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汉肺炎的中国舆论“拐点”

    by  • March 1, 2020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武汉肺炎从中国发源,截至2月28日,全球已有52国染疫。并且已经形成三个传播中心: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尤其是东南亚区,其中南韩、日本等国的疫情严重,日本政府现在采取消极对应措施;以意大利为中心的欧洲连环爆发,到2月27日为止,21个欧洲国家均出现病例;以伊朗为核心的中东十余国尽皆爆发,至2月28日止,伊朗已成武汉肺炎死亡率最高国家。

    但疫情在全球蔓延不重要,在北京看来,重要的是先制造舆论拐点,让一切变得于中国有利。

    2月26日:中国从病毒输出国成受害国的“拐点“

    武汉肺炎本来是中国输出到世界各国,经WHO总干事谭德赛2月15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盛赞中国为从源头控制疫情所采取的强有力防控措施令人鼓舞,中国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为世界各国对抗疫情赢得了宝贵的机会之窗,立刻就将中国从病毒输出国变成了抗疫第一国,有了这荒谬解说垫底,中国政府包括部分民族主义感强烈的中国人,突然发现舆论战可以仿照谭德赛干事长指出的光明大道。

    2月26日这一天,中国政府让“愚人节”提前来到。这一天发生了三件大事:

    一、掌握公布世界疫情大权的WHO终于宣告:疫情2月26日出现了“拐点”——在中国境外确认感染病例数字首度超过中国国内,这一发现,环球网如获至宝,立刻发表消息,盛赞中国政府控疫有方,迎来了拐点。第二天, 环球网继续不辞辛苦地从WHO搬运消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当地时间2月27日发布的全球最新疫情数据,过去24小时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185例,其中中国境外新增746例,中国439例。至此,中国境外日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第2日超过中国。”此话仿佛宣示,因武汉肺炎肆虐而痛苦不堪的中国,因为 “他国人染病比我中国多,我就赢了”,该报主编及编辑是什么心态?就是典型的“东亚病夫”心态,而且病在灵魂。

    二、2月26日,北京市举行第32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主题是新冠肺炎在海外扩散,北京作为国际性都市将如何加强防控?北京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在会上表示,对来自或去过国家疫情严重地区人员,按照北京市规定,要接受居家或集中隔离14天,主动服从社区管理,防范疫情风险——从武汉封城以来一个多月,只见他国对来自中国疫区的人禁入、检查、要求隔离,在中国方看来,128个国家对中国采取禁入或部分禁入规定,是剥夺了中国的入境尊严,如今北京作为国际性城市,终于可以对来自其他疫情严重国家的人可以采取同样措施了,还有比这更痛快的事情么?当天,成都开始查找82名韩国人,以防疫情“倒灌中国”。

    三、2月26日,宁夏中卫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发布公告,当日该市发现一境外输入型新冠肺炎病例,从伊朗经莫斯科回国。伊朗虽然是中国友国,而且表示决不歧视新冠病毒,但中国准备歧视伊朗了。

    为了不辜负2月26日的武汉肺炎国际疫情“拐点”到了这一大好形势,中国专家开始助攻了。钟南山这位“防疫国宝”驻跸之地是广州,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于2月27日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身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称:“对疫情的预测,我们首先考虑中国,没考虑国外,现在国外出现一些情况,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武汉肺炎源于中国本是毫无疑义之事,WHO干事长谭德赛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为中国向国际社会甩出了第一大锅,称“中国牺牲自己,成为世界第一抗疫国,为世界抗疫赢得了‘机会窗口’”,不料各国不珍惜中国牺牲自己为他国赢得的“机会窗口”,惹疫上身,老专家钟南山现在乘国际疫情拐点来到这大好时机会,向国际社会甩出了第二口大锅:病毒来自中国之外。

    同一天,美国CNC发布美国疾控中心宣布的疫情消息,其中疾控中心官员讲到“CDC confirms first coronavirus case of “Unknown” origin in US. ”(美国发现第一宗未知明确原因的冠状病毒感染),立刻被中国网站打上中文字幕“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承认第一个新肺病毒起源于美国”,在国内网站上轰传,让一帮子爱国小粉红激动得不行。

    政治站队高于一切,伊朗现成为疫情第二严重之国

    截至2月26日,伊朗的武汉肺炎确诊人数为139人,死亡人数为19人,死亡率约13.6%,冠绝全球,是中国以外死者最多的国家,就连伊朗的卫生部长也因武汉肺炎收治。但伊朗官方的作为很象它的盟友中国政府,迟至2月19日才首度公布疫情,指当地有2名确诊病人,同日宣布死亡。一个星期之后,疫情以倍数级蔓延,但伊朗总统鲁哈尼迟至2月26日仍然表示伊朗绝不会隔离城市,只会隔离个人,更指“每天都有人因为感冒、流感而死”,“不必污蔑新冠状病毒”。

    香港01发表的文章标题是《伊朗究竟做错了什么?》,指出两个原因导致伊朗疫情严重:首先,伊朗官方将新冠肺炎比作感冒的态度,加上鲁哈尼将疫情比作美国制裁一般“恐惧大于实际”的威胁,让人担心政府因为各种境内外政治原因,而未有实事求是的应对疫情。。另一个原因则认为伊朗因饱受美国制裁,导致医疗体系落后,没有足够能力去应付武汉肺炎疫情。

