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政治大洗牌 中国RCEP抢先机

    by  • November 30,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美国大选引发的内乱,让中国摸了一手好牌,中国也迫不及待地将这手牌打出去了。北京趁这个机会窗口,让酝酿了长达八年的的RCEP-15正式签署,向目前纠纷甚多的印度表示欢迎将来加入,却将不臣服的“叛离之岛”台湾排除在外。日本与澳大利亚虽然很不情愿,还得捏着鼻子加入。尽管中国所有宣传都只提及RCEP-15的经济利益,但谁都清楚中国的目标不仅仅是做亚太地区的经济火车头。

    世界经济格局的三分天下局面

    中国谈的当然都是经济上“互利共赢”,但其主要目的在于整合整个东亚和东南亚的产业链,让各国对中国产生更深的经济依赖,延续并加强以往形成的政治控制。

    1990年代初开始的这轮全球化以欧盟为模本,基本是消解国家主权的全球化。英国退欧、美国川普胜选,都是对这种全球化的否定。但世界各国对全球化唯一的净受益者中国却网开一面,尽管北京强调国家主义至上,还强调要各国尊重中国共产党长久执政的核心利益,但各国并不怎么针对中国,相反因为自身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而默认中国的国家主义至上,对美国批评有加。这次中国抓住机会窗口签署RCEP-15,不仅确保了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经济领导地位,同时也否定西方世界以往对全球化过分简单的解读。这种简单文解读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那本畅销书《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为代表,该书认为世界的地理距离已从本质上被消解,世界任何地方都以平等的方式相互联系,但中国却用自己打压澳大利亚、将台湾排除在外的行动证明这种“平等”子虚乌有。

    RCEP-15的签署,达成了中国长期追求的目标:世界经济三足鼎立,三个大区域经济集团取代了纯粹的国家、集团。

    第一个是以美国为轴心的北美经济区。美、墨、加的经济一体化以前是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现在是通过《美墨加三国协议》(USMCA)。第二个是欧盟。第三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RCEP-15形式出现的亚太地区经济体。

    面对以中国为轴心的RCEP-15,各国心态复杂

    日本、澳大利亚等对中国轴心的 RCEP-15签订心有不甘,近两年备受中国经济政治双重打击的澳大利亚危机感最强。11月17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于举行了面对面会谈,并就双边国防安全问题达成了《互惠协定》(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协议将使两国的部队更加紧密地合作,加强这两个美国盟国之间的关系,以对抗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增长的野心。对这个协议,中国深感恼火,采取分而治之之方式,对日本不闻不问,但对澳大利亚步步紧逼,不断抽紧经济制裁的绳索,比如对该国红葡萄酒立刻加征24%的关税,中国驻澳大使馆官员还把中国对澳大利亚14条不满的概述发给了三家新闻机构,一位大使馆官员还向《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解释说。“如果你们把中国当敌人的话,中国就一定是你们的敌人”,目的是逼迫澳大利亚放弃国防。

    欧洲则是另一副景象,三大国各有考虑。德国经济连续两年大幅下滑,已经担任五届总理的默克尔已经放话,不再考虑继续担任总理,这种状态下德国政府自然是看守状态。

    正在脱欧的英国现在因疫情困扰,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经济复苏难题,失业严重,政府负债持续上升,还不得不采用持续性的货币宽松政策刺激经济。但是,即使如此困难,英国最近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未来4年英国将增加241亿英镑国防开支,这是英国政府30年来最大幅度的军费上调,此前弃用华为5G技术,说明英国现政府有点危机意识。11月28日,英国和法国共同签署了一项旨在终止非法移民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协议,由英国提供费用,让法国帮助拦截那些企图偷渡英吉利海峡的非法移民。

