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情報界對中共干預大選的分歧

    by  • January 11, 2021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曉農

    美國國會兩院聯席會議1月7日凌晨對拜登當選總統認證後,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ODNI)立即向美國聯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提交了一份關於外國干預美國2020年大選的評估報告。這份14頁的報告內容保密,但美國《華盛頓觀察》獲得了這份報告,並於7日在其網站上以〈情報分析人員低估了中國對此次大選的影響力〉為題,報道了美國情報界對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擔憂,同時也透露了情報部門內部的分歧。

    這份報告中究竟有哪些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細節,目前不得而知,但據《華盛頓觀察》介紹,該報告不涉及郵寄選票舞弊或關於投票機操控方面的問題。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給這個報告附上了一封保密信件。《華盛頓觀察》引用了這封信的部份內容,拉特克里夫在信中說,「我很清楚,關注不同縣選舉威脅的各情報機構的分析人員使用了不同的術語來表述相同的惡性行動」,「他們評估了俄羅斯和中國的相似行動,而提交給決策者們的評估結論卻不同,潛在地導致決策者們誤以為,俄羅斯試圖影響這場選舉,但中國卻沒有。」

    所謂的美國情報界(Intelligence Community,簡稱IC),現在共包括18個政府和軍方的情報機構。規模最大的是中央情報局;2006年美國緝毒局(DEA)的國家安全情報辦公室成為情報系統的第17個單位;據Fox News報道,今年1月8日美國太空部隊剛加入這個情報系統。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負責整合這些情報單位的工作。

    情報人員背景差異影響分析

    《華盛頓觀察》的報道提到,在美國情報界內部,分析外敵威脅時,不同背景的人有不同的傾向,有的強調俄國的威脅,有的低估中共的威脅。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去年12月接受《華盛頓觀察》採訪時說:「我們有些情報分析人員從(美蘇)冷戰時代就在這個部門,習慣於把俄羅斯視為威脅;過去20年中加入情報界的人更看重反恐情報;但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中共,我們需要把更多的關注放在中共的威脅方面。」

    情報分析人員在工作中的個人價值與其外語能力和外國經驗積累有關,他們傾向於強調自己熟悉之國家的對美威脅。這有點像大學裏一些文科教授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不斷開設易學無用的課程來招攬學生。但這種傾向並非上述報告低估中共對美國大選的影響之唯一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有些情報分析人員依據個人的政黨傾向來從事情報分析。

    從《華盛頓觀察》的報道來看,這份報告本應在上月交給聯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或許還應該在那時交給白宮,但因為高層情報官員在中共的角色問題上發生爭論而推遲交出。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資深情報官員祖拉夫(Barry Zulauf)是這份報告的起草人,他告訴《華盛頓觀察》的記者,中國情報的相關分析人員似乎不願意將中國(針對美國大選)的行動評估為不當影響或干預;這些人傾向於不同意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故而不想把他們的分析拿出來。

    祖拉夫還透露,拉特克里夫「並不同意(中國情報分析人員)關於對中共行動的既定分析方向」。祖拉夫引用拉特克里夫的話表示,拉特克里夫堅持認為,「中共的行動確實意圖影響這場總統大選」。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2021年1月12日,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10112/6FB3DFLFM5AJLPZONM7BOLM3WI/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