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

    by  • February 24,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北非与中东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潮还在持续发酵,一个横亘在世界及中国人心头的问题就是“茉莉花革命什么时候轮到中国?”抱有这一疑问的当然不止是中国民众,还包括中国政府。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亦真亦幻的“2.20茉莉花革命”,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那用黄金浇铸的超强维稳能力,也暴露了中国政府那草木皆兵的脆弱心态。

    中国与中东北非的异同

    突尼斯与埃及人民要求统治者下台的理由,中国人看了相当眼熟。如果就经济状况而言,2010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人民起而反抗的北非中东国家当中,只有埃及、也门两国低于中国。抗争最激烈的利比亚高达11852美元,突尼斯...

    Read more →

    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by  • February 22, 2011 • 中国观察 • 315 Comments

    2011年2月20日这个日子,无论中国人未来以什么姿态回顾评说这一天,它将因以下几点被载入中国史册。

    第一,这一天,中国发生了一场旷古未闻的“革命”,我将其称之为“一条推文引发的茉莉花革命”。推特中文圈不少人是某种程度的参与者——或是传播了这条消息或是发表了相关评论,其鼠标就是促使这场“革命”发酵的gongju。在20日以前,我就说过这是一部产生于地下奔突着烈火的地面之上的伟大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归属于行为艺术类别。

    根据我对信息源的追索,最初是一位叫做“@mimitree0 秘密树洞”的推友于2月17日在推上发布了这条消息:“中国‘茉莉花革命’初次集会日期已...

    Read more →

    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by  • February 17, 2011 • 传媒观察 • 148 Comments

    近两天,最让人吃惊的新闻莫过于美国之音中文部的广播电视节目可能将被裁撤的消息。考虑到这一行动正好发生于中国为争夺国际话语权而花费巨款推行“大外宣计划”之时,我觉得有必要谈谈自己在中国人权(纽约)做的一项研究课题中的一部分,以让人们了解今天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中国官方一直认为,“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信息被西方媒体垄断”。自从中国政府改革开放积聚了财力之后,就开始通过资助或者直接出资创办貌似独立的华文媒体、华文学校,并鼓励开办各种华人社团,作为统战工作的主要工具,并将这三者合称为中国政府的“三宝”。从三年前大张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中、...

    Read more →

    李薇:一个中国的时代故事

    by  • February 15, 2011 • 中国观察 • 41 Comments

    2月13日,享有“高官公共情妇”美誉的李薇“未经刑事审判重获自由”。从公开报道的内容来看,她的损失似乎只是“被迫签署了相关文件,将所持首创石油投资有限公司的20%股权转让给首创集团”,大部分海外资产毫发未伤。这一结局无论是与她的同类相比,还是与那些曾帮助她建立财富王国的诸位高官相比,李薇都堪称非常幸运,完全符合中国官场多年以来判断“真正成功人士”的标准:“如今这年头,赚钱不算真本事,赚了大钱还不出事才算真本事。”

    有关高官情妇们的故事近年来令人目不暇接,让我早就产生严重的阅读疲劳。这次《财经》杂志将李薇的故事冠以“公共裙带”之题重炒了一遍,作者的一句话才让我下定决心仔细读完...

    Read more →

    赖斯:为埃及民主化努力过的人

    by  • February 1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2 Comments

    2月7日,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莎.赖斯(Condoleezza Rice)在旧金山的Moscone中心发表演讲。针对埃及目前的局势,她指出,埃及社会目前的动荡正是专制造成的,“如果没有民主,民众无法以和平的方式来替换政府。这对极权专制者也是不幸的。民众的恐惧是支撑极权专制者掌权的因素;但当民众突然不再恐惧时,对极权专制者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她还强调,美国必须对外输出民主。

    由赖斯女士来讲这个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这不仅是由于她曾具有的政治身份(美国前国务卿)与专业身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还在于她在美国国务卿任上时,曾为推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事业做过不懈的努力。Read more →

