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对阵中途岛

    by  • April 10,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程晓农文集 • 1 Comment

    程晓农

     

    今年2月中国海军的舰队在距离本土7千公里的美国海空基地中途岛附近,与中国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等多军种进行了联合演习,展示其逼近珍珠岛的对美战斗姿态。

    美国海军紧急调动第三舰队的罗斯福号航空母舰编队从美国西海岸出发,赶到中途岛海域。这是美国海军首次在自己掌控的核心海域与中国海军舰队对垒,也是太平洋战争70多年后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形。

    联系到中国海军在南海公海水域圈占礁石造岛,为打击美国的战略核潜艇建设“堡垒海区”,显然,中共最近摆出了针对美国的战略进攻姿态,而美军则处于战略防御态势。

     

    罗斯福号航母命运多桀

    今年3月初美国的罗斯福号航母访问越南岘港,因少数舰员上岸休假而感染新冠病毒;3月底舰长发出一封电邮,越级请求将大多数舰员撤离航母,次日此信被泄露,《旧金山纪事报》刊出,该舰长因此被美国海军部代理部长撤职。现在该舰滞留关岛的美国海军基地,除少数维护核反应堆的官兵留舰以外,大部分官兵都暂时撤离航母,以免舰上疫情扩散。日前这位海军部代理部长也辞职了。

    这件事本来只是个疫情问题,但是,4月8日的中共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网》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疫情下的南海:美国“秀肌肉”秀出“航母真空”》,文中多所讥讽,颇有幸灾乐祸之意。此文说,美国海军“一番‘秀肌肉’之后,竟然出现航母被疫情‘击沉’的尴尬局面……中美力量在南海的变化趋势已经很难扭转……‘秀肌肉’的潜在代价,美国还愿意付出多久?”

    罗斯福号航母确实倒霉,但是,相比舰上疫情,国际社会更应该关心的是,罗斯福号倒霉的起因究竟是什么?事实上,罗斯福号到越南访问之前,刚与中共海军舰队在中途岛海域对阵;罗斯福号横跨太平洋之行,访问越南只是捎带的任务,主要任务是到美国中途岛基地海域,面对“秀肌肉”的中国海军展示美国的实力。

    令人深思的是,被去年年底前上映的美国大片《决战中途岛》一度炒红的中途岛海域,最近又发生了又一次“决战”,而这次与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对阵的,当然不是大日本帝国海军的联合舰队(那支舰队早在70多年前沉到海底了),而是中共的南海舰队。

     

    中国军方的多军种中途岛联合演习

    《多维新闻网》今年2月22日刊登了报道,《中国舰队挺进敏感海域》,“本周中国军方媒体集中报道了该国南部战区海军1支新锐舰队在距离本土7千公里外的太平洋深处以战斗姿态示人的军事行动……这支舰队从美国中途岛以南500公里处通过变更线,‘逼近’夏威夷。从地图上可以看出,中国海军5艘新锐战舰目前正处于夏威夷、中途岛、关岛三点之间的太平洋上,这是美国在二战中击退日本海军后掌控的核心海域,而夏威夷又作为第三岛链的关键节点,是通向美国本土的最后屏障。迄今为止,很少有国家以战斗姿态涉足于此”。《多维新闻网》2月21日关于这次演习的报道则明确指出,“若在此处发射巡航导弹,就能够直接威胁到夏威夷”。

    2月19日《解放军报》特约记者在《中国军网》上刊登的报道《踏浪砺精兵,大洋战歌飞》,对这次演习的参与范围讲得更清楚,这不只是海军的演习,“与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等多军种深度融合、联演联训,是此次远海联合训练的亮点,也是重点……瞄准未来信息化海战重难点问题”。这句话透露出很多重要的信息。中共空军只有两种续航里程8千公里的远程轰炸机能与海军在远洋作战时配合,即空军的轰6N和海军的轰6J,其打击手段是机载中程巡航导弹;火箭军的攻击手段是陆基洲际导弹,可携带核弹头,这种洲际导弹如果是打地面固定目标,不需要与海军合练,只有用来打击美国在海上不断机动的航母编队时,才需要海军舰载机配合,为远程导弹提供导航;战略支援部队是指电子对抗部队,其任务包括对目标的探测、侦察和目标信息的回传以及日常的导航行动。《多维新闻网》2月21日的报道特别提到,参与演习的有一艘电子侦察船“天枢星号”(舷号815A),并介绍说,“815A是中国最为神秘的电子侦察船……船上装有各种电子设备,以搜集敌方电磁信号,进而获取情报。据称,该船密级非常高,除海军高层外其他人无权知晓”。

