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总统大选波涛迭起

    by  • October 26, 2020 • 世界与中国, 民主社会,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再次引起了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关注,而两党竞选期间不断发生的种种“剧本”外“演出”,更是令美国选民和外国观众们十分震惊。尽管亲美国民主党的民调公司现在继续发布不可靠的拜登领先之类的民调数据,连最希望拜登当选的中共都表现出悲观预期。而刚爆发的拜登家族的电脑门事件更是把拜登逼到了无以自辩的角落。美国民主党夺权的最后手段似乎是伪造支持民主党的选票,并销毁支持共和党的选票。这次大选中美国选民的理智和良知能否战胜“政治正确”派的胡作非为,对美国的民主法治是一个大考验。

    、中共外宣官媒:特朗普将再次意外获胜

    美国的总统大选可能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网》10月21日刊登了一篇署名为何瑞莹的文章,标题是《多个迹象表明,特朗普将再次意外获胜》。中共敌视川普,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该官媒最近不断刊登希望川普败选的分析文章;然而,现在此官媒却用这篇文章指出了美国今年总统大选的一个可能结果。这究竟是为了避免川普胜选之后的尴尬,还是为川普连任之后预留地步,大家可以继续观察。

    这篇文章写道:距离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不足半个月,民调显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前具有绝对优势。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前主席贝卡罗(Tom Del Beccaro)10月20日撰文称,就像2016年时一样,一些迹象表明,现任总统特朗普将再次获胜。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10月20日刊登贝卡罗的文章指出,当前总统选举中有一些明显的细节显示,特朗普仍有望获得大选胜利。第一,民主党在关键州宾夕法尼亚州获胜的可能性不高。第二,民主党在佛罗里达州的选民优势多年来不断下滑,显现“历史最低水平”。第三,特朗普极有可能获得拉美裔选民的历史性支持,非裔美国人也支持特朗普。第四,拜登是增税者,而承诺增税或历来支持增税的候选人往往会输给那些推动减税的候选人。第五,选民热情很重要。《纽约时报》指出,在最近的民调中只有46%的拜登选民表示强烈支持他,而在特朗普的基础选民中这一比例为66%,而2016年特朗普与希拉里的差距只有13个百分点。此外,贝卡罗还列举了多个细节表明特朗普将会赢得大选,让那些怀疑他的人大吃一惊。

    中共喉舌的这一姿态是一种信号。上述引文客观地介绍了有关川普可能胜选的美国来鸿,却未加一词。如果中共发布的这则消息被世界各国媒体广为报道,对此消息可能大吃一惊的人大概遍及各国。

    二、《华尔街日报》社论:《拜登经济学的代价》

    在电脑门事件之前,今年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川普的主诉是,在国内和国际政策方面继续他过去四年的方针。而今年上半年中共点燃中美冷战的行动(详见今年8月11日我在本台刊登的文章《在美国告别微信?》),进一步证明了川普政策的方向符合美国国家安全的需要。10月22日中共官媒又宣布,当局正在修改“国防法”,明确“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安全和发展利益遭受威胁时”,将进行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其中新增的“发展利益”这一用语,把中共的“开战条件”扩大到了军事领域之外。美国尚未对此作出反应,但这样的军事威胁姿态让美国的诸多对华反制措施显得更有充分的理由。

    那么,拜登的政策主张是什么呢?在对外关系上,美国民主党只是表面上批评一下中共的人权问题,却希望恢复奥巴马时代对美国有害的美中关系。10月8日蒙大拿州前参议员、2014年至2017年初由奥巴马指派担任驻华大使的马克斯·博卡斯(Max Baucus)在CNBC的节目中说:如果拜登当选的话,美中关系将“重设”,回到“静悄悄外交”,恢复“传统”。什么是他所说的“传统”?那就是曾导致美国衰落的“传统”对华绥靖政策;现在中共已经点燃中美冷战,这种绥靖政策本来应该终止,也必须终止,但民主党假装不知道这一点。

