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中关系走向该如何判断?

    by  • February 17, 2021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美国东部时间2月10日晚上拜登与习近平通话,标志着两国关系在拜登就任后的基本走向已初步定局。但是,从不同角度去理解,会得出美中关系未来走向的不同结论。

    作者观察重点:

    美国对华政策的两个侧面

    美国军方对中美军事局势的密集评估

    美国海军重点防卫印太地区

    达鲁岛再成新闻焦点

    一、美国对华政策的两个侧面

    目前美国的对华政策大体上分成军事和非军事两个侧面。多数国际媒体是从外交、政治和经济层面来分析美中关系的未来演变,但从今天的实况来看,这种角度有重大缺失。其弱点是,完全忽视了中国对美军事威胁引发的两国关系的恶化,以及这种局面对印太地区各国的冲击,也严重低估了双方军事对抗对全球经济和国际政治关系的影响,同时又高估了外交辞令对双边关系的实质性作用。

    拜登与习近平的通话其实是各说各话,双方的交集有限。然而,很少有媒体把拜登与习近平通话之前的当日去美国国防部所做的事,也看作是美中关系未来走向的重要方面。

    拜登究竟去做了什么呢?

    美国军方此刻认为,美国国防部需要立刻着手制定对华国防战略的部署和细节,其具体安排宜由拜登到国防部正式宣布。2月10日美国国防部发布消息,拜登当天上午访问五角大楼时宣布,正式成立一个由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各军种及军事情报部门共15人组成的制定美国对华国防战略专门工作组,以评估国防部对中国的军事政策和相关军事项目,应对中共的挑战。该工作组由国防部长特别助理Ely Ratner领导,4个月后为军方高层提出具体的政策建议。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紧急成立这样的对华军事战略研讨组。

    美国国防部的这则消息指出,这个对华国防战略专门工作组承担着“突击任务”;国防部部长、副部长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渐进威胁”,中国正试图推翻现存的按国际规则形成的印太地区秩序架构,并使用所有手段,企图让这一地区的各国臣服。

    这个专门工作组的任务是,检视美国的军事战略、军队运用方式、技术应用和军力配置、部队管理及情报方面的最高优先目标;也评估美国的盟国和伙伴,以及它们对中美关系以及美国国防部对中国关系之影响。

    如果从紧迫性和重要性来看,显然,拜登2月10日上午在五角大楼所宣布的军事安排,比他当晚与习近平的通话更值得关注。这个专门工作组的任务折射出中美两国之间军事层面的高度紧张关系,但许多国际媒体完全忽略了这一消息的重大意义。中国的国防部和外交部对此事则一声不吭。

    二、美国军方对中美军事局势的密集评估

    去年以来美国军方频频发声警告,宣称美国正面临中国越来越大的军事威胁。最先发出警告的是近年来不断与中国海军在海上和水下对峙的美国海军。

    去年10月15日《美国之音》报道,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吉尔代上将在美国国防新闻与分析网站《防务1号》(Defense One)举行的有关美国海军现状的讨论中明确表示,“中国是对我们国家的战略威胁”。

    去年11月25日美国海军协会网站报道,美国潜艇部队司令官考德(Daryl Caudle)海军中将表示,美国海军的潜艇舰队以往偏重于和平时期的任务,而现在需要增强水下作战训练,“我们调整了舰队的战备训练期和部署前训练,以专注于高端战斗”。

    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Charles A. Richard海军上将则在海军界权威刊物《Proceedings》今年的2月号上发表署名文章,《打造21世纪的战略威慑力(Forging 21st-Century Strategic Deterrence)》。他认为,由于美国面临的来自中俄的军事威胁不断升级,现在存在着美国与中俄爆发核战争的真实可能性。

    为了让国会和美国公众了解中国对美国的军事威胁以及美国海军的应对方案,最近美国海军连续公布了几份报告,包括1月27日改定的《中国海军现代化:关于美国海军国防能力的考量,为国会准备的背景和议题(China Naval Modernization: Implications for U.S. Navy Capabilities—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海军作战部1月11日公布的《作战部长的海上作战计划,2021年(CNO NAVPLAN 2021)》,和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这三个军种去年12月完成的《海上优势:全面整合海上力量以取胜(Advantage at Sea: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

    而美国国会研究部则在今年1月28日发表了一份给国会的报告,《美中在南海和东海的战略竞争:为国会准备的背景和议题(U.S.-China Strategic Competition in South and East China Seas: 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这份研究报告是对海军的上述报告的公开呼应,不只是为了国会讨论国防政策和预算,也是让美国公众了解美中目前海上对抗的实况。

    但目前美国的民意集中在国内经济和政治两个层面,民众关注的是去年大选暴露出来的问题和当前经济政策对就业的冲击。上述军方报告并未引起民众的关注。

    三、美国海军重点防卫印太地区

    看美国现在如何部署其海军军力,就可以看出它军事上的重点防卫区域。美国海军一共有4个航空母舰编队,另有卡尔·文森号航母和福特号航母在训练中,此外还有2个两栖攻击舰编队(稍小一些的航母)。现在美国海军把4个航母编队中的3个、2个两栖攻击舰编队中的1个都投放在东亚地区。为保卫东亚及印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美国海军动用了它的大部分兵力,针对的是中国海军。

