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分析

    2017年中国重头戏(2):经济维稳

    by  • January 7,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何清涟

    一般情况下,中国政策的战略性转变往往发生于每年“两会”期间,但今年不同于往年 ,早在元旦之前,维稳战略就已经发生重大战略性转变,从政治维稳转向经济维稳。促成这一战略转变既有外因,也有内因,而以往的债务、房地产、去产能等重大经济任务,现在都列于经济维稳的二级项目,让位于货币维稳。

    美国与国内的压力均由政治转为经济

    川普还未正式接任,但他的施政思路却让全世界做出提前反应,被美英主流媒体嘲讽备至的“推特施政”更是反应热烈。鉴于川普对外政策大思路,以及川普提前预告的不惜与中国展开贸易战,中国方面提前调整了战略。

    川普早就公开宣布,他...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堡垒战:“保卫外汇储备”

    by  • December 4,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可能惊现动摇世界经济的“黑天鹅“,成为国际投行界的热议话题。中国政府也丝毫不敢懈怠,对于金融长堤上最薄弱的外汇市场,尽全力守望。但控制人民币汇率易为,至少目前已经成功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阻击在破七大关。而防止资本外流却难,几乎演变成政府为一方,无数资本拥有者与金融机构及“地下钱庄”为另一方的三角攻防战。

    央行关紧“帝国红利”套现之门

    资本外流的主力之一是在华外资。外资银行得行业近水楼台之便,竞相套现清场,陆续成功撤资。中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下降,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万亿美元,较9月份下降457.27亿美元。尽管央行...

    Read more →

    人民币贬值会不会引发货币改革?

    by  • December 2,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11月29日的时事大家谈节目的最后一批听众提问中,有人问及一个问题:人民币持续贬值会不会引发中国货币改革?当时我回答说不会,因为今年几个国家货币都出了严重问题,中国会吸取教训,继续通过控制汇率稳定人民币。本文分析中国政府近期内为何不会实施货币改革。

    2016年:三个国家遭遇本国“货币诅咒”

    自2016年初以来,委内瑞拉、蒙古与印度三国先后陷入通胀危机。

    先简述委内瑞拉的情况。自从查韦斯当政以来,依托本国主要资源石油的收入建立了所谓“社会主义高福利体系”,让拉美左派联盟一众国家羡慕不已。近几年,国际能源供求格局大变,委内瑞拉...

    Read more →

    人民币汇率管控依旧,国际风评有变

    by  • November 4,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政府从未放松过对人民币汇率升贬的管制。如果要说有变化,那也是在管制松紧,即上下浮动幅度的大小,而不是管制有与无的问题。对中国的汇率管制,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一直持批评态度,但10月中旬美国的财政部报告对中国外汇管制不仅不再批评,反而有所肯定,这几乎是破天荒之举。

    美国说了什么?

    10月14日,美国财政部再次确定中国为“非汇率操纵国”,虽然还指出中国应该继续放松汇率政策,但却特别强调,尽管人民币在过去一年持续贬值,但原因是市场压力,中国并没有通过操纵汇率贬值获得贸易优势。不仅如此,在这份向国会提交的主要贸易竞争对手货币汇率情况半年报告中,...

    Read more →

    债转股:中国股市“生力军”之考查

    by  • October 14,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等两个文件,债转股将正式铺开。这意味着央行前一向流往房市这个储水池的货币已经过多,政府嗅出危险气味,于是一边让各地政府出台限购令,一边准备打开另一个储水池股市的阀门。

    债转股的“市场化、法治化及政府不兜底”

    国内媒体已经没有原来那么自由,一向还能乍着胆子谈点问题的财新网最近因为“刊发导向存在问题”的报道被罚,因此,国内只能看到对债转股的一片叫好声。从对《指导意见》明确债转股“三个鼓励”、“四个禁止”,到AMC(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将因债转股大赚一笔的利好消息,给各种股民的印象似...

    Read more →

    中国债市将迎来外资“解放军”

    by  • October 6,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西方国家反全球化思潮开始出现,中国作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一直在反对普世价值,但临到反全球化思潮涉及经济层面时,中国大概会坚决捍卫全球化。且不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时的昔日辉煌,就以中国金融系统的第二轮天量坏帐的化解并扭亏为盈为例,就是依靠西方金融巨头做为“战略投资者”来解救的。如今,中国债市可能又需要外资成为“解放军”,而机会也真来了,据《金融时报》9月30日消息,德银(Deutsche Bank)调查显示,外国基金经理打算在未来一年将其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增加一倍。

    外资将充当中国债市“解放军”

    中国的国家债务很庞大。仅2015年全年,...

    Read more →

    中国房地产市场:政府身兼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by  • September 30, 2016 •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国外已经将中国房市比之为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热”,名词与庞氏骗局不一样,但内涵相同,即投资完全依靠借贷支撑。面对疯狂上涨的房价,国内总有人要问,这轮疯涨还能撑多久?这样的房地产值不值得购买?

    本轮房地产疯涨的原因,我在《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里面分析过,它不是市场对房地产的真实需求问题,而是中国政府的金融政策问题。而中国房地产市场,早就已经沦为政府兼作庄家、裁判及大玩家的赌场,与股市性质类似。

    中国房地产已成为金钱游戏的标的物

    从市场角度分析,中国的房地产已经没有投资价值。如果将房产当作投资品看,必须要依据三...

    Read more →

    谁说本届中国证监会不聪明?

    by  • September 17, 2016 •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9月9日那一天,也许是为了纪念“中国穷人的大救星”毛泽东,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核心内容是为中国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即开放绿色通道,让贫困地区政府能够上市圈钱,不,应该说是上市筹资,“圈钱”这词实在太难听了。

    扶贫IPO资格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间的关系

    乍看之下,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从17世纪荷兰人在阿姆斯特丹开办人类社会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以来,直到今天的华尔街及各国股市,股票上市都要看公司的赢利能力与资本回报率,没人将股票交易所办成慈善机构。中国证监会是吃错药了?难道去年股灾之后,中国...

    Read more →

    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

    by  • September 14,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人与人的各种关系中,最值得珍视的是婚姻,最容易破碎的是金钱关系。然而中国此时出现世界上最荒唐的景象:为了炒房赚钱,人们不惜亲手粉碎婚姻,夫妻之间美其名为假离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出于三点:百业萧条,唯有政府与银行大力关照的房地产业香火独旺,人们认为唯一不会化成流水的资产就是房产;银行不断为泡沫化的楼市输入资金;地方政府需要继续卖地以获得财政收入,就得营造房市繁荣景象。

    银行“房抵贷”,继续吹胀房地产市场泡沫

    9月5日,财新网的一篇《“房抵贷”加杠杆火热 最高额度无上限》惊动了国内财经评论界。该文指出,持续放量的按揭贷,是本轮一、二线城市楼...

    Read more →

    “庞氏增长”,经济舵手换人是否有救?

    by  • August 15,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8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掌舵大国经济 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开启新航程》, 这篇文章正式宣告:盛传了几个月的“南北院之争”暂告一段落,中共一哥习近平正式接掌中国经济之舵。从民间角度来看,今上喜欢揽权专断,李相温和亲民,后者所获同情分较高。但如今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困局,最好着眼于一点:目前中国经济的庞氏困局是否可解以及谁能解决。

    “庞氏增长”造成的金融空转现象

    “庞氏增长”这一词,是从美国庞氏骗局引伸而来。高度依赖金融活动的现代经济体系与庞氏骗局有着相同的运行机制,其本质就是设计一个宣称能够获得高收益的投资活动,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其中,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