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观察

    警惕包裹在“学术”外衣下的谎言

    by  • April 14,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政府与国际社会的交往经验日益丰富,终于形成了对人们识别谎言能力的新挑战,尤其是当这些谎言包裹于“学术”或者“调查研究报告”的外衣之下,一般人更是无从辩识真假。于笔者而言,以前从未想到过民主国家的个人或机构与中国的学术合作,以及这一合作产生的“学术成果”会存在真实性的问题,但由于近两年见到的这类充满虚假的“学术成果”越来越多,于是就开始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个环节?

    这些充满虚假的学术成果大多以“问卷调查”为分析基础,最后以“调查报告”形式发表。按常情,这种“调查报告”应该最能反映调查对象的真实情况。但最近这几年,在美国学术界有关中国的研究中,这类“调查报告”得出的结论往往与...

    Read more →

    中国政府的“发现”:民主政治导致危机

    by  • April 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台湾的3•20大选以后,因为蓝营不服绿营以微弱票胜出,弄出一大堆风波。而中国政府立刻非常“智慧”地从中找到了对自己最有用的宣传题材:民主政治导致危机。

    在中国政府操控下,中国媒体(包括在海外由中共直接投资或间接投资的媒体)对台湾选情的报道非常富有选择性。由于必须奉行中宣部的“宣传纪律”,中国媒体只能逐一照抄新华社消息、《人民日报》文章,不断发表各种不利于绿营的消息,比如“枪击疑云”、蓝营示威、台湾人民反对绿营当选、海外华人支持蓝营、美国迟迟不发贺电之类。除此之外,这次的新宣传题材还包括“台湾的民主政治正在使台湾陷入危机”,“台湾遭遇宪政危机”,等等。中国政府这样说,除了抹黑...

    Read more →

    用“红头文件”将劫掠合法化――评河北省“30条”的真意

    by  • February 12,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4年1月中旬,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刘金国在“两会”期间发言中向社会吹风,表示河北省地方政府有意赦免民营企业家创业初期的“原罪”。其实,刘金国在谈话时有意隐瞒了一个事实:2003年的最后一天,河北省政法委制定了《关于政法机关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良好环境的决定》,这一红头文件被河北政法机关干部称为“30条”。2004年1月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以省委冀字(2004)1号文件批转了“30条”。

    按照中国政治习惯,一个省有如此大的动作,事先一定要与中央有关领导“通气”商量,获得默许,否则就是借给地方政府几个胆子,恐怕也不敢如此为天下先。鉴于此,本文分析“30条”的具体内...

    Read more →

    灰色的是企业家还是中国政府?

    by  • January 2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3年当中,有关中国富豪的消息大都不利,富豪将之归结为三重劫难:“富豪之疑,富豪之死,富豪之囚”。但最近两条关于中国富人的消息引人注目。

    先谈第一条消息。2004年1月6日下午,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第一副主席、党组书记胡德平在“2004•中国新视角”搜狐年度高峰论坛上致闭幕辞时说,据有关研究统计,2000年底,中国国民个人的金融、企业、房屋建筑等资产已达38万亿元,公民的私人资产已占社会总财富的57%。

    由于中国财富占有相对集中,社会私人资产的85%由占人口不到15%的富裕阶层占有,可以说,才诞生20多年的中国富人人均拥有财富量相当惊人。Read more →

    毛泽东为何回到中国人心中?

    by  • September 18, 200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时值毛泽东逝世纪念日,关于毛的话题又多了起来。在历史人物的评价当中,歧异如此之大实属罕见:誉之者欲将一切桂冠加之于其上,毁之者则将其等于撒旦。一言以概之,中国还未走出毛时代的影子。

    笔者的童年与青少年时期,都“沐浴着毛泽东时代的雨露阳光”,那个时代究竟是个什么时代,笔者心里非常清楚。只是这一时代的各种历史罪错,从未获得认真清理。邓小平尽管对毛的“文化大革命”恨之入骨,但“投鼠忌器”- 因为彻底否定毛泽东,就等于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等于在法统上自断经脉。因此之故,毛后的中国政府只能采用一种掩耳盗铃的方式来阐述这一时代:最初是用“君主贤明,只是晚年昏庸,奸臣(林彪、...

    Read more →

    中国政府与新富人的关系

    by  • June 14, 200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从去年起,中国政府与新富人的关系让国际社会猜疑不已:一方面,江泽民大张旗鼓地提出“三个代表”,为中国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联盟开辟了一条制度通道;另一方面却又有不少新富人(即三个代表中“先进生产力”与“先进文化”的代表)因各种原因而成为阶下囚,如华晨集团的董事长仰融,东北富商杨斌,还有号称“上海首富” 、名下有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周正毅。这些雄踞富豪榜的中国新富们纷纷落马,于是国际社会想不通:为什么中国政府一会将富人捧上天,在“政治花瓶”即各级政协里面给他们安放了座椅,以示“一家亲”;一会却又将他们作为罪犯拘捕,并历数他们各种确凿罪行,传檄天下。人们被这种前后自相矛盾的各种信息弄得恍恍然、惶惶...

    Read more →

    中国政府的信用危机

    by  • June 6, 200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年来,中国政府的诚信总是蒙上一层可疑的色彩,这次SARS事件使国际社会再次对此表示怀疑。

    倒也并非国际社会对中国特别苛求,实在是中国政府的表现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国际社会失望。以这次SARS事件为例,最开始中国政府通过组织渠道控制新闻隐瞒真相,硬指香港才是真正的源头,因为受中央政府任命的董特首反正不会表示异议。最后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被迫抛了两只“替罪羊”出来。于是国际社会的亲中者再一次对中国看好,他们乐观地预测:SARS事件的教训可能成为改革契机,中国也许会在“第四代”领袖领导下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了。等中国政府在5月份颁布对“传播非典(SARS)谣言者”处以刑罚的新法规,抓...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