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刘晓波与非暴力抗争的中国困境

    by  • July 13, 2017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何清涟

    7月13日,刘晓波先生去世。对中国来说,不仅是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生命终结,还意味着非暴力抗争这一政治理念在中国将进入尘封状态。

    《零八宪章》宣示的非暴力抗争路线

    在国内时,和刘晓波始终缘悭一面。他作为文坛“黑马”横空出世之时,我正在复旦大学经济系读研究生,限于专业,对当时弥漫全国的“文化热”感受远不如文学圈深刻,但听到不少有关他的传闻。90年代末,因为包遵信先生的关系,距离似乎近了一些。一次是接到刘晓波从北京家中打来的电话(老包将我的电话号码给了他),谈他对《现代化的陷阱》一书的感想。其中一些感想片断,他写在与王朔的对话录《美人赠我蒙...

    Read more →

    中国版“肥咖法案”出台

    by  • July 1,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今年7月1日起,中国所有金融机构开始全面查核不在中国纳税的有钱人的金融账户资料,这是中国官方不久前公布的消息,目的是从2018年起全面启动中国版“肥咖条款”,向逃税的有钱人追讨欠税,也顺便搜集贪官们藏匿财产的底账。迄今为止,持有外国永久居留权或外国国籍,一向是国内有钱人转移财产、逃避中外税收的上乘之选;但中国版“肥咖条款”付诸实施后,世界之大,中国有钱人的钱财竟可能从此无处隐藏,而明年将建立的国家监察委系统则可以充分利用这些金融税务信息,把他们想追究的人查个底朝天。

    中国版“肥咖法案”来袭

    4年多以前,我在美国之音发表的博文“美国‘肥咖法...

    Read more →

    中国为何不会出现断崖式崩溃

    by  • June 27, 2017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6月24日波托马克文化沙龙演讲纲要)

    感谢李恒青先生,让我们有机会来到这里与各位交流。

    生活在国外的华人,只要是第一代,无论多少年,都会关心中国那块土地上发生的事情。目前,大家最关心的就是中国未来的政治经济局势走向。我对此的判断是:溃而不崩。这个预测是我2013年在《中国威权统治的现状及前景》一文中做出来的,当时的估计是:在未来可见的20-30年当中,中国将陷入溃而不崩的状态。很多人常记成崩而不溃,是因为没理解好这句话的意思。溃,指的是国,即中国从社会生态上将一天比一天更为溃败;崩,指的是政权,即中共政治短期内不会崩溃。目前,...

    Read more →

    “网络革命党”:由三重社会不公催生

    by  • June 8,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郭氏推特革命”的主体,其实就是近十年来出没在中国境内外社交媒体上的“网络革命党”,如水无定形。其中大多数成员都以“马甲”出现。最初形成于“零八宪章”签署时期,历经艾未未维权,在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后备受打击,陷入凋零状态。

    随着每年一半以上的应届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网络革命党”的人数越来越庞大。既然大都是失业、半失业青年(于建嵘称之为“底层知识青年”),让他们产生强烈社会仇恨的温床,当然是中国现阶段严重的社会不公。2015年7月,我曾在《革命的一只鞋已经落地》一文里,指出这些“网络革命党”从未消失,正处在“寻找领袖“的阶段。他们在“郭氏推...

    Read more →

    “郭氏推特革命”对中国革命的隐喻

    by  • June 4,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今年是六四运动28周年,推特上此刻正在进行的“郭氏推特革命”,印证了我在2014年发表的那篇《中国还会再现1989天安门运动吗?——六四事件25周年后的冷反思》中所分析的:现阶段,中国人的政治认知严重分裂,不可能形成1989年天安门运动那种共同诉求,因此也不可能出现类似1989年天安门运动那种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然而,始自今年1月的“郭氏推特革命”,其中却包含着未来中国革命的诸种隐喻,郭粉们加诸于这场革命的种种诉求,将是今后中国革命的预演——当然,前提是这些革命能够出现。

    “郭氏推特革命”一词,与2016年美国大选出现的“川普现象”一词的境况相同,代表...