    从这篇报道里披露的信息来看,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这不是海军单独的演习,而是与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等多军种的深度融合型联合演习,海军舰船上显然有空军、火箭军及战略支援部队参加演习的人员;第二,其设定攻击目标非常可能是美国海军的航母编队;第三,演习重点是解决未来和美军的海战中如何保持电子战优势。显然,中共各军种中能用于打击美国海军的军种都被动员,并参与了这场有明显战斗姿态的为打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而策划的备战演习。通过这次演习,中共的意图是展现战略进攻姿态,而美国则处于战略防御姿态。

     

    两国舰队到中途岛海域对阵

    美国在太平洋有两支舰队,第三舰队基地是加州的圣迭戈,第七舰队基地是日本东京湾的横须贺,两个舰队管辖海区的界限是中途岛附近的国际日期变更线,此线以东归第三舰队,以西归第七舰队。二战结束后,美国海军第一次在中途岛海域面对外国海军舰队的作战准备行动作出反应。中国舰队从三亚出发到中途岛海域,按每小时平均25海里的巡航速度,加上途中减速几次为护卫舰只加油,估计要一个多星期左右才能到达中途岛海域;中共宣布这支舰队2月上旬在中途岛海域演习,以此倒推,它的出发时间可能是1月中旬。美国海军可以通过卫星发现中国舰队经过巴士海峡向中太平洋海域挺进,因此,紧急调动属于第三舰队的罗斯福号从美国西海岸出发,2月初到达中途岛海域。这次罗斯福号出动,是两国海军舰队分别从本国母港出发,迎面对驶,然后在中途岛美军基地所在海域对阵;这种对阵不是发生在中国近海,而是发生在美国海军掌控的核心海域,在历史上是第一次。

    为什么美国不就近出动日本横须贺的第七舰队航母编队,而从远在加州的第三舰队派遣航母编队?原因是,部署于横须贺的里根号航母正在维护,5月左右才能出海,罗斯福号目前是美国海军在整个太平洋上唯一能对紧急军情及时反应的海上打击力量。中共知道里根号航母不能出动,而现在是美国海军在西太平洋和中太平洋海区的“航母空白”期;但中共也预料到美国会对中国舰队紧逼中途岛做出反应,可能派罗斯福号到场对垒,所以,一方面中国对罗斯福号的动向一直严密监视,另一方面并不因为它一赶到便立即撤离。中共军方2月9日通过国内媒体报道了罗斯福号1月17日出航,以及它越过国际日期变更线、进入美国第七舰队管辖海区的时间,说明中共出航前就有与美国航母编队在中途岛海域对阵的准备,或者说,这次对阵就是中国海军出动的目的之一。

    太平洋战争时期,日本联合舰队发起珍珠港袭击之前,1939年曾安排油轮“石廊号”搭载通信和密码专家,到珍珠港附近美国海军演习水域截听美军的密码通信,但这种情报活动是借商用船只进行,而不是公然出动电子间谍船,也没有作战舰队的公开协同。与日本联合舰队的情报活动相比,中共海军的这次行动不但大胆得多,而且展现出明确的挑战意图;这场中共的多军种演习在美军防卫海域和中途岛飞机巡逻范围内公然进行,不仅毫不遮掩,而且事后还一再公开报道,这是一种示威姿态。最近美国海军高级官员表示,美军不向亚太地区的潜在对手示弱、避免敌方错判美军实力。

     

    南海国际海域已被中国海军圈占为“堡垒海区”

     

    中共海军几年前开始在南海的暗礁上人工造岛,其目的究竟是什么?

