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时代需要勇对挑战的中国研究者

    by  • November 5,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吴国光

    二十年前,何清涟出版《中国的陷阱》一书,为当代华文对于现实中国的研究树起了一个里程碑。今天,何清涟、程晓农伉俪双剑合璧推出本书,作者与出版者都期许其作为《中国的陷阱》的续篇,二十年后再度系统、深入地呈现和分析中国的政治经济图景,对于厘清围绕中国复杂的现状而在认识上出现的种种模糊、迷惑和困扰,毫无疑义是非常有价值的。

    中国三十年来的发展,在挑战人们的认识和理解能力;这种挑战力度之大,以至于不断有人感叹,是不是人类过往认识社会政治经济现象的深厚思想积累,都有严重的问题,乃至不能解释,这样一种以践踏公民权利、当权者高度腐败、贫富分化趋于极端、生态环境代价奇高...

    Read more →

    中国变革之难:制度的结构性锁定 ——我为何认为《中国:溃而不崩》

    by  • November 3,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我与夫君程晓农合著的《中国:溃而不崩》一书中文版,较之今年3月先期出版的日文版,增加了数万字。因为面对的是不同国度的读者,日本读者希望更多了解经济现状,中国读者则希望在全方位了解政治经济社会现状的基础上,还想知道中国究竟走向何方。

    制度的结构性锁定

    本书是20年前何清涟《中国的陷阱》这本著作的姐妹篇,如果说《中国的陷阱》成功地预测了90年代至今中国的发展路向,那么这本《中国:溃而不崩》就是预测今后20-30年内的中国路向。早在2003年的《中国威权统治的现状与前景》一文中,我已经作出这一预测。如今14年过去,中国正行进在我预测的这条道路上...

    Read more →

    《中国:溃而不崩》后记

    by  • November 2,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自《中国的陷阱》一书出版,迄今已逾20年,我也从不惑之年步入耳顺之年,鬓边白发已生几许。人老之将至倒不值得感叹,令人纠结的是中国那日益严酷的政治环境。当年那本《中国的陷阱》在中国旅游了一年半,经过了13家出版社,最终还能由中国今日出版社于1998年1月出版,如今,作为《中国的陷阱》一书姐妹篇的《中国:溃而不崩》,已经毫无可能在中国大陆出版。这不仅说明中国的言论环境日益苛酷,更能证明,中国近期之内与民主政治无缘,这是清醒者都能看见的现实。

    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中国能够找到一条出路。这本书凝聚了我多年的思想,有许多观点与思考,就是在与我的夫君程晓农那无以数...

    Read more →

    王岐山去留为何成为中共十九大前的焦点?

    by  • October 20,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执政即将届满五年,这五年确实是步步惊心:上位之前,遇到同为太子党的薄熙来联合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大位争夺战;上位之后,面对或明或暗的各种政治反对势力,习近平不得不通过反腐清除政治对手,顺便打扫一下腐败之极的官场,总算将党、政、军三大系统做到大致清盘,重新布局。但在十九大召开的2017年,却遇上了情治系统的集体反叛:前国安部常务副部长马建选中的商人、劣迹斑斑的郭文贵在美国的所谓“爆料”,目标是“清君侧”,通过指控习近平反腐决策利剑——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让王岐山在十九大出局,习近平成为孤家寡人,无得力之人助他反腐。

    “...

