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疫情回顾:城自为战,分省包干的全民保卫战

    by  • February 9, 2020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中国的突发疫情导致全国部分地区实施了防疫“紧急状态”,也震动了世界。如今疫情已满一个月,许多当初不明了的事和匆匆忙忙中被忽略的情节,现在随着时间的推延已逐渐清晰起来,可以帮助我们重新来认识这次疫情的演变。疫情究竟会如何发展,尚属未定之天,现在来回顾其第一个月的概貌,也是为了分析未来其可能走向。

    一、疫情初起,全国无防

    去年12月初露兆头的“武汉肺炎”迅速扩散全国,成了许多省市乃至世界多个国家的疫情,不过一个月时间,“武汉肺炎”这个临时名称就过时了,对湖北其他地市和全国其他省市来说,单纯追踪武汉来客的防疫方法也落伍了。此病毒在全国无防的状态下早就扩散到全国;“武汉病毒”只是它的前身,引发湖北以外其他省市疫情的病毒可能是“武汉病毒”的第N代;至于它在国外的流播,到目前为止已在24个国家确诊了288例,这些病例甚至未必都能按照传播者的传染链条找出与武汉相关的因素。也就是说,引起这场肺炎瘟疫的冠状病毒正在演变成跨国病毒,但它的源头在武汉似乎是确凿无疑的。

    有关疫情初起的大略情节,媒体有诸多报道,本文只从两个关键词入手,略做剖析。这两个关键词是“源头”和“保密”,它们是疫情蔓延的关键原因。2019年12月1日在武汉出现了最早的病例,第一个就诊病例发生于12月8日。官方宣称,引起“武汉肺炎”的病毒来自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但随后的研究从41个病例中发现,其中27人与这个海鲜市场有接触,但其余14个人没接触过,占34%;也就是说,病毒还有其他来源。

    最近,武汉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关注,这个实验室研究烈性传染病如炭疽、霍乱等。法广2月8日报道,“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日前已经接管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此举揭示武汉P4病毒实验室可能与军方的关联”。陈薇现任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她几乎是在武汉“封城”的同时“空降”该所,一个“普通”的实验室需要一个全国生化武器防御方面的首席专家、军阶高至少将的人在如此时刻“接管”,说明其中隐情不少。

    武汉疫情初发后当地一个多月里并无防范,在全国也全无戒备,主要原因就是“保密”。很多人对官方公布的疫情数字持保留态度,其疑有因。李文亮去世前当地政府认为他就疫情“造谣”,而判定“谣言”的依据并非疫情是否存在,实际上是因为他违反了“保密”的需要。不少人认为,大规模防疫要依靠信息透明化,但他们未必明白,在中国防疫和保密有直接关系,而保密制度直接破坏防疫效果。

    2月8日《中国新闻周刊》刊文介绍原上海市副市长谢丽娟回忆1988年1月上海甲型肝炎爆发的防疫情况,其中提到一个情节,“虽然1987年12月有关方面已经预计到了甲肝可能会大规模爆发,但却没能广泛宣传其预防措施,而是被要求‘保密’”,因为政府对披露疫情有种种顾虑。30多年过去了,这个“保密”的体制规则显然并未改变,于是在武汉再度重演瘟灾。此次疫情初起阶段,之所以武汉无防,全国无备,“源头”保密是官方关注的事,而对疫情“保密”这种体制型内生行为直接造成了疫情蔓延。大规模传染病的防疫属于公共卫生事件,不让公众了解疫情,就能通过“保密之下悄悄消灭疫情”来解决公共卫生事件吗?

    二、突然蔓延,全球恐慌

    武汉疫情的高发期适逢春节将临,人口大规模外移本来是可以预见的;再加上疫情消息已经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更是加剧了武汉居民以旅游、投亲等方式快速流往全国乃至世界多个国家。在疫情对外扩散的阶段,也有两个关键词值得反思,即“人潮”和“发烧”,与此相关的是卫生主管部门的两个误判。

    武汉1月23日“封城”前有500万人离开武汉,其中350万回到省内各地,150万去了各省市乃至国外。这样的“人潮”是否会传播疫情,关键在于对疫情传播方式的正确判断,这就是“发烧”这个关键词所指向的观察角度。如果疫情只从海鲜市场的初始传染源扩散到接触过那里的人当中,那么,只要排查直接接触过传染源的人就可以了;至于接触者是否感染,只能检测他是否发烧。于是,检测武汉市内余留人口及外流人员中的发烧者,成了防疫的主要手段;与此同时,一个隐含的假定是,无症状人口不会构成传染源。可惜,这两个判断全都失误,这就是湖北省其他地市、全国其他省市以及国外疫情的由来。

    早在1月14日,路透社报道,世界卫生组织(WHO)确认,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有限度地人传人;但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WHO立即将其报道改成“可能”人传人。如果人传人事实上已经成为传染渠道,那么,武汉“封城”就应该尽早实行,以便赶在春节前常规的大量外流人口出行前阻止疫情扩散。然而,误判导致“封城”过晚,疫情扩散的后果已经无可挽回。

    直到1月2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第二版)》才承认,武汗肺炎的病例存在人传人的情况,但仍然认为潜伏期可能无传染性。两周之后的2月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终于首次明确,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需要指出的是,“人传人”决定了感染者不一定要和武汉人有接触,而不发烧的人同样也可能因感染而传染他人。现在看来,这次疫情蔓延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对传染方式的误判,事实上,传染链可能很长;无症状者传染他人的结果是,在没发现患者的情况下,疫情也不断扩散。这样就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停止人们的社会经济活动,相对自我隔离,使无法确定的潜在传染者少传染他人;其代价是,经济近于瘫痪,企业面临破产,许多人生计无着。

