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打击的目标是中国国家资本主义?

    by  • May 27, 2018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5月19日,中美第二轮贸易谈判发表联合声明称:中美双方就创造有利条件增加制造业和服务领域的贸易达成共识,同意将采取措施减少美对华贸易逆差,中方将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美方则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这一声明只字未提中国最为关切的中兴公司的命运。

    观战者各有各的不满意

    这场贸易战中,传说中方带了一张2000亿美元的采购大单,川普总统的政治基本盘农业州的选民利益不曾受损,还扩大了出口;能源扩大出口更是将增加不少就业机会。有此两项,川普算兑现了竞选时答应的“减少贸易逆差”、“增加就业”这两项承诺,对今年国会中期选举的共和党议员十分有利。美国国内的不满意集中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认为美中共同声明对川普政府所提出的知识产权方面的核心问题含糊其辞,只是说“双方认为保护知识产权极其很重要,……中国将推进有关法律法规的修改,其中包括专利法”,中国可能将因此逃过去。

    中国人的不满呈现不同的政治立场:爱国者认为这是丧权辱国,堪比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之耻,认为中国让出了太多的利益,比如被强迫购买美国的农产品与能源,“一声叹息,中国全面让步,可悲可叹”。政治反对者原来多数期盼贸易战升格为“新冷战”,因此不满意美国没有完成广大中国政治反对者赋予的光荣任务,一举将中共政权的经济基础打垮,让中共垮台。

    这两种不满,爱国者是出于狭隘的国家意识,农产品与能源都是中国所需,中国无非是将南美的农产品与俄罗斯、中亚的能源的采购大单发往美国,价格还更优惠。爱国派们更是没考虑,美国让中国沾了多少年便宜、吃了多少亏,人家川普总统对此大方地表示,这不怪中国政府,只怪他的美国前任没看好门。政治反对者对美国的责怪有点扯淡,希望美国王师出征,打垮中共,解放中国人民,本就是他们强加给美国的。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看,美国每年都与欧盟、日本、拉美国家轮番打贸易战,从来都没把贸易战的目标定为灭了他国的王,为这国造一个新的王。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中国一些评论者造出来的:美国要摧毁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

    美国明言:目标并非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

    本次贸易战中,尽管美国总统川普明言是为了减少对华贸易逆差与美国的国家安全,防止中国通过盗窃知识产权对美国高科技企业形成竞争,半个字都没提他对中国政治制度的不满。他的团队也很好地理解了总统的意图,5月1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希特莱泽在参加美国商会举办的活动时发表讲话,表示他此次出访中国的目标是为中国经济引入更多的国际竞争:“我的目标并不是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这个制度看起来对他们很管用,……但是我必须让美国可以对此进行谈判,我们的角色是让美国不要成为它(中国经济制度)的受害者,这就是我们的角色”,“我们的麻烦清单非常长。我一直抱有希望,但并不是充满希望。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那是一套非常不同的制度,而且说实话,那制度对中国很管用。”

    但是,美国总统、美国贸易代表的话,似乎都不代表美方的真实想法,各种评论满天飞,最高大上的是:美中贸易战是两种制度的较量,美国要摧毁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对中兴的制裁就是明证。

    中兴承担的特殊角色

    所谓“国家资本主义”的定义,就是政府在经济发展中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是政府而不是市场机制在支配该国资源和财富的分配。以此标准,中国奉行的百分之百的国家资本主义,因为中国政府是国家资源的掌控者与全国所有土地的唯一最终所有者,所谓“市场原则”只是政府支配经济的白手套,大型垄断国有企业被称为“共和国长子”,享有各种优惠政策扶持。但近年来由于要与国际社会做生意,最受宠的反而是中兴这种国家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通讯设备生产商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英文简称ZTE)成立于1985年,其创办人侯为贵是中国的红顶商人,原为中国航天工业部691厂技术专家。1992年开始,董事会确定由中兴维先通这家由该企业技术骨干集资办的民营公司承担经营责任,两家国有企业不参与运营,在国内首创了“国有控股,授权经营”(国有民营)的全新模式。这种“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国有控股”这一身份,让中兴得到很多政策倾斜;“授权经营”,让中兴维先通公司的技术骨干享有丰厚分红,有主人翁的感觉,经营积极性比国企经理们高多了。现在,中兴发展为中国最大的两家无线通信设备装配企业之一(另一家是军方企业华为),在全球市场上排名前五名之内,占全球电信设备市场10%的份额,占中国电信设备市场30%的份额。中兴的弱点是严重依赖从美国采购的核心零部件组装产品。

