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国家罪错与政治责任——写于“六――四”十五周年之际

    by  • June 10,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今年“六四”期间,中国当局让处以上干部观看“六四实况录相”,而所谓“实况录相”,却充满了精心制作的谎言。用谎言从中国人的记忆里剥夺了对“六四”的真实回忆,比沉默更让中国人蒙羞。历经劫难的中国人仍然只能在海外纪念十五年前“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

    “六四”事件,实质上是严重的国家罪错。中国共产党执掌中国政权以来犯下了数不清的罪错,它只是其中之一,绝不会因为中国政府刻意遮蔽歪曲而从历史上消失。毕竟,中国政府能够篡改的“历史”书籍只能限于中国境内。在各种传播手段日益发达的今天,要想从人们记忆里剜去那些血淋淋的回忆,仅仅依靠罗织文字狱以及秦始皇与希特勒式的焚书,并不能达到目的。Read more →

    税费改革真是“农村第三次重大改革”?

    by  • June 3,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4年5月26日,中国农业部再次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切实做好“农民负担监督卡”工作,该通知还指出,没有发放监督卡的农村,农民有权拒交税费。通知发出后,通知的受惠者农民们并未激动,而媒体又照例激动了一次,从中看到了中国解决“三农”问题的希望。

    农民们的沉默可以理解,多年以来,他们对地方政府那些远远超过中央政策规定的税费已经司空见惯,知道中央政策只不过是代表国家形象的“明规则”而已,没有几个地方真将税费控制在中央政策规定的数目之内;真如此,乡村干部们都喝西北风去?中央政策虽然三令五申,但他们还得按照地方政府的“潜规则”办事,负担那些由地方政府摊派的“二税”“三税”,而这类税收...

    Read more →

    中国政府对虐囚事件的舆论导向背后

    by  • May 27,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这一向最让中国政府兴高采烈的事件莫过于美军虐囚事件的曝光。通过这一事件,中国政府终于“成功”地向中国人证明了“美国民主制度的虚伪”,论证了美国没有资格批评中国的人权状态。与此同时,中国政府自然也未曾忘记通过“民意”表达“中国人民”对“美国民主制度虚伪性”的痛恨――这些民意是通过新华社记者采访中国人当中素质较高的人群,如学者以及名牌大学的学子们,并用新华社消息广为发布的,比如近几天发布的“中国大学生认为美国的人权报告极具虚伪性”,发言的学生就来自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名校,在一个社会身份决定社会等级与社会信誉的社会里,学者与大学生们的发言更能取信于民众,尤其是取信于文盲半文盲民众。

    ...

    Read more →

    公民罢免对建立民主政治的促进意义

    by  • May 20,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3年3月福建省福安市1万多名公民按照宪法和法律的相关规定,向宁德市人大和福安市人大正式递交罢免市长蓝如春及其他官员的罢免理由书,此举无异于在中国大地上点燃了公民维权的星星之火,此后类似的事件在中国发生多起。

    这些零散的公民罢免运动,在形式上看来与中国历史上民众集结驱逐贪官事件类似,但内容上却有了新的意涵。首先,这一场三方(政府、人民代表大会、民众)博奕表现了中国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意味着公民们已经不再盲目相信建立在政府道德权威之上的潜规则,开始学会借用明规则(宪法与法律),在极其有限的政治空间里寻求突破。它既构成2003年公民维权的重要内容,还给参与者上了一次良好的民...

    Read more →

    从“吕日周现象”看理论界对民主政治的迷思

    by  • May 6,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原山西省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曾是中国媒体2002年至2003年集体追捧的“地方政治改革明星”,其治理经验一度被看作中国政治改革经验,吕日周更被写成中国现实生活中的“李向南”。至于其治下子民对其治绩的评价,则以涵义不明的“有争议”三字来概括。但就在4月23日,北京《新京报》登了一篇题为“弓中甫‘诬告陷害案’调查始末”,让人从中看到了“威权统治”滥用权力的黑暗面。

    弓中甫案起因是弓在2001年检举揭发长治市提拔干部时的一些弊端。在当今中国,类似弓中甫案的案由案情具有普遍性,不少地方均发生过或正在发生。在民主政治下,这种对权力的监督本是常见之事,但在威权统治下,监督权力者的命运往往...