    Read more →

    “李希光现象”折射的社会紧张

    by  • May 29,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李希光现象”折射的社会紧张

    何清涟

    乔治·奥威尔的《1984》是以前苏联的现实为基础写作的政治讽刺小说,里面的现象已经非常荒诞,但中国的现实远比《1984》所展现的更为荒诞, 从“李希光现象”中可以管窥中国的高度社会紧张。

    社交媒体Twitter上的一个小测试

    有人将一篇恶搞文章《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的访谈版放上微信,借“李希光”之口说出中国版“1984”。因其内容极其荒诞,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是去年的一篇旧文重提,环球视野于2016年1月发表一篇《媒体公知造谣李希光教授始末》,为李希光辟谣。

    ...

    Read more →

    “杨舒平现象”与中国的语境规则

    by  • May 27, 2017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就读的中国女学生杨舒平在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在中国惹了众怒”,从官媒到网上,骂声铺天盖地,集中于两点,一曰“空气”,不该拍美国空气的马屁,贬低祖国的空气质量;二曰“卖国”,她延伸了清新空气的含义,谈到了言论自由,这无疑戳中了中国的软肋,让“中国”丢脸了。

    可怜的杨舒平没有错。讨论这一问题的文章大都集中于中国网络语言过于暴力,以及中国青年们受到意识形态教育之害。但如果再深入挖掘,就会发现还会有个语境差异引发的误解。

    不同文化有语境差异

    语言是文化的一部分,在不同的文化环境里,语言的表达方式有明显差异。杨舒平的演讲是...

    Read more →

    北京为何要限制“蚂蚁搬家”式换汇?

    by  • May 25,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据中国媒体报道,从7月1日开始,中国政府将推出反洗钱新规,每天跨境转帐逾万美元须报审。一个月前,媒体曾报导中国外汇储备略有回升、外汇管制将有所放松所带来的短暂欢欣,立刻消失了。

    新规针对“蚂蚁搬家式”外汇流出

    据《21世纪经济》报导,2016年底,中国央行发布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将于7月1日起实施。新规规定,凡当日单笔或累计交易超过人民币5万元以上、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的现金缴存、现金支取、现金结售汇、现钞兑换、现金汇款、现金票据解付及其他形式的现金收支,金融机构都要送交大额交易报告。

    此举的目的当然...

    Read more →

    祁同伟触动了中国人心中的痛

    by  • May 18,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人民的名义》这部连续剧已播放完了,但戏外的讨论却没完没了。引发观众最多感慨与同情的剧中人物,竟是反派人物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从他的成长、爱情、婚姻,从他不择手段往上爬到杀人及最后自杀,评论者几乎都给予充分同情,自杀时那句“去你妈的老天爷!”更是不知引发多少共鸣。原因说来既简单也复杂,就因为大多数中国人看到这一点:“中国人80%都是祁同伟”。

    中国人80%是底层,上升管道狭窄

    祁同伟的标签是“家里穷得吃不饱饭”,属于中国那80%的下层(清华李强教授的最新调查数据:中国下层占人口比例为75.25%;再加上下层群体中与中产联接的过渡群体占...

    Read more →

    吴小晖力争“赵家人”身份为哪般?

    by  • May 7, 201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新一轮金融市场整顿,“赵家人”安邦赫然在册。5月5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保监会监管函(监管函〔2017〕14号)》,因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一款产品规避监管规定,扰乱市场秩序,禁止该公司三个月内申报新产品。官方媒体一致声称,这是中央“针对资金脱实向虚与资产泡沫化而进行的金融反腐”。

    安邦自卫战的重点为何放在争身份?

    从2017年开年至今,共有18人被处罚“市场禁入”,李友、郭丛军、冯小树和鲜言等4人“终身禁入证券市场”。“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发表评论称,这些重罚的背后,是近年来不断积累的金融乱象以及不可忽视的潜在风险。监管部门频频出招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