    从亚细亚孤儿到世界孤儿

    by  • February 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51 Comments

    从突尼斯开始燃烧的自由民主之火,终于燃烧到非洲与中东地区。中国政府利用其对媒体娴熟的控制手法,在有关埃及的报道上,主要突出中国政府派专机接回远在埃及的中国人,以示中国政府对本国子民的关心。再用春节的各种喜庆祥和的镜头暗示中国离埃及的骚乱是多么遥远。于是北非中东那让世界兴奋不已的革命,在情况相类的中国却波澜不惊,只在海外的中文网上成为新闻题目,推特圈内成为话题。

    我相信这场革命会使中国执政者调整国内外战略。任何国家在制定战略时,通常要考虑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国内各种“压力集团”和舆论的要求,来自势力较大的压力集团的游说与压力是影响执政者决策的重要因素。其次则是来自国际政...

    Read more →

    中国人应从埃及革命中学到什么?

    by  • February 2,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54 Comments

    目前对埃及革命高度关注的国度与人群,除了众多利益相关者——如同气连枝的非洲、中东国家、以及美英等国之外,最关注的大概就是中国了。

    来自中国的关注有两类:一类是来自中共政府的关注,估计目前中国各种研究非洲、中东的官方机构(外交部下属研究机构、国际关系学院、总参情报部、社科院等)正在日以继夜地梳理资料,归类整理研究,从不同的管道与专题为中央政治局准备各种相关资料。其中主要的资料包括各种反对组织的活动情况、它们如何利用政治空隙发展壮大,此次活动的组织过程。以中共积数十年作为政治反对派的地下工作经验与执政者这双重经历的老练,自然不会去相信埃及反对力量穆斯林兄弟会向世界声称的那样,这...

    Read more →

    埃及政治局势的“场景想定”

    by  • January 3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62 Comments

    这几天非洲地区的局势波云诡谲,但前景已隐然若现。只是这前景与国际围观者期望的可能不太相同。在此不妨来一个“场景想定”(Scenario,战略学用语)。

    突尼斯局势现在已基本稳定,总理加努希在同所有政党和民间组织举行会谈后决定了新政府的阵容,他向世界宣布这个过渡性的临时政府只负责完成领导国家迈向民主的任务,在半年后完成选举并移交权力,届时他将退出政坛。突尼斯“复兴运动”的领袖冈努基在流亡国外22年后已于30日返回突尼斯。据研究伊斯兰运动的专家说,“复兴运动”的意识形态比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要温和一些。对于突尼斯的各种政治力量来说,今后这半年就是他们集结力量、争取选民支持以获取执...

    Read more →

    政治人物的声誉与时间坐标

    by  • January 2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82 Comments

    最近,突尼斯革命将本阿里这位已踏上流亡之途的威权型政治人物带入了世界公共视野。读其一生行状,不由得想起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一首诗,原为七律,现录其中广为传诵的两联: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这首诗蕴含的政治哲理,就是强调时间坐标对评价政治人物的重要性:周代贤相周公如果不幸在流言四起之时死亡,肯定会被当作一个篡位者载入史册;西汉王莽如果在篡位之前去世,必将留下千载贤名。同理,本•阿里如果在2007年前死亡,或将权力通过选举和平转移给另一位政治家,其结局不仅不会象今天这样落得个被国民抛弃、举家流亡的下场,还会有不...

    Read more →

    美国人缘何将中国视为“第一经济强国”?

    by  • January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65 Comments

    比较美中两国人民对本国及对方的认识,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但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却常常与中国人对本国的认识相反。最近皮尤公众与媒体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People & the Press)一项调查显示,在问到“哪个国家是全球领先的经济强国时, 47%的美国人认为是中国,只有31%的人认为美国经济仍然走在世界前列。

    但生活在号称GDP总量第二的新兴经济强国里的中国人,大多对自身生活的质量并不满意,不少人认为压力过大,前景灰暗。《人民论坛》杂志去年12月的调查显示,党政干部、公司白领与知识分子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均接近或超过一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