    随着大量出国旅客将疫情扩散到国境之外,现在已出现了对来自中国的病毒的国际恐慌。除了外国航空公司陆续停飞中国航班、多国限制来自中国的旅客之外,从武汉天河机场起飞的撤侨专机来自美国、日本、新加坡、韩国、英国、法国、泰国、德国、土耳其、印度、约旦、斯里兰卡、蒙古、孟加拉、摩纳哥、印尼、阿尔及利亚、意大利、澳大利亚、台湾、俄罗斯、马来西亚、新西兰、伊朗、加拿大、巴西、菲律宾、越南等。许多在华外企不得不停产,其客户很快将用完库存,供应链中断;下一步,或者是供货商到他国另设工厂,或者是客户另觅货源,两者都意味着中国的“世界工厂”面临疫情的严重威胁。如果疫情不退,中国的出口货物可能被取消订单,那样就使中国不得不暂时脱离经济全球化的物流。

    三、城自为战,分省包干

    目前的疫情每天都在变化,患者不断上升,但各省市危安不一,重灾区已经抗不住了。与此相关的两个关键词是“确诊”、“病床”。“确诊”指经检测确认属于此种病症的患者,其中重症患者如果不抢救就可能死亡;各地确诊人数的多少代表着当地疫情的严重程度。“病床”指的是疫区医院可隔离病人的病床数量,任何地方的医院数量都是有限的,当确诊患者超过该市医院的可容纳量时,当地的救护和疫情控制就进入危机状态,甚至可能出现社会失序或混乱。所以,当观察某地防疫进展时,除了关注确诊人数,更要想到确诊人数是否大到超过病床数。

    据台湾的东森新闻2月6日报道,湖北省除武汉市外,鄂州、仙桃、枝江、潜江、天门、黄冈、咸宁、赤壁、孝感、黄石、荆门、宜昌、恩施、当阳、十堰、随州等16个地级或县级市已“封城”(封闭式管理);在全国其他省市当中,浙江的温州市、杭州市、乐清市、宁波市也已“封城”,河南省郑州市、山东省临沂市、江苏省南京市和徐州市、福建省福州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都不同程度地“封城”了。

    从其他信息来源分析,湖北以外的城市之“封城”措施各不相同,其原因各异。比如,杭州不但“封城”,而且“封户”,每户每两天允许一人出门购物;本市疫情不严重,但要防止本省疫区宁波、温州的人口流入。哈尔滨周边疫情似乎并未明显爆发,其“封城”可能与本市疫情有关。此外,还有不少城市,比如江苏省常州市等,将复工复学的日期推迟到3月1日,以尽量压缩社会经济活动,减少相互感染及疫情进一步扩大的可能。而江苏省无锡市则在8日宣布,“对来自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律劝返”,显然是担心疫情随务工的人潮涌入而侵害本市,以致于重蹈武汉之外湖北各地市的覆辙。看来,东部各省市已经出现了“城自为战”的局面,哪里疫情重,或者对疫情的蔓延高度担忧,哪里就停止上班上学,甚至不惜工厂缺员停工,也要堵住外来人流。

    武汉是最严重的灾区,封城的1月23日确诊病例不到500,16天之后的2月8日,这个数字已接近1万5千;原有医院早已无法容纳患者,全靠军队建的临时医院收容。目前湖北省已经救不了武汉了,武汉的防疫由中央政府包了下来。中央政府已调动了各省市的医护力量和设备,实施紧急救援,并且出动了各地的军医力量和生物战防化团的特种兵。湖北其他地市是次重疫区,武汉封城那天确诊病例总共才50多,2月8日超过1万2千;因确诊人数在多个地市超过了当地病床和医护人员的救护能力,不得不靠外地力量救援。北京已下令东部和中部的16个省市对湖北的16个地市实行“分省包干”,一个省或直辖市包湖北的一个地级市,实施全力救护。

    国家卫健委北京时间2月9日早上8点公布的到2月8日24点为止的疫情通报显示,累计确诊病例37,198,现有疑似病例28,942;与2003年萨斯10%的死亡率相比,从1月28日之后死亡率一直“稳定”在2%到2.2%之间;当天新病例中确诊患者占确诊及疑似患者的比例,1月24日是34%,2月8日上升到67%,翻了一番,这可能是因为检测手段升级、检测结果比两周前更精准,也可能是原来“库存”在疑似数字里的确诊数逐步“释放”的结果。2月4日那天,全国病例的大致地域分布是,武汉、湖北其他地市、全国其他省市各三分之一;2月8日变成武汉占四成,湖北其他地市占三分之一,全国其他省市四分之一强。现在的总体疫情状况是,全国其他省市的新病例尚未加快上升,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市这些重灾区每天的新病例数虽然比几天前有所减少,但疫情仍在扩大。

    对今后疫情的走向,目前国内外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近社交媒体上的“网红” 上海医疗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教授在一次公开课中说,疫情演变存在三种可能:最好的情形,全国疫情在两到三个月内得到控制;次好的结果是,抗疫过程长达半年到一年;最差的结局是控制失败,病毒席卷全球。

    防疫战目前还在艰难地进行,特别是在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市;而其他省市的“封城”表明,那里或许也存在着疫情爆发的可能性。中国经济已经面临极大的挑战,而疫情重灾区的很多家庭也快要因收入中止而断顿了。中国的各级政府现在都处在社会、经济、政治多层面的巨大压力之下。

     

    原载澳广SBS, 2020年2月9日

    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coronavirus-wrap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