    至于拜登的经济政策应该如何评价,《华尔街日报》10月18日刊登了一篇社论,标题是《拜登经济学的代价》。这篇社论引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10月13日发布的一份专题研究报告,认为拜登的经济政策将严重伤害美国经济。胡佛研究所的这份研究报告的标题是,《副总统拜登的经济方案分析:其政府管控、加税和政府开支的长期影响(An Analysis of Vice President Biden’s Economic Agenda: The Long Run Impacts of Its Regulation, Taxes, and Spending)》。

    《华尔街日报》和华尔街金融圈关系密切,华尔街及全世界的金融圈、企业界每天必读《华尔街日报》。《华尔街日报》的这篇社论显然代表了它的编辑部立场。这篇社论提到:拜登往往把川普说成是华尔街的俘虏;但是,众所周知,今天在大金融机构里工作的经济学家都有凯恩斯主义偏差,他们把消费者支出和政府支出看成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当《华尔街日报》的编辑部完全不在乎冒犯华尔街金融圈,公开指责“大金融机构里工作的经济学家”的经济政策倾向的偏差,这说明,华尔街金融圈里有一种声音认为,拜登的经济政策主张有害无益。

    三、胡佛研究所的报告:拜登的经济政策主张将降低美国人的生活水平

    胡佛研究所的这份报告由四位经济学家撰写,其中两位曾是川普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华尔街日报》在这篇社论中介绍,报告作者之一Kevin Hassett完成了一项具有开创意义的研究,内容是民主党主张增加公司税对经济的影响;另一位作者、芝加哥大学的Casey Mulligan则研究了用增加公司税来发放政府对民众的补贴,会对工人们提升自己的经济地位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拜登的经济政策主张主要包括,为了今后4年追加3万亿美元的联邦政府额外支出,要大幅度提高企业税率,同时提高个人所得税,推进全民医保,把大部分乘用车改为电动车等等。《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认为,胡佛研究所的这份50页的研究报告的价值在于,它考察的不单纯是宏观经济层面从需求这一侧考虑增加政府支出,而且也分析了民主党的加税增支经济政策会对供给这一侧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华尔街日报》在社论中说,“现在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正从疫情造成的经济停顿中复苏,远比大多数经济学家所预测得快。民主党人会试图把现在的经济说得一团漆黑,然后强调要花数万亿美元的新开支才能挽救。”实际上,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川普任内美国的小企业信心达到近30年来的最高水平,收入最低的劳工一年内薪水上涨了4.6%,是2008年来的最快涨幅。10月29日美国将发布第三季度的GDP,联邦储备银行亚特兰大分行的估计是,第三季度美国的GDP经济增长将达到34.6%,是自1776年以来美国历史上的最高记录。

    胡佛研究所报告的这几位作者的估计是,如果拜登的经济方案完全付诸实施,将把人均全时就业减少3%,人均资本存量减少15%, 而扣除物价影响的人均GDP将减少8%以上;拜登的绿色能源方案则让美国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降低1到2个百分点。按照胡佛研究所报告的估计,如果把上述这几个经济变量的拜登方案预期结果与美国国会的预算办公室关于2030年的经济预测数字相比,拜登经济方案意味着,到2030年美国人的就业人数将比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期的数字减少490万,GDP减少2.6万亿美元,家庭收入的中位数将减少6,500美元。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最后强调:胡佛研究所的报告分析了回归奥巴马风格的政府管控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成本,而美国的大部分媒体都拒绝承认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为读者提供更多细节的原因;拜登政策所带来的风险并不在于它们会让经济马上陷入困境,它们将通过提高资本成本、降低就业人数和投资的积极性以及降低整个经济的生产力,产生长期的腐蚀性影响,美国人将付出的代价是生活水平的降低。