    今年3月4日《多维新闻网》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解码中国战略核潜艇南海“堡垒海区”,中美水下较量无声》,终于揭开了谜底。答案是,中共要把南海的公海海域变成中国的内海,从而建设一个打击美国的战略核潜艇的安全藏身之地。官媒指出,中美南海斗法,关键不在水面上,而在水面下。

    该报道指出,中国过去把洲际弹道导弹核潜艇部署在北海舰队,而该舰队辖区渤海平均水深21米、黄海平均水深44米,排水量达6-7千吨乃至上万吨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在这些海区藏不住身,很容易被发现;因此在三亚军港建立了第二潜艇基地,作为战略核潜艇的后勤保障基地,以便核潜艇能从该基地悄悄潜入面积达350万平方公里、海盆水深在3400米至3600米的南海,把这一大片水域变成弹道导弹核潜艇这种大型潜艇的活动范围和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发射阵地。官媒特别强调,南海的填海造陆使海军对南海海盆的控制大大加强。

    根据官媒此报道提供的消息,中国海军已在南海的7个暗礁上造出总面积达13平方公里的人工岛群,自行宣布它们为领土并逐步军事基地化;现在海军在南海水域建设的海底声呐阵列已投入使用,填海造陆后建成数个机场,军用飞机作战半径覆盖整个南海;这样,空中的新型反潜巡逻机,水下的海底声呐阵列与潜艇,水面的通用型驱逐舰以及具有反潜能力的护卫舰,加上南沙人造岛的众多机场,中国的南海“堡垒海区”已初具雏形,战略核潜艇藏身南海深处,对美国的核打击处于随时可以发动的状态。

    这一举动涉及两个问题:第一,中国海军建设的南海“堡垒海区”是在公海上还是在中国领海内;第二,在公海海域造岛是否违反国际海洋法。中国宣称它对南海主权的依据是在南海海域划过的“9段线”,对内一向把它宣传为传统海疆线。但中国外交部很清楚,中华民国内政部二战后与盟国商量日军受降范围时在地图上划了一条由11段虚线组成的圈,当年划线时只是个示意图,无定义、无坐标、无依据;1955年中共把海南岛西边的白龙尾岛送给了越南,因此放弃了11段线靠北的两段,此后所有中国地图都把11段线改成了9段线,这就是9段线的由来。根据1982年联合国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約》,这“9段线”没有国际法依据。中共外交部在南海主权问题上讲过一次大实话,它2000年宣布,在北部湾与越南划定了中国的第一条海上边界线。这一宣示表明:一,此前中国在南海没有海上边界线;二,“9段线”并非海上边界线。

    中共知道,用9段线把南海全部圈成领海,很难被国际社会接受;于是改称南海所有岛礁均为中国领土。然而,国际海洋法规定,涨潮时被淹没的礁石不属于任何国家的领土,中国海军实行造岛施工的水域只有暗礁,因此没有领土归属。2016年海牙国际仲裁法庭裁决,不承认中国这种强行把非中国领土的暗礁改建成人造岛、造成强占公海上暗礁群的既成事实有任何合法性。结果中国宣布,拒绝接受仲裁结果。明白了中国海军急需为战略核潜艇寻找安全的对美国核打击的发射阵地,就可以了解,中共故意违反国际海洋法、强占公海海域,就是为了给战略核潜艇打造一个用于对美攻击的“堡垒海区”。4月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Deann Ortagus)发表声明说,“我们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专注于支持国际社会抗击全球疫情的努力,停止利用其他国家的分心或脆弱性,扩大其在南中国海的非法主张。”

     

    自从太平洋战争之后,70多年来太平洋上一直风平浪静,从未出现过大国水面舰队互相对阵或占领公海海域用于军事攻击目的之类的事。但是,今年以来形势已经改变,以中美舰队对阵中途岛为开端,太平洋上似乎不再太平了。这种由中共开始的军备竞赛和作战准备,不得不引起太平洋周边相关国家的高度注意。经历过太平洋战争的澳大利亚对这种局面并不陌生。

     

    原载澳广SBS,2020年4月10日, 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the-confrontation-between-china-and-the-united-states-at-midway-atol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One Response to 中美对阵中途岛

    1. 1
      May 18, 2020 at 05:37

      55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