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从亚细亚孤儿到世界孤儿

    by  • February 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51 Comments

    从突尼斯开始燃烧的自由民主之火,终于燃烧到非洲与中东地区。中国政府利用其对媒体娴熟的控制手法,在有关埃及的报道上,主要突出中国政府派专机接回远在埃及的中国人,以示中国政府对本国子民的关心。再用春节的各种喜庆祥和的镜头暗示中国离埃及的骚乱是多么遥远。于是北非中东那让世界兴奋不已的革命,在情况相类的中国却波澜不惊,只在海外的中文网上成为新闻题目,推特圈内成为话题。

    我相信这场革命会使中国执政者调整国内外战略。任何国家在制定战略时,通常要考虑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国内各种“压力集团”和舆论的要求,来自势力较大的压力集团的游说与压力是影响执政者决策的重要因素。其次则是来自国际政...

    Read more →

    中国人应从埃及革命中学到什么?

    by  • February 2,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54 Comments

    目前对埃及革命高度关注的国度与人群,除了众多利益相关者——如同气连枝的非洲、中东国家、以及美英等国之外,最关注的大概就是中国了。

    来自中国的关注有两类:一类是来自中共政府的关注,估计目前中国各种研究非洲、中东的官方机构(外交部下属研究机构、国际关系学院、总参情报部、社科院等)正在日以继夜地梳理资料,归类整理研究,从不同的管道与专题为中央政治局准备各种相关资料。其中主要的资料包括各种反对组织的活动情况、它们如何利用政治空隙发展壮大,此次活动的组织过程。以中共积数十年作为政治反对派的地下工作经验与执政者这双重经历的老练,自然不会去相信埃及反对力量穆斯林兄弟会向世界声称的那样,这...

    Read more →

    埃及政治局势的“场景想定”

    by  • January 3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62 Comments

    这几天非洲地区的局势波云诡谲,但前景已隐然若现。只是这前景与国际围观者期望的可能不太相同。在此不妨来一个“场景想定”(Scenario,战略学用语)。

    突尼斯局势现在已基本稳定,总理加努希在同所有政党和民间组织举行会谈后决定了新政府的阵容,他向世界宣布这个过渡性的临时政府只负责完成领导国家迈向民主的任务,在半年后完成选举并移交权力,届时他将退出政坛。突尼斯“复兴运动”的领袖冈努基在流亡国外22年后已于30日返回突尼斯。据研究伊斯兰运动的专家说,“复兴运动”的意识形态比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要温和一些。对于突尼斯的各种政治力量来说,今后这半年就是他们集结力量、争取选民支持以获取执...

    Read more →

    政治人物的声誉与时间坐标

    by  • January 2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82 Comments

    最近,突尼斯革命将本阿里这位已踏上流亡之途的威权型政治人物带入了世界公共视野。读其一生行状,不由得想起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一首诗,原为七律,现录其中广为传诵的两联: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这首诗蕴含的政治哲理,就是强调时间坐标对评价政治人物的重要性:周代贤相周公如果不幸在流言四起之时死亡,肯定会被当作一个篡位者载入史册;西汉王莽如果在篡位之前去世,必将留下千载贤名。同理,本•阿里如果在2007年前死亡,或将权力通过选举和平转移给另一位政治家,其结局不仅不会象今天这样落得个被国民抛弃、举家流亡的下场,还会有不...

    Read more →

    美国人缘何将中国视为“第一经济强国”?

    by  • January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65 Comments

    比较美中两国人民对本国及对方的认识,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但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却常常与中国人对本国的认识相反。最近皮尤公众与媒体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for the People & the Press)一项调查显示,在问到“哪个国家是全球领先的经济强国时, 47%的美国人认为是中国,只有31%的人认为美国经济仍然走在世界前列。

    但生活在号称GDP总量第二的新兴经济强国里的中国人,大多对自身生活的质量并不满意,不少人认为压力过大,前景灰暗。《人民论坛》杂志去年12月的调查显示,党政干部、公司白领与知识分子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均接近或超过一半。...

