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Admin

    中国政府発表ジニ係数の疑問

    by  • January 21, 2013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HeQinglian 氏

    Translated by @Minya_J 東京

    2013年1月21日

    ①この十数年来、中国人はGDP、ジニ係数、レントシーキング、インフレ等専門用語に耳タコ、高等教育受けた人は大体意味が分かっている。

    ②最近、ここ何年もジニ係数を発表しなかった国家統計局がこの10年の数字を発表した。2008年の0.491を最高として、2012年には0.474に減ったという。が、すぐさま疑問の声が上がった。

    ③【政府の数字が信じられないのは、政府の信用がガタ落ちだから】胡温体制の10年間、生態環境...

    Read more →

    「南周事件』は北京に対する底値探り

    by  • January 7, 2013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氏 @HeQinglian ブログより

    Translated by Takeuchi Jun @Minya_J 東京

    http://twiffo.com/1AM2

    http://www.digi-hound.com/takeuchi/

    ①習近平が総書記を引き継ぎ、ゾクゾク各種の公開談話が発表され、現行政治体制の維持が強調されている。だが中共改革を待ち望む朝野の人士はあきらめず、すこしづつその「底値」を探り始めた。

    ②1月3日に始まった”南周事件”は鲍彤(*注;元趙紫陽秘書が出した)の「政治改革呼びかけ書」に続くあ...

    Read more →

    从《南周事件》看中国的集体行动逻辑

    by  • December 28, 2012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1月10日,从种种迹象来看,《南方周末》事件已近尾声。虽然《新京报》与《南方周末》都以曲笔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都属于“光荣撤退”之举,事件无疑已进入收官阶段。

    这一公共事件在胜负上本来就无任何悬念,无论结局如何,都不影响其作为一个大事件的地位,它的价值在于:借助此事件,可以理清中国的集体行动之逻辑。

    一、“南周事件”填补了社会抗争的空白:为新闻自由而抗争

    近20年来,媒体人个别的抗争从来没有断过。这些抗争有各种表现形式,比如尽可能地报道真相,或者以各种方式阐述与当局完全不同的政治理念。但某家媒体的编采人员以集体名义抗争,“南周事件”确实是继198...

    Read more →

    特赦腐败与敦请行宪

    by  • December 14,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政府的反腐败由“风暴”变成江南细雨,润物无声。紧接着出现两个话题,一是张维迎的特赦腐败,二是张千帆等知识分子公开发表《改革共识倡议书》。这两种建言的内容与要解决的问题相差有如霄壤,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都看到了中国的危机。

    吴思、张维迎的“特赦腐败”目标不同

    说到张维迎的特赦腐败,不得不提到早几个月提出此论的吴思。吴、张两人的共同点是看到了腐败极其严重且极难管治,但两人提出特赦腐败的目的却不相同。

    吴思希望以赦免权贵与官员腐败之罪来赎买政改,以此卸下中国官员群体的腐败包袱,“荡涤污秽”,“与民更始”。这一建议显然未考虑特赦有无实施可能以及...

    Read more →

    “托克维尔热”折射的中国政治困境

    by  • December 13,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至今仍然是由高层决定走向的政治,因此,政治高层的喜好,包括他们最近爱读什么书,都会成为人们猜测政治动向的风向标。王歧山推荐人们读19世纪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就引发了一阵托克维尔热。

    王歧山为何要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王歧山荐读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并非始自现在,早在几年前就已风闻他向官员们推荐这本书。

    那么,托克维尔这本书究竟说了些什么?只有先弄清楚这一点,才能知道王歧山推荐此书的真意。

    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于1856年出版,其时距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只有67年。托克维尔1...

    Read more →

    中国民众为何冷对反腐风暴?

    by  • December 10,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第三、四代交接权力之际,存在一段政治管控的模糊期,上一代领导人的阴影迟迟未曾散去,新一代行使权力谨小慎微。但习近平来势不同,在接任中共总书记之后,立刻展现“新君”风范,高调反腐算是他开局后端出的第一道大菜,海外因俄罗斯普京的百日政绩盘点与埃及穆尔西的百日计划,谐称习的反腐为中共第五代的“百日计划”,对此抱持观望态度。

    官场百姓都在观望

    在习近平第一次表达反腐决心时,无论是中国官场还是民众,都当作老生常谈。我在《习近平反腐大业的短板》一文中指出这是他重建中共政治合法性的重要一环,许多人还认为他真要“反腐”也得等到明年3月政府换届之后,没想到他立马行动。

    ...

    Read more →

    习近平“反腐”大业的“短板”

    by  • November 29,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习近平接任后,重塑中共执政的政治合法性成了头等大事。据其两次讲话宣示,其方向有三:在统治集团内部,以“反腐”为手段治理党与政府;对民众,则许诺将“面包”做大,解决民生;对外采取强势的民族主义姿态,11月间中国新版护照地图将与东南亚邻国有争论的土地划进中国版图,引发与印度、越南、菲律宾等国的纠纷,可视为一种试探。

    中共反腐的腾挪余地有多大?

    上述三大举措,习近平能掌握一定主动权的其实只有“反腐”一项。因为继续保持经济增长以履行“面包契约”,要受本国资源、国际资本流动、国际商品需求变动等许多约束;展示强势的民族主义姿态,也得受制于他国的反应及国际局势。但细细盘点之...

    Read more →

    中共拒绝民主化的N个理由

    by  • November 13,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十八大召开之前,海内外曾没多少来由地掀起一阵中国“政改热”。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宣示“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让一些原来期盼改革的人顿感失望,另一些媒体与人则开始移情于习近平的盼望。

    其实,所谓“改革”,从来就是一个政权应对危机之策,一般在几个条件下发生:利益汲取管道梗阻;统治基础削弱;社会反抗已经难以控制;外部压力过大(比如缅甸)。中国现在无外部压力,国际环境对中国政府来说非常有利,前三者,中共各有化解之方。

    利益汲取管道仍然畅通

    过去20多年,中国的“财富寻宝图”上的主要“宝藏”土地、矿产等都面临枯竭,“世界工厂”辉煌不...

    Read more →

    解读中共“再见,毛泽东思想”

    by  • October 26, 2012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最近,新华社发布的一条消息引起各种猜测,那就是行将提请十七届七中全会讨论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如此表述:“全党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凝聚力量,攻坚克难,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短短90多个字,将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编织进去,独独没提中共政权缔造者毛泽东的思想。如此大的动作,外界纷纷猜测诠释其用意究竟何在。

    为什么要对毛泽东思想说“再见”?

    自1945年中共七大将毛泽东思想确立为中共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