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分析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国家资本主义为国本从未改变

    by  • September 16,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十九大前,中国经济政策最显眼的变化,是让民营资本入股国企,但却不享有话事权。有人惊呼,这是在倒退。这解释过于皮相。

    与毛泽东时代消灭一切私有经济活动的计划经济体制不同,邓小平开创的共产党资本主义并不坚持制度教条主义,对企业所有制的方针灵活多变,只有一点未变,即从未放弃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对私营企业则视政治需要调整政策。理解这一点,必须理解中共极权统治“三个垄断”的特点:政治垄断(一党专制)、资源与经济垄断、文化垄断(控制媒体、教育和宗教)。其中资源方面的垄断是土地、矿产、森林、水源全归国有;经济上的垄断是指坚持以国有经济为主导,重要企业必须国有,放弃经...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政商关系之变

    by  • September 13,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敬告读者:为了让读者对中国经济公私之变有完整的了解,本文保留了一些以前发表过的内容。)

    国企改制让中小国企经理变身为资本家,是中国政商关系变化的第一个重要标志。2000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广东省高州市考察时首次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被正式写入中共党章和中国《宪法》之后,中国政商关系进入关键性转折,商界精英正式成为中共统治的重要同盟,这表明中共统治更换了统治基础,无产阶级专政的名目还在,但工人农民已经不再是中共的统治基础(连名义上的也被正式放弃)。

            中共悄悄更换了统治基础

    中共政府对商人的崛起...

    Read more →

    中国经济公私之变:不被承认的私有化(2)

    by  • September 9,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曾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私有化,但中共高层却明确否定这一事实,原因之一是,在所谓企业改制的过程中,中国执政集团彻底抛弃了以国企工人为主体的社会底层。这种抛弃是否具有政治正当性?只要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过程相比较,就会有明确的结论:

            一、中国是唯一藉改革之名抛弃底层的社会主义国家

    迄今为止,原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转型大致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中欧模式(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这些国家的转型为异议知识分子所主导,他们的基本主张不是与原共产党精英们分享权力或和解、宽容,而是通过清...

    Read more →

    从国企混改看中国经济公私之变(1)

    by  • September 9,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当中国人的全部兴奋点自主或者不自主地放在十九大的权斗、人事布局上,其实与民生关系更深的经济政策已经悄悄拨转船头,中国民营企业担心了好几年的“公私合营”成为现实:中国联通于8月16日公布了规模高达780亿元的混改(国有、私有共同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方案,令人瞩目的是BATJ等中国几大互联网公司悉数参与,每家投入几十亿至百亿的资金入股中国联通,实现了中国政府2015版国企改革方案的梦想:将民营资本吸纳进了国有企业,但又不让民企有话事权。人们惊呼新一轮公私合营开始,习近平想回到毛泽东时代。

    中国自改革以来,经济中的公私关系真是篇大文章,有必要回顾,以便弄清楚中...

    Read more →

    中国经济之病,根在经济增长方式

    by  • August 27, 201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一年多,中国经济政策的重点,在于金融整顿。家有七件事,先从紧处来,金融堤坝要溃,当然得先堵。但追溯下去,银行坏帐主要由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国企负债等构成,这就带出另一个问题:金融整顿过后的金融改革,要点不在金融领域,而是对财政体制与国企动手术。由于地方财政过度依赖房地产、国企成为僵尸企业之后还要银行继续输血,中国的资产质量才持续恶化。说白了,中国不仅需要对国企进行市场化改革,更需要扬弃依赖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

    中国经济增长方式早就病根深植

    国内媒体对于经济的全局性判断,通常不敢用过苛之词;官方宣传更是尽量采用“积极”型话语,...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真实危机与虚假危机

    by  • August 26, 201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看中外经济学家对中国的经济分析,常会发现,还是中国本土学者明白得多,至少知道问题在哪里。引起我这感触的是两条消息,一条消息是最近在中国媒体上刷屏的“黑天鹅”与“灰犀牛”;另一篇是路透社8月24日消息,该消息引述匿名知情人士的说法,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即将开始为一带一路融资成百上千亿美元。由于沿线国家多高风险国家,或引发全球金融系统风险。

    如果对近几个月中国的经济决策关注的焦点,就会知道前者是真实存在的危机,后者至少在现阶段是个假议题。

    中国早知“灰犀牛”的存在

    最近,中国媒体讨论经济问题时,“黑天鹅”与“灰犀牛”两个词汇频现,原因是7月17日,金融工...

    Read more →

    让当局头痛的“金融维稳”

    by  • July 31, 201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几个月,我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民主沙龙做节目时,总有听众痛诉自己深受集资之害,数万元投资血本无归。痛诉之后就是痛骂政府不作为,抓了人也没帮他们要回钱。这些听众并不知道,目前社会矛盾的一大引爆点就是以集资、传销、理财产品等名目出现的金融诈骗案频发,据中国公安部不完全统计,亿元以上案件逾百余起,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金融维稳正成为中国当局深感头痛的问题。

    中国“庞氏骗局”的新特点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说过,中国经济早就陷入“庞氏增长”。“庞氏增长”这一词,是从美国庞氏骗局(ponzi’s scheme)引伸而来。“庞氏骗局”之称源自美国...

    Read more →

    从“金融整顿”到“防经济政变”

    by  • June 22, 201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政治经济词汇中,“金融整顿”一词常见,隔上一阵就要出现,只是被整顿的对象有点不一样而已。“经济政变”这个词,却是2015年中国股市大跌之后出现的新词,专门针对那些能够在中国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资本大鳄,名单内部掌握,外人猜也没用。本文须回顾资本市场弄潮儿的前世今生,理清一下今年这轮金融整顿缘何变成了防经济政变。

    金融整顿处于“进行时”

    新一轮金融大整顿正在推进。从今年2月开始,先是号称“超级白手套”的资本大鳄肖建华被抓,继之于3月开始放话要整顿金融市场,5月份公布监管措施,再到最近邓府孙驸马吴小晖被抓,整顿之网一步一步在收紧。

    ...

    Read more →

    北京为何要限制“蚂蚁搬家”式换汇?

    by  • May 25, 2017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据中国媒体报道,从7月1日开始,中国政府将推出反洗钱新规,每天跨境转帐逾万美元须报审。一个月前,媒体曾报导中国外汇储备略有回升、外汇管制将有所放松所带来的短暂欢欣,立刻消失了。

    新规针对“蚂蚁搬家式”外汇流出

    据《21世纪经济》报导,2016年底,中国央行发布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将于7月1日起实施。新规规定,凡当日单笔或累计交易超过人民币5万元以上、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的现金缴存、现金支取、现金结售汇、现钞兑换、现金汇款、现金票据解付及其他形式的现金收支,金融机构都要送交大额交易报告。

    此举的目的当然...

    Read more →

    人民币国际化为何事与愿违?

    by  • April 4,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一直希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SDR,俗称“人民币入篮”)当作起点。没想到事与愿违,尽管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入篮,但IMF最近公布各国“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却清楚地表明“人民币国际化”这一梦想成为现实还比较遥远,标识人民币国际化的两组关键数据不升反降,极不乐观。

    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不受青睐

    一个国家的货币国际化有两个关键指标,其中之一是各国用来做为储备货币的比例。

    3月31日,IMF在其网站上发布了截至2016年12月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