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国经济依赖中国,欧盟弯腰 美国成独木(3)

    by  • May 12,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利用各国对华经济依赖朝廷政治要挟,并不只限于亚洲或相对弱势的澳大利亚,对欧盟也是如此。欧盟尤其是德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使他们不得不对中国放软身段。在疫情大流行之前,中欧每日的双边贸易额超过16亿美元;德国汽车制造商、法国农民及其他产业,都高度依赖对中国出口。此时此刻,欧盟正为在中国的欧洲企业争取更佳待遇,但“世界上从来没有免费午餐”,本文仅以疫情期间欧盟两次表现管窥中欧关系,就可知平时欧盟对华弯腰为司空见惯之事,唯一的区别就是会偶尔提出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来装点门面。

    两周之内,欧盟驻中国代表团两度弯腰

    今年4月底、5月初,欧盟外交事务部在武肺病毒疫情问题上两次屈服于北京的压力,尽管第一次已经遭受欧盟国家媒体的批评,但5月初的表现说明,笑骂由人笑骂,欧盟弯腰依旧。

    第一次发生于4月下旬,欧盟外交事务处由于受到中共的压力,而修改了其对中共散播虚假消息的批评,详细情况如下:欧盟原定于4月21日发布一份关于武汉肺炎疫情的报告,该报告提及中国依靠归咎美国将病毒散播国际来转移病毒源自中国的压力,也提及中方抨击法国因应疫情迟滞、不实指控法国政治人物用种族歧视字眼侮辱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报告还凸显俄罗斯不遗余力助推散播不实卫生资讯,削弱西方机构公信力等。报告原文写道,“中国持续在全球散播不实消息,以洗脱疫情大流行究责并改善国际形象。公开与非公开手段都有被观察到。”

    路透消息称,中国官方在该报告被发表前从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相关报道中,获知了其所含内容。随后,中国外交部欧洲司参赞杨晓光与在北京的欧盟驻华官员于报告原定发表日取得联系,并告诉后者称,“如果这一报告如其被描述的那样,并会在今天得到发表的话,将对(我们的)合作非常不利 ”。杨晓光还表达了中方对此感到“非常愤怒”,并指控欧盟官员通过发表该报告是在“取悦他人”——这里的“他人”,欧盟外交人员解读为“华盛顿”。

    在中方的干预下,这一报告被推迟发布。而其在24日发布的最终版本与原定要发布的文本间也存在多处差异,原报告中关于中国“全球散播不实消息”,以及提到中法间争执等字句已被拿掉,一些用语也软化。路透认为,这场报告之争是一场全球就疫情描述角力战的一环,也正值欧盟想赢得北京贸易让利、并盼疫情大流行一过,双方便能重建深厚关系之际。

    《纽约时报》的报道介绍了另外一个细节: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的公关顾问奥斯奥利奥(Esther Osorio)则下令暂缓将其发布。

    第二次事件是《中国日报》(China Daily)于5月6日发表了一封欧盟驻华代表团团长郁白和欧盟27成员国代表的联名信,敦促国际社会与北京进行更多的合作,但是这封信删掉了原文中提及的、中共病毒源自于中国大陆,随后在全球流传这个重要事实。

    据Politico报导,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处发言人恩里克森(Virgine Battu- Henriksson)5月7日表示,郁白修改联名信的决定是受到中共当局强大的压力下私自做出的,这个决定事先并未通报欧盟对外事务部总部,而且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对此德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吕特根(Norbert Röttgen)不得不在推特上留言表示,他对于欧盟外交事务部第二次出现这种问题感到震惊,他写道:“第一次是欧盟大使大方地接纳了中共的说辞,第二次是欧盟在中国的最高代表接受了中共对这封联名信的审查。”

    欧盟对中国态度得看德国脸色

    德国《焦点》杂志5月8日在其网站发表客座评论《中国煽动’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欧洲袖手旁观》,将欧盟大使在中国官媒发表文章时遭遇审查的事件,列为中国“在新冠危机下进一步扩大权力”的一个例子。

