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独裁者财富保险箱的裂缝

    by  • April 7,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兼谈中国官方修补裂缝的新举措

    中东北非革命不但掀翻了一张张独裁者的宝座,还让其本人及家族多年搜刮的巨额财富化为泡影。一向被各类贪渎者视为财产保险箱的瑞士银行接连宣布冻结本•阿里、穆巴拉克与卡扎菲的财产,英美政府也相继宣布冻结这些独裁者存放在本国的巨额资产,准备交还给这些独裁者所在国家的人民。
    这些独裁者都自称热爱自己的国家并为其人民所拥戴,或者声称他们是人民最大的恩主。比如蒙博托曾在集会时对群众说:“是我造就了你们”;穆巴拉克临到下台还宣称“我爱我的国家”。卡扎菲的脸皮更厚,面临人民殊死的起义反抗还大言不惭地宣称“我的人民热爱我”。但正是这些...

    Read more →

    俄罗斯双头鹰的头将朝向何方?

    by  • April 5,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18 Comments

    在前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游移于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典范堪称俄罗斯。这种摇摆不定的姿态正好与俄罗斯帝国时期的国徽双头鹰的寓意相符。近20余年以来,这只“双头鹰”的头一会儿全朝向西方,希望民主化;一会儿又将两只头全掉向东方,反对任何形式的“颜色革命”。

    但最近的分裂发生在俄罗斯的政治双头之间。在2010年12月27日召开的俄联邦国务会议上,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总理普京两人在民族问题上抬杠,目前二人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由于离下任总统选举只有一年,而普京为自己二度竞选总统修改宪法更为世人皆知。如今这场权力斗争正求助于意识形态的力量,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支持下,苏联解体后的政治禁区——清算...

    Read more →

    “敏感地带”:对专制的决绝挑战

    by  • March 30, 2011 • 中国观察 • 120 Comments

    前些天在邮件中看到成力、追魂、黄香三位艺术家因在北京举办了一个《敏感地带“个别人”行为艺术展》被北京宋庄派出所带走这条消息,当时并未太留心。因为最近在中国被当局莫名其妙“带走”的人实在太多,绝大多数不是真与茉莉花有什么关系,属于当局心虚之下的狂抓滥捕。我以为这次也是因为行为艺术作品当中某些象征意义被当局无限夸大而遭到的逮捕。

    但当我看到《敏感地带“个别人”行为艺术展》的展期与图片后,我无法平静,因为在这个特殊时期毫不回避当代中国最重大政治问题的艺术展览中,我看到了参展艺术家那不屈的灵魂。当中国绝大多数知识界人士闻“花”色变,不敢多谈半句的恐怖气氛中,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却以自己...

    Read more →

    卡扎菲挨打,北京缘何心痛?

    by  • March 2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46 Comments

    法英美等西方国家空袭利比亚之后,中国的宣传忙于强调:利比亚的冲突是“内乱”,属于该国的内政;西方国家是为了石油,以人权之名干涉利比亚内政,不具有任何道义优势。双方是大流氓打小流氓。凤凰网甚至推出一篇“美利血仇对抗史:30年还是300年”,将美国与利比亚的仇恨上溯至18世纪末利比亚这个国家诞生之前,其时并不强大的美国被迫与生活于今天利比亚土地上北非海盗签订的《的黎波里条约》,每年向缴纳贡金100万美元这一“旧恨”。

    在残暴不讲理的独裁政权眼里,所有政权的行为都与它一样肮脏。中国与利比亚包括阿拉伯联盟、非洲联盟许多独裁国家的关系就建立在只讲利益、不讲任何人权、道义原则的基础之上...

    Read more →

    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现实意义

    by  • March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36 Comments

    至今距离前苏东共产主义国家倒台已有20余年,在捷克、波兰、东德等外铄型共产主义国家,清除共产主义污垢较为彻底。只有在共产主义政权最早出现且成为世界革命中心的俄罗斯,一是根基甚深,二是克格勃特工出身的普京执政,当政的政治精英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来自前苏联安全部门,从而导致该国的“除垢”工作根本不可能开始。

    因此,当我看到“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圆桌讨论会近日在莫斯科举行这一消息时,感觉除垢工作在前共产主义大本营那厚重密闭的帷幕上掀开了一只小小的角。

    这一圆桌会议由俄罗斯萨哈罗夫中心和纪念碑人权组织与捷克文化中心联合举办,会议的参加者包括了来自捷克,波兰,德国、俄罗斯的...

