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王林现象:方术文化与中国政治之缘

    by  • February 14,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的热门人物莫过于“王林大师”了,神仙死,祥云散,疑云起。关于王林的游走权贵、演艺江湖的种种,成就了无数精彩的揭秘文字。比较王林这一个体,我更关心中国术士大师生生不息的社会土壤。只要这块土壤还滋养方术文化,王林大师去了,势必还有张林、李林、赵林等“大师“接踵而来。

    方术:中国人的主流宗教

    人们常说中国人不信仰宗教,这其实是个错误。如果去过香港,就会明白中国人不仅信仰宗教,而且包容性极强,本土的有佛道释儒,外来的有基督教、伊斯兰教。从土地菩萨到关公元帅,都享有港人香火供奉,最受欢迎的当然是赵公元帅。

    所有这些,就是中国人的宗...

    Read more →

    “超级白手套”肖建华“失踪”的一点猜想

    by  • February 8,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资本大鳄肖建华在香港失踪,引发的猜测纷繁,大致不离权斗与反腐这两条线。说得最多的是让中国富豪们深感不安,还有人将其与李波被绑架类比,认为有损香港一国两制的法治;更有外媒认为因肖是加拿大公民,肖被抓间接冒犯加拿大,等等,这些看法只有“让富豪们深感不安”是真实的,其余都可当一种说法观之。

    我的看法有点不同,鉴于肖建华享有“资本市场超级白手套”之誉,结合两大背景因素,中国外汇储备1月跌破3万亿(2.998万亿美元)心理关、外管局2月初出台新规要求境内基石投资者将境外IPO募集的美元按比例调回国内结汇,这才是肖建华失踪的“新闻眼”。

    “超级白...

    Read more →

    政府呼唤“美元回家”,何人心惊胆寒?

    by  • February 5,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富人的视线全被肖建华在香港失踪一事吸引,却忽视了另一条与他们钱柜安全相关的消息——《外管局:境内企业境外IPO后应及时调回资金结汇》,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郭松在接受中国外汇网采访时,谈到2017年中国将进行多项外汇领域改革,其中的核心内容是:境外上市募集资金结束后,上市公司应及时调回资金,并承诺按一定比例的资金结汇。

    文章列出的三条核心内容都涉及“基石投资者”这个名词,有必要先加以解释:

    基石投资者(cornerstone investor)是一个西方概念,主要指一些一流的机构投资者、大型企业集团、以及知名富豪或其所属...

    Read more →

    别了,中国这块曾经的投资热土

    by  • December 17,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中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往年有点不同,一场审议经济工作议题的会议,在召开之初发布的新华社通稿却突出表达“审议《关于加强国家安全工作的意见》”。该文共1540字,其中437字谈国家安全,与以往相比,多了一个“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新提法。在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点提出“人民安全”实在突兀,但考虑到川普就中美贸易、一中政策发表的言论让北京感到焦虑这一因素,可认为所谓“人民安全”,其实是与国计民生有关的经济安全。

    中国面临的“美国威胁”究竟有多大?这得等川普公布“对华政策清单”后才知晓。目前可清楚预测的是:中国2017年的重要经济工作任务当中那项“积极吸引...

    Read more →

    国际社会为何对“习核心”如此反感?

    by  • October 28, 2016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曲终人散,人们期盼的人事调整消息杳然未见,倒是看到了会议公报宣告:“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坚定不移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海外舆论哗然,普遍看法是:这意味着政治和机构改革的大后退,习近平将建立毛邓式的强人政治。

    在习之前,江泽民早就是“核心”了,但无人据此将江泽民称之为政治强人,原因何在?

    “江核心”与“习核心”,形成条件不一样

    称习近平为核心其实并不突兀,相关的舆论工作一直在做,比如今年年初,一些中共地方大员...

    Read more →

    《永远在路上》究竟传达了什么?

    by  • October 24, 2016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何清涟

    自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开播始,我就非常认真地逐集观看,目的是想了解中国最高权力层怎样定位中国政治腐败的性质,以及解决的方向与手段。看完五集之后,观感是:

    一、明显回避了“制度性腐败”这一本质问题,将腐败产生的根源置换成官员对自身要求不严、放松思想改造

    我在1998年出版的《现代化陷阱》中就指出,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源于中国政府垄断了一切资源,从土地、森林、江河湖海、矿产等自然资源,直到寺庙、文物、旅游景点等文化资源,再到行业准入门槛、各种资源开发权审批等软性资源,全由政府掌管。因此,政府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一家两制,通过妻...

    Read more →

    “全民创业”为何又成荒芜之地?

    by  • September 8,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100多年前,在观尽中国社会变迁的沧海桑田之后,梁启超先生对中国社风民情做了极其冷彻的总结:“华风之敝,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但令中国总理李克强深感郁闷的是,他在2014年9月提出的“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创运动”,不幸落在梁任公算中。据媒体报道,大学生创业95%以上陷入失败,剩下的那部分成功者的成功依靠的是“不要脸”,刚出炉的典型例证是宅代洗。

    “双创运动”:本为惠民反成殃

    中国失业问题严重,在胡温任期内,大学生出现“毕业即失业”现象,其时李克强任副总理,如何为中国人造饭碗一直是他考虑的重心。早在2008年,鼓励大学生创业...

    Read more →

    中国的三种怀旧:毛粉、膜蛤与民国当归

    by  • August 20, 2016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毛粉的理想是重建动物庄园

    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由于没有全国性的调查,只能以《纽约时报》2014年4月16日的...

    Read more →

    官员多有共青团干出身,但无“团派”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2)

    by  • August 8,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几年中国政治的分析框架主要是权力斗争,斗争的双方不再是1980年代以来的保守派与改革派,而是江曾一系、团派、包括已经入狱的周薄等派。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

    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以下是我的理由,供读者参考。

    从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到共青团中央

    中共改革以来的政治变迁,只有一事曾经成功,即结束老人政治。江泽民、曾庆红退而不休,在胡...

    Read more →

    共青团改革意在改变组织路线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1)

    by  • August 5,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共青团中央近几年走衰,从李源潮调任闲职与他开创的哈佛省部级官员专修班停办,再到青年政治学院取消大专,加上共青团出身的令计划陷狱,这座香火一度旺盛的庙宇终于大降格。但我认为,就本质而言,与其说是习近平要打击所谓“团派”,还不如说他要改变胡锦涛时期的组织路线。

    习近平缘何要降低共青团这座庙宇规格?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包括工作力量减上补下、干部选用改革、团建工作改革、加强支持保障等四条措施,所有措施均指向一个目标:结束共青团长期以来为各级中共党委及政府输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后只作为中共“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梁”这一“群...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