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海外华人投资中国运势考

    by  • November 30, 2010 • 世界与中国 • 30 Comments

    11月26日,易网通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CEO)、澳籍华人吴植辉因“涉嫌挪用公司财产”被拘。

    吴植辉的新闻之所以吸引眼球,主要是由于以下原因:一、吴植辉具有澳籍华人身份。对于正与中国在资源方面密切合作的澳大利亚来说,这一案件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两国关系?由于此前力拓胡士泰案件并未影响中澳经济合作升温,人们越来越怀疑这种某国华人身份到底能起有多大保护作用。二、吴的“外资”身份如何界定。在英国上市的易网通是吴植辉在泽西岛注册的一家离岸公司,按2006年8月颁布的《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这种公司被中国视为“假外资”。吴植辉就是借易网通投资有限公司、广州通旅商贸和广...

    Read more →

    祛“爱国主义”之魅为何如此之难?

    by  • November 23, 2010 • 中国观察 • 78 Comments

    看了蓝无忧所写的“解放军测绘学院对萧瀚演讲的反应”一文以后,我很自然地想起2001年11月9日晚在芝加哥大学International House的一场演讲。萧瀚演讲的主题是“何谓爱国者”,无论是演讲场景还是听众的提问,如执政党至上不能批评的权威主义、党国不分的爱国主义,都与我亲历的场景相似。

    为何时隔十年,在被目为精英的留美学生与国内的军校学生当中,对政府的权威与爱国主义的狭隘理解会如此雷同?这实在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那次来芝大听演讲的听众有来自芝加哥各大学的留学生及专家学者两百多名,这在美国据说算得上“壮观”。据主办人――芝大的Ph.D陈定定所言,平时用...

    Read more →

    一场上不得台面的“餐桌保卫战” ―从政府机关的“蔬菜自供基地”谈起

    by  • November 18, 2010 • 中国观察 • 77 Comments

    最近,中国流行种菜自给,只是种菜者并非农民,而是富豪与有社会地位的人,比如别墅的主人等。重庆、长沙、沈阳、武汉、珠海……,中国各地的房地产商都竟相打出“买房赠菜地”的广告。这些广告并非房地产商突发奇招,而是他们从最近两年“蔬菜自供基地”遍地开花这一社会现象中获得的“灵感”。

    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蔬菜自供基地”由何方神圣开垦?答曰:各地一些有经济实力的机构,如省级政府部门、大型国企、金融机构,以及有实力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等。它们花费大量金钱在城郊租上大小不等的土地,形成自供食品基地。

    ...

    Read more →

    在人权进步之路上的艰难跋涉―介绍两位国际人权活动家的亲历自述

    by  • November 16, 2010 • 世界与中国 • 68 Comments

    《中国人权论坛》2010年第3期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中国人权(纽约)对联合国资深人权活动家菲丽丝•盖尔(Felice Gaer)的专访――“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的交手:联合国的迷宫”(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22454),另一篇则是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艾米•加兹登(Amy Gadsden)根据亲身经历所写的“对抗、合作、倒退”( 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22458)。这两篇文章道尽了国际社会推动中国人权进步的艰难,表达了作者们对这个问题的深刻体悟与无奈。

    <...

    Read more →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中国近现代三次精英出走的原因

    by  • November 12, 2010 • 中国观察 • 39 Comments

    在任何国家、支撑一个社会的支柱是精英阶层,尤其是位居中产的精英阶层。这个阶层对其所在国政权的态度,是衡量社会兴衰的晴雨表。精英阶层对政府的向心力强,社会就稳定;精英对政府离心离德,则表示社会丧乱,已居动荡边缘。

    考察百余年以来中国精英阶层与政府的关系,至少有三个阶段居于离心离德之状态,精英阶层对政权都采取了“精神出走”的方式,即在政治上与政权不再保持一致,有可能时另谋出路。考究这三次“精神出走”的原因,就会发现一个共同点:社会丧失了吸纳精英的正常机制,人才流动的上升通道严重梗阻。

    ...

