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军给共军上冷战课

    by  • November 9,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美国总统大选前的几个星期里,中美冷战的军事对抗开始走向战争边缘,于是美军主动邀请共军上了一堂冷战课,帮助共军了解战争危机的管控问题。

    一、中共从“韬光养晦”变为对美军事挑战

    我10月25日在本网站发表的文章《中共当前的战争准备意向》指出,中共最近展现出一系列为对美战争做准备的动向。

    10月下旬,中共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了19届5中全会,讨论下一阶段的经济发展五年规划以及2035年经济远景目标。这次会议的公开文件显示,中共试图营造一个处变不惊的局面,似乎疫情过后中国经济能一如既往地高歌猛进。虽然会议的公报以经济话题为主,但这个会议公报中只有1次提及“消费”,2次提到“经济增长”,3次提到“投资”及“就业”,4次提到“内需”;而另外一个词却在会议公报中出现了22次,那就是“安全”二字。显然,中共因为内外真实处境的困难,开始担忧政权的安全问题。

    那么,中共如何对此做出解释?其政权有不安全感,就得对美军事威胁吗?10月29日《多维新闻网》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北京观察:习近平频提“发展利益”背后的战略转变》,这篇文章说明了经济困境之下中共以战威胁的动机。这篇文章说,近期中国官方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修订草案)》中“发展利益”一词的出现,不可等闲视之,这可能反映了中国国防张力的扩充以及对外战略姿态的巨大转变。

    这篇文章进一步表示:将“发展”纳入中国的“核心利益”之一,与“国家主权”、“国家安全”并列,在这种“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几乎没有任何妥协退让的余地。中国将敢于以强硬手段,付出巨大代价,捍卫这种“核心利益”。不排除以“战争”的方式捍卫其“核心利益”。如果中国的“发展利益”受到威胁,将可能主动发起战争。中国的“发展”取决于内外两方面因素,但其阻力主要在中国之外,尤其是美国。美国可以直接向中国发难,例如对中国贸易战、打压高科技公司与先进制造业;另外,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全球市场,触角几乎遍及全球各个角落,届时中国可能也会以更积极的姿态出手,以避免其利益遭受不正当侵害。

    最后该文提出,“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面临的外部不确定性正在急剧增加,其外部风险也急剧上升。中国将‘发展利益’视作关系重大的国家事项,也算是因时因势而为。如果中国改革开放后存在过一个‘韬光养晦’的时代,现今是离那个时代越来越远了。”

    二、中共希望美国见战而退

    从今年开始,中共面临前所未有的内外经济困境。其外部经济困境是指中共通过一系列对美国的核威胁动作,点燃了中美冷战,引起了美国在军事、谍报、经济、政治四大领域对中共的全面反制。这使中共继续通过盗窃技术机密来发展民用经济和扩军备战,基本上再无可能,也令中共通过出口工业制成品到美国市场来赚取大量外汇的空间急剧缩小。这种外部逆境加剧了中共的内部经济困境。早在疫情和中美冷战发生之前,中共的经济已经陷入困境,出口高速增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房地产拉动经济的道路也走到头了。中共原本寄希望于产业升级,即依靠盗窃来的技术实现传统制造业的技术进步,也在高科技产业“弯道超车”,从而帮助中国经济摆脱上述困境,它的所谓经济远景目标即以产业升级为基础。

    然而,2020年国内国际的两个重大冲击打破了中共的经济远景梦。其一是,疫情爆发导致全国经济停摆,而下半年开始全面复工时,整个经济形势已经面目全非,民众收入的萎缩导致消费能力下降,出口通路的梗阻导致出口企业大批倒闭。于是失业潮、商铺倒闭潮接连出现,广州、深圳、上海这几个昔日最繁华的都市,都出现了众多店铺陆续关门的景象。其二是,中美冷战被中共点燃后,美国开始采取大规模谍报对抗行动,抓捕了一批中共的技术间谍,北京在美国的技术间谍网不得不潜伏下来、停止动作,于是中共追求产业升级所急需的技术来源中断;不仅如此,美国开始在高科技产品及相关技术服务方面实行针对中共的出口管控,防止这些产品和技术被中共用于扩军备战,而这样的措施对中共正在实施的高科技产业“弯道超车”的大批项目造成了沉重打击。