    虽然美国多数选民未必读胡佛研究所的这份报告,但他们凭直觉也能发现,延续川普的政策,他们会生活得更好。盖洛普民调公司2020年10月8日发布的民调表明,89%的美国选民将经济状况列为第一关心的事项;而被调查者对“今天的生活比4年前好吗?”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尽管有疫情和关停经济造成的冲击,56%的人说,他们比4年前奥巴马-拜登时期过得更好。他们的大选投票意向自然与他们的生活感受直接相关。

    四、“无边落木萧萧下”:拜登家族电脑门事件的冲击

    忽如一夜秋风来,美国民主党的总统选情犹如万树萧瑟,苦凄种种。这阵“秋风”就是拜登家族的电脑门事件。此事发生之前,民主党支持者当中已有约一成准备改投川普,而剩下的支持者中则有不少人因不满拜登反复的语无伦次而打算放弃投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选票大体接近,今年民主党支持者缩水,本来就胜选无望;而这个电脑门事件揭开了拜登的真实嘴脸,犹如一阵强劲的秋风,吹得民主党支持者这颗“树”一夜之间叶离枝枯,正所谓,无边落木萧萧下,但见拜登孤独中。“无边落木萧萧下”是杜甫的诗句,其下一句则是“不尽长江滚滚来”。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无边落木”何所指,“不尽长江”又是谁,明眼人都能看出一些端倪。

    目前拜登及其副总统候选人都暂停竞选活动,主要是为了回避这个电脑门事件的冲击。10月21日奥巴马代为出征,到宾夕法尼亚州最大的城市费城为拜登助选,该市也一向是民主党的票仓。然而,这位曾广受欢迎的前总统出了机场后,当地竟然没有民众前往欢迎。相比川普到各地竞选,每次都遇到上万人热烈的夹道欢迎,奥巴马的窘境令他抬头四顾心茫然。如此局面,拜登开始竞选后也经历过多次。这就是美国各地选民对两位总统候选人竞选活动所给的“差别待遇”。

    刚刚发生的电脑门事件事起拜登家族遗弃在电脑维修店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中保存的资讯。据媒体《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10月14日对该电脑维修店主John Paul MacIsaac的采访,2019年4月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把3台因水淹而损坏的苹果笔记本电脑送到特拉华州威明顿市该商店,让店主恢复数据。店主做客户登记时亨特使用了真名,笔记本电脑上有博·拜登基金会(Beau Biden Foundation)的标签,这是已去世的拜登长子的基金会。店主后来只恢复了其中一台电脑的运行,并为客户把其中的数据转到一个硬盘上。在此过程中店主看到了这些数据的内容,里面“一团糟,藏有大量拜登父子的秘密,其中还包括亨特吸毒和色情视频以及很多色情图片”。亨特·拜登一直没去该商店取回电脑,也没付85美元的修理账单,店主多次电话联系亨特,均无人接听。

    据电脑门事件的主要推手、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10月18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披露,这位电脑维修店主因担心被灭口,将数据硬盘复制了4份;2019年底该店主联系了特拉华州的联邦调查局(FBI)办事处,FBI来人取走了这台电脑。之后一个FBI特工打电话警告该店主,如果有人来问笔记本电脑的事,不要回应。当店主问,谁可能来打听此事,FBI特工回答,“拜登、亨特的人。”看来,FBI没对此电脑的敏感内容进一步调查,也不希望拜登知道FBI掌握着不利于拜登的证据。此后,这台电脑以及其中的敏感信息仿佛无影无踪了。后来该店主将硬盘备份交给了川普的老朋友朱利安尼的律师Robert Costello。朱利安尼今年10月11日将硬盘副本交给了《纽约邮报》,于是电脑中的敏感信息曝光。

