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新冷战正式开始了吗?

    by  • June 15,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如果中美之间的对抗算是新冷战,那目前是中美之间的第几次冷战?中美之间发生了几次冷战,究竟是谁开的“第一枪”?我想通过对中美过去七十年间相互关系的大略回顾来回答这几个问题。

    最近,新冷战,或称第二次冷战以及冷战2.0,成了媒体上的热门词语。起初,新冷战指的是俄国和西方之间的对抗,这实际上是美苏冷战的余疑;但是,最近新冷战变成了中美之间对抗的代名词。

    一、从新冷战预言到新冷战开始

    最早出现的有关美俄新冷战的说法是2014年底俄国鼓励东部乌克兰居民脱乌入俄之后,以美国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的言论为代表。现在看来,这样的看法应该算是一种过激反应。几乎就在上述时刻,还出现了另一种对新冷战的预言,这个说法指的是中美新冷战。美俄新冷战并未爆发,但近年来关于中美新冷战的议论却越来越多。去年6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我们还来得及避免第二次冷战吗?》;仅仅一年之后,这个关于中美新冷战的预言似乎就变成了现实,不但西方媒体开始频繁地谈论中美新冷战,连中共官员和媒体都开始使用中美新冷战的概念了。

    法国《解放报》今年5月26日发表文章,引述北京的一位时事评论员指出,“新冠疫情加剧了北京在国际舞台的孤立处境,使北京的形象遭受重挫,也使新冷战的阴影密布。中美之间可能爆发新的冷战,这是绝大多数观察家的担忧所在”。而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网》今年5月23日发表了一篇文章,《【白宫对华战略方针】新冷战宣言:气势有余,理据不足》。这篇代表中共官方立场的文章,把特朗普行政当局根据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要求,于5月20日向国会递交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称为“新冷战宣言”。其实,冷战开启并不需要宣言,历史上的冷战也不是以宣言为开端的,所有的冷战都是从一系列行动开始的。

    二、中美新冷战是第几次冷战,第一次还是第五次? 

    所谓中美新冷战是第二次冷战的说法,其前提是,此前世界上只有一次美苏冷战。到现在为止,这似乎是绝大多数观察家和学者的共识。然而,这种看法是西方中心论的观点;如果换成亚洲的角度,就会发现,世界上不只一次冷战,而是五次;而且,这五次都与美中两国有关。

    冷战指的是大国之间发生的政治与军事紧张局势,可以发生在两大集团之间,比如美苏冷战时北约与华沙条约组织之间的对抗,包括代理人战争;也可以是两个大国之间的直接对抗或代理人战争,这种情况在中美之间一共发生过五次。

    中共第一次进入冷战是在朝鲜半岛,中共1949年为金日成提供了进攻韩国的步兵主力,于是爆发了朝鲜战争。在这次冷战中,中共扮演的是苏联代理人的角色,与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作战达三年之久。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为了取得军事上的胜利,曾主张进攻中国的东北地区并使用核武器,因此被杜鲁门总统撤职。中共第二次进入冷战是1958年夏季的金门炮战,那时解放军大规模炮击国军占领地域金门岛,美军出动第七舰队为国军的运输船舰护航。当时毛泽东曾向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建议,可以炮击美军舰队,诱使美军地面部队登陆福建,然后中共军队且战且退,把美军引到大陆内地后,让苏联用核武器打击中国,歼灭美军,但被赫鲁晓夫断然拒绝。在那个中美军事冲突一触即发之际,美军舰队小心地驶离近岸地区,避免了中美交战。中共发动的第三次冷战是1965年在中南半岛支持北越军队大规模进攻南越,北越为中共打了一场挑战美军的代理人战争。在这场越南战争中,中共大规模出动工兵和高射炮兵为北越修筑交通设施、提供防空保护,击落了许多轰炸北越的美军飞机。中共第四次进入冷战是中苏交恶,直到1969年中共发动了对苏联的小规模边界战争,当苏联决定用战术核武器打击北京时,美国对苏联发出核大战威胁,迫使苏联放弃其企图,从而解救了中共。现在的中美新冷战是中共第五次进入对美冷战。

    这五次中美冷战有三个共同特点。第一,都是中共主动发动的;第二,都与美国有关;第三,都可能诱发核战争。前四次是毛泽东发动的,平均每五年一次;第五次冷战与第四次间隔了50年,但中共最后还是把与美国的和平竞争变成了敌对和冷战关系。可以说,中共创下了全球各国发起冷战次数的世界记录。