    Read more →

    艾未未发掘的一块时代拼图

    by  • January 20, 2011 • 中国观察 • 56 Comments

    9年前我着手研究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之时,感到缺少一块拼图,即中国媒体人对政府控制媒体的经验自述。我当年虽然存有6本工作笔记,但一则本人是著述者,不能强调个人经验;二则我所供职的媒体并没有全国影响,因而这一块就只好留白了。但我心存希冀:中国有成千上万个媒体人,说不定会有某位有心人为历史留下一套详细的工作笔记。

    艾未未2010年12月2日对16位媒体人的采访,从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陷。他采访的媒体人均供职于现阶段有全国影响的媒体,其中既有南方系列,也有在属于“外宣刊物”的《凤凰周刊》,还有新兴媒体互联网的总编。作为采访者的艾未未能够针对不同的访谈对象机智地设问与追问,将媒体...

    Read more →

    从乐清观察团被“围观”看知识精英的困境

    by  • January 17, 2011 • 中国观察 • 52 Comments

    这次乐清钱云会之死除了事件本身真相及作为背景的土地纠纷之外,还有一个出乎人们意外的结果,即网民围观几个乐清观察团。其风评结果完全出于当初勇于任事的几个观察团成员意料之外。

    许志永作为领队的公盟观察团在两天之内作出钱云会死于交通事故的结论,导致许多网友的批评,这些批评有不少理性交流。主流的看法是在当局控制一切证人证据,并让证人处于巨大恐惧之中时,公盟报告所做结论过于轻率,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其余几个观察团分别审慎地作出了结论。王小山与屠夫的调查未引起大的波浪,《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的调查纪实则称找到新的证人,证明是谋杀,并已与证人签订保...

    Read more →

    一个值得注意的政治信号

    by  • January 14, 2011 • 传媒观察 • 64 Comments

    前些时听国内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提到,《南方周末》及《南方都市报》的终审权已收归广东省委宣传部。两家报纸获得如此“殊荣”,可谓是中国自改革以来从未有过的严管之举。当时心里还希冀这只是某段时期的临时举措,但紧接着是各类严管媒体的消息接踵而来。

    一条是1月9日《亚洲周刊》报道:中宣部已直接派员进驻中央大报,一些有影响力的地方媒体如南方系列等,也将从各媒体内部发展两名阅评员,直接参与稿件终审。这种变事后纠察为事前审查的新闻阅评制度犹如“勒住中国媒体咽喉的钢丝”,让媒体不能越雷池一步。禁令还要求在十八大召开以前严格限制时政民生报道版面,各大网站也一律不许上敏感社会新闻,一旦违规将严...

    Read more →

    中国失地农民知多少?

    by  • January 10, 2011 • 中国观察 • 117 Comments

    这文章的标题其实想说的是:中国有多少个钱云会?自从关注中国的“圈地运动”以来,我就想了解到底有多少农民失去了土地。

    诚如费正清所言,“中国是统计学家的地狱”,要弄清这一数据,对于看不到中国绝密级资料的研究者来说,还真是极为困难。记得约从2003年开始,北京中央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各省对失地农民数量及就业安置等情况摸底,但缺乏全国性资料。

    就我的阅读范围所及,最早在调查的基础之上对全国范围内失地农民总数做了估算的是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景新。报载出自王景新的数据有两个,2003年,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景新在河北、山东、湖北、广西、浙江、云南等11省134个县所作抽样调查,...

    Read more →

    从77元廉租房风波看政府公信力

    by  • January 6, 2011 • 中国观察 • 72 Comments

    讨论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问题倒不是民间所热衷,只是官方学者隔三岔五地要就此规劝一番。至于政府自个倒是早就将自己当作一个公司对待,而且还不是西方那讲究社会责任的公司,只注重公司的效益即GDP的增长,却将政府的服务功能弃之不顾,先是将住房、医疗、教育等当作包袱甩给了公众,让他们深受“新三座大山”压榨之苦;继而是为了保增长而乱采资源、引进污染项目,征地拆迁,全国到处发生自焚抗争事件。至于民众如何生存,政府只在口头上表示关心。所谓公共健康、社会保障、环境保护等本属于政府权责范围内的事情,政府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与此同时是腐败日渐蔓延成了政治之癌。政府的公信力也就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损耗,所剩无几。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