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一个值得注意的政治信号

    by  • January 14, 2011 • 传媒观察 • 64 Comments

    前些时听国内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提到,《南方周末》及《南方都市报》的终审权已收归广东省委宣传部。两家报纸获得如此“殊荣”,可谓是中国自改革以来从未有过的严管之举。当时心里还希冀这只是某段时期的临时举措,但紧接着是各类严管媒体的消息接踵而来。

    一条是1月9日《亚洲周刊》报道:中宣部已直接派员进驻中央大报,一些有影响力的地方媒体如南方系列等,也将从各媒体内部发展两名阅评员,直接参与稿件终审。这种变事后纠察为事前审查的新闻阅评制度犹如“勒住中国媒体咽喉的钢丝”,让媒体不能越雷池一步。禁令还要求在十八大召开以前严格限制时政民生报道版面,各大网站也一律不许上敏感社会新闻,一旦违规将严...

    Read more →

    中国失地农民知多少?

    by  • January 10, 2011 • 中国观察 • 117 Comments

    这文章的标题其实想说的是:中国有多少个钱云会?自从关注中国的“圈地运动”以来,我就想了解到底有多少农民失去了土地。

    诚如费正清所言,“中国是统计学家的地狱”,要弄清这一数据,对于看不到中国绝密级资料的研究者来说,还真是极为困难。记得约从2003年开始,北京中央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各省对失地农民数量及就业安置等情况摸底,但缺乏全国性资料。

    就我的阅读范围所及,最早在调查的基础之上对全国范围内失地农民总数做了估算的是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景新。报载出自王景新的数据有两个,2003年,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景新在河北、山东、湖北、广西、浙江、云南等11省134个县所作抽样调查,...

    Read more →

    从77元廉租房风波看政府公信力

    by  • January 6, 2011 • 中国观察 • 72 Comments

    讨论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问题倒不是民间所热衷,只是官方学者隔三岔五地要就此规劝一番。至于政府自个倒是早就将自己当作一个公司对待,而且还不是西方那讲究社会责任的公司,只注重公司的效益即GDP的增长,却将政府的服务功能弃之不顾,先是将住房、医疗、教育等当作包袱甩给了公众,让他们深受“新三座大山”压榨之苦;继而是为了保增长而乱采资源、引进污染项目,征地拆迁,全国到处发生自焚抗争事件。至于民众如何生存,政府只在口头上表示关心。所谓公共健康、社会保障、环境保护等本属于政府权责范围内的事情,政府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与此同时是腐败日渐蔓延成了政治之癌。政府的公信力也就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损耗,所剩无几。Read more →

    通往钱案真相之途:司法取证的程序正义

    by  • January 3, 2011 • 中国观察 • 31 Comments

    2010年12月25日发生的浙江钱云会命案,在政府与公民调查团均宣布为“交通事故”后缓缓拉下帏幕。对这次介入命案的公民观察团,乐清公安局表示盛赞,认为“他们的调查效率和公正立场值得敬佩”(http://tinyurl.com/2ajhh86 /)

    对钱案的官方结论与公盟的“调查结论”,许多人无法接受。但有人则认为,官方与公盟三人调查团公布的所谓“真相”(交通事故),虽然并非公众所期待的真相(谋杀),但并非就不是真相。这话貌似有理,但放在钱案发生后的大场景中考察却颇值商榷。

    ...

    Read more →

    被剥夺者不会永远是“零的集合” ―― 从钱云会之死所想到的

    by  • December 28, 2010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近几天,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长钱云会之死成了中国有良知者的心头之痛。这痛,完全来自于这个生命消失的原因。官府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谋杀一个无辜的国民,这种暴政让每个人都看到了生存环境的危险,看到了个体在权力面前的无助与渺小。环视今日世界,除了与中国同为暴政俱乐部成员的北韩等少数国家之外,还有哪个政权能够以国家的名义如此谋杀国民?

