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解析

    by  • January 18, 2021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1月12日公布了《美国印太战略框架(United States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the Indo-Pacific)》。美国的印太战略与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有直接而紧密的关系。

    1月13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战略家(Strategist》网站立即刊登了一篇文章“Declassification of secret document reveals US strategy in the Indo-Pacific”,介绍美国解密“最敏感的国家安全文件之一”(即《美国印太战略框架》)的意涵。

    近年来介入中印太地区颇深的中国也高度关注这个文件,北京的《多维新闻》1月14日刊文报道了此事。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最近在印尼沿海为战略核潜艇作战进行大规模水文侦测,这反映出中国为打通战略核潜艇的水下南航道而对澳大利亚步步紧逼的“三管齐下”计划正在实施。

    一、《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为何解密?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于2018年2月制定,阐述了2018年至2020年美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战略方针。它原来是一份保密文件,由时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地区高级主管、后来担任副国家安全顾问的Matthew Pottinger加密;公布前于今年1月5日由白宫国家安全顾问Robert O’Brien解密。

    从文件格式和内容来看,它属于草稿型的关于大纲和原则的工作性文件,全文共10页。它不是一个单独的文件,倒象是一个更大的文件中的组成部分。

    这份文件披露,在《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之外,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还制定了一个与之平行的《美国对抗中国经济侵略的战略框架》,但后者未解密。《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不包括制定文件的背景、讨论过程和执行细节,公布时从第4到第9页有少数文字加黑,但绝大部分内容都对外国公众公开了。

    为什么美国即将卸任的川普行政当局突然解密这份保密等级为“秘密”(Secret)、“仅限国内参阅”(not for foreign nationals)的文件?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Robert O’Brien公布此文件时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说:现在公布这份文件,旨在向美国公民以及我们的盟友、伙伴沟通介绍美国保持‘印太地区’未来长期自由开放的持久承诺。

    美国想达成的一个重要的对华战略目标是“为美国和盟友及伙伴使用军事力量威慑(deter)中国,同时建设在各种冲突中打败中国的能力和概念。”

    美国的Axios新闻网报道称,这份文件的公布“揭示了拜登政府将要继承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挑战”。

    笔者以为,解密这份文件,是为了进一步稳定印太地区的局势;川普行政当局意识到,中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与印太地区的稳定已经构成了相当程度的威胁,今后美国需要在这一地区继续保持相应的外交和军事部署。

    此文件解密后,印太地区的相关国家可以比较清晰地了解川普行政当局已经确定的战略方针,而拜登行政当局今后的相关战略自然也应保持必要的连续性。

    二、《美国印太战略框架》的重心何在?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所涵盖的Indo-Pacific地区的地理范围包括三个部分,即中部印太地区、东部印太地区和西部印太地区。属于中部印太地区的海域和国家是南海、印尼群岛海域、菲律宾和澳大利亚北部海岸,以及新几内亚、密克罗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所罗门、瓦努阿图、斐济和汤加等群岛的周边海域。

    澳大利亚对这个地区是非常熟悉的,太平洋战争时期澳大利亚海陆空军为本土国防所参加的战斗基本上就在这一地区。从马歇尔群岛到波利尼西亚群岛的东南部分,再到夏威夷,属于东部印太地区。而西部印太地区包括印度洋的西部和中部,直到非洲的东海岸。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提到的战略挑战者主要是两个。首要的挑战者是中国,其次是地处印太地区之外的北朝鲜。由于北朝鲜并不具备进入印太地区的实力,所以,中国实际上是印太地区安全和稳定的唯一挑战者。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虽然涵盖了印太地域的上述三个地区,但东部印太地区和西部印太地区目前尚未面临中国的实质型威胁,所以,中部印太地区才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点,而澳大利亚北部和邻近澳洲的印尼周边海域则是美国印太战略关注的一个新焦点。

    中部印太地区曾经是太平洋战争的重点作战区域之一,那时澳大利亚的海陆空军曾经与盟军一起,英勇抗击了日军的凶猛进攻。如今,中部印太地区再度成为国际关注的一个重要区域。过去几年来中国在这一地区展现出明显的军事挑战姿态;而《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显示,过去两年来美国也一直关注着中国对这一地区的威胁。在中部印太地区,澳大利亚是唯一具有国防实力的国家,也是美国的主要盟友。

    三、解读《美国印太战略框架》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开头就设问:如何保持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优势并促进自由经济秩序,同时阻止中国建立新的、不自由的势力范围,并培育合作领域以促进区域的和平与繁荣?

