊的全面公营共产陷阱,就必须解体政权。

    唯一的例外,就是中共用「改革开放」逃脱了陷阱。这个看起来身法矫健、成果丰硕的的计巧,其实是用「让一部分先富起来」、赎买官员的方式,也就是用「私营政府」的方式,掉进一个更可怕的「私营政府」陷阱。在这个陷阱里,中共从政治局、国务院,一直到县、乡各级政府,从各部委、大小官员、国企主管,一直到乡委书记、村支书,无不卯足劲各显神通地舞弄公权力,去满足政党与官员的私欲。我虽然有这个认识,但看到本书第二章的论述,真是惊心动魄。有人说共产党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诚然。

    我能理解「溃而不崩」的「溃」,但对「不崩」还有点怀疑。说这个「私营政府」已炼就金刚不坏之体,真不愿相信。很多独裁国家不都是说垮就垮了,也没有什么理由吗?苏联解体不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吗?善恶有报的天理不存了吗?中共这个「私营政府」真的还要再折磨十年?

    神州沦陷,伊于胡底。

    2017年8月下旬写于台湾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