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两次养壮红色老虎的历史教训

    by  • December 26,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共产党大国的民主恐惧症和全球征服目标终将导致冷战,这是红色大国与美国必然对抗的制度原因。然而,为什么美苏冷战发生在二战之后,而不是二战之前?为什么中美冷战发生在2020年,而不是2000年?原因在于,发起冷战需要军事实力,而二战前苏联的军事实力和毛时代中共的军事实力都不足以与美国全面对抗。现代史上先后养壮苏联和中共这两头红色老虎的就是美国;最后美国不得不花费巨大的国力来应对红色老虎的冷战威胁,这是美国至今尚未反思的惨痛历史教训。

    一、没有西方大国的援助,红色大国构不成威胁

    上个世纪中苏两个红色政权都是在工业落后的大国建立起来的。共产党走城市暴动或内战的道路来夺取政权,只会发生在落后国家,因为在工业落后的国家,农民比重大,共产党有机会发动贫困的农民参加红军,有了兵源,再设法获得武器,就可能夺取政权。而在工业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工人阶级比重大,国民的文化程度和公民素养好一些,不容易被共产党的武装革命煽动起来。马克思的一些追随者主张依靠工人阶级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这个愿望总是落空,因为工人阶级并不喜欢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在工业化国家没有吸引力。这个历史规律说明,共产党政权从一开始就十分脆弱,它本来并不具备挑战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的实力。

    1944年6月30日美国驻莫斯科大使哈里曼在给国务院的电报中提到他同斯大林的一次谈话:“斯大林赞扬战前和战争期间美国对苏联工业的援助。他说,苏联所有大工业中,约有三分之二是在美国的帮助下或技术援助下建成的。”苏联另外那三分之一的工业技术则是在德国、法国、英国、瑞典、意大利、丹麦、芬兰、捷克斯洛伐克和日本的帮助下建成的。

    1973年斯坦福大学“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的研究员Antony C. Sutton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是National Suicide: Military Aid to the Soviet Union(《国家自杀——对苏联的军事援助》。他分析了苏联的军工体系从上世纪布尔什维克夺得政权后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其结论是,“苏联所有现代化军用和民用系统均来源于西方”,特别是来自美国。

    二、一穷二白的苏联如何建立起现代军事工业?

    早在俄国的红色政权建立之初,1927年7月一位高级计划人员V.奥辛斯基在苏共喉舌《真理报》发表文章说:“如果我们在未来战争中,用俄国农民的大车去对付美国和欧洲的汽车,那么,说得轻些,其结果将意味着我们的惨重损失,这种损失是技术上处于软弱地位的必然结果。这决不是工业化的国防。”当时俄国连汽车都不会造,所用汽车全靠进口。

    苏联的军用车辆和坦克制造技术基本上是上世纪30年代美国援助的。美国的福特汽车公司1930年为苏联设计了年产14万辆的高尔基大型汽车制造厂,提供全套设备和图纸,再在美国工程师的指导下安装投产。苏联先用西方援建的工厂生产军用车辆,然后再仿造西方的设备,开设新的工厂,几乎95%的苏联军用车辆就是这样制造的。上世纪50年代苏联援助中国建立汽车厂,所用技术仍然是以前美国提供给苏联的,解放牌4吨卡车和跃进牌2吨半卡车的设计外形仍然照搬1930年的美国图纸。

    从1929年到1933年,美国和德国还先后帮苏联建造了多个大型履带式拖拉机制造厂,包括列宁格勒厂、斯大林格勒厂、哈尔科夫厂、车里雅宾斯克厂。苏联引进这些技术设备时,说是要造农用拖拉机,实际上这些工厂投产后都在生产坦克。1932年底美国密尔沃基市石油机械公司的工程师英格拉姆·卡尔霍恩向美国政府报告说,哈尔科夫厂已开始每天生产8至10辆坦克,坦克生产优先于拖拉机生产,“……他们可以瞒过旅游者,但却欺骗不了外国工程师。”但是,美国政府并不介意。

