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民富国安之梦何时圆?

    by  • October 20, 2010 • 经济分析 • 22 Comments

    中国政府郑重宣告,“十二五”期间中国的发展方式将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被列为“十二五规划”的重点之一是改善收入分配。

    其实,改善收入分配在“十五”与“十一五”期间均被列为规划重点。只是那时中国人大多没想到国富与民富并非同一回事,总相信党的宣传“大河涨水小河满”,以为国家富了,民众的收入自然会水涨船高。

    今年8月初那条中国GDP总量跃居世界第二的消息,终于让中国人看到了自身的真实处境:亲爱的Motherland虽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均GDP却排在世界第103位。按市场的美元计算,中国的人均GDP仅相当于日本的1/10;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日本的人均GDP仍...

    Read more →

    汇率问题:中国动了谁的奶酪?

    by  • October 12, 2010 • 世界与中国 • 40 Comments

    近来美元不断贬值,导致其对欧元和日元的汇率降至8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中国不愿让人民币升值,近日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会议未能就避免“货币大战”的措施达成共识。IMF高官只能各打50大板,指出各国尤其是中美应该在汇率问题上合作并避免保护主义。有人讽刺说:“货币问题国际声明的价值还不及印刷它们的纸张。”

    人民币汇率是个积累了多年的老问题。中国政府其实考虑过是否升值,内部也有过相应讨论。但今年3月份做完人民币升值压力测试以后,政府决定不再考虑升值。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测算,如人民币在短期内升值3%,家电、汽车、手机等生产企业利润将下降30%至50%,许多议价能力...

    Read more →

    雾里看花的美式中国观察

    by  • October 8, 2010 • 世界与中国 • 37 Comments

    中国朝野现在均重视外部评价,最能调动中国人情绪的应当就是来自美国的评价。闻好评则喜,认为这是本国国际地位提高的表现;闻差评则怒,认为这是“海外反华势力”在妖魔化中国。

    8月下旬,美国《新闻周刊》发布一个最受尊重国家领袖排行榜,中国的温总理被赞扬为“最体恤民情的领袖”,位居榜首。这条消息立刻登载在中国各大官方网站上。但9月25日《纽约时报》那篇由温相在出席联大期间的表现而激发出的文章――“新中国的三副面孔(Three Faces of New China),中国方面认为此文有污名化中国之嫌,于是当它不存在。

    《纽约时报》这篇文章的大意是,在国际媒体的聚光灯下,温...

    Read more →

    政府太大,供不起 ――中国宏观税负不堪承受之重

    by  • September 28, 2010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社科院财政所发布了《中国财政政策报告 2009/2010》。报告显示,2009年按全口径计算的中国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已达32.2%。中国目前的人均收入最多只能进入中下等收入国家行列,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这类国家的合理宏观税负标准约为20%;但中国的宏观税负标准却超过了高收入国家的30%。因此,2009年美国《福布斯》杂志推出的“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上,中国排名全球第二。

    其实,税负过重只是中国人的普遍痛苦。这一庞大的财政收入数字下面还隐藏着不堪告人的现实:近十余年以来,为了满足日益庞大的政府开支,各级政府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罗掘一切资源――美其名曰开辟新税...

    Read more →

    双面中国 ――致读者

    by  • September 1, 2010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与古罗马门神雅努斯有着两张脸一样,在世界眼中古老而又新鲜的中国也有两张脸。只是雅努斯的那两张脸分别面向过去与未来,而中国的两张脸却是富裕与贫穷。

    雅努斯同时向世界展示他的两张脸,而中国总喜欢遮掩住其中一张脸。大多数时候,中国政府只愿意展示那张显示富裕与强大的脸;只有在极偶然的情况下,比如要履行国际责任时,中国政府才愿意强调自己还是发展中国家。

    于是观察中国就成了各取所需的行当。有人看到了中国富裕强大的一面,比如多年以来GDP高速增长的神话让有些人惊呼:中国很快要赶超美国、欧盟与日本,成为世界强国;在金融危机袭来时,各国人看紧了荷包,而中国却成了世界第二奢侈品消...

    Read more →

    已走到尽头的小农经济 ——关于中国农村、农民与农业的对话

    by  • December 2, 2001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何清涟(美国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程晓农(本刊主编)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1年第3期

    中国与印度:现代化道路上的迟到者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上一世纪中人类经历的社会变革相当多,但对人类生活产生久远影响、堪称最伟大的变革可以说只有两项:首先是民主政治制度成为人类政治制度当中带有普适性的形式;其次当推小农阶级的萎缩乃至消亡,这一变革永远切断了人类与以往世...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