    这种经济困境下,中共确有穷途末路之感,但它并不肯束手待毙。如果要挣扎一番,放弃一党专政当然不是它的选项,那并非红色政权最后的挣扎,而是弃暗投明;经济上的闭关锁国也非其选项,因为中共的经济已经对国际出口市场高度依赖,对进口资源也高度依赖,进出口大量减少,是明明白白的死路;它只剩下一个选项,即用现有的军事力量威胁美国,希望美国能见战而退,为中共留下一条生路。

    中共把经济需要列为“开战条件”的宣示,实际上非常明确地表明,中共与美国的军事对抗很可能不断升级。《多维新闻网》10月31日又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美军事对抗正在质变,这才是危险所在》。此文表示,“有关中美是否会擦枪走火,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中国近日来高调举办抗美援朝70周年活动,习近平的有关讲话内容被指‘几乎是战争动员令’”。“中美都有加强军事存在的必要和理由,因此,双方不断加码。现在来看,中美不断突破以往的动作都处于加码的过程之中,这一过程还在继续,尚未终结。可以相信,接下来的时间里,中美各自的军事行动会更大、更多。当双方不断突破以往的默契时,情况就会逐步发生质变,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三、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冷战状态下最危险的就是双方“擦枪走火”,因为一旦引起热战,就可能踩到冷战的红线,那就是动用战术核武器,引发核大战。所以,美苏两国在几十年的冷战期间,一直恪守双方不直接交战这个铁律。但是,中共现在似乎正准备藐视这个冷战铁律。

    如果按中共目前透露的对美战略思路,中美关系未来会走向何方?笔者认为,可以看出以下几点:第一,中共的对美“韬光养晦”策略已经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扩军备战,剑拔弩张。第二,中共的对美军事挑战将是长期国策,不是短期安排。第三,中共的战争图谋不再是旧的地缘政治思维,它把政权的经济需要列为开战的理由,这实质上体现了以战崛起的国家战略。第四,中共在其周边国家很难挑起针对美国的代理人战争,没有哪个国家存在着为它当代理人的势力,连北朝鲜也不那么听话,因此中共将公开、直接、全面地在军事上与美国为敌。第五,中共因此也可能抛弃美苏冷战时期的冷战铁律,以好战的姿态,试图逼迫美国向后收缩。第六,中共因为没有代理人战场,它对美国的挑战没法靠陆军,而只能靠海军,目前其航母舰队尚未成型,不具备作战能力,但核潜艇舰队正逐步扩大,中美冷战的水下对峙将持续不断。

    然而,中共这个长期对美军事战略的基础却非常脆弱,这主要不是指中美两国之间目前军力上的差距,而是指中共军事思想上的井蛙观天和两眼漆黑。中共与美军历史上只交战过两次,一次是朝鲜战场双方陆军的地面常规战争,一次是越南战争期间中共的高射炮部队与美国海军航空兵战斗轰炸机在北越上空的有限交战。中共的对美战争经验仅此而已,而这些作战经验现在已毫无用处。说中共军事思想上的井蛙观天,是指它只能用陆军在朝鲜战场积累的有限经验来思考对美的海上军事对抗。事实上,陆军的战场经验和战术积累,与海军大规模舰队的长距离海上机动作战的指挥,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中共的海军从来没有大规模的现代作战经验,一切都是纸上谈兵。它对航母的海上运转和核潜艇的战时操作,还得从二战时日军和美军的旧经验当中去挖掘。至于美国海军从二战到今天连续80年来不断积累改善的舰队作战条令、作战经验和应急措施、海军官兵的海上战时操作技巧等等,中共海军从来没有过。因此,中共只能等到打仗时才能用沉重的损失作代价,来逐步总结并积累这些美国海军的不传之密,但获得这些作战经验的机会,同时也意味着海军的战败。

    中共就是这样秉承着井蛙观天和两眼漆黑的海战军事思想,开始和美国海军对峙,并准备长期对抗下去,直到海军实力超过美国为止。这看起来很有一点“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意境。

