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从日本地震中所感悟到的

    by  • March 1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05 Comments

    日本此刻正经历着“二战”以来最艰难的时刻,地震、海啸和核电站目前所构成的共生灾害非常严峻。也因这种非常严峻,日本人民在灾难面前的坚忍与克制更让世界感动。

    1995年神户大地震发生时,互联网还未普及,因此人们对日本人民面对灾难时的坚忍与互助并没有直观的感觉,但这次不同了,互联网的及时性让世界见识了日本民族的优秀禀赋。

    对于中国人来说(政府、愤青与五毛除外),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因为就在三年以前四川汶川发生了地震,那场地震中天灾与人祸纠结在一起,导致国人的创伤迄今还未平复。因此,中国人在这次日本地震中看到的更多。

    首先是日本政府的应急管理与信息公开。日...

    Read more →

    虚幻荒谬的政绩考核指标:让人民幸福

    by  • March 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61 Comments

    2月20日以后中国也发生“茉莉花革命”,因此中国的“两会”只能在军管状态下召开,但这并不影响党与国家领导人率领“两会”代表跟着《人民日报》齐声高唱“春天里,幸福出发”。

    中国人民的“幸福”从哪里来?从国家领导人的嘴巴里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召开前表示:现在对官员能力的评判标准是能否“让人民幸福”。据《人民日报》一篇文章称,增强中国民众的幸福感是中国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主旋律。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幸福”成了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媒体的一大热词,不少地方领导人纷纷畅想”幸福地区”、“幸福城市”、“幸福社区”。中国北方某省一位官员对英《每日电讯》表示:“这些天...

    Read more →

    遇罗克:中国的普罗米修斯

    by  • March 2, 2011 • 中国观察 • 49 Comments

    3月5日,是中国的思想先驱遇罗克罹难41周年忌日。

    出身于40、50年代的中国人,只要留心国事天下事的,不少都知道遇罗克及其命运。在那黑暗的毛时代,遇罗克的《出身论》象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代表数千万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政治贱民发出愤怒的呐喊。在今天,这篇文献则让人们看到了中共用政治暴力锻造的身份型社会的荒谬与反动。

    没有经历过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荒谬年代的人,以及虽然经历过那个年代但受益于“阶级出身论”的人,都很难体会“家庭出身”这个政治包袱带给几千万青少年那摧心的痛苦与令人窒息的压抑。中共以“阶级斗争”做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基础,并以此构造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无数品...

    Read more →

    “信息贫困者”需要中文广播

    by  • February 28, 2011 • 未分类 • 177 Comments

    自从220茉莉花革命以来,与此有涉的中文网出现受攻击等不正常现象,这让人不得不思考信息传播渠道保持多元化的必要性。

    2月26日美东时间的上午8时许,推特上不去了。这一次上不去,不是以前那样是因流量过大引起,而是网站根本打不开。一直到10点20分钟再试,主页方能正常显示。

    Twitter的出问题并非孤立现象。由于2月27日是网络上公布的中国第二次茉莉花集会(已经由第一次的革命变成了集会)的日子,与中国有关的通讯工具都变得非常不正常。往国内发邮件往往被退回,而国内人互相发的手机短讯也要迟滞一天以后才能收到(如果短信里包含当局最新设定的敏感词如“茉莉花”、“明天”、...

    Read more →

    风流纵被风吹雨打去

    by  • February 25, 2011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尽管“2.20茉莉花革命”只是一次亦真亦幻、更象行为艺术的行动,但针对这一虚拟行动的应对举措,中国政府完全处于“体制性防范过当”状态。我这里所说的“体制性防卫过当”,其实就是指中国政府滥用体制化暴力,导致国内一片肃杀之气。

    博讯2月24日发布一条消息,说最近在多部门参与的维稳会议上,北京当局提出三条重要举措:一、对2.20茉莉花革命一定要找出源头,找出发起者、策划者,予以重惩。二、对国内宣扬成是有人恶搞、开玩笑,使民众不重视、不关心。三、将2.20茉莉花革命归为美国操纵。

    我无法判断这条消息的真假,但我确实知道这条消息所谈的所有三点,就是中国当局此时此刻正在做...

