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缅甸军事政变对美中关系的影响

    by  • February 3, 202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从2月1日开始,地处东南亚的缅甸因其军事政变,占据国际新闻头条,又因该事件的两个元素与美国挂起钩来,一是大选日期与11月3日的美国大选仅晚6天,几乎同步;二是美国传说中的军队政变没影子,而缅甸军队说干就干,做成了事实,中国媒体将此说成“缅甸版川普政变”,将此前禁止的美国大选舞弊话题突然拉出来晾晒。

    为何如此?只因1月20日之后,中国向美国伸出的带刺橄榄枝,美方没表态接受。分析此事,特别有意思。

    国际社会对缅甸军事政变表态的微妙差别

    关于缅甸军事政变,国际社会的表态差别很大:近邻泰国、菲律宾说这是“内政”,不打算谴责;英国和欧盟领导人则将缅军方行为定义为“军事政变”;美国拜登政府发了三次谴责,但均未提“军事政变”,也回避使用“大选舞弊”这个敏感词,直到2月2日才正式发表声明,称是军事政变。联合国安理会表态准备开会讨论,但只提原因是缅甸军方大规模“改组政府”。

    于是西方媒体纷纷指出,缅甸军事政变影响了中国投资,希望中国干预。但对缅甸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却只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出面淡淡表示,“我们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由中方这种表态可以预知:安理会上别指望中国赞成谴责缅甸军方行动。

    中国与缅甸军方关系密切

    长期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缅甸实行高压制裁政策,与缅甸几乎没有任何正式外交关系。缅甸的最主要外交国就是中国,并和柬埔寨一道成为中国在东南亚最忠实的盟友与利益代言人。除了大量中资企业在缅投资,中国还在缅甸修建石油运输管道,以摆脱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缅甸对于中国来说,不仅有重要的经济意义,更有不可估量的政治价值。

    在川普政府时期,美国国防部探讨美缅军事关系的初步合作,为缅甸军人提供人道援助、军事医药和国防改革方面的培训,立刻引起中国高度警惕。去年12月,环球网发表报道《美欲通过合作控制缅甸军队 促使缅彻底脱离》,文中直指美国把离间中缅关系作为其重返亚太后的重要目标,美国加快与缅甸的军事合作,比如邀请缅甸加入美泰合办、有20多个国家参与金色眼镜蛇军演,目的就是使缅甸加快脱离中国。

    在昂山素姬成了缅甸的最高统治者之后,中国仍然是两边下注,继续与缅甸军方保持密切接触。就以最近一年为例,2020年7月16日,中媒就高调报道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在内比都同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就中缅关系发展交换意见,并特别强调缅军队支持“一带一路”和缅中经济走廊建设,缅军队恪守一个中国政策,支持中国政府在台湾、涉港、涉疆、涉藏等问题上的立场,支持中方为维护国家安全和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所采取的措施,认为香港问题纯属中国内政,其他国家无权干涉。2021年1月中旬,中国外长王毅访问过缅甸,不仅见了缅甸总统温敏,与缅甸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举行会谈,还见了缅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

    缅甸军队政变后中国媒体的评论

    以上是谈中国具有对缅甸政府的影响力,不等于说中国事实上操控了这次政变。但中国媒体在缅甸军事政变之后的评价,与世界媒体相比,算独树一帜,尤其是考虑到就在1月20日之前,中国宣传部门与美国左媒一样禁止讨论美国大选舞弊,这种嘲讽式谈论更意味深长。

    在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享有在敏感时期谈论敏感问题的特权,他在缅甸军事政变之后立刻发表《突发!缅甸军事政变刷爆互联网,为什么会与美国政局神同步?》,重点之一是谈缅甸军队政变是符合《缅甸宪法》的合法行动。据缅甸《2008年宪法》规定,缅军不接受文官政府约束,是独立的、超脱于国家政治生态之外的军人集团,又是“国家的监护人”和“宪法的守护者”。当然,胡也没忘记强调,这部赋予军队特别地位的宪法是在缅甸国防军司令丹瑞大将指导下制定的。重点之二则在该文“美国与缅甸的‘神同步’与不同的结尾”中阐述,说这是美国 59届总统大选的“缅甸版本”,二者开局都差不多:选举结果出来后,川普大统领和USDP(缅甸团结与发展党)都不服,都声称“选票造假”,只不过USDP玩的比川普要酷多了:人家11月11日就发表声明,要求重选,而且很快就找上了缅军这么一个“大靠山”。

    另一家公认有官方特殊背景的《财新》杂志则在网上登载《缅甸版“川普政变”,拜登何去何从》,重点就是谈大选舞弊:“最为致命的是,针对选举公平性的质疑也是铺天盖地,除了军人支持的反对党、缅甸內外非政府组织,以及联合国缅甸人权特別调查员也发出质疑。国际媒体与人权组织关注,数以百万计的罗兴亚人无法参与投票,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基本公民权利被剥夺”,最后又与美国挂上:“这一幕是不是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似曾相识?看来不仅是美国出现了选票舞弊纠纷,缅甸也是如出一辙!”

    不难看出,中国的意思是说,联合国与美国要干预,先得想法子让缅甸服从,还是想法子修宪。当然还包含一重:一个依靠严重舞弊上台的政府,别再来唱输出民主,捍卫他国民主的高调了。

    中美两国谁失先手?

    最后分析,中国为什么此时此刻要在缅甸问题上先出手?

    中国原本指望川普下台后,拜登政府对中国的热心助选有所回报。但拜登政府如今面临很多困难,内部矛盾大,高压政策也多。因此,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1月29日华盛顿智库和平研究所的网络视频会议上说:“内政即外交,外交即内政”,“目前,对美国来说,最深远而紧迫的国家安全挑战是整理我们自己的屋子。”这意思是攘外必先安内,对付内敌优先,国外政策调整不是重点。2月1日,美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接受NBC专访时再次重申,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挑战。美中关系性质复杂,其包含对立层面、竞争层面和在部分问题上的合作机遇,美方必须从实力地位而不是弱势位置处理对华关系。

    在对华政策尚未明确宣示的情况下,对待缅甸变局,拜登政府内部一直处于“混乱”状态。据美媒引述内部消息人士的话称,官员们对缅军方采取行动的时机“非常不满”,美国乃至白宫内部对于如何应对缅甸局势看法有异,正就是否将缅甸局势称为“政变”展开辩论,几经讨论之后,才正式称之为军事政变,决定减少援助。

    不管拜登政府事后采取什么措施,缅甸变局无疑是美国踩空,中国得了先手。但对台湾可能是个利好消息,按照国务卿布林肯的态度,将台美关系抬格至邦交会暂停,但从地缘政治与中美政治较量来说,保护台湾现状,不让中国得手,会是拜登政府短期内的选项。

    (原载台湾上报,2021年2月3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06045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