    Read more →

    言论出版自由:无法绕过的政治开放起跑点

    by  • November 9, 2010 • 传媒观察 • 11 Comments

    中国人在热切期盼政治体制改革尽快来临,但却被卡在言论出版自由这一政治开放的起跑点上了。 10月11日中共党内老干部李锐、胡绩伟、李普、江平等23人发表“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要求中共执行宪法第35条,取消审批制,改行追惩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信中痛陈香港的言论自由远不如回归前的殖民地时期,提出八项具体要求,包括取消媒体的主管单位、给记者以自由采访的权利、取消对互联网的控制、党史无禁区、转变宣传部门职能等等。 这封信通过互联网广为传播。对这类公开信,中国政府以前采取默杀的方式对待之,这一次却不同,而是在最高党报《人民日报》与最高党刊《求是》杂志上高调地不点名反驳――不点名的原因当然是不希望为23位老干部做“广告”。

    Read more →

    炫耀国威还是展示国耻?

    by  • November 2, 2010 • 中国观察 • 37 Comments

    广州亚运会将于11月中旬开幕。由于借鉴了“奥运安保模式”,广州民众在欣赏盛会之前,饱尝了各种严格管制之苦。网上因此有言:“人生最悲剧的莫过于:奥运会时人在北京,世博会时人在上海,亚运会时人在广州。”

    所谓“奥运安保模式”,是中国储君习近平任奥运会工作小组组长期间所创立。这个模式就是在特定时期,将某个区域视同于军管区域,视所有民众如潜在的破坏因素,在日常的管控手段之外,再加上诸多临时的严厉管制措施,以区域内民众失去许多行动自由为代价,以防范任何事故的出现。由于其“维稳”效力奇佳,后来成为上海世博与广州亚运全力效法的模式。随着维稳形势的日益严峻,中国政府启动“奥运安保模式”的时...

    Read more →

    魔瓶中的“爱国主义”还会继续听主人吆喝吗?

    by  • October 27, 2010 • 世界与中国 • 71 Comments

    从10月16日开始一连三天,中国各地接连举行反日示威游行。由于中国那部《游行示威法》事实上已变成《禁止游行示威法》,人们因此很容易猜测这些游行均由官方操控。然而到了20日以后,中国一些城市的大专院校依据教育部最新通知相继封校,不让学生上街参加反日游行。对官方这一放而又收的举动,很多人不太理解,只感到圣意难测。

    中国官方当然要将这些游行说成是民众“自发”的。但事实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政府制造了以狭隘民族主义为底色的爱国主义这个“魔鬼“,关在自己严格掌控的政治魔瓶里以备用。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以及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发生之后,本人由于工作性质所系...

    Read more →

    中国政治文化中的“衙内”现象

    by  • October 27, 2010 • 中国观察 • 408 Comments

    10月16日晚,河北大学校园内发生车祸。肇事者李启铭撞伤人之后没有停车,而是继续前行接女友。在其回程时,车子被学生和保安截住,肇事者那句“有本领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让官二代的骄横再次成为网络舆论谴责的焦点。

    李刚的官其实不算大,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可能只是个副处级,但其子的骄横却折射了中国这个身份型社会特有的一道文化密码:“衙内”现象。从古到今,中国就是个讲究家世传承的身份型社会,自唐代开始才有科举制为底层社会开了一条极为狭窄的向上流动通道,绝大多数民众只能是“农之子恒为农,工之子恒为工,商之子恒为商”,子承父业地生活下去。

    这种身份型社...

    Read more →

    话剧《这是最后的斗争》为何会在中国走红?

    by  • October 22, 2010 • 世界与中国 • 150 Comments

    最近中国有一部话剧走红,剧名叫做《这是最后的斗争》。与当年《切•格瓦拉》一样,这部话剧在话语系统上属于左派谱系,但表现形式却与之完全相反。《切•格瓦拉》是为知识分子与小知识分子创作的戏剧,其表现手法颇为“后现代”,使用各种舞台手段调动观众视觉与听觉,并使之与舞台上的演员相呼应;《最后的斗争》设定的观众是所有的中国人,采用了传统的批判现实主义表现手法。

    据介绍,这部话剧由军队剧作家孟冰编剧、国家话剧院著名导演吴晓江执导、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出。该剧展示了发生在老红军何光明一家三代人之间一次惊心动魄的心灵较量:除夕之夜,脾气火爆的老红军何光明和他的妻子,以及多年后重新相认的大女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