    法国从两方面开始考虑法国的复兴。一是经济上觉得应该自立了。今年8月31日,法国政府宣布确定5大产业实施“减少对外依赖,战略工业回流”计划,为了重振法国的“工业主权”,推出1000亿欧元振兴计划,从2021年1月1日起,企业生产各类税务减免的100亿欧元。法国政府还联手法国公共投资银行,向“所有提出战略工业回流的企业开放补助金申请通道”——这个计划刚出来时,人们戏称这是摹仿川普的“让法国重新伟大”计划。

    二是开始考虑国内公共安全了。最近因几起密集的斩首恐怖事件,马克龙也终于忍无可忍,因应民众的安全要求,批评了“伊斯兰主义”,因为前面没有冠以“极端”二字,引发了不少伊斯兰国家的反对,但马克龙暂时没有屈服。

    更重要的是,法国已经尝试将将反伊斯兰主义这一主张推向欧盟内部。马克龙自2017年提出“唤醒欧洲”之后,得不到欧洲响应,现在总算等来了机会。11月10日,马克龙在巴黎跟奥地利总理库茨会面,并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荷兰首相吕特、欧盟常任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及和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召开视像会议,讨论恐怖威胁问题。虽然这只是小型欧盟峰会,但意义重大,因为峰会非正式,欧盟首度正式将恐袭威胁指向移民,而且矛头直指伊斯兰主义。

    全球秩序的深刻转型、欧美关系的日渐疏离、区域格局的微妙变化,法国对俄罗斯及法俄关系认知的变化,导致马克龙自上任以来积极调整对俄政策。在全球事务中,针对涉及俄罗斯的危机,法国在保持与西方阵营立场一致的同时,在区域层面,法国与俄罗斯进行选择性接触,避免直接冲撞。在双边关系上,法俄增进经贸关系,重建政治互信,加强社会、文化交流。

    这些将导致欧洲两大国法德关系进一步疏离。

    台湾被排除,又成政敌政治牌

    中共在RCEP的建立过程中,采取拉拢大多数,打击澳大利亚、排除台湾的策略。打击澳大利亚的情况我在《美国大选触发国际关系提前重组》(澳大利亚广播网,2020年11月27日)一文中曾加以分析,本文只提中国对台湾的孤立政策。

    从区域经济联系及贡献来看,台湾完全应该成为RCEP的重要成员。但因为对北京政治上的不服从,台湾近年面临北京的步步紧逼,国际公共空间受到严重挤压。但由于台商的灵活,以及高科技方面确有独到之处,台湾的经济空间还算裕如。但中国主导的RCEP-15建立之后,台湾的政治空间与经济空间将双重受压。

    台湾国民、民进两党对大陆政策不相同,国民党之失败在于其奉行经济上依赖大陆,政治允许大陆对台湾实行各种红色渗透。民进党希望政治上依靠美国,经济上逐步减少台湾经济对大陆的依赖。但形格势禁,这一策略实难如愿。据台湾当局财政主管部门日前发布的统计,2020年上半年,台湾对大陆(含香港)出口达668亿美元,同比增长9.8%,为台湾主要出口市场中增长最快的地区;对大陆出口占台湾总出口比重上升到42.3%,创近十年新高。

    RCEP-15建立之后,北京明确表示拒绝台湾加入,这一姿态在台湾引发社会担忧。民进党政府尽力安抚台湾经济界,说短期内不会有大的影响;但国民党不失时机地向民进党进攻,11月15日,国民党发言人公开表示,民进党的不当政策让台湾真正变成亚太或印太地区的“经济边缘人”,批评“民进党只想抓住美国”,呼吁蔡英文紧急召开跨高层会议,针对RCEP进行全方位评估,提出具体因应之道。明明是北京将台湾拒之门外,但国民党却指责说,民进党当局明知RCEP对台湾的重要性以及大陆在RCEP的影响力,民进党当局却无心维系两岸的政治对话基础,以致参与之路难上加难。

    在这场洗牌行动中,美国由于大选内乱,既是国际政治大洗牌的原因,也因此暂时成为局外者。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11月30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eqinglian-11302020094635.htm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