    4月17日,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作为该厂商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相关措施的惩罚,惩罚期7年。根据美国的出口限制法规,美国政府禁止美国制造的科技产品出口到伊朗,这些禁止销售的元件包括高通公司和英特尔公司的芯片等核心组件,据分析,中兴这些商业行为,其实是承担中国政府下达的秘密指令,也因此,中兴受罚,急坏了中国政府,这才有了第二轮谈判中被广为传说的2000亿美元大单。

    许多人根据中兴是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宠儿,经常承担秘密国家使命,断言川普政府要给中国国家资本主义致命打击,其实是一厢情愿地过份解读。

    美国不满中国不守规则

    应该说,国家资本主义并非川普发动对华贸易战的靶子,虽然很多人都希望听到这种说法。我还是实事求是地说,不是,从来都不是。

    先说经验事实。国际经验是:新加坡是国家资本主义的经典,但美新关系不错,从政治层面到经济层面,前总理李光耀更是坚定的美粉。

    从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来看,当年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美国国会每年得就当年是否给中国最惠国待遇讨论并作出决定,每年拿出来说的反对理由就是中国的经济体制是非市场经济体制,与中国企业打交道,就是在与国有企业打交道。国有企业当然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名片与代表,享受的是国家补贴,因此对美国私企来说,很不公平。但是,美国有K街政治,法律允许外国政府、商业团体及其他各利益团体委托专业机构游说白宫、国会数百位议员及各类政界要人。当时,美国许多公司急于与中国做生意,中国流亡海外的政治异议人士因为希望中国发展经济推动民主化,因此都成了游说国会批准最惠国待遇的力量。美国力促中国入世时,敦促WTO给了中国十五年观察期,定了一个行业逐步放开的时间表,要求中国到期达成市场经济体制国家标准。

    应该说,美国力促中国入世,就表明华府政界人士根本不在意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当时的理由是:要让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只有通过发展经济、促使中国民主化,因此,要多与中国“接触、合作”,以期“影响、改变”中国——这八个字就是美国国务院自基辛格以来形成的对华外交八字方针。

    我在《欲知中美贸易战走势,须明三件事》一文中说过,川普总统根本不相信中国这种独裁国家能够被影响、改变,他上任后干脆放弃了在中国推广民主的方针。在他看来,与中国就是利益竞争关系,首先就是经济利益,减少贸易逆差、防止中国继续盗取知识产权,就是他发动贸易战的目的。美国贸易代表说美国无意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要防止国家资本主义即经济制度对美国造成的伤害,应该就是川普的想法。这种“伤害”,比如侵犯知识产权,暗中支持中兴违反美国禁运条例向伊朗出售从美国进口的电子零部件,其实指的是中国政府的不守规则,而非国家资本主义制度。

    中国不守规则,这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从加入WTO开始,中国总理朱镕基就在内部讲话中说过: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中国要认真研究WTO规则,找出缝隙,以资利用。在2009年APEC夏威夷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外交部官员就这一问题交锋,奥巴马说“中国人应该象成年人一样行事了”,中方的回应是:“中国没参与制订的规则,没有义务遵守。”我当时写文章指出:中国是国际社会的后来者,他加入许多国际组织时,国际组织早就有规则,中国加入时曾承诺要遵守,因此不能违规。

    中国屡屡违规的行为,可以用“国家机会主义”这个词来概括。所谓“国家机会主义”,“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年曾精确地概括为“猫论”:“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意即只要达到目的,手段在所不计,所谓国际规则,在中国看来,于自己有利时就遵守,没有利时就规避甚至违反。

    西方国家反对中国贸易行为的主要理由一直以来都是,中方有选择且不公平地运用法律法规来达到重商主义目的。美国多年来吃够了中国苦头,为避免率性而为的川普总统放过中兴,5月17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紧急通过一个修正案,以阻止美国商务部重新谈判中兴禁售令。国会两党议员一致通过了这一修正案。

    可以预见,今后中美贸易摩擦会经常发生,就算升格为贸易战,也是中美关系的常态,中国人真没必要将打垮中共政权、建立民主化的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一切皆需要自身努力。

    (原载台湾上报,2018年5月26日,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1474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