    “村长怎成轮下人”(http://view.news.qq.com/zt2010/qyh/index.htm)这组报道已详细叙述了这一国家谋杀的前因后果。我现在只想探究一点,在各地的农民领袖当中,钱云会的命运究竟是个别还是普遍?

    ...

    Read more →

    从APO产业链看中国如何改变世界

    by  • December 24, 2010 • 世界与中国 • 82 Comments

    最近看到一则消息――“350家中国企业赴美借壳上市已损百亿市值”,不由得就想起2001年8月《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一则题为“骗子共和国”的报道,这篇文章讲述“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如何沦落为“骗子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eats)。不过,“骗子”一文的作者当年执笔为文时,这条中国企业赴美进行APO产业链还未形成。相信他看到这条产业链的有关消息后,一定会找不到更高级的词汇形容他的感受。

    最近的这条消息说,12月21日在纳...

    Read more →

    中产阶级的行动能力与制度限制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二)

    by  • December 21, 2010 • 中国观察 • 106 Comments

    最近《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篇“中产万税”,描述城市中产阶级在日益沉重的税收压迫下的艰难生活。与早些时候相继发表的“今天的中产,明日将无力养老”、“中国白领压力重重,中产阶级梦或只是梦想”等文相比,这篇“中产万税”集中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产阶级在税收方面并不具备任何与政府讨价还价的权利。无论是政府开征新税种还是重新厘定税率,中产阶级(当然还包括全体国民)都只能被动接受,没有任何机会对这一事关国民经济权利的大事发表任何意见。

    在民主国家,税收是重要的社会公共事务,无论是增加税率还是开征新税,公民都有权讨论并充分表达意见,最后通过本选区的民意代表国会议员在国会会议上投票表达赞成或反...

    Read more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一)

    by  • December 17, 2010 • 中国观察 • 94 Comments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一个阶级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之时,就被全世界赋予了承担中国社会转型的时代重任,这个阶级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在中国,由于“中产阶级研究”这个领域有“红顶子”介入,在国内牵涉到政治上是否正确,在国际社会则涉及到研究者对华是否友好的重大立场,所以中产阶级的研究多少变得有点离奇,

    离奇之一是中产阶级的数量增长被按年份定了阶段性指标。2004年时,定下的中产家庭经济指标是家庭年收入1万至5万美元(8万至40 万人民币)左右,以此标准推算,到2010年时中产阶级占中国总人口比例将达多少,于是中国人皆中产。为中国中产阶级定指标的机构,既有一些当仁不让者,如中国社科院这类中...

    Read more →

    千年不变的社会单位:从什伍里甲制到居委会

    by  • December 14, 2010 • 中国观察 • 46 Comments

    居委会这一中国城市基层组织在“文革”中曾以“小脚侦缉队”而恶名昭著,弱化其功能曾是改革开放以来放宽社会控制的政绩之一。但在沉寂多年后,居委会近几年又开始活跃起来。为了让居委会更好地成为中国维稳链条的底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11月30日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意见》,明确规定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经费、人员报酬以及服务设施和社区信息化建设等项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即使在极度倚重居委会进行社会控制的毛泽东时代,该组织也从未纳入财政预算体系。这说明中国政府将借重居委会的“人民战争”方式来强化社会控制。

    居委会作为侦缉队重归社会控制体系有个渐进的过程。...

    Read more →

    中国又要“韬光养晦”了?

    by  • December 10, 2010 • 世界与中国 • 101 Comments

    今年亚太地区真是不平静。在南海与黄海美国与南韩日本多国联合军演不断上演之后,一直想成为亚洲“太阳”的中国终于以非正式途径放话了:“‘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这话藉由负责中国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说出,理所当然会被国际社会看作一种中国式政治放风。这种“放风”早就成为中国“脸色外交”的一部分,只不过这次摆出的是“好脸色”而已。我相信各国外交部门与情报部门已经在认真地翻译戴大人这篇首发于外交部网站并被新华网迅速转载的重要文章――“不当头,不争霸,不称霸,是中国基本国策和战略选择”,然后各路有关专家开始认真研究,从字里行间仔细琢磨中国政府的善意到底有多真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