    从1936年一直到1940年,美国为苏联提供了制造航空汽油的石油化工裂化装置,还为苏联建设了第二巴库联合企业的所有炼油厂;同时为苏联建造了当时最现代化的加工坦克钢板的轧钢厂,也提供了军工用无缝钢管厂的全套设备;在航空工业领域,在莫斯科附近为苏联建造了一座大型飞机制造厂。提供上述技术和设备援助的是美国的宇宙石油产品公司、巴杰尔公司、拉默斯公司、石油工程公司、阿尔科产品公司、麦基公司、凯洛格公司和沃尔蒂公司等。

    再举一例,枪弹和炮弹要发射得远,就必须有能提炼碳酸钾的化工厂,而苏联直到1960年还没有这样的技术。碳酸钾既可用来制造高质量军用火药,也可用来制造浓缩混合化肥,1963年,美苏冷战已开始多年了,美国国会议员利普斯科姆反对向苏联出口碳酸钾提炼技术和设备,但美国商务部出口检查办公室认为,碳酸钾化肥是“和平商品”。最后匹兹堡的乔埃制造公司获准向苏联出口了价值1千万美元的提炼碳酸钾的设备。

    三、对红色老虎技术支援不设防

    苏共引进西方技术的战略实施可以分为4个阶段:一、购买重工业各领域的基本工艺技术和设备,为发展军工产业奠定基础;二、据此仿制,扩建成苏联的军工生产体系;三、将这些工艺技术用于生产新型武器;四、用这些武器来反对美国及其盟国或第三国。中美建交后,中共引进美国技术设备时走的同样是这四个阶段。中共首先更新从苏联引进的早已落伍的西方早年的技术;其次是用西方的新技术改造军工体系,填补空缺;再次是依靠改造了的军工体系仿制新式武器;最后是用这些武器来“亮肌肉”,同时出口给美国的敌对国家。

    奠定苏联工业基础的主要是30年代输入的美国的工业技术和科技知识。30年代罗斯福总统与苏联签订了一项协定,尽管他发现苏共一再违背承诺,将民用技术转用于军工发展,美国的援助仍旧继续下去,并未终止。1930年代初曾有数万美国专家到苏联,为苏联建立了巨大的工业生产潜力。这种技术援助仅仅在1939年苏联和纳粹德国合作侵占并瓜分波兰时暂时减少;然后,因希特勒进攻苏联、苏联成了美国在二战中的盟友,于是美国恢复了对苏联的援助,不仅直接提供大量战争物资,而且提供了大批工业设备和技术。当时美国与苏联的协定明确规定,美国援助中三分之一可用于战后重建;也就是说,直接用来打仗的军用物资占三分之二,战后增强工业体系的技术设备占三分之一。

    二战结束后,本来不需要继续援助苏联战争物资了,但美国在1945年10月又同苏联签订了一项名为“输油管”的协定,这项协定很少为人所知。根据这项协定,美国为苏联输送了几千台专用机床和其他设备,这些设备都可用于军工部门,是美国1945至1946年的尖端产品,比苏联人当时在这方面所拥有的设备要先进得多。这种支援直到美苏冷战成型的1947年底才停止。

    此后,苏联不断变幻手法,继续获取美国的技术,而美国政府并未加以限制。R.基尔马克斯在《苏维埃空军》(1962年)一书中写道:“俄国人通过不断注视航空工业的发展和巧妙地利用贸易手段与西方的疏忽,获取选中的先进设计、设备和生产流程。重点是合法地购买飞机、发动机、压缩机、螺旋桨、导航仪器和机载武器,获取技术和性能数据,了解设计、生产和试验情况与方法,以及采购机床,夹具、模具、半成品和重要原料。他们购买专利,以便自己生产某些现代化军用飞机和发动机。同时,一些苏联科学家和工程师则在西方最好的技术学校受训。苏联的手法还包括派遣贸易代表团出国,把考察员和实习生塞进外国工厂,聘请外国工程师、技术人员和顾问到苏联工厂中服务。”

