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政府应拿出保证食品安全的诚意

    by  • May 20, 2011 • 中国观察 • 29 Comments

    最近中国江苏丹阳市大吕村村民刘明锁因其上演现代科技版的“拔苗助长”故事,成了世界级新闻,不少著名媒体用生动的语言向本国读者讲述这位中国瓜农施用膨大增甜剂化肥后,导致47个瓜棚西瓜疯狂炸裂的奇怪故事。中国农业的可怕生产方式再次为世界留下深刻印象。

    但作为经常食用这类化肥施放过多的农产品的中国人,面对这条消息,心情恐怕很不好受。因为他们早就成了中国农业过多依赖“高科技手段”的直接受害者。国人的痛苦在于:闭着眼睛吃,假装不知道事实真相换来心里安宁。每当这类事情被曝光一次,人们就再一次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是在慢性中毒,而且无法逃避。以水果种植业而言,生产过程中使用膨大增甜剂并非只有刘明...

    Read more →

    李光耀时代的结束与中国的尴尬

    by  • May 1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80 Comments

    北京最近又遭遇了一场尴尬:5月9日,在与中美战略会谈同时召开的一次中美智囊研讨会上,北京智囊俞可平表示,中国政府对新加坡模式非常有兴趣,理由是新加坡能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政治上一党长期执政。但新加坡大选后的政治变局却表明,中共心仪的新加坡模式不再受该国民众欢迎。新加坡首任总理、国父李光耀与二任总理吴作栋5月14日宣布离开内阁,辞去内阁资政一职。他们作出上述宣布是迫于形势,因为他们的人民行动党取得了自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最糟糕的选举结果。

    李光耀退出政坛,使新加坡选举成为一场没有输家的选举。

    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国曾热议亚洲“四小龙”的经济成就,由于这“四...

    Read more →

    解读“公共安全账单”

    by  • May 17, 2011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仔细读完《财经》杂志5月9日的文章“公共安全账单”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11-05-08/110712639.html)之后,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谁是中国“公共安全”的最大破坏者?

    这篇文章做了大量调查,再加上身处中国之内,作者与杂志对这一个敏感话题自然会加倍小心,数据是可靠的,结论是审慎的。公共安全支出超过军费勿庸置疑。该文对支出特征的概括如下:

    第一大特征是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主要与国家暴力机器相关。在2011年6244.21亿元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中,武警、公安、法院、司法、缉私警察五大类的预算额度即达到 506...

    Read more →

    虚假信息背后的真实民意

    by  • May 9, 2011 • 传媒观察 • 95 Comments

    互联网时代,人们才算是进入了“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麻烦就是如何辨识信息的真假?

    以5月6日一条被新浪网转载的消息为例,这条标题为“习近平提重大议案:取消毛泽东思想”的消息,其实于近半个月以前已经在一些博客与网站上流传,主要内容是“据消息人士称,去年12月28日,习近平和吴邦国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议案并获政治局通过”,并言之凿凿地称,该决议“编号(179) 号,又称(170179)号”。

    曾有好几起人就此问过我,希望我判明真假。

    最开始是十多天前一熟人来电讲此事,我说是假的,他问我有何根据?哪有造谣这么具体的,连文...

    Read more →

    中国的反精英情绪从何而来?

    by  • May 6, 2011 • 中国观察 • 52 Comments

    好几年以前,曾看到过有文章提到中国的中低层人士已经产生了反精英情绪,一看到精英阶层有人倒霉,网上一片叫好声音。我记住了这一观察,但反精英情绪强烈到什么程度,对此却并无切身感受。上个月末在推特上有关“精英”一词的争论,却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这种情绪。

    此次争论的缘起很简单。4月下旬,我在“面对中国未来前景的惶恐”一文中使用了一个分标题,“中国精英阶层的惶恐”。对精英这个词的使用,一些推友有意见,大致可归纳如下:
    一、中国没有所谓“精英”,就像它也没有贵族。
    二、“精英”这词本身不妥,暗含只有这些人是社会精华的意思,宣传一种傲慢和不平等。
    三、中...

