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通往钱案真相之途:司法取证的程序正义

    by  • January 3, 2011 • 中国观察 • 31 Comments

    2010年12月25日发生的浙江钱云会命案,在政府与公民调查团均宣布为“交通事故”后缓缓拉下帏幕。对这次介入命案的公民观察团,乐清公安局表示盛赞,认为“他们的调查效率和公正立场值得敬佩”(http://tinyurl.com/2ajhh86 /)

    对钱案的官方结论与公盟的“调查结论”,许多人无法接受。但有人则认为,官方与公盟三人调查团公布的所谓“真相”(交通事故),虽然并非公众所期待的真相(谋杀),但并非就不是真相。这话貌似有理,但放在钱案发生后的大场景中考察却颇值商榷。

    ...

    Read more →

    被剥夺者不会永远是“零的集合” ―― 从钱云会之死所想到的

    by  • December 28, 2010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近几天,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长钱云会之死成了中国有良知者的心头之痛。这痛,完全来自于这个生命消失的原因。官府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谋杀一个无辜的国民,这种暴政让每个人都看到了生存环境的危险,看到了个体在权力面前的无助与渺小。环视今日世界,除了与中国同为暴政俱乐部成员的北韩等少数国家之外,还有哪个政权能够以国家的名义如此谋杀国民?

    “村长怎成轮下人”(http://view.news.qq.com/zt2010/qyh/index.htm)这组报道已详细叙述了这一国家谋杀的前因后果。我现在只想探究一点,在各地的农民领袖当中,钱云会的命运究竟是个别还是普遍?

    ...

    Read more →

    从APO产业链看中国如何改变世界

    by  • December 24, 2010 • 世界与中国 • 82 Comments

    最近看到一则消息――“350家中国企业赴美借壳上市已损百亿市值”,不由得就想起2001年8月《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一则题为“骗子共和国”的报道,这篇文章讲述“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如何沦落为“骗子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eats)。不过,“骗子”一文的作者当年执笔为文时,这条中国企业赴美进行APO产业链还未形成。相信他看到这条产业链的有关消息后,一定会找不到更高级的词汇形容他的感受。

    最近的这条消息说,12月21日在纳...

    Read more →

    中产阶级的行动能力与制度限制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二)

    by  • December 21, 2010 • 中国观察 • 106 Comments

    最近《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篇“中产万税”,描述城市中产阶级在日益沉重的税收压迫下的艰难生活。与早些时候相继发表的“今天的中产,明日将无力养老”、“中国白领压力重重,中产阶级梦或只是梦想”等文相比,这篇“中产万税”集中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产阶级在税收方面并不具备任何与政府讨价还价的权利。无论是政府开征新税种还是重新厘定税率,中产阶级(当然还包括全体国民)都只能被动接受,没有任何机会对这一事关国民经济权利的大事发表任何意见。

    在民主国家,税收是重要的社会公共事务,无论是增加税率还是开征新税,公民都有权讨论并充分表达意见,最后通过本选区的民意代表国会议员在国会会议上投票表达赞成或反...

    Read more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一)

    by  • December 17, 2010 • 中国观察 • 94 Comments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一个阶级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之时,就被全世界赋予了承担中国社会转型的时代重任,这个阶级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在中国,由于“中产阶级研究”这个领域有“红顶子”介入,在国内牵涉到政治上是否正确,在国际社会则涉及到研究者对华是否友好的重大立场,所以中产阶级的研究多少变得有点离奇,

    离奇之一是中产阶级的数量增长被按年份定了阶段性指标。2004年时,定下的中产家庭经济指标是家庭年收入1万至5万美元(8万至40 万人民币)左右,以此标准推算,到2010年时中产阶级占中国总人口比例将达多少,于是中国人皆中产。为中国中产阶级定指标的机构,既有一些当仁不让者,如中国社科院这类中...

    Read more →

    千年不变的社会单位:从什伍里甲制到居委会

    by  • December 14, 2010 • 中国观察 • 46 Comments

    居委会这一中国城市基层组织在“文革”中曾以“小脚侦缉队”而恶名昭著,弱化其功能曾是改革开放以来放宽社会控制的政绩之一。但在沉寂多年后,居委会近几年又开始活跃起来。为了让居委会更好地成为中国维稳链条的底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11月30日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意见》,明确规定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经费、人员报酬以及服务设施和社区信息化建设等项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即使在极度倚重居委会进行社会控制的毛泽东时代,该组织也从未纳入财政预算体系。这说明中国政府将借重居委会的“人民战争”方式来强化社会控制。

    居委会作为侦缉队重归社会控制体系有个渐进的过程。...

    Read more →

    中国又要“韬光养晦”了?

    by  • December 10, 2010 • 世界与中国 • 101 Comments

    今年亚太地区真是不平静。在南海与黄海美国与南韩日本多国联合军演不断上演之后,一直想成为亚洲“太阳”的中国终于以非正式途径放话了:“‘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这话藉由负责中国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说出,理所当然会被国际社会看作一种中国式政治放风。这种“放风”早就成为中国“脸色外交”的一部分,只不过这次摆出的是“好脸色”而已。我相信各国外交部门与情报部门已经在认真地翻译戴大人这篇首发于外交部网站并被新华网迅速转载的重要文章――“不当头,不争霸,不称霸,是中国基本国策和战略选择”,然后各路有关专家开始认真研究,从字里行间仔细琢磨中国政府的善意到底有多真诚...

    Read more →

    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的社会意涵

    by  • December 8, 2010 • 中国观察 • 27 Comments

    最近,《人民论坛》杂志一项调查显示,中国人的自我定位有弱势化倾向。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党政干部受访者达45.1%;公司白领受访者达57.8%;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达55.4%;而网络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则高达七成。

    为了解释精英自我定位弱势化这一奇特现象,众多传媒采访了不少专家学者,请他们分析为何党政干部、公司白领等精英阶层都觉得自己“弱势”?解释繁多,择要述之如下:官员们觉得自己“弱势”,主要是因为官场竞争激烈,“不跑不送”就升不上去;知识分子是因为拿自身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与官员相比较而感觉“弱势”;公司白领则是因为职场竞争激烈...

    Read more →

    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

    by  • December 6, 2010 • 世界与中国 • 108 Comments

    近日多条消息再次提醒世人,台海两岸渐行渐近渐趋一之势已成。

    一是台湾经济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居世界首位。据英国《经济学人》资料,台湾GDP当中的14%来自对中国大陆的出口。中国目前也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台湾大约44%的出口运往中国大陆。台商对中国大陆的投资也占据了台湾对外投资总额的40%左右。2010 年6月,中国和台湾还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将双方的经贸合作制度化。在此情况下,台湾的“政治”(政界)已经无法不听“经济”(商界)的吆喝。

    二是台海两岸的政治关系。香港亲北京杂志《镜报》最新一期发表署名陈星战的文章“两岸发展之前瞻性思维”,指北京可...

    Read more →

    替罪羊机制:自我清洗的政治污水桶

    by  • December 1, 2010 • 中国观察 • 42 Comments

    11月15日上海大火后,国务院调查组极其迅速地向世界宣布了初步调查结果:事故原因是由无证电焊工违章操作,引燃尼龙网、竹排等易燃物所导致,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但上海市民透过这场大火,看到了他们生活环境的危险,因为上海就是由14000多幢高层建筑构成的钢筋水泥丛林。调查结果公布后,舆论多认为这8位民工是当局为安抚民意而找的“替罪羊”。因此,上海市民用悼念死者的方式表达了政治问责的强烈愿望,希望政府能够采取切实的预防措施,不要让这类悲剧再度发生。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