    就这样,由于美国政府对苏联不设防,美国公司就毫无顾忌地向苏联提供各种高精尖技术。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1980年代之后的中美之间。“红色老虎”就是这样被美国喂壮的。

    四、留学生规律:获取美国技术的又一管道

    美国国务院在美苏冷战时期曾保留双方的留学生交流计划,1980年代开始中美之间也是如此。这样的计划表面看起来并无害处,实际上却是“红色老虎”获取美国科技知识的重要管道,能为红色政权带来明显的军事上的好处。

    1965至1967年间有162名美国人去苏联学习,178名苏联人到美国学习,但两国学生的专业完全不同。美国国务院1964年7月至12月的交流计划报告提到:“像过去几年那样,大多数苏联学生学习物理和工艺技术。美国学生基本上都选学人文学、社会学和语言学专业。”显然,苏联派留学生到美国去,是为了收获美国工艺技术的果实,以便用于军工产业。

    实际上,美国和红色政权之间不可能存在真正的交流。中苏两国都希望美国的高科技领域的大学科系和实验室向自己的研究生和访问学者开放,以便他们有针对性地获取美国的科技知识,回去用于壮大冷战实力;但中苏两国都不准许美国的工程师到中苏两国的军工研究机构去访问学习。在中苏两国红色政权的眼里,美国工程师都是间谍;而中苏两国的技术间谍在美国的实验室里来往自如,美国却把这种方式视为正常的学术交流。

    中共利用美国的学术开放,采取合法和非法的种种手段,让华裔学者大量盗取美国的科技知识和专利、实验样品等等,甚至从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里挖掘人才,要他们“带枪投靠”。这种技术间谍活动早在90年代就开始了,“千人计划”就是在奥巴马任内得以逐步扩大的。可是,美国的几任总统对此都熟视无睹,只有在川普上任后,美国才意识到,中共的技术间谍在美国是何等活跃,因此开始关注“千人计划”。可是,许多美国大学仍然以学术开放为由,反对川普政府的防范红色技术间谍的措施。

    五、养虎为患,美国两次犯错

    美国两次养虎为患,两次把共产党极权政权培养壮大,最后两次被迫进入冷战状态。犯一次错,可以算是美国的愚蠢和大意;同样的重大错误原封不动地再犯第二回,就值得深思了。

    今天来谈养壮苏联这头红色老虎,重点不是二战时期美国对苏联的技术和武器输出,而是二战前和二战之后对苏联的技术支援。美国对苏联的养虎为患从布尔什维克建立政权后不久就开始的;二战之后美苏冷战爆发了,美国仍然一度为苏联继续提供技术合作。可以说,苏联的冷战实力就是美国喂出来的。美国犯了对苏联养虎为患的错误之后,尼克松稍稍收紧了一些对苏联的技术管制,到里根任内,对苏联的养虎为患基本上终止了。但尼克松关上喂“西伯利亚虎”的大门时,却拥抱上另一头“东北虎”。从70年代末期开始美国对中共全面打开了大门,进入了第二次养虎为患阶段,直到今年川普关上了喂红色老虎的大门。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开始喂苏共这头红色老虎,到冷战开始,其中长达20年;从冷战开始到关上喂苏共红色老虎的大门,其间又是20多年。美国吸取教训了吗?它停止了喂苏共这头红色老虎,却开始喂中共这红色老虎。美国喂苏共红色老虎的时间是将近50年,从1920年代开始到1960年代末期,制定政策的既有共和党总统,也有民主党总统,两党都参与了喂苏共红色老虎的决策;喂中共红色老虎的时间是将近40年,从1980年代到今年,制定政策的既有共和党总统里根和布什父子,也有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仍然是两党都参与了喂苏共老虎的决策。而分别结束喂红色老虎的,都不是职业政治家或军队将领出身的总统,而是演员出身的里根和商人出身的川普。一旦美国停止了养虎为患政策,红色老虎对美国的威胁就越来越小;它完全依靠自力更生来扩军备战,必然力所不逮,最后自然就成为冷战的输家。

    原载大纪元,2020年12月26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26/n12645980.htm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