    Read more →

    中国工人的力量哪去了?

    by  • May 2, 2011 • 中国观察 • 79 Comments

    “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我看到一则消息:武汉钢铁集团工人徐武因与所在单位武钢发生诉讼纠纷被关进精神病院达4年之久,日前成功“越狱”至广州,却被武汉警方抓回。其中曲折,被媒体称之为“中国上演现实版飞越疯人院的故事”。

    看到这份由中国地方政府献给工人阶级的五一节“大礼”,不由得想起一支上世纪50至70年代传唱不衰的红歌“咱们工人有力量”,以及“文革”时工人阶级成了“领导阶级”后的雄风,例如工宣队进驻从大学到居委会各单位,工宣队队长成了太上皇、工宣队员们成了御前侍卫;工人每与人发生争执,一拍胸脯吼一嗓子“老子是响当当的工人阶级,党最信任我们!”觉得恍如隔世,领导这个国家的党还是那...

    Read more →

    迟来的抑制通胀之药:人民币升值

    by  • April 28, 2011 • 经济分析 • 96 Comments

    持续几年的高通胀与就业艰难已让中国感到不幸福。盖洛普近日公布《2010年全球幸福调查》显示,仅有12%的中国人认为自己属于生活“美满”一档,而有71%的人认为自己生活“艰难”,有17%的人说他们生活“困苦”。

    面对郁积的民怨,再考虑到引发北非中东革命的首要因素就是通胀与失业,北京政府已将控制通胀作为第一政治任务,除了释放外汇压力、提高银行准备金率以减少流动性之外,甚至决定采取过去一直排斥的方法,即人民币升值。4月中旬,总理温家宝把提高人民币汇率“灵活性”列为政府控制物价应当更好利用的多种工具之一。

    让人民币升值可减轻中国国内通胀压力,这是西方坚持多年的观点,温...

    Read more →

    为抑制通胀中国释放外汇储备压力

    by  • April 26, 2011 • 世界与中国 • 46 Comments

    从去年开始,中国国内对通胀成因的评述日益集中到政府不太愿意承认的一个“点”上,即政府发行货币过多,仅2010年前三季度就超发43万亿元。

    持此论者其中就有中国的金融官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直言:“过去30年,我们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根据官方数据,2009年,中国GDP总量为33.5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为60.6万亿元,是GDP的1.8倍,多出了27.1万亿元。中央政府承认这一事实是通过总理温家宝的两次讲话——从今年两会期间要“消除房价物价上涨的货币基础”,到4月13日温相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消除通货膨胀的货币...

    Read more →

    从批判文化的堕落看政党兴衰

    by  • April 19, 2011 • 传媒观察 • 85 Comments

    最近,由《环球时报》与香港中资媒体《文汇报》担纲发起的批艾风潮让人感到不安。这种不安是由这些批判文章彰显的“软实力”水准引发。读者不知自诩“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究竟要将中国文化蹂躏作践到什么地步方才罢休?也不知这种政治文化的堕落底线在哪里?毕竟,中国十几亿人还不得不接受这个政党的统治,这种堕落实在没让中国人长脸。
    我分明从这些批判语言中感受到了中共批判文化的堕落。

    自90年代开始,中共鉴于知识分子被批判曾出现“越批越香”的现象,对于所有触犯意识形态底线的知识分子一律不再公开批判,只是封杀冷冻,不许各报刊再发表这类知识分子的文章,理由是“防止猎名”(传达的文件上原...

    Read more →

    晾晾多家港媒老板的政治面目

    by  • April 14, 2011 • 传媒观察 • 103 Comments

    自艾未未陷狱之后,中国党媒已多次批判,由于担心国内人联想,没有将艾未未那张著名的“草泥马裆中央”放在媒体上公开批判。香港《文汇报》与《大公报》从北京党媒那里接过革命大批判的接力棒,开足火力,以表示艾未未已经引起了“海外华文传媒”的愤怒。《大公报》更是偷天换日,将“草泥马裆中央”改成“草泥马祖国”,以此挑引读者对艾未未的愤怒,称“艾未未所谓的艺术作品以羞辱中国方式迎合西方,……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

    看来有必要让中国大陆的读者了解一下党的阳光遍洒世界各地华文传媒的事实,先来谈谈香港媒体红色渗透的实际状况。

    目前在香港,亲中媒体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拥有中资背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