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制裁澳大利亚:单向计算伤害的自残

    by  • December 23,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北京在践履那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民间俗语,正在“舍出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中国百姓的正常生活。如今,多个省区以用电存在裂缝缺口为由,相继拉闸限电停工限产,国网湖南电力更要全面进入“战时状态” ,从21日凌晨起,限电板块伸延到广东省,连上海闵行也开始限电。全国多地一到晚间街市封闭漆黑,连高铁也被拉闸限电,合杭高铁20余趟停运。北京想套住的“狼”,就是希望通过煤炭禁运等经济制裁措施,让澳大利亚无条件臣服,默许中国在其后院瓦努阿图建立军事基地。

    中国的计算有时间窗口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大煤炭市场(日本居首)。但是,让本国工厂停产、高铁部分停运与民众正常生活消失,这种只计算他国受损的单向成本计算的经济制裁,几乎不是正常国家能够做出的决策,是什么让北京做出这种决策?

    还是与美国大选有关。

    美国大选因发生全方位的舞弊及选举欺诈,目前双方正斗得难解难分,没有谁有把握判断自家必胜。对于这次据传积极干预美国大选的“外国势力”中国来说,心中焦急。在中国的亚太战略中,澳大利亚因为近年对中国势力渗透采取了有节制的抵制,被中国视为眼中钉;同时,澳大利亚也被中国视为西方国家当中较软弱的一环,中国一直想趁美国白宫易主对澳大利亚施压。但如今美国大选煮成一锅夹生饭,北京现在很担心川普连任成为现实,想抓住1月20日之前这一机会窗口,让澳大利亚低头,并默认中国在瓦努阿图建立军事基地。理解了这一点,就会理解中国政府这么着急的原因。

    为什么“拜登政府”入主白宫,中国就不需要再担心有来自美国的压力呢?这一点只要看拜登的内阁成员就知道了。

    目前正在等待入阁、并主导“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班子,是布林肯于2017年成立的“西政咨询”(WestExec Advisors)战略顾问公司。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白宫新闻秘书莎琪(Jen Psaki),连同国安顾问以及热门国防部长人选等一干人马,都出自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四位创办人的背景:前副国务卿,前副国防部长,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参谋长,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前国防部长高级顾问和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重点成员前CIA局长、反恐中心前主任、美国前驻以色列大使等,都是前政府官员。他们从希拉里败选确定后,纷纷在2017年走了这道“旋转门”,由公转私,等待东山再起。

    这家公司并不讳言自己的从政意图,“西政咨询”的网站上放了一张西行政大道(West Executive Avenue)的地图,这是白宫大楼西翼与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之间安全的道路,展示了这家公司可以为客户做的事情,他们也随时准备着从这里走向白宫。

    布林肯的公司向客户展示的强项是帮助客户“打进中国市场”。在西政咨询网站“市场进入和扩展支持”栏,以制药公司案例说明,他们可以“制定战略以扩大在中国的市场准入,同时防止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WestExec制订的战略,确定了中美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关于亚洲的市场进入,WestExec设计参与计划,促进了与当地主要高层利益相关者的联系”。

    这段话的意思很直白,就是他们与中共“主要高层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不一般,“西政咨询”的卖点就在于他们强大的人脉可以深入中共各级领导层,“促进(客户)与当地主要高层利益相关者的联系”。

    显然,中国这次制裁澳大利亚,只算计到澳大利亚的经济严重受损,自家本身的损害是这样算计的:老百姓们暂时忍受一下,挺过1月20日,如果美国“拜登政府”成立,万事OK;如果是川普连任,再调整也不迟。尽管美国大选结局难料,但机会窗口转瞬即逝,时不我待,于是北京上演了这样一出“舍出孩子去套狼”的制裁,不过,付出代价的是百姓,政府高层与地方官们当然不用忍受寒冷。

    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能否通过这种愚蠢的制裁达到目的。

    中国是否可以停止从澳大利亚进口?

    全世界现在都主张绿色能源逐渐取代化石能源,美国民主党的激进派甚至推出“绿色计划”,但有德国这个绿色能源先锋国的困境在前(美国加州事实上也多次因这种绿色能源计划陷入困境),这个能源替代计划注定是一个非常缓慢也遇到极大挑战的问题。根据BP (Britain Petroleum)2019年能源报告的数据:中国不是原煤资源大国,其可采储量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但中国是燃煤发电的大国,2018年全球燃煤发电量达10100.5 TWh,中国居首,为4732.4 TWh,占全球总量的46.8%。燃煤量位居第二的国家是美国1245.8 TWh、德国229.0 TWh、南非225.0 TWh、俄罗斯177.5 TWh、波兰134.7 TWh、韩国133.5 TWh。

    燃煤发电在全球发电份额中占据主导地位,平均为38.0%。高于平均数的国家为南非87.9%、波兰79.2%、印度75.4%、中国66.5%、哈萨克斯坦65.5%、澳大利亚59.9%、印度尼西亚58.4%。亚太地区是燃煤发电最高的地区,燃煤发电占该地区发电份额的59.4%。

    全球能源结构如此,也就是说,短期内不可能出现需求大量减少的情况,中国发改委最近禁运澳大利亚煤炭的理由是以稳定国内煤价为由,将战略性减少高价煤炭的购买,限制在每吨97.8美元以下,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高于100美元以上——这项政策意味国内发电厂不再进口价格偏高的澳洲煤矿,将更倾向从蒙古、印尼和俄罗斯入口,变相制裁了澳洲煤矿。《纽约时报》最近居然认为,中国拒绝购买澳洲煤炭,意味着世界能源将告别石化时代,这是离题万里的谬评。

    中国是澳洲煤矿重要市场,2019年进口了价值140亿澳元(约100亿美元)的煤矿,是澳大利亚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煤炭客户。中国禁止澳煤进口,短期内对澳大利亚确实打击甚大。澳煤价格虽然略高,但与其他地区煤炭资源相比,热值更高且碳排放更少,这意味中国如果想保持同等能源生产,就需要从其他地方购入更多煤,以及加大排放。正因为考虑到环保效应,日韩印等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需求一直在增长,越南需求近年亦有强劲的增长;与此同时,欧盟由于绿色能源政策陷入困境,对动力煤的需求增加。2019 年至2020年,澳大利亚动力煤和炼焦煤出口总额为546亿澳元,中国只占100亿澳元。其中至少20亿左右,可以通过扩大其他国家的供应轻易获得。

    最后,对中国这种制裁澳大利亚的方式做个小结:

    1、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是利用美国大选特殊的动荡期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报复,这种报复比中国传统的那种两败俱伤的战争“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更可笑,因为成了“杀敌八百,自伤一千”的自残,带给中国的损害更严重 。接下来进入中国传统的春运期间,上述情况持续下去,对中国的伤害更大。

    2、中国近年来发现,自身能成功地将各国对中国市场与中国需求的依赖转化为政治服从,一而再、再而三地玩这套把戏,其实也与各国的妥协态度有关。澳中关系发展到今天这状态,与历届澳大利亚政府的对华政策有关系。但万事都有第一次,如果澳大利亚能够咬紧牙关,挺过这一段时间,应该会发现,完全有可能让澳中关系回到相对正常的轨道上来。这当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但从长远来看,这是应该付出的代价。时间将会证明,澳大利亚此时付出的代价物有所值。

    (原载澳大利亚广播电台,2020年12月23日,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the-cost-of-australia-china-trade-dispute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