    到2月上旬为止,里根号航母打击群停在日本横须贺基地;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群在台湾东北海域,它搭载的海军陆战队突击部队基地在冲绳,美利坚号排水量4万5千吨,以前被称为“突击航母”,可搭载攻击直升机和F-35战斗机;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最近进入南海国际水域后,又回到菲律宾东部外海;尼米兹号航母打击群从中东撤出,向东回航,进入南海的西南部演习,待回美国圣迭戈基地休整后将归属驻日本横须贺的美国海军第7舰队。

    英国已经宣布,将派出最尖端的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到东亚地区。《澳大利亚财经评论》2月11日报道,澳大利亚海军将参与英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巡航印太地区。今后东亚地区维持区域稳定的美英两国的航母打击群将达到5个,这是太平洋战争之后东亚地区从来没有过的高度密集的海空军军力部署。

    美国海军之所以要重点防守东亚和印太地区,是因为中国以海南岛三亚为基地的核潜艇舰队已开始执行中国新的对美核威胁方针。这些核潜艇试图深入中太平洋,靠近美国西海岸,对美国形成主动型抵近核攻击的威慑。所以,美国海军必须在第一岛链一线和南海的三个潜艇水下航道防堵,若中国的核潜艇进入中太平洋活动,美军的防守就相当被动了。而与澳大利亚直接有关的是,中国核潜艇正准备南向进入爪哇海,再东进威胁澳大利亚北部的国防安全。

    四、达鲁岛再成新闻焦点

    去年12月16日我在SBS网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中国对澳大利亚施压的真实意图》,文中提到,中国与巴布亚新几内亚达成协议,在该国靠近澳大利亚的一个15平方公里的荒凉小岛上投资2亿澳元,修建“综合多功能渔业工业园区”,中国的真实意图很可能是在那个小岛上建立其战略核潜艇的海外前进基地。2个月之后,这个小小的达鲁岛再度成为新闻焦点,因为澳大利亚媒体又发现,中国还有一个更大的在这个岛上建造城市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也引起了澳大利亚政府的关注。

    今年1月下旬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一家中资公司WYW Holding致信巴新总理马拉佩(James Marape),提出一个斥资390亿澳元在巴新的达鲁(Daru)岛建造新城市的计划。这个计划野心勃勃,它建议的投资额居然超过巴新全国的GDP,准备把这个岛建成包括港口、工业区、商业区、休闲区和居住区的新城市。这封信提到,这家中国公司已经与巴新地方政府谈过并获得默许。此新城计划将以长期的BOT(建设-运行-转让)合同实施,这意味着,中国的这家公司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成为这个岛的主人。虽然澳大利亚的记者看到了这个计划,但巴新政府声称不知此事。

    这个计划有两大疑点:

    第一,它究竟是巴新经济发展之所需,还是为中国海军建立军事飞地?

    巴布亚新几内亚属于不发达国家,经济依赖外援,全国由数百土著部落组成,9百万人口散布在总面积46万平方公里的多个岛上,其中四成不识字。国土的大部分是被热带雨林覆盖的山区,热带雨林里毒虫毒蛇横行,不适合居住,巴新首都与全国其他地方没有公路相通。

    中国驻巴新大使馆对该国国情的介绍是: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治安恶劣,民众生活艰难。达鲁岛处于巴新大岛之外,岛上还流行耐药物结核病,岛内原住民偶去巴新大岛,要划单人小舟。当地原始的采集活动并不需要这样一个城市,而这个岛上若建新城,对附近的荒凉地区也没有经济辐射作用。那么,一家中国公司如果不是奉命出面,为建设中国未来的海军基地、维修工厂和大批潜艇官兵休闲的海军城,找巴新政府拿钱铺路,它还能有什么样的商业动机,到这里建设与当地落后的经济状况格格不入的庞大“城市”呢?

    第二,准备投资390亿澳元的中国WYW Holding公司比上次在达鲁岛投资渔港的福建中鸿渔业公司更可疑。

    这家中国公司的名称WYW并非英文词组的字头缩写,而是中文汉语拼音Wu Yuan Wan词组的字头缩写,香港的商务资讯网显示,该公司的中文名是“五缘湾股份有限公司”,出面给巴新政府写信的是其香港空壳公司,而这个母公司其实也是空壳。五缘湾位于厦门,这家私人集资建立的公司取用当地地名,2014年在厦门注册,其董事长是洪炜强,CEO是谢霓,业务是食品批发;一家自称能投资近4百亿澳元的公司,其办公室仅租用厦门高崎机场附近办公楼里的一个小间(高崎道888号110店面A区);查看国内关于该公司的信用报告,此公司的融资历史、投资事件、企业业务均为空白,无可查考;其公司网站上亦无一字介绍其商业活动,而且自2018年后再未更新页面。如此资信的公司,居然狮子大开口,要浪掷近4百亿澳元,其动机和行为实在令人怀疑。看来,它只不过是中国政府的又一替身而已。

    尽管目前这个“达鲁新城”计划尚未落实,但中国的全球军事野心已暴露无疑。其野心至少有三:

    建立控制南太平洋广大海域的桥头堡;

    孤立澳洲;

    威胁美国。

    这是重演大日本帝国太平洋战争中其海陆军的对美战略,当年日军就企图占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斯比港(现在的巴新首都),进而切断澳大利亚与美国的海路,再进占澳大利亚。今日的巴新所辖各岛,都是当年战争时期双方激烈争夺的战场。

    原载澳广SBS, 2021年2月17日,https://www.sbs.com.au/chinese/mandarin/zh-hans/what-the-relation-between-us-china-will-go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