    五、拜登和民主党无力应对电脑门事件

    对拜登来说,该电脑中保存的亨特与未成年女孩的色情视频和图片还不是最致命的,电脑中被曝光的电邮才是关键。这些电邮显示,时任副总统拜登不仅了解、而且深度介入了亨特在乌克兰的生意。2015年4月乌克兰的布里斯马公司董事会顾问、高管Vadym Pozharskyi通过亨特安排,在华府见了副总统拜登;1个月后亨特便被该公司聘用,希望他动用父亲的政治势力来帮助该公司,当时乌克兰总检察长肖金(Victor Shokin)正准备起诉亨特任董事的这家公司的腐败案。2015年12月白宫分管乌克兰事务的副总统拜登访问乌克兰,会晤乌克兰时任总统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拜登以扣押美国对乌克兰的10亿美元援助相要挟,逼迫乌克兰政府解雇了总检察长肖金。此事拜登自己曾公开讲过,因此留有视频证据。

    曾任联邦检察官的朱利安尼熟悉美国处置官员腐败的相关法律。他10月18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手上掌握的证据足以证明,拜登家族触犯了《反勒索及受贿组织法案(RICO)》,老拜登完全可以被定罪;除了亨特硬盘中的证据之外,朱利安尼赴乌克兰调查后,还掌握了来自乌克兰的文件和视频证据,另外还有6位乌克兰证人随时可宣誓作证,指控拜登家族。而《华尔街日报》10月20日的文章《拜登家族与中国生意(The Bidens and China Business)》则揭示了拜登家族在中国可能还涉及更严重的腐败案情。

    拜登、民主党及其喉舌媒体对电脑门事件的反应不外乎是抵赖、污蔑、消音和沉默。拜登以前一直公开声称,自己从没跟儿子谈论过其在乌克兰的生意事务。电脑门丑闻曝光后,拜登阵营的第一个回应是,拜登根本没见过“亨特邮件”提及的乌克兰布里斯马公司高管;随后,拜登阵营改口称,不排除拜登“非正式地”见过他们,“因此没有出现在拜登的正式日程安排中”,这实际上是变相承认了那次会见。至于这台笔电是否属于杭特所有,亨特的律师在《纽约邮报》爆料后打电话给电脑维修店店主,说他的客户想要回他的电脑,这从侧面证实了该硬盘的主人就是亨特·拜登。该硬盘中的照片和视频的主角也被证实是亨特本人。

    当电脑门事件的证物笔记本电脑的真实性无可否认之后,民主党又试图把这一事件污蔑为“俄国人制造的虚假消息”。上面提到的《华尔街日报》10月20日的文章说,“拜登先生把这个事件描绘成‘抹黑’,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Adam Schiff则认为,没有证据说此事件是俄国人制造的虚假消息”。Adam Schiff是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华尔街日报》此文还提到,“国家情报总监John Ratcliffe说,政府没有情报能支持那个‘(俄国人制造的)虚假消息”之说法”。《华尔街日报》10月20日的文章还谈到了民主党的“最后防线”:“民主党媒体的缄口不言表明,即使这些电邮是真的,而且拜登不否认其真实性,他们(指朱利安尼和报道电脑门事件的媒体)并没证明拜登先生犯了法”。

    拜登父子的丑闻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而若干网上社交媒体经营商却以各种借口限流,甚至封卡一些用户的账户,因此引起了联邦参议员和美国网民的强烈反应。联邦参议员霍利发信质问Facebook的执行长Mark Zuckerberg,并要求Zuckerberg和Twitter的行政总裁Jack Dorsey到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辖下的罪案及恐怖主义小组委员会作证。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塔克·卡尔森评论:“这是美国立国254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大规模言论审查”。之后Twitter公开道歉,并取消了限流和封号行动。

    电脑门事件还在发酵,但对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司法指控显然来不及在大选前展开了。毫无疑问,电脑门事件通过社交媒体的大量传播,对拜登的选情产生了严重冲击。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一部分人按理智和良知投票,另一部分人则按“政治正确”投票;与此同时,民主党指挥下许多州发生的违法伪造民主党人选票、销毁共和党人选票的大量案例,正被揭发出来,有些当事人已因此被捕。

    此次大选,谁赢谁输,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载澳广SBS,2020年10月26日,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opinion-us-presidential-election-has-been-choppy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