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何清涟

    政府太大,供不起 ――中国宏观税负不堪承受之重

    by  • September 28, 2010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社科院财政所发布了《中国财政政策报告 2009/2010》。报告显示,2009年按全口径计算的中国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已达32.2%。中国目前的人均收入最多只能进入中下等收入国家行列,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这类国家的合理宏观税负标准约为20%;但中国的宏观税负标准却超过了高收入国家的30%。因此,2009年美国《福布斯》杂志推出的“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上,中国排名全球第二。

    其实,税负过重只是中国人的普遍痛苦。这一庞大的财政收入数字下面还隐藏着不堪告人的现实:近十余年以来,为了满足日益庞大的政府开支,各级政府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罗掘一切资源――美其名曰开辟新税...

    Read more →

    双面中国 ――致读者

    by  • September 1, 2010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与古罗马门神雅努斯有着两张脸一样,在世界眼中古老而又新鲜的中国也有两张脸。只是雅努斯的那两张脸分别面向过去与未来,而中国的两张脸却是富裕与贫穷。

    雅努斯同时向世界展示他的两张脸,而中国总喜欢遮掩住其中一张脸。大多数时候,中国政府只愿意展示那张显示富裕与强大的脸;只有在极偶然的情况下,比如要履行国际责任时,中国政府才愿意强调自己还是发展中国家。

    于是观察中国就成了各取所需的行当。有人看到了中国富裕强大的一面,比如多年以来GDP高速增长的神话让有些人惊呼:中国很快要赶超美国、欧盟与日本,成为世界强国;在金融危机袭来时,各国人看紧了荷包,而中国却成了世界第二奢侈品消...

    Read more →

    已走到尽头的小农经济 ——关于中国农村、农民与农业的对话

    by  • December 2, 2001 • 学术思考 • 1 Comment

    何清涟(美国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程晓农(本刊主编)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1年第3期

    中国与印度:现代化道路上的迟到者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上一世纪中人类经历的社会变革相当多,但对人类生活产生久远影响、堪称最伟大的变革可以说只有两项:首先是民主政治制度成为人类政治制度当中带有普适性的形式;其次当推小农阶级的萎缩乃至消亡,这一变革永远切断了人类与以往世...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