    四、两国军方讨论如何避免战争

    在中美军事对抗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美国军方发现了中共试图不断升级军事摩擦的企图。因此,今年10月20日美国军方主动与中共国防部通话,要求安排一次视频会议。对富有冷战经验的美军来说,尽早与中共军方接触,尝试着建立美中之间的军事危机沟通机制,是避免中共的军事对抗行动触发战争的必要措施;也就是说,先礼后兵,先在军事外交层面设法建立双方的沟通谈判机制,是为上策。

    在避免战争升级方面,目前中共这种四面为敌、越弱越凶的心态和姿态,妨碍它主动与美军沟通,它只是通过外宣官媒不断放消息。但军事对抗双方的沟通是不能借助媒体背靠背来进行的,许多涉及军事机密的内容,无论如何不能在媒体上拿出来放话,只能面对面来谈。美军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主动引导共军,帮它学习如何不踩冷战红线这门课。

    美国国防部10月29日发布新闻稿,标题是,《美国国防部安排了与中国解放军的首次危机沟通工作组(U.S. Dept. of Defense Hosts First Crisis Communications Working Group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新闻稿说,10月28和29日美中两国军方官员通过视频进行了第一次双方的危机沟通工作组会议,讨论了危机沟通、危机防范和危机管控的概念。这次会议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建立避免和管控危机以及减少军力风险的相互理解的原则。双方同意危机期间建立及时沟通机制的重要性,以及维持常规的沟通管道的必要性,以避免危机,并进行危机发生后的评估。作为主人的美国代表团,包括来自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参谋长联席会议和美国印太司令部的代表。中方代表团包括来自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联合参谋部和南部战区指挥部的代表。

    德国之声10月30日报道,这两天的视频会议探讨了两国在危机发生时怎样确保联络的事宜。该网站还引用中方消息说,美国国防部长埃斯帕表示,美国无意对华制造军事危机;中美双方的危机沟通工作组准备在11月中旬就人道救援、年底前就海上安全等议题再次举行视频会议。

    《多维新闻网》10月29日以《两军冲突加剧引忧虑,中美危机沟通能否带来转机存疑》为标题,报道了这次会议。以下为报道的主要内容: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10月20日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官员与美国防部高层通电话,就两军关系及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双方同意两军加强沟通,管控分歧,开展在共同利益领域的合作。10月28日至29日中美两军举行危机沟通工作组视频会议。双方商定于11月中旬以视频会议方式,开展2020年度中美两军人道主义救援减灾研讨交流活动。年底前两军还将举行海上军事安全磋商视频会议等。

    这篇报道还指出,据日媒10月27日消息,在中国内陆的沙漠中发现了疑似模拟冲绳美军嘉手纳基地的靶标。专家分析称,解放军有可能将其作为导弹的目标进行训练。尽管如此,中美两军都不愿意真的擦枪走火甚至直接冲突,但是,鉴于中美的结构性矛盾,此次两军危机沟通会议似乎并不能根本解决两国的矛盾,所以在两军问题上能否真正扭转矛盾加剧的态势,仍需持续关注。

    美军的上述安排,四两拨千斤地暂时化解了中共对美军事威胁的直接压力。而从上述报道用语来看,中共对接受两国的危机沟通机制,多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中共现在处于两难之中。一方面,美军已经清楚地了解到共军的军事企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共军一味地不断升级军事对抗,美军不会退缩,而双方的军事对抗升级的结果便是战争随时可能来临。而共军其实目前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在水面舰队交战或导弹互射过程中占多少便宜;更大的危险是,这样的军事冲突很容易引发核大战,而此刻共军的核潜艇实力十分有限,仍然处于下风,中共若贸然开战,非常可能一败涂地。另一方面,中共高层很清楚地知道,如果军事威胁不奏效,在非战争状态下,中美双方的谍报对抗、经济对抗和政治对抗,只会使中共陷入更大的经济困境,进而削弱它的扩军备战能力,令中共走投无路。正是中共此刻这种战也败、不战也败的状态,使得共军只能接受美军的安排,举行军事危机沟通的一系列会谈。但是,中共在这种会谈的同时将做出什么样的进一步对美敌意性动作,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载RFA,2020年11月9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gxiaonong/cxn-11092020170125.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