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千年不变的社会单位:从什伍里甲制到居委会

    by  • December 14, 2010 • 中国观察 • 46 Comments

    居委会这一中国城市基层组织在“文革”中曾以“小脚侦缉队”而恶名昭著,弱化其功能曾是改革开放以来放宽社会控制的政绩之一。但在沉寂多年后,居委会近几年又开始活跃起来。为了让居委会更好地成为中国维稳链条的底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11月30日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意见》,明确规定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经费、人员报酬以及服务设施和社区信息化建设等项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即使在极度倚重居委会进行社会控制的毛泽东时代,该组织也从未纳入财政预算体系。这说明中国政府将借重居委会的“人民战争”方式来强化社会控制。

    居委会作为侦缉队重归社会控制体系有个渐进的过程。...

    Read more →

    中国又要“韬光养晦”了?

    by  • December 10, 2010 • 世界与中国 • 101 Comments

    今年亚太地区真是不平静。在南海与黄海美国与南韩日本多国联合军演不断上演之后,一直想成为亚洲“太阳”的中国终于以非正式途径放话了:“‘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这话藉由负责中国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说出,理所当然会被国际社会看作一种中国式政治放风。这种“放风”早就成为中国“脸色外交”的一部分,只不过这次摆出的是“好脸色”而已。我相信各国外交部门与情报部门已经在认真地翻译戴大人这篇首发于外交部网站并被新华网迅速转载的重要文章――“不当头,不争霸,不称霸,是中国基本国策和战略选择”,然后各路有关专家开始认真研究,从字里行间仔细琢磨中国政府的善意到底有多真诚...

    Read more →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by  • December 8, 2010 • 中国观察 • 27 Comments

    最近,《人民论坛》杂志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人的自我定位有弱势化倾向。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党政干部受访者达45.1%;公司白领受访者达57.8%;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达55.4%;而网络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则高达七成。

    为了解释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这一奇特现象,众多传媒采访了不少专家学者,请他们分析为何党政干部、公司白领等精英阶层都觉得自己“弱势”?解释繁多,择要述之如下:官员们觉得自己“弱势”,主要是因为官场竞争激烈,“不跑不送”就升不上去;知识分子是因为拿自身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与官员相比较而感觉“弱势”;公司白领则是因为职场竞争激烈...

    Read more →

    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

    by  • December 6, 2010 • 世界与中国 • 108 Comments

    近日多条消息再次提醒世人,台海两岸渐行渐近渐趋一之势已成。

    一是台湾经济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居世界首位。据英国《经济学人》资料,台湾GDP当中的14%来自对中国大陆的出口。中国目前也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台湾大约44%的出口运往中国大陆。台商对中国大陆的投资也占据了台湾对外投资总额的40%左右。2010 年6月,中国和台湾还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将双方的经贸合作制度化。在此情况下,台湾的“政治”(政界)已经无法不听“经济”(商界)的吆喝。

    二是台海两岸的政治关系。香港亲北京杂志《镜报》最新一期发表署名陈星战的文章“两岸发展之前瞻性思维”,指北京可...

    Read more →

    替罪羊机制:自我清洗的政治污水桶

    by  • December 1, 2010 • 中国观察 • 42 Comments

    11月15日上海大火后,国务院调查组极其迅速地向世界宣布了初步调查结果:事故原因是由无证电焊工违章操作,引燃尼龙网、竹排等易燃物所导致,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但上海市民透过这场大火,看到了他们生活环境的危险,因为上海就是由14000多幢高层建筑构成的钢筋水泥丛林。调查结果公布后,舆论多认为这8位民工是当局为安抚民意而找的“替罪羊”。因此,上海市民用悼念死者的方式表达了政治问责的强烈愿望,希望政府能够采取切实的预防措施,不要让这类悲剧再度发生。

    ...