    Read more →

    在华外资缺的不是规则,是透明度

    by  • March 22, 2011 • 中国观察 • 35 Comments

    中国的外资目前正经历着资本结构大转型,劳密型外资由于减薪增税、利润减少而另寻“成本洼地”,不断从中国撤出。但非劳密型外资却正兴致勃勃地进入中国能源生产、机械制造、食品消费品生产、商业、金融服务业等各行业,农产品行业更被中国一些人认为“已被外资曲线控制”。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建立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安全审查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从3月14日开始,外资并购境内企业需过“安检”。《通知》颁布后,时论一度认为缺乏实施细则不易操作。但近日国家发改委官员宣布相关细则将在3个月之后推出。也就是说,今后外资企业在中国实施并购,需经过三道门槛,第一道,符合...

    Read more →

    美西蝴蝶为何在中国煽起大风?

    by  • March 2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71 Comments

    日本福岛核电危机一度引发了世界的担忧,更在遥远的中国导致了一轮食盐抢购潮,最后波及到香港、澳门。抢购“谣盐”风波止息后,不少国人觉得很没面子:人家日本人身处水深火热之中,都能够处变不惊,相隔数千里的中国人咋就这么沉不住气?

    中国人怎么会想起要买碘盐防辐射?说起来,在中国扇起大风的这只“蝴蝶”本产于美国西海岸。据我看到的资讯,大约祸起美国《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于3月15日刊出的那则“担心日本核辐射 美国人抢购碘化钾” (英文Potassium Iodide Runs Low As Americans Seek It Out 同时刊出,据说FOX的电视新闻更早)。该文提到,日本核...

    Read more →

    中国政府心中的“茉莉花”

    by  • March 17, 2011 • 中国观察 • 423 Comments

    截至上星期,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终于完成了第四轮。外界虽然没看到多少集会者现身,却清楚地看到北京当局心中那束“茉莉花”已经成了一把巨大的芒刺,不仅将不少与茉莉花完全无关的人士关进了监狱,还折腾得警察便衣维稳队伍连轴转。

    也许是北京当局觉得“革命”的主角即集会者永不出场,只有警察便衣列阵以示威慑,再辅之以大规模抓捕这种暴力政治,其结果是将自家队伍的人心折腾得七上八下,维稳之前先使自家人的信心丧失大半,于是由总理温家宝与《人民日报》海外版先后发表“不能把中国比作北非”的讲话和“中国不是中东”的评论,一则以示中共的镇定,二则也算是为自家心中的“茉莉花革命”作个收科。...

    Read more →

    从日本地震中所感悟到的

    by  • March 1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05 Comments

    日本此刻正经历着“二战”以来最艰难的时刻,地震、海啸和核电站目前所构成的共生灾害非常严峻。也因这种非常严峻,日本人民在灾难面前的坚忍与克制更让世界感动。

    1995年神户大地震发生时,互联网还未普及,因此人们对日本人民面对灾难时的坚忍与互助并没有直观的感觉,但这次不同了,互联网的及时性让世界见识了日本民族的优秀禀赋。

    对于中国人来说(政府、愤青与五毛除外),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因为就在三年以前四川汶川发生了地震,那场地震中天灾与人祸纠结在一起,导致国人的创伤迄今还未平复。因此,中国人在这次日本地震中看到的更多。

    首先是日本政府的应急管理与信息公开。日...

    Read more →

    虚幻荒谬的政绩考核指标:让人民幸福

    by  • March 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61 Comments

    2月20日以后中国也发生“茉莉花革命”,因此中国的“两会”只能在军管状态下召开,但这并不影响党与国家领导人率领“两会”代表跟着《人民日报》齐声高唱“春天里,幸福出发”。

    中国人民的“幸福”从哪里来?从国家领导人的嘴巴里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召开前表示:现在对官员能力的评判标准是能否“让人民幸福”。据《人民日报》一篇文章称,增强中国民众的幸福感是中国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主旋律。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幸福”成了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媒体的一大热词,不少地方领导人纷纷畅想”幸福地区”、“幸福城市”、“幸福社区”。中国北方某省一位官员对英《每日电讯》表示:“这些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