    但是,德国媒体没有触及一个问题,即德国的对华态度直接影响到欧盟的外交态度。对华经济依赖程度较高的德国,在疫情问题上对中国基本未批评,看中国在病毒起源问题上栽赃美国反而有点幸灾乐祸。尤其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揭示了德国为自己准备了两个降落场地,首选中国;中国不行了,再与盟友合作。

    路透社在4月26日的报道中提到,该社获得了一份由内政部答复德国绿党议员鲍泽(Margarete Bause)的文件。鲍泽曾致信德国政府,就是否有中国外交官曾与德国官员接触并鼓励德方官员给予中国抗疫积极评价一事提出质询。德国内政部在这一落款日期为4月22日的回信中写道,德国政府意识到中国有这类行为,但“联邦政府没有顺从这些要求”。有趣的是,德国内政部在信中表示,自1月23日以来,德国政府就已认可中国为遏止疫情所做的努力,尽管当时北京并未向他们提出“求表扬”的要求。鲍泽则在接受《星期日世界报》采访时评价称,”内政部的回应再次凸显德国政府在中国问题上的闪烁其词,欧盟对外事务部明确地将中国列为在新冠疫情上进行虚假宣传和散播阴谋论的国家。德国政府甚至没有准备对北京尝试产生影响的做法明确表示拒绝”。如果鲍泽此言属实,正好证明德国政府的态度直接影响了欧盟驻华代表团。

    5月初出版的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透露,根据德国联邦情报局(BND)情资,习近平1月21日与WHO秘书长谭德塞通话时,要求世卫不要发布病毒人传人的讯息和延后全球大流行的警告。结果世卫沉默多天,直到1月底才宣布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是“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德国情报部门掌握这一情况之后,应该会向默克尔等政府领导汇报,但默克尔既未指责过中国隐瞒信息,甚至未向盟友通报这一情况,说明在中国与盟友美国之间,她选择了中国。

    中国应付一个分裂的西方不太困难

    各国向中国追责、索赔的声浪些起彼伏,美国意识到联合行动的需要。川普政府目前正在推动两项针对中国的计划,一是考虑重新加征关税惩罚中国隐瞒疫情的错误;二是改变全球工业供应链的布局,纠正过度依赖中国的状况。川普总统一直以来都主张把制造业从海外迁回美国,如今武肺病毒大流行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经济破坏和生命损失,促使美国政府下决心改变美国在生产和供应链方面过度依赖中国的状况,将供应链转移至友好国家去。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基斯·克拉奇(Keith Krach)声称国务院正在 “全力推动这一计划,……关键是要搞清楚哪些是关键行业,那里是关键瓶颈”。 据称,美国商务部、国务院和其它部委正在想办法如何推动企业把外包业务和制造业迁出中国,有关税收优惠和迁移补贴等具体方案都在研究之中。

    5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度猛批中共指责北京的打压和隐瞒导致全球数十万人死于武肺病毒,并说各国开始认识到,中共与自由世界没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与一个共产党政权没有真正的双赢,除非你得到川普总统说过的公平条件和川普总统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做到的对等”。

    “中共与自由世界没有共同民主价值观”,这确实是根本问题;但各国是否真的”对北京有了清醒的认识“,以及有了认识之后如何行动,更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目前,无论从美国还是国际社会的情况来看,共同行动几乎不太可能。美国国内围绕疫情责任,两党严重分裂,共和党希望向中国追责,民主党认为一切都是川普的错(拜登的竞选动员就是如此说);盟友们本来就心志不坚,在大选之战未结束之前,当然不会将宝押在命运未定的川普身上。也因此,作为疫情发源国的中国,既可以甩锅美国,还可以对国际社会分而制之。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5月12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ql-05122020163447.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