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还有可能成为“战略伙伴“吗?

    by  • July 4, 2019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G20大阪峰会川习会后,川普总统遭受的攻击进入高潮,当然也受到一些赞扬。比较有意思的,攻击他的人有部分来自于原来对他期望最高、指望他发动灭共战争的中国与少数香港的政治反对者。这一切源于对川普一小段话的过度解读。

    被刻意遗漏前置条件的战略伙伴

    在美国总统川普6月 29日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他如何定义美中关系,是战略伙伴?竞争者?还是敌人?美国之音截取的几十秒的视频里,全文如下:“我认为我们将是战略伙伴,如果我们能够互相帮助。我认为如果我们最终能达成正确的协议,我们能够互相帮助。如果中国能够开放,那开放是是世界最大的市场。眼下中国对美国没有开放,而美国对中国是开放的……”。许多媒体抓住“战略伙伴”这个词大作文章,独独忽视了川普这句话有“如果(if)”这个条件前置词,引导了两个关键条件:签订一个好的协议与中国(按美国意愿的)对外开放。

    川普总统口中所谓“好的协议“,我在《中美谈判桌上的硬核桃:未完成的10%》中分析得很清楚:在川普总统眼中,正确的协议就是北京承诺解决偷窃知识产权和结构性改革,即中美之间未谈成的那10%;所谓对外开放,也不是指中国政府声称的所谓对外开放,而是按美国意愿的对外开放。一些媒体人急吼吼地在与台湾有关的节目中都强调“中美又成战略伙伴,台湾怎么办?“还有人大谈“你可以对盟友不好,但不能让盟友无所适从”。

    相比之下,倒是中国官方媒体冷静得多,几乎没有任何官方评论对川普对习近平的溢美称赞与“将成为战略伙伴”额手称庆,因为他们都知道If引导的两个前置条件,中国短期内不可能做出让步。当然,他们也知道川普那种Lip favor 不能太当真。

    美国左派媒体一方面嘲笑川普在G20的 “让步”,另一方面还批评他不应该与金正恩会面。只有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在7月1日刊文《川普长袖善舞对华、对朝双管齐下》,认为川普与习近平达成了恢复美中贸易谈判的协议,既避免了美中贸易战的升级,更缓解了世界对经济形势恶化的担心;川普与朝鲜金正恩达成了恢复美朝核会谈的协议。用在全世界面前发推特的方式邀请金正恩在板门店会晤,而且随性地跨过三八线几十米,成为第一个进入朝鲜领土的美国现任总统。

    中港政治反对者因何失望?

    综观对川普的谩骂,主要来自于中国的民运人士、政治反对者,因为自从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他们赋予了美国没在这场贸易战设定的目标:打垮中共政权。而香港反对者则因反送中运动期望美国的坚定支持(表现为对北京的强硬打击)。至于川普面临美国各利益集团的约束、大选在即必须避免这场贸易战煮成夹生饭这些,他们基本不考虑。

    川普在本国面临的各种硬约束,我已经在《G20川习会将有什么“成果”?》一文中分析得非常清晰,也被事实所验证。在推上,我回答一些对川普表示失望的支持者:“你对川普的认识,如果能有几个前提性认识就不会再迷茫:一、他是美国总统,不是世界总统,不负责解放中国人民;二、川普不是个意识形态色彩很强的人,他的主张与十几年前的民主党的传统派人士相似,那时他是民主党人;三、他是个善于妥协并善于进攻的务实者“;“很多人根本不了解美国政治,以为美国总统的第一要务是消灭极权。他们错了,美国的第一要务是保持强大的实力(即让美国伟大),只有这样,才能为世界提供安全保障这一公共品。面对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的种种约束,加上时间限制(大选前夕),川普必须暂时休战。与以拖待变的中共,二者在时间这点上达成目标相反的一致,在一年多时间以内,以无休止的谈判形式行暂时休战之实“。

    至于对习近平与金正恩的所有夸大其辞的赞词,听的人不舒服,但这是川普说话的习惯:喜欢时夸赞过头、厌恶时批评尖利甚至恶毒。

    闻风而动的拥抱熊猫派

    自从1970年代中美建交以来,基辛格等为首的拥抱熊猫派主导了对华政策数十年。2017年川普上任以来,由于美国情报机构将接受中国政府资助采取的文化、学术、科技等方面的研究合作,列为中国对美国红色渗透的调查目标,拥抱熊猫派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困境。这些情况,我在《2018年:中国缘何失去了美国》系列文章中有过详细分析,特别指出拥抱熊猫派占主流的美国中国研究学界被迫发布了《胡佛报告》,承认整个研究界对中国误判,暂时处于沉默状态,这并不证明这些学者真心认为自己误判。这次G20峰会的川习会上一句“将来有可能成为战略伙伴”,让打入冷宫的拥抱熊猫派看到了希望。6月30日,80位美国的中国专家通过路透社发布信息,声称他们准备在一份尚未公布的公开信中,呼吁川普总统重新考虑将中国“视为敌人”的政策,警告这一政策可能损害美国的利益及全球经济,因为将中国视为国家安全威胁,削弱中国国内温和派的影响力,也可能在国际上让美国孤立,因为美国的盟友可能不愿意将中国视为经济和政治上的敌人。

    这80位中国专家,绝大多数都是拥抱熊猫派人物,其中包括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前东亚事务高级外交官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按道理,他们应该等待明年大选之后民主党获胜之后发布这些看法更合适——目前在民主党内支持率最高的前民主党副总统拜登就明确表示中国不是战略竞争者。川习会上一句“将来可能成为战略伙伴”引起拥抱熊猫派卷土重来之想,只能说他们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者的第一轮辩论中,看不到民主党获胜的希望,因此,川普这句话让他们觉得恢复中美关系的机会可能提前来到。

    中美重构“战略伙伴”关系机会渺茫

    从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美中关系持续恶化,奥巴马成立TPP就是想排除中国重构国际关系。从川普上任以来,美中关系更是因一系列问题持续恶化,包括相互征收巨额关税的贸易战、美国指责中国大规模全方位的对美间谍活动,以及中国在西太平洋及南中国海加剧军事现代化行动,严重威胁美国的优势及安全等等。

    以上种种,是美国感受到中国的威胁并将中国从战略伙伴定位成战略竞争关系的大背景。习近平对此有着尚算清醒的了解,认识到中美关系已经翻篇,中美关系的摩擦远远超出了经贸范围,即使签署了贸易协议,也不会改变中美之间互不信任的本色。习近平很明白:2020年大选,川普连任成功,少了许多顾忌,中国会面临来自美国的更大压力。如果是民主党重掌白宫,除了拜登有亲华情结之外,其余人如桑德斯等,其关注重点是如何在美国推行社会主义政策,而非与中国竞争,此情此境,中国将迎来大好机会。不过,中国也清楚,从目前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的竞选主张来看,后一种情况出现的概率不大。

    (原载上报,2019年7月4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66510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