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国家资本主义为国本从未改变

    by  • September 16,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十九大前,中国经济政策最显眼的变化,是让民营资本入股国企,但却不享有话事权。有人惊呼,这是在倒退。这解释过于皮相。

    与毛泽东时代消灭一切私有经济活动的计划经济体制不同,邓小平开创的共产党资本主义并不坚持制度教条主义,对企业所有制的方针灵活多变,只有一点未变,即从未放弃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对私营企业则视政治需要调整政策。理解这一点,必须理解中共极权统治“三个垄断”的特点:政治垄断(一党专制)、资源与经济垄断、文化垄断(控制媒体、教育和宗教)。其中资源方面的垄断是土地、矿产、森林、水源全归国有;经济上的垄断是指坚持以国有经济为主导,重要企业必须国有,放弃经...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政商关系之变

    by  • September 13,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敬告读者:为了让读者对中国经济公私之变有完整的了解,本文保留了一些以前发表过的内容。)

    国企改制让中小国企经理变身为资本家,是中国政商关系变化的第一个重要标志。2000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广东省高州市考察时首次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被正式写入中共党章和中国《宪法》之后,中国政商关系进入关键性转折,商界精英正式成为中共统治的重要同盟,这表明中共统治更换了统治基础,无产阶级专政的名目还在,但工人农民已经不再是中共的统治基础(连名义上的也被正式放弃)。

            中共悄悄更换了统治基础

    中共政府对商人的崛起...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不被承认的私有化(2)

    by  • September 9,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曾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私有化,但中共高层却明确否定这一事实,原因之一是,在所谓企业改制的过程中,中国执政集团彻底抛弃了以国企工人为主体的社会底层。这种抛弃是否具有政治正当性?只要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过程相比较,就会有明确的结论:

            一、中国是唯一藉改革之名抛弃底层的社会主义国家

    迄今为止,原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转型大致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中欧模式(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这些国家的转型为异议知识分子所主导,他们的基本主张不是与原共产党精英们分享权力或和解、宽容,而是通过清...

    Read more →

    从国企混改看中国经济公私之变(1)

    by  • September 9,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当中国人的全部兴奋点自主或者不自主地放在十九大的权斗、人事布局上,其实与民生关系更深的经济政策已经悄悄拨转船头,中国民营企业担心了好几年的“公私合营”成为现实:中国联通于8月16日公布了规模高达780亿元的混改(国有、私有共同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方案,令人瞩目的是BATJ等中国几大互联网公司悉数参与,每家投入几十亿至百亿的资金入股中国联通,实现了中国政府2015版国企改革方案的梦想:将民营资本吸纳进了国有企业,但又不让民企有话事权。人们惊呼新一轮公私合营开始,习近平想回到毛泽东时代。

    中国自改革以来,经济中的公私关系真是篇大文章,有必要回顾,以便弄清楚中...

    Read more →

    王岐山去留与中共的政治困境

    by  • September 3,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十九大之前,王岐山的去留成为中共各派海内外角力的焦点,也成为海内外时评的关注点。无论是攻方还是守方,话都不能说透。攻方主帅郭文贵的目标近日已减少了一项,报仇已经悄悄移走,只剩下保命、保财两项。他在8·26那篇《全面彻底解决盘古及郭文贵事件申请报告》中说自己已经“身不由己、言不由衷,整个局面已经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决定和左右的了”;对习近平来说,他面临的其实是国安系统部分高层的集体反叛,以及官员群体与贪官子弟的幸灾乐祸,推风助火。

    王岐山成为焦点缘于反腐积累下的怨恨

    6月20日,郭文贵爆料称,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妻子和妹妹及王岐山妻...

    Read more →

    习近平对“老领导”的“十五字方针”

    by  • August 17, 2017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老领导“今年成为热词,这与郭文贵海外爆料多少有点关系。北戴河会议之前,不少人预测,今年这北戴河会议将起大风波,因为老领导们将是十九大之前对习近平与王岐山进行阻击战的最后一次机会。但我从大外宣王牌多维新闻网看到了三篇文章,加上该网将一篇2016年的旧文《第五代如何看待元老,老人干政阴影将散》重新置于重要位置,主题其实就是一个:习近平的老领导政策。这家总部现在北京、被指由习近平控制的中文媒体,点名批评了江泽民的“老人干政”,看来,老领导们在北戴河的“最后狙击战”中失利(甚至根本没发生过这一“最后狙击战”)。

    对“老领导”的新“十五字方针”

    ...

    Read more →

    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宿命:富豪劫

    by  • August 11,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外界对十九大的关注重点,主要在政治人事安排,我更关心一些方向性的经济政策。世界皆知,北京曾宣称自己创造了一个堪与华盛顿共识媲美的北京共识,即中国模式。这一模式最大的特点是共产党政权主动与资本主义联姻,让中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数量超越美国的亿万富翁群体,与此同时则让80%左右的中国人处于社会底层。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争硝烟弥漫之际,明确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权与资本家联姻的黄金时代将正式结束。

    针对资本大鳄的超级金融监管机构

    在《中共十九大前夕的“战场”清扫》一文中,我谈到自2013年以来中国富商当中不少人因其政界靠山倒掉而跟...

    Read more →

    中共十九大前夕的“战场”清扫

    by  • August 7, 2017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今年十九大前的政治斗争,承接了十八大权力斗争余绪,但重点却有不同:十八大时,权力斗争的对手大多都在权力要塞之上,且江泽民、曾庆红都“春秋鼎盛”,有实际控制力。习近平在接管权力之初,只来得及扫清一个薄熙来,直到一年半之后,才开始清理整肃党政军三大系统,这场未完结战役延续至十九大前夕。如今,习近平面临着郭文贵背后以“老领导”为符号的情报系统大叛变,不得不在明暗两条战线上应付对手。

    明战易赢:孙政才落马

    明战主要是十九大前夕的权力布局,主要是两大招术,一是选了曾有“接班人”名号加身的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孙政才作为打击目标,罪名是“山头主义”...

    Read more →

    孙政才落马,“接班人”名份惹的祸?

    by  • July 28,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孙政才落马了。世界对孙的了解与兴趣,远低于他的前任薄熙来,人们说得最多的是重庆魔咒。虽然媒体谈到他的腐败,例如因名表多而得“表叔”之绰号、他妻子是民生银行夫人俱尔部成员、他儿子读康奈尔大学的每年7万美元学费问题,但几乎大多数媒体都明白,他是原先的“接班人”之一,祸起“山头主义”才是真正的原因。

    东宫之变,两年前就有预兆

    孙政才与胡春华二人在十八大上被选入政治局,一直被视为习李十年后的接班梯队。如果中共从江胡以来形成的“接班人梯队”制度不变,那么,作为这届政治局仅有的两位“60后”,在即将到来的十九大上,二人原本有可...

    Read more →

    王健林的“保护伞”为何不灵了?

    by  • July 26,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王健林这次被盯上,不少人深感吃惊,其实只要注意金融动态,就知道央行高官早就放话警告。今年3月1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跨境对外直接投资有跟风、过热、盲目的现象,导致交易量增长较快,比如投向体育、娱乐、俱乐部行业的对外投资,对国家没有好处,所以我们要进行政策指导”。这一警告针对性很强,因为在众多热衷海外并购的中国富豪当中,只有王健林的投资流向是足球队、好莱坞、俱乐部与豪宅等。

    王健林为何对警告置若罔闻?

    在周小川发表这番话后,王健林在海外投资娱乐业的项目受阻,但通机变且善辨风向的王富豪,还是不停地加大对外投资力度,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