    Read more →

    警惕包裹在“学术”外衣下的谎言

    by  • April 14,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政府与国际社会的交往经验日益丰富,终于形成了对人们识别谎言能力的新挑战,尤其是当这些谎言包裹于“学术”或者“调查研究报告”的外衣之下,一般人更是无从辩识真假。于笔者而言,以前从未想到过民主国家的个人或机构与中国的学术合作,以及这一合作产生的“学术成果”会存在真实性的问题,但由于近两年见到的这类充满虚假的“学术成果”越来越多,于是就开始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个环节?

    这些充满虚假的学术成果大多以“问卷调查”为分析基础,最后以“调查报告”形式发表。按常情,这种“调查报告”应该最能反映调查对象的真实情况。但最近这几年,在美国学术界有关中国的研究中,这类“调查报告”得出的结论往往与...

    Read more →

    中国政府的“发现”:民主政治导致危机

    by  • April 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台湾的3•20大选以后,因为蓝营不服绿营以微弱票胜出,弄出一大堆风波。而中国政府立刻非常“智慧”地从中找到了对自己最有用的宣传题材:民主政治导致危机。

    在中国政府操控下,中国媒体(包括在海外由中共直接投资或间接投资的媒体)对台湾选情的报道非常富有选择性。由于必须奉行中宣部的“宣传纪律”,中国媒体只能逐一照抄新华社消息、《人民日报》文章,不断发表各种不利于绿营的消息,比如“枪击疑云”、蓝营示威、台湾人民反对绿营当选、海外华人支持蓝营、美国迟迟不发贺电之类。除此之外,这次的新宣传题材还包括“台湾的民主政治正在使台湾陷入危机”,“台湾遭遇宪政危机”,等等。中国政府这样说,除了抹黑...

    Read more →

    用“红头文件”将劫掠合法化――评河北省“30条”的真意

    by  • February 12,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4年1月中旬,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刘金国在“两会”期间发言中向社会吹风,表示河北省地方政府有意赦免民营企业家创业初期的“原罪”。其实,刘金国在谈话时有意隐瞒了一个事实:2003年的最后一天,河北省政法委制定了《关于政法机关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良好环境的决定》,这一红头文件被河北政法机关干部称为“30条”。2004年1月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以省委冀字(2004)1号文件批转了“30条”。

    按照中国政治习惯,一个省有如此大的动作,事先一定要与中央有关领导“通气”商量,获得默许,否则就是借给地方政府几个胆子,恐怕也不敢如此为天下先。鉴于此,本文分析“30条”的具体内...

    Read more →

    灰色的是企业家还是中国政府?

    by  • January 2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3年当中,有关中国富豪的消息大都不利,富豪将之归结为三重劫难:“富豪之疑,富豪之死,富豪之囚”。但最近两条关于中国富人的消息引人注目。

    先谈第一条消息。2004年1月6日下午,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第一副主席、党组书记胡德平在“2004•中国新视角”搜狐年度高峰论坛上致闭幕辞时说,据有关研究统计,2000年底,中国国民个人的金融、企业、房屋建筑等资产已达38万亿元,公民的私人资产已占社会总财富的57%。

    由于中国财富占有相对集中,社会私人资产的85%由占人口不到15%的富裕阶层占有,可以说,才诞生20多年的中国富人人均拥有财富量相当惊人。Read more →

    毛泽东为何回到中国人心中?

    by  • September 18, 200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时值毛泽东逝世纪念日,关于毛的话题又多了起来。在历史人物的评价当中,歧异如此之大实属罕见:誉之者欲将一切桂冠加之于其上,毁之者则将其等于撒旦。一言以概之,中国还未走出毛时代的影子。

    笔者的童年与青少年时期,都“沐浴着毛泽东时代的雨露阳光”,那个时代究竟是个什么时代,笔者心里非常清楚。只是这一时代的各种历史罪错,从未获得认真清理。邓小平尽管对毛的“文化大革命”恨之入骨,但“投鼠忌器”- 因为彻底否定毛泽东,就等于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等于在法统上自断经脉。因此之故,毛后的中国政府只能采用一种掩耳盗铃的方式来阐述这一时代:最初是用“君主贤明,只是晚年昏庸,奸臣(林彪、...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