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别了,中国这块曾经的投资热土

    by  • December 17,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中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往年有点不同,一场审议经济工作议题的会议,在召开之初发布的新华社通稿却突出表达“审议《关于加强国家安全工作的意见》”。该文共1540字,其中437字谈国家安全,与以往相比,多了一个“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新提法。在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点提出“人民安全”实在突兀,但考虑到川普就中美贸易、一中政策发表的言论让北京感到焦虑这一因素,可认为所谓“人民安全”,其实是与国计民生有关的经济安全。

    中国面临的“美国威胁”究竟有多大?这得等川普公布“对华政策清单”后才知晓。目前可清楚预测的是:中国2017年的重要经济工作任务当中那项“积极吸引...

    Read more →

    国际社会为何对“习核心”如此反感?

    by  • October 28, 2016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曲终人散,人们期盼的人事调整消息杳然未见,倒是看到了会议公报宣告:“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坚定不移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海外舆论哗然,普遍看法是:这意味着政治和机构改革的大后退,习近平将建立毛邓式的强人政治。

    在习之前,江泽民早就是“核心”了,但无人据此将江泽民称之为政治强人,原因何在?

    “江核心”与“习核心”,形成条件不一样

    称习近平为核心其实并不突兀,相关的舆论工作一直在做,比如今年年初,一些中共地方大员...

    Read more →

    《永远在路上》究竟传达了什么?

    by  • October 24, 2016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何清涟

    自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开播始,我就非常认真地逐集观看,目的是想了解中国最高权力层怎样定位中国政治腐败的性质,以及解决的方向与手段。看完五集之后,观感是:

    一、明显回避了“制度性腐败”这一本质问题,将腐败产生的根源置换成官员对自身要求不严、放松思想改造

    我在1998年出版的《现代化陷阱》中就指出,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源于中国政府垄断了一切资源,从土地、森林、江河湖海、矿产等自然资源,直到寺庙、文物、旅游景点等文化资源,再到行业准入门槛、各种资源开发权审批等软性资源,全由政府掌管。因此,政府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一家两制,通过妻...

    Read more →

    “全民创业”为何又成荒芜之地?

    by  • September 8,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100多年前,在观尽中国社会变迁的沧海桑田之后,梁启超先生对中国社风民情做了极其冷彻的总结:“华风之敝,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但令中国总理李克强深感郁闷的是,他在2014年9月提出的“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创运动”,不幸落在梁任公算中。据媒体报道,大学生创业95%以上陷入失败,剩下的那部分成功者的成功依靠的是“不要脸”,刚出炉的典型例证是宅代洗。

    “双创运动”:本为惠民反成殃

    中国失业问题严重,在胡温任期内,大学生出现“毕业即失业”现象,其时李克强任副总理,如何为中国人造饭碗一直是他考虑的重心。早在2008年,鼓励大学生创业...

    Read more →

    中国的三种怀旧:毛粉、膜蛤与民国当归

    by  • August 20, 2016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毛粉的理想是重建动物庄园

    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由于没有全国性的调查,只能以《纽约时报》2014年4月16日的...

    Read more →

    官员多有共青团干出身,但无“团派”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2)

    by  • August 8,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几年中国政治的分析框架主要是权力斗争,斗争的双方不再是1980年代以来的保守派与改革派,而是江曾一系、团派、包括已经入狱的周薄等派。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

    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以下是我的理由,供读者参考。

    从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到共青团中央

    中共改革以来的政治变迁,只有一事曾经成功,即结束老人政治。江泽民、曾庆红退而不休,在胡...

    Read more →

    共青团改革意在改变组织路线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1)

    by  • August 5,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共青团中央近几年走衰,从李源潮调任闲职与他开创的哈佛省部级官员专修班停办,再到青年政治学院取消大专,加上共青团出身的令计划陷狱,这座香火一度旺盛的庙宇终于大降格。但我认为,就本质而言,与其说是习近平要打击所谓“团派”,还不如说他要改变胡锦涛时期的组织路线。

    习近平缘何要降低共青团这座庙宇规格?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包括工作力量减上补下、干部选用改革、团建工作改革、加强支持保障等四条措施,所有措施均指向一个目标:结束共青团长期以来为各级中共党委及政府输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后只作为中共“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梁”这一“群...

    Read more →

    二选一的难题:保房地产或开征房产税

    by  • July 31,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财长楼继伟公开发言,要义无反顾地征收房产税,方案已经在路上,大概将于2017年公布或开征。以楼财长之智,当然早就想到一点:在维持房地产市场兴旺与开征房产税之间,政府其实只能二选一。但中国政府现在是“鱼”与“熊掌”想兼得,既想让地方政府继续卖地以维持土地财政,又想从老百姓的钱包里挖出一块房产税,只因知道房产税一开征,依靠投资保值来维持的巨大房地产泡沫就有破裂的危险。

    房产税离中国人还有多远?

    中国政府征税从来是想征就征,想加就加,毫不犹豫。但在房产税开征上,却是多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目前为止,只有上海、重庆于2011年开始试...

    Read more →

    2016中国水灾引发的“人问”

    by  • July 28,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中国水灾,除了灾情严重、受灾者众多、天灾人祸纠缠在一起,民怨沸腾之外,中国人突然感觉到自己象个国际弃儿,国际社会少有存问。虽然这一思考被中国网管扑灭了,但我却认为,中国人已经到了应该想想这一问题的时候了。

    人问:两个孩子都是受灾者,世界为何“厚此薄彼”?

    邢台水灾后,一个被淹死的小女孩与叙利亚小男孩艾兰的照片被放在一起,配上一条微博在国内疯传:“当年叙利亚小男孩遇难的照片,引来世界无数刷屏,如今河北邢台小女孩遇难照片,又会引来多少人关注?难道别人种下的是希望,我们种下的是草籽?”

    这条微博在国内旋即被删除。当时看到这...

    Read more →

    是谁当年力主200海里经济专属区?

    by  • July 21,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这次中菲南海仲裁案结果的颁布,虽然并未改变南海局势,但中国却大失形象分。中国方面有不少文章分析“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由何而来”,都只模糊地提到“菲律宾执意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实质目的是通过仲裁这种手段将其非法侵占的中国南沙岛礁据为己有,从法律上否定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但对引起这次仲裁的黄岩岛冲突却避而不谈。

    讳莫如深自有原因。200海里经济专属区这个坑原本是中国政府当年自己挖的。

    黄岩岛归属菲律宾,原本是中国赋权

    黄岩岛是南中国海的中沙群岛涨潮时唯一露出水面的岛礁,该岛距西沙群岛约340海里,离海南岛约500海里,距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