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政治体制悬殊,谁的攻防能力更强?

    by  • May 30,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几天,让中国人最在意的美国重拳,其实不是蓬佩奥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区地位的表态,而是美国将中国“国防七子”——七所与军事、国防科技有关的重点精英大学列入禁发签证名单。世界皆知,中国留学生赴美接受教育,尤其是科技教育,是中国对外开放最大的红利。通过留学形成的科技人才队伍,则是中国自称“科技强国”的重要资本。

    禁止敏感专业,中国有办法暗渡陈仓

    但是,现任美国政府与中国的这场战争,同时也是美国政府与美国大学之间的战争。

    《纽约时报》5月29日文章《美国计划驱逐有解放军院校背景的中国研究生》,列出美国将禁止接收留学生的七所大学是西北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

    这当然是千人计划大规模公然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后遗症。在美国看来,千人计划是中国将美国多年来培养与放心使用的华裔科学人才纳入中国人才网络,这些人当初都是在美国接受教育并被美国各机构放心接纳使用的人才,如今都成了挖美国墙角对付美国的棋子,断了这几个与军事科技有关的学生来美接受教育之路,以免中国借助美国培养的人才来对付美国,是从根子上入手。如果真的能够实施,此举无异釜底抽薪。

    但是,推特上发布这条消息之后,跟帖者几乎都认为中国有的是办法送这七个学校的理工科高材生来美学习。我认为“老美玩这把戏,还真是玩不过中国。如果中国想送军工系列人才过来深造,挑些尖子,变造一套履历,寻常小事,国内大学都会配合。就是增加了一些难度而已“。推友北去南飞雁 @RHinSyd01提供了一个情况:“这样的做法在80年代就开始了,军队里的人管这样的地方大学叫掩护学校。有军队院校毕业想出国的,都必须到指定的掩护大学,做一整套学生记录,包括毕业证书,再以这个学校毕业生的身份出国。”

    因此,美国如果要防范,必须要吸取华为经验,不能先留个25%的口子,再减至5%,最后才全方位防堵,到后来华为已经养成实力,再禁就相当困难了。只要这些专业不拒中国学生,只拒某些限制名单上的学生,结果如同不禁。

    中国想办法暗渡陈仓只是问题的一方面,美国政府这一行动还会遇到来自美国大学尤其是精英大学的阻力。接收中国留学生早就成了美国大学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一些研究机构还经常性从中国取得研究资助。《纽约时报》5月29日报道说,预计美国的大学将会反对政府这一行动。尽管国际教育交流因其学术价值而备受珍视,但许多学校也依赖外国学生支付的全额学费帮助支付各种费用,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大批学生。

    中国留学生成美国国际学生主要生源

    对中国全方位开放,是从克林顿时期开始。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全盛时期,是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之后,将国际化列为重点策略的美国大专院校数量,在2011年占所有院校的60%,但后来逐步减少,到2017年已减为47%。

    中国留学生一直是美国国际学生的重要生源。据2017年国际教育交流门户开放报告(Open Doors – IIE),2016-2017学年,中国留美学生人数从32·85万人增加到35·08万人,同比增长6.8%;这一学年,中国连续第八年成为美国外籍留学生的主要生源地,占美国国际学生总数的32.5%。仅2016年,在美国大学和学院就读的中国学生为美国贡献了125.5亿美元。彭博社在2016年6月30日一篇题为《中国留学生拯救美国大学》的报道中,称如果没有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多少美国大学能存活下去将成疑。来自外国学生的资金流如此庞大,甚至已对美国整体经济产生了一定影响。2018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率447亿美元,中国留学生的贡献占三分之一左右。Open Doors的报告总结说,在美国大学本土学生的招生率下降、大学财政出现问题,一些学校面临关门的时候,国际学生的地位变得格外重要。

    美国的高等教育现在面临的情况比较复杂,一方面是大学财政困难而关停。债券评级公司穆迪透露,在过去的三年里有11所不能适应当今招生局势的高等院校,他们都会在参加风险评估后选择关闭学校。而根据educationdive的报道,自2016年至今已经有56所大学或者学院选择不同的方式关闭学校。另一方面,则是大学教育质量下降。美国高教国际化的“黄金期”,正是美国各大学预算紧缩之时。《高等教育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在2018年10月25日的一篇报道中谈到,仅以国际化而言,反对声浪不只来自白宫,还来自美国各大学,他们不喜欢那些外国合作伙伴。例如,耶鲁大学教授2013年曾抗议校方决定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开文理学院。而去年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疑似在伊斯坦布尔沙国领事馆遭谋杀后,麻省理工学院决定不斩断他们与沙国的合作,也被教职员批评为“为了钱而不顾理智”。