    Read more →

    习近平执政的社会基础何在?

    by  • October 14,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充满变数,直到会议预定召开之前的两周,代表还在不断撤换之中,不不仅证明自2009年开始的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绵延至今,还反应了斗争的激烈程度。大外宣媒体多维新闻网于10月8日发表的文章《习近平这五年:改革与反改革的生死较量》,明确承认:这五年是“习近平的‘生死博弈’——不仅是政治命运的放手一搏,甚至是人身安全的生死之战”,承认郭文贵爆料是反习王联盟的棋子。

    习近平的执政难题:官员因反腐而官心背离

    这篇文章谈了几个要点:

    一是反腐极大地触动了江胡以来奠定的利益格局:“中共十八大之后官方已经通告查处与宣判的省部级(含...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国家资本主义为国本从未改变

    by  • September 16,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十九大前,中国经济政策最显眼的变化,是让民营资本入股国企,但却不享有话事权。有人惊呼,这是在倒退。这解释过于皮相。

    与毛泽东时代消灭一切私有经济活动的计划经济体制不同,邓小平开创的共产党资本主义并不坚持制度教条主义,对企业所有制的方针灵活多变,只有一点未变,即从未放弃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对私营企业则视政治需要调整政策。理解这一点,必须理解中共极权统治“三个垄断”的特点:政治垄断(一党专制)、资源与经济垄断、文化垄断(控制媒体、教育和宗教)。其中资源方面的垄断是土地、矿产、森林、水源全归国有;经济上的垄断是指坚持以国有经济为主导,重要企业必须国有,放弃经...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政商关系之变

    by  • September 13,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敬告读者:为了让读者对中国经济公私之变有完整的了解,本文保留了一些以前发表过的内容。)

    国企改制让中小国企经理变身为资本家,是中国政商关系变化的第一个重要标志。2000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广东省高州市考察时首次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被正式写入中共党章和中国《宪法》之后,中国政商关系进入关键性转折,商界精英正式成为中共统治的重要同盟,这表明中共统治更换了统治基础,无产阶级专政的名目还在,但工人农民已经不再是中共的统治基础(连名义上的也被正式放弃)。

            中共悄悄更换了统治基础

    中共政府对商人的崛起...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不被承认的私有化(2)

    by  • September 9,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曾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私有化,但中共高层却明确否定这一事实,原因之一是,在所谓企业改制的过程中,中国执政集团彻底抛弃了以国企工人为主体的社会底层。这种抛弃是否具有政治正当性?只要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过程相比较,就会有明确的结论:

            一、中国是唯一藉改革之名抛弃底层的社会主义国家

    迄今为止,原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转型大致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中欧模式(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这些国家的转型为异议知识分子所主导,他们的基本主张不是与原共产党精英们分享权力或和解、宽容,而是通过清...

    Read more →

    从国企混改看中国经济公私之变(1)

    by  • September 9,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当中国人的全部兴奋点自主或者不自主地放在十九大的权斗、人事布局上,其实与民生关系更深的经济政策已经悄悄拨转船头,中国民营企业担心了好几年的“公私合营”成为现实:中国联通于8月16日公布了规模高达780亿元的混改(国有、私有共同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方案,令人瞩目的是BATJ等中国几大互联网公司悉数参与,每家投入几十亿至百亿的资金入股中国联通,实现了中国政府2015版国企改革方案的梦想:将民营资本吸纳进了国有企业,但又不让民企有话事权。人们惊呼新一轮公私合营开始,习近平想回到毛泽东时代。

    中国自改革以来,经济中的公私关系真是篇大文章,有必要回顾,以便弄清楚中...

    Read more →

    王岐山去留与中共的政治困境

    by  • September 3,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十九大之前,王岐山的去留成为中共各派海内外角力的焦点,也成为海内外时评的关注点。无论是攻方还是守方,话都不能说透。攻方主帅郭文贵的目标近日已减少了一项,报仇已经悄悄移走,只剩下保命、保财两项。他在8·26那篇《全面彻底解决盘古及郭文贵事件申请报告》中说自己已经“身不由己、言不由衷,整个局面已经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决定和左右的了”;对习近平来说,他面临的其实是国安系统部分高层的集体反叛,以及官员群体与贪官子弟的幸灾乐祸,推风助火。

    王岐山成为焦点缘于反腐积累下的怨恨

    6月20日,郭文贵爆料称,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妻子和妹妹及王岐山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