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请留住西藏

    by  • July 19, 2011 • 中国观察 • 41 Comments

    7月9日-10日,我在DC参加汉藏论坛时,看到了藏族女作家唯色的文章“请制止用神山圣湖牟利的开发”。文章谈到,总部在北京的国风集团下属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承包”了西藏的神山冈仁波齐和圣湖玛旁雍措,把藏人心中的神山和圣湖当作发行股票的招牌,包装为“西藏阿里神山圣湖旅游区开发项目”。

    唯色反对把宗教圣地商业化,提到了这个地方不宜开发的两个理由,一是冈仁波齐是西藏人民心目中的神山,不可亵渎;二是环保。对她提到的这两点理由,我完全赞成。但我知道,对于只会信神祈福但却没有宗教传统的汉人来说,第一条理由不会让有兴趣者止步。因为到冈仁波齐转山,对内地汉人富有吸引力。在没有花香、没有树...

    Read more →

    被“数据迷宫”绕晕的北京

    by  • July 15, 2011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话说中国的数据迷宫,其实并非海外“反华反共势力”营建,而是北京自个倾力倾情打造。不幸得很,近年来北京营造的数据迷宫,越来越不能迷惑住外国人与本国国民,倒是官府自身经常被那迷宫折腾得晕晕忽忽,温家宝总理至少被绕晕过好几次。

    先说刚发生的事例。6月24日温总理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中国已成功地遏制国内通胀,抑制住价格压力。此论让温粉们兴奋了十余天之后就高兴不起来了。7月9日,国务院下辖的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6.4%,创近三年来新高,显示在货币紧缩政策之下,通货膨胀触顶过程仍在继续——国家统计局这一数据否定了其上司温相此前的对外宣告。

    ...

    Read more →

    3亿多“中产阶级”为何消失了?

    by  • July 13, 2011 • 中国观察 • 54 Comments

    最近,北京又让世界看到了这个国家非常混沌的一面:全国人大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由2000元提高到3500 元之后,高达三、四亿之多的新兴中产阶级突然缩水为2400万人。按照中国物价水平,3500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刚够维持低水平生存,在省会城市也很紧张。因此,这一结果意味着98%以上的中国人仍然贫穷。这幅图景与此前不久全世界都在兴致勃勃地讨论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5年将超过美国那幅繁荣富足的中国景象简直成了冰火两重天。

    富裕与贫穷,这两幅图景的主要画工都是中国政府,人们究竟应该相信哪一幅是真实的呢?

    统计数字的“真实性”怕比较

    征...

    Read more →

    中美之间的另类“文化交流”

    by  • July 7, 2011 • 中国观察 • 58 Comments

    身在美国,但对美国网络上对中国的评论看得不多。最近乌有之乡一篇愤怒的文章倒是让我去看了《纽约时报》两篇网文。这两篇网文一是裴敏欣写的“伟大的党,但共产主义在哪里?” (Great Party, but Where’s the Communism?)还有一篇是David Shambaugh写的“中共在90”。(China’s Communist Party at 90)。

    乌有之乡这篇署名“中云”的文章,其标题为“评纽约时报两篇‘祝贺中国共产党90岁生日的文章”。他先是对《纽约时报》网站上几篇庆祝艾未未与胡佳获释表示不满,然后对这两篇充满了对中共不敬之...

    Read more →

    北京为何不登“老朋友”的建议?

    by  • July 5,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13 Comments

    最近中国的“唱红歌”有点邪门,自个关起门来唱还不算,还得找个洋人背书。这洋人名头太小不行,没代表性。正做重庆都督的薄熙来不愧是未来的“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备选人物,于是将眼光放到了美国外交界“教父”级人物基辛格博士身上。基辛格博士念在与中国发源于文革时期的深厚友情份上,在耄耋之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并于6月29日现身“重庆中华红歌会”,发表祝辞。与前不久薄督携重庆千人红歌团进京请在京大员现场观看相比,这次的特点是重量级洋人捧场。

    中美关系破冰之旅开始于被淹没于“红海洋”的“文革”时期,基辛格博士因此对29日的重庆奥体中心那“一片红色的海洋,红旗招展,党旗飘飘”的景象并不陌生...

    Read more →

    紫藤庐的故事

    by  • June 30, 2011 • 读书与随笔 • 30 Comments

    最开始知道紫藤庐这处所在,是从老友朱学勤90年代中期一篇散文中。那时,学勤介绍的重点是紫藤庐老主人周德伟先生——一位曾师从哈耶克、既秉承儒家道统、又以弘扬西方自由主义经济思想为己任的践行者所写的一副对联:岂有文章觉天下,忍将功业苦苍生。

    朱学勤对这副对联的引用与感悟,让大陆知识分子开始了解紫藤庐及其主人。不少知识人访问台湾,必去紫藤庐一游,各种介绍周德伟思想的文章渐渐多起来,我也开始知晓紫藤庐的点点滴滴。这所邻近台大的日式建筑是国民政府迁台后分配给时任海关关务署长的周德伟先生的官舍,因其院落内种有几株紫藤树而得名。紫藤庐老主人周德伟先生的特立独行,南京的邵建先生已多次提及,...

    Read more →

    中印比较是本厚重的书

    by  • June 2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2 Comments

    自从黄亚生等人前几年开拓了“中印比较”这一研究领域后,人们突然发现,两国昔日都曾有文明古国的辉煌,如今却同属发展中国家,人口之多难分轩轾,目前又都被列为“金砖四国”成员。于是这一领域的研究曾大大地红火了一阵,急急出炉的专著与文章不少。不过至今为止,在这一领域的深层掘进有限。

    Read more →

    新华社的白日梦

    by  • June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20 Comments

    最近,是中国政府对“大外宣”自我感觉最好的时候。这良好感觉多少有点事实支撑:那BBC不是终于因资金匮乏而结束了中文广播,VOA的中文广播能不能保住还在未定之天哪,只有咱们中国,在政府倾力支持下,正大把挥洒金雨,要占领西方国家正被迫退出的媒体市场呢。

    中国这份踌躇满志的得意之情,通过两篇文章表现出来。一篇是新华社社长李从军6月2日用中英文双语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的文章“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 (Toward a New World Media Order);另一篇是6月23日《瞭望东方周刊》发表的“BBC中文广播消逝的台前幕后”。后者主要表达了一种幸灾乐祸之情,除显示出为文者...

    Read more →

    “中国概念股”与中国特色

    by  • June 2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1 Comments

    在美国股市上热闹了好几年的“中国概念股”由于“账目疑云”等问题被揭露,终于成了欺诈的象征。

    以下是“中国概念股”的凄惨现状:3月以来:24家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审计师提出辞职或曝光审计对象的财务问题,19家在美上市中国公司遭停牌或摘牌。美国经纪商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s Group Inc.)已禁止客户以保证金方式买进部分中国公司股票。据报道,被列入禁买名单的中国公司多达130多家,其中大部分是去年以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中小公司和网络概念公司。即使未被列入上述禁买名单的“中国概念股”,受此打击,目前在美国股市上大多也处于气息奄奄之状。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