    此文件认为,由于中美之间政治和经济体系的性质和目标之差异,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将持续下去,中国将规避国际规则和规范以获得优势;近期内中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影响将继续上升,并挑战美国实现在印太地区的国家利益之能力。因此,美国要把自己的印太战略同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的相应战略契合在一起;与盟国及相关国家密切合作,以防止中国获取军事和战略上的能力。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指出,美国应当阻止中国使用武力对付美国以及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并研发击败中国在各种冲突中的行动之能力和方法。

    为此,美国要在印太地区强化具有战斗力的军事态势,以支撑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安全承诺。按照这一战略,美国将在冲突中否认中国在“第一岛链”范围的制空、制海权;保卫第一岛链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在第一岛链外的所有领域取得支配地位。

    这个文件是2年前拟定的,那时中共对中部印太地区的军事威胁还未彰显,所以美国的这份文件比较强调第一岛链相关国家的安全问题,并没有具体勾画出在中部印太地区展开战略防御的设想或布局。

    但是,《美国印太战略框架》颇有先见之明,事实上预见到了中国下一步可能的军事动作。自从2020年3月中国宣布其战略核潜艇在南海国际海域建成“深海堡垒”之后,中国海军的核潜艇开始探索它从“深海堡垒”出发、前往中太平洋,以便用潜射核导弹威胁美国的军事部署(参见我去年12月1日的观点《中国对澳大利亚实行经济威胁》)。中部印太地区的形势突然紧张起来。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按照《美国印太战略框架》的构想,在去年12月初宣布组建美国海军第一舰队,其布防区域就是中部印太地区(参见我去年12月16日的观点《中国对澳大利亚施压的真实意图》)。

    对这第三项措施,中国并不隐晦它的战略企图。北京的《多维新闻》1月11日发表一篇文章,《中方水下航行器被印尼截获,专家:为中国潜艇秘密绘制航线》,公开介绍了这一举措。据该文介绍,最近印尼在南苏拉威西(South Sulawesi)的塞拉亚岛(Selayar Island)附近发现了中国的无人水下航行器。

    1月10日香港的英文《南华早报》称,这些无人水下航行器的标签上写着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它们可能是在绘制海底地图,为中国潜艇的秘密航行绘制路线。

    笔者查找相关信息后发现,近年来印尼在爪哇海的不同海域近岸一共捞到了3艘中国制无人水下航行器,时间分别是2019年3月以及去年的12月20日。

    早先的发现地点是印尼领海中段的巽他海峡(Sunda Strait,位于印尼的南苏门答腊岛和印尼首都所在的爪哇岛之间)以及龙目海峡(Lombok Strait),而最近这次捞获无人水下航行器的塞拉亚岛水域位于印尼的爪哇海东段,距离澳大利亚的北大门不远。

    《南华早报》引用的关于中国无人水下航行器的母船之资讯过时了。据中国的资讯报道,这种无人水下航行器可能是中国称为“潜龙号”无人无缆潜水器系列中的一种,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为其技术总体责任单位。这种无人水下航行器的母船是“深海1号”和“大洋1号”综合调查船,两者的母港都在青岛。

    “深海1号”是中国最大的水下航行器专用母船,属于中国深海基地管理中心;“大洋1号”属于中国大洋矿产协会,主要活动区域是印太地区。“大洋1号”由一艘前苏联的海洋地质和地球物理考察船改装而成,其船尾安装了深海可视采样系统,可实时采集海底微地形地貌图像;它释放的无人水下航行器可以在水下近底自动航行,并采用水声通信技术,从海底高速传输图像。

    这种无人水下航行器使用充油银锌蓄电池作动力,每次潜航不会离母船太远;既然这种无人水下航行器已三次被印尼捞获,说明它在潜航中失去动力或失去与母船联系的可能性比较大。

    四、军事专家的警惕

    美国的《世界新闻》网指出,无人水下航行器是一种机器人,它可以在水下航行,收集海水温度、盐度、浑浊度、叶绿素和氧气水平等海洋数据,以了解海底环境,对海军的部署却具有极高价值,特别可供潜艇舰作战,“海军越懂海水,就更能隐藏他们的潜舰”。

    据《南华早报》报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国防战略高级分析师戴维斯(Malcolm Davis)就塞拉亚岛附近发现的无人水下航行器判断,它“使用声纳探测海底,以获得准确的海底水深图,并使用传感器了解水中的热条件和声学条件,从而让解放军海军潜艇在不被探测到的情况下获得穿越巽他海峡的最佳机会。”

    他认为,通过这样的方式,中国可以确保潜艇以最佳方式部署在南海、印度洋等地。戴维斯还表示,“中国将潜艇派遣到比南海或东海更远的海域——超越“第一岛链”,或者以一种能使解放军海军收集情报、支持秘密行动或作战的方式,对澳大利亚进行攻击。”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安全专家希思(Timothy Heath)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认为,中国此举很可能是为了收集情报,必要时提高潜艇在这些水域作战的能力;中国可能对在印尼附近水域巡逻感兴趣,这是扩大中国潜艇作战范围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军事专家们对目前中国战略核潜艇的动向比较了解,而美国的一些外交政策分析人士却没有这样的眼光。

    1月14日美国的《外交界(the Diplomat)发表了Abhijnan Rej的一篇文章《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三个疑问》,此文反映出典型的大陆型地缘政治思维的陈旧眼光,作者丝毫没意识到中国对中部印太海域的攻击性意图,对今后以印太地区为重心的中美对抗毫无概念,反而喋喋不休地谈论这个文件忽视了俄国和蒙古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重要性。

    拜登行政当局的某些政策分析人士对俄国的过度关注,是否会冲淡美国今后在中部印太海域发挥必要作用的努力,值得继续关注。

    原载澳广SBS,2021年1月18日,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united-states-strategic-framework-for-the-indo-pacific-analysis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