    美国早就成了共产极权、宗教极权国家清洗自己各种罪孽的污水桶,不管它们遭遇什么坏事,哪怕与美国没半点关系,在这些国家的宣传机构与中国的大外宣那里,罪魁祸首总是万恶的美帝。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中东和北非最大的外国投资金主,全世界最大的原油消费国,而中东也视中国为纾困的救世主,反美更是成了中国与伊朗的共同点。BBC于2月27日发表《肺炎疫情:这些国家争相示爱取悦北京背后的考量》一文,指出在这次武汉疫情爆发之后,中东各国争相向北京“示爱”,力图赢得中国这个日渐重要的伙伴的青睐。有口头表示友情关爱的,有慷慨解囊提供物资的,在中东和北非部分地区,取悦北京似乎成了不少国家的重要任务之一,为此甚至与对手竞争。对中国的支持不仅来自以沙特为首的一方,还来自伊朗及其盟友,以及以色列、卡塔尔和土耳其。

    其中,伊朗当然最坚定,伊朗外长扎里夫2月4日用中文连发推特,称赞中国的抗疫努力,并且引经据典展示爱心:“在同我的好朋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通话中,我对中国抗击疫情的成功举措表示赞赏和感谢,中国不仅制止了疫情在国内恶化,更阻止疫情向国际蔓延。我们谴责美国趁人之危的做法,比起2009年美国对H1N1流感的防控,中国显然更负责任、也更成功。”

    概言之,伊朗错将防疫当作政治站队,以为只要坚决反美并紧握中国的手,就能将武汉肺炎拒之门外,可惜瘟疫无情,面对满国蔓延的武汉肺炎,只能痛骂万恶的美帝,静待北京的慷慨援助。

    病夫心态:民主国家连抄中国作业都没抄好

    武汉肺炎爆发并流播世界之后,由于各种原因,不少国家的防疫工作做得不好,日本、南韩相继失陷,意大利更是成了欧洲的武汉肺炎病毒传播中心,引发连环爆发,到2月27日为止,欧洲已经有21个国家发现病例。面对蔓延的疫情,欧洲除了意大利宣布对北部伦巴第和威尼托(Lombardy and Veneto)两个地区的十几个市镇施行隔离封锁,但米兰、威尼斯等重要城市仍然沦为疫区。欧洲各国虽然恐慌,却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象中国那样,在1月20日至2月20日这段时期省自为战、城自为战,对外封锁道路,对内封闭小区,以防止疫情蔓延。

    这里当然有各种原因,以韩国为例,在2月18日新天地教会发生数百人群聚感染之前,韩国人以为这只是中国人带来的病毒,要求来韩的中国人自觉隔离14天,部分民族主义者戴上口罩上街游行,举着各种“中国人滚回中国去”的横幅并高呼口号,但政府考虑经济利益,不肯断航,终至沦陷,并让大邱市成为韩国的“武汉”。意大利更是反应迟缓,虽然宣布断绝中国的直航,并按世卫指引错将台湾也列进去,但却不拒绝绕道进入意大利的中国人——意大利的中国人主体来自温州,而温州是中国仅次于武汉的二号疫区。

    日本、南韩、意大利等民主国家失守,让中国的小粉红们无比得意,一位刘斯郎写出了一篇旷世奇文《为什么中国控制住了疫情,多个发达国家却控制不住大爆发了?》,总结了几条:1、制度漏洞导致政策的拖拉;2、社会民众防范意识较薄弱;3、社会经济的根基很不稳固。主要意思就是:民主制度的软弱、扯皮,远不如中国专制极权体制有效,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民众素质决定意大利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最重要的是,中国之大无几个国家能及,武汉一地出了事,全国几十个地区养着供着,而民主制国家几乎没有一样中国具备的上述优势。该文以美国的CDC为例,认为医疗体系的漏洞放大疫情,被神话的西方资本主义医疗体系,在现实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最后,作者引述WHO总干事谭德塞盛赞中国社会动员能力的名言“我一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动员”,以及谭同志此前多次对中国政府防疫举措的褒扬,痛斥日韩意大利:你们这些民主国家连抄中国作业都抄不好。

    一个刻意隐瞒疫情,向世界传播病毒,还努力推诿卸责的国家,如今一边厢想寻找病毒来源的替罪羊,一边厢无耻之极地用舆论战方式颠倒黑白,刻意营造舆论拐点,如此种种,让我相信:一个在20年不到的时间内经历了SARS与武汉肺炎的政府,还会再经历这样的灾难。

    (原载台湾上报,2020年2月29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82333&fbclid=IwAR0xAgcAHpTwlOYyLCftHdDcTY4ElIAlbDSTOCRLsNBdreHww3bmvdARZHo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One Response to 武汉肺炎的中国舆论“拐点”

    1. LEE CHUN KIT
      March 19, 2020 at 09:19

      何老師,你好,我是香港《蘋果日報》記者李俊杰。

      近期中共頻頻利用大外宣,洗白其「罪人」形象,甚至企圖將中國打造為「全球救世主」。想向你請教中國在此次「大國戰疫」對內對外的政治宣傳策略之具體目的。中共是否想藉此抒解疫情對「一尊」所帶來的政治壓力?另也有媒體,今次武漢肺炎疫情被中共認為是推銷「中國模式」的大好機會。

      請問可以接受我們訪問嗎?

    Leave a Reply to LEE CHUN KIT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