    《高等教育纪事报》指出,国际教育理应是全面的,嵌在实体教学、教职人员的研究、学生的体验之中。但如今焦点一直是学生的流动──把外国学生带进美国校园,以及把美国学生送出国。这种肤浅的“国际化”虽是可以量化的目标,而关于国际知识、学生究竟学到什么,评量起来困难得多。

    美国大学对中国的资金依赖

    美国大学对中国资金的依赖,除了对中国生源的依赖之外,还有对中国各种合作的“赞助”的依赖。

    美国对本国大学接受外国资金本有法律规定。1965年,美国通过《高等教育法》(公法:89-329),第117条(Sec.117)规定,“任何(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在1个自然年内接受来自国外价值25万美元及以上的现金或礼物,必须向联邦政府教育部汇报。这样的汇报每年有两次。这些规定一度有所废弛,2004年10月,美国发布文件,正式通知美国各高校,按时依法披露来自国外的捐赠。

    自2018年中美开打贸易战以来,中美关系交恶,中国对美国的红色渗透被提上政府议事日程。2019年6月29日,教育部针对某些学校瞒报、少报国外捐赠、合同一事展开8项调查。从7月1日起,陆续有学校补偿上报,累计金额高达65亿美元。其中来康奈尔、耶鲁、芝加哥、德州农工等10所名校的金额高达36亿美元。教育部称耶鲁大学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少报了至少3.75亿美元的捐赠和合同。

    一些与中国有合作关系却未申报的资深教授也受到惩罚,最著名的就是哈佛大学化学系前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参与了中国的“千人计划”但未申报,因此遭到逮捕,并被美国司法部起诉。

    堪称美国打开大门欢迎渗透的项目是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s)。由中国教育部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推动和资助的这个项目,自称旨在推广汉语教学,促进中国文化对外交流。2004年,汉办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开设美国的第一家孔子学院。在美国国会2019年有关孔子学院的调查报告发布时,全球有525所孔子学院,其中在美国的最多,有110所,分布在全美44个州。

    这方面的资料甚多,可以写一本专题著作。当年美国大学从积极方面论证,将此说成是美国开放、对自家制度有充分信心的一种文化交流。等中国在国际社会展现咄咄逼人之进攻姿态时,现在多批评为历届美国政府犯了战略性错误,开门揖盗。

    开放体制与封闭体制的对奕

    美国是开放体制,有如一个筛子,到处都是眼。就算筑了篱笆,那也只是象征性的,到处是可钻进来的洞眼,再加上本国还有游说机制、各大学、跨国公司都在帮助外国拆除各种篱笆。中国本来就是战时管制动员体制的基础,稍微变了一下而已,党支部建立于居委会、村委会这种基层组织之上。再加上中国人奉行有空子就钻的机会主义,连对本国政府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点小事难不倒中共,当然也难不倒有办法、愿意支付更高成本的中国人。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疫情期间禁飞中国航班,但想进入美国的中国人,想各种方法绕道他国,最后全都进来了。所以,最后美国疫情来源除了中国之外,还有来自欧洲、加拿大等各国的病源。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明,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封闭体制远比开放体制有效率得多。

    因此,在与中共这种极权体制国家博弈时,美国这种开放体制注定防守漏洞百出,美国在中国寸步难行,中国在美国长驱直入。比如千人计划盗窃知识产权,这事在中国几乎不可能发生,但在美国不但发生,还长驱直入,相当普遍,参与者甚至无须隐瞒。有的千人计划参与者从中共2008年开始建立就加入了,每年都要在中国呆上几个月,他们供职的机构不仅知道,还通过这些人与中国建立资金赞助、研究项目合作等各种联系。就算是某些负责人可能觉得有点不妥,但因为这些人帮助本机构从中国拿到各种名义给的赞助,这些机构也就全默认了。

    中美关系现在进入自由落体般下坠状态,双方都不知道球落地后的结果。目前来看,美国这方面一招接一招打出快闪拳,但都没想好后手。中国则是以不变应万变,表面上一律以战狼姿态应之,内里则是等待,一切等11月大选结果出来,视白宫主人是谁再定章程。

    (原载大纪元,2020年5月30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5/29/n12147396.htm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