    Read more →

    海外华人投资中国运势考

    by  • November 30, 2010 • 世界与中国 • 30 Comments

    11月26日,易网通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CEO)、澳籍华人吴植辉因“涉嫌挪用公司财产”被拘。

    吴植辉的新闻之所以吸引眼球,主要是由于以下原因:一、吴植辉具有澳籍华人身份。对于正与中国在资源方面密切合作的澳大利亚来说,这一案件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两国关系?由于此前力拓胡士泰案件并未影响中澳经济合作升温,人们越来越怀疑这种某国华人身份到底能起有多大保护作用。二、吴的“外资”身份如何界定。在英国上市的易网通是吴植辉在泽西岛注册的一家离岸公司,按2006年8月颁布的《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这种公司被中国视为“假外资”。吴植辉就是借易网通投资有限公司、广州通旅商贸和广...

    Read more →

    祛“爱国主义”之魅为何如此之难?

    by  • November 23, 2010 • 中国观察 • 78 Comments

    看了蓝无忧所写的“解放军测绘学院对萧瀚演讲的反应”一文以后,我很自然地想起2001年11月9日晚在芝加哥大学International House的一场演讲。萧瀚演讲的主题是“何谓爱国者”,无论是演讲场景还是听众的提问,如执政党至上不能批评的权威主义、党国不分的爱国主义,都与我亲历的场景相似。

    为何时隔十年,在被目为精英的留美学生与国内的军校学生当中,对政府的权威与爱国主义的狭隘理解会如此雷同?这实在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那次来芝大听演讲的听众有来自芝加哥各大学的留学生及专家学者两百多名,这在美国据说算得上“壮观”。据主办人――芝大的Ph.D陈定定所言,平时用...

    Read more →

    一场上不得台面的“餐桌保卫战” ―从政府机关的“蔬菜自供基地”谈起

    by  • November 18, 2010 • 中国观察 • 77 Comments

    最近,中国流行种菜自给,只是种菜者并非农民,而是富豪与有社会地位的人,比如别墅的主人等。重庆、长沙、沈阳、武汉、珠海……,中国各地的房地产商都竟相打出“买房赠菜地”的广告。这些广告并非房地产商突发奇招,而是他们从最近两年“蔬菜自供基地”遍地开花这一社会现象中获得的“灵感”。

    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蔬菜自供基地”由何方神圣开垦?答曰:各地一些有经济实力的机构,如省级政府部门、大型国企、金融机构,以及有实力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等。它们花费大量金钱在城郊租上大小不等的土地,形成自供食品基地。

    ...

    Read more →

    在人权进步之路上的艰难跋涉―介绍两位国际人权活动家的亲历自述

    by  • November 16, 2010 • 世界与中国 • 68 Comments

    《中国人权论坛》2010年第3期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中国人权(纽约)对联合国资深人权活动家菲丽丝•盖尔(Felice Gaer)的专访――“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的交手:联合国的迷宫”(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22454),另一篇则是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艾米•加兹登(Amy Gadsden)根据亲身经历所写的“对抗、合作、倒退”( 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22458)。这两篇文章道尽了国际社会推动中国人权进步的艰难,表达了作者们对这个问题的深刻体悟与无奈。

    <...

    Read more →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中国近现代三次精英出走的原因

    by  • November 12, 2010 • 中国观察 • 39 Comments

    在任何国家、支撑一个社会的支柱是精英阶层,尤其是位居中产的精英阶层。这个阶层对其所在国政权的态度,是衡量社会兴衰的晴雨表。精英阶层对政府的向心力强,社会就稳定;精英对政府离心离德,则表示社会丧乱,已居动荡边缘。

    考察百余年以来中国精英阶层与政府的关系,至少有三个阶段居于离心离德之状态,精英阶层对政权都采取了“精神出走”的方式,即在政治上与政权不再保持一致,有可能时另谋出路。考究这三次“精神出走”的原因,就会发现一个共同点:社会丧失了吸纳精英的正常机制,人才流动的上升通道严重梗阻。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