    三、七十年来中美关系的五个阶段

    自从中国于本世纪初加入经济全球化之后,中美关系逐步改变,从注重双方的经济利益,逐渐变成了当下冷战状态中的对抗关系,即国家安全主导了美中关系。这种质变的发生是偶然的吗?联系到中共对美发动的五次冷战,就令人深思了。发动一次冷战,或许可以说是决策失误;发动五次,就不能再理解为决策失误了,看起来很象是一种制度型产物。中共历史上是如何处理对美关系的呢?中共建立政权后的七十年里,中美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拒绝中美交往,投入苏联怀抱。1949年共军打过长江,国民政府先撤广州,再撤重庆,最后撤到台湾。当时各国大使馆都随同败退中的国民政府去了广州,其中包括苏联大使馆,苏联仍维持与失败了的国民党政府的正式外交关系,这代表着苏联对国民政府的外交支持;但各国大使馆当中有个例外,那就是,美国大使馆留在南京,准备等解放军占领南京后和中共商谈外交上的合作。当时的美国驻华大使是个中文很流利的中国通,叫司徒雷登,他在南京从1949年4月下旬等到8月初,中共始终拒绝和他接触,结果只好回美国。美国失去了机会,中共摧毁了美中关系,一头栽到斯大林的怀抱中。

    第二个阶段:中苏从蜜月变成对抗,苏联要核打击中共,美国出手相救。这个阶段共20年,毛泽东为了争当共产党阵营的“老大”,发动“赶英超美”的“大跃进”运动,结果彻底失败,饿死了几千万农民,也和苏联翻了脸。中苏关系恶化到双方在边界开打,苏联把核弹头对准北京城,最后是美国出手威胁苏联,救了中共一命。

    第三个阶段:中美蜜月期,双方共同对付苏联。这个阶段也是20来年,从尼克松访华到苏联解体,那一时期中美是对付苏联的盟友关系,有很多默契。

    第四个阶段:中美合作期,双方经济联系日益深化。这个阶段差不多30年,双方是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中共通过加入经济全球化,与美国进入了深度经济交往,中国在经济、技术方面收获巨大,迎来了经济繁荣。

    第五个阶段:中美关系恶化期,双方关系逐渐恶化,最后变成了对抗关系。这个质变大概从2019年中美经贸谈判开始,最近这个质变越来越表现出比较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双方关系从经济伙伴为主变成了国家安全上互相敌对的关系。

    四、中美新冷战因何发生?

    1949年中美关系被摧毁,是中共开的“第一枪”,赶走了等待建交的美国大使。如今中美关系发生恶化型质变,还是中共开的“第一枪”。这次中美新冷战的发生,可以说,有三个直接原因。

    首先,过去二十年多里,中共组织了大规模盗窃美国技术机密的活动,但它拒绝认账,试图玩弄目前尚在拖延的中美经贸谈判,把技术机密的盗窃活动这个核心话题阴干。这种政府组织的大规模犯罪行为的目标是掏空美国的经济技术基础,直到中美经贸谈判时,美国才开始认真对待这个严重的问题。可以说,中美进入新冷战,其实在二十多年前就埋下了“伏雷”。其次,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事件造成了美国经济和美国民众生命的惨重损失,中共不但把自己的责任一赖干净,而且诬陷美国是病毒来源,再用“战狼外交”代替外交谈判。这一系列行动意味着中美当局的价值观对立公开化,中共的作为完全摧毁了美国残存的最后一点信任和理性期待。最后,今年1月底中共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在中途岛海域演习等“亮剑”行动发生后(请参见今年4月10日我在SBS发表的文章《中美对阵中途岛》),中共根本不打算通过外交手段来缓和美国对此的高度警惕,反而沾沾自喜,认为美国会落下风。

    对以上三个问题,美国原来希望通过外交谈判来解决双方的争执,但中共的行动使得美国最后得出了结论,外交谈判没指望,因为中共丝毫不打算为维持双边关系而放弃它的企图,因此,美国只能进入针对中共的防卫状态,以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上文提到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写道:“当平静的外交手段被证明是徒劳无益时,美国将加大对中国政府的公众压力,并在必要时付出相应的代价来保护美国的利益”。

    回顾中美关系的蜜月和盟友关系的形成,是美国主动出手用核大战威胁苏联,才把中共从被苏联用核武器灭国的危境中解救出来的;而美中关系的恶化,始作俑者是中共。美国在中共面临灭顶之灾时出手相救,又在经贸谈判期间一直试图通过外交谈判来解决问题,可以算是以德报怨;而中共的行为则表现出恩将仇报,得寸进尺,试图削弱美国,此消彼长,取而代之。因此美中关系日益退化,从上世纪70到80年代的蜜月和盟友,变成美国仍然试图信赖的经济伙伴,再变成美国再也无法信任的敌手,现在就走到了这样一个新冷战状态。

     

    (原载澳大利亚广播电台,2020年6月15日,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is-a-new-cold-war-between-china-and-us-underway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