    Read more →

    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

    by  • February 24,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北非与中东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潮还在持续发酵,一个横亘在世界及中国人心头的问题就是“茉莉花革命什么时候轮到中国?”抱有这一疑问的当然不止是中国民众,还包括中国政府。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亦真亦幻的“2.20茉莉花革命”,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那用黄金浇铸的超强维稳能力,也暴露了中国政府那草木皆兵的脆弱心态。

    中国与中东北非的异同

    突尼斯与埃及人民要求统治者下台的理由,中国人看了相当眼熟。如果就经济状况而言,2010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人民起而反抗的北非中东国家当中,只有埃及、也门两国低于中国。抗争最激烈的利比亚高达11852美元,突尼斯...

    Read more →

    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by  • February 22, 2011 • 中国观察 • 315 Comments

    2011年2月20日这个日子,无论中国人未来以什么姿态回顾评说这一天,它将因以下几点被载入中国史册。

    第一,这一天,中国发生了一场旷古未闻的“革命”,我将其称之为“一条推文引发的茉莉花革命”。推特中文圈不少人是某种程度的参与者——或是传播了这条消息或是发表了相关评论,其鼠标就是促使这场“革命”发酵的gongju。在20日以前,我就说过这是一部产生于地下奔突着烈火的地面之上的伟大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归属于行为艺术类别。

    根据我对信息源的追索,最初是一位叫做“@mimitree0 秘密树洞”的推友于2月17日在推上发布了这条消息:“中国‘茉莉花革命’初次集会日期已...

    Read more →

    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by  • February 17, 2011 • 传媒观察 • 148 Comments

    近两天,最让人吃惊的新闻莫过于美国之音中文部的广播电视节目可能将被裁撤的消息。考虑到这一行动正好发生于中国为争夺国际话语权而花费巨款推行“大外宣计划”之时,我觉得有必要谈谈自己在中国人权(纽约)做的一项研究课题中的一部分,以让人们了解今天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中国官方一直认为,“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信息被西方媒体垄断”。自从中国政府改革开放积聚了财力之后,就开始通过资助或者直接出资创办貌似独立的华文媒体、华文学校,并鼓励开办各种华人社团,作为统战工作的主要工具,并将这三者合称为中国政府的“三宝”。从三年前大张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中、...

    Read more →

    李薇:一个中国的时代故事

    by  • February 15, 2011 • 中国观察 • 41 Comments

    2月13日,享有“高官公共情妇”美誉的李薇“未经刑事审判重获自由”。从公开报道的内容来看,她的损失似乎只是“被迫签署了相关文件,将所持首创石油投资有限公司的20%股权转让给首创集团”,大部分海外资产毫发未伤。这一结局无论是与她的同类相比,还是与那些曾帮助她建立财富王国的诸位高官相比,李薇都堪称非常幸运,完全符合中国官场多年以来判断“真正成功人士”的标准:“如今这年头,赚钱不算真本事,赚了大钱还不出事才算真本事。”

    有关高官情妇们的故事近年来令人目不暇接,让我早就产生严重的阅读疲劳。这次《财经》杂志将李薇的故事冠以“公共裙带”之题重炒了一遍,作者的一句话才让我下定决心仔细读完...

    Read more →

    赖斯:为埃及民主化努力过的人

    by  • February 1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2 Comments

    2月7日,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莎.赖斯(Condoleezza Rice)在旧金山的Moscone中心发表演讲。针对埃及目前的局势,她指出,埃及社会目前的动荡正是专制造成的,“如果没有民主,民众无法以和平的方式来替换政府。这对极权专制者也是不幸的。民众的恐惧是支撑极权专制者掌权的因素;但当民众突然不再恐惧时,对极权专制者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她还强调,美国必须对外输出民主。

    由赖斯女士来讲这个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这不仅是由于她曾具有的政治身份(美国前国务卿)与专业身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还在于她在美国国务卿任上时,曾为推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事业做过不懈的努力。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