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分析

    从限购令到限卖令:全靠政府“营销”有术

    by  • March 30, 201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各地政府相继推出房市限卖令,国内哀声一片,其中既有胡马《绝望信》中所述“手握500万,在北京却面临无房可买”的悲叹,又有厦门、北京等地炒房客被套的痛苦呻吟。国人沉浸在恐慌之中时,却忽视了一点,在一轮又一轮人为制造的房市供给短缺中,政府终于成功地中将一、二线城市严重过剩的大部分楼盘,成功地卖给了甘做“接盘侠”的老百姓。

    从限购到限卖:制造短缺的心理战

    限购与限卖,是针对市场上两大不同商业行为群体轮流采取的措施。限购是针对房市买方的心理战,楼盘虽多,但需要限定资格以制造短缺,于是从贷款额度、首付比例等各方面硬给做出一道道资格门槛,这就...

    Read more →

    地下管网建设:政府投资“老牛”再上路

    by  • March 11, 201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与不久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罗列的“重要经济工作”相比,《政府工作报告》中多了一项实质内容:“再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启动消除城区重点易涝区段三年行动,推进海绵城市建设”。也就是说,今年政府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依旧,但重点工程将移师地下,这是对当年重面子工程(地面建设)、忽视里子(地下网管建设),导致城市雨涝严重的大规模补偿性修建。

    政府投资“老牛”再上路早有信号

    我对中国政府投资这头“老牛”重新上路并不惊讶,因为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早有各种预兆。2016年11月,中国政府还在宣称“要坚定去产能,让僵尸企业破产”之时,《华尔街日...

    Read more →

    中美两国相遇于“振兴制造业”

    by  • March 5,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2月28日,北京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会上提出的2017年几大工作重点,去产能、防控金融风险、促进房地产健康发展都是承接去年之势,只有振兴制造业是新提法。无巧不成书,美国川普总统的经济发展蓝图中,振兴制造业也是主要方略之一。

    世界各国当中,GDP超10万亿美元的只有美中两国。美国是老大,中国是老二,如今两国都要力拼“振兴制造业”,两国都欢迎的国际资本环顾东西两半球,最后钟情于哪一国?决定资本流向的当然只能是谁更具有“比较优势”。

    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人力成本低廉不复存在

    中国从2001年中国入世开始,作为“世界工厂...

    Read more →

    2017年中国重头戏(2):经济维稳

    by  • January 7,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何清涟

    一般情况下,中国政策的战略性转变往往发生于每年“两会”期间,但今年不同于往年 ,早在元旦之前,维稳战略就已经发生重大战略性转变,从政治维稳转向经济维稳。促成这一战略转变既有外因,也有内因,而以往的债务、房地产、去产能等重大经济任务,现在都列于经济维稳的二级项目,让位于货币维稳。

    美国与国内的压力均由政治转为经济

    川普还未正式接任,但他的施政思路却让全世界做出提前反应,被美英主流媒体嘲讽备至的“推特施政”更是反应热烈。鉴于川普对外政策大思路,以及川普提前预告的不惜与中国展开贸易战,中国方面提前调整了战略。

    川普早就公开宣布,他...

    Read more →

    2017年中国经济重头戏(1):货币维稳

    by  • January 4, 2017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1月4日,彭博社爆出北京内部消息,称中国已准备汇率风险应对预案,必要时强制结汇。对这消息,我一点也不意外,中国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之一,就是“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说穿了,就是货币维稳,关键放在汇率维稳一环。纵观中国政府新年前后所有的应对措施,无非是两大类:一是步步为营加强宣传工作,大打“信心仗”;二是在控制细节上狠下功夫。

    货币维稳的关键是汇率维稳

    货币维稳的关键是外汇维稳。道理很简单,测量货币稳定主要有两个指标:

    一个指标是货币购买力,即所谓通胀率。在中国,...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堡垒战:“保卫外汇储备”

    by  • December 4,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可能惊现动摇世界经济的“黑天鹅“,成为国际投行界的热议话题。中国政府也丝毫不敢懈怠,对于金融长堤上最薄弱的外汇市场,尽全力守望。但控制人民币汇率易为,至少目前已经成功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阻击在破七大关。而防止资本外流却难,几乎演变成政府为一方,无数资本拥有者与金融机构及“地下钱庄”为另一方的三角攻防战。

    央行关紧“帝国红利”套现之门

    资本外流的主力之一是在华外资。外资银行得行业近水楼台之便,竞相套现清场,陆续成功撤资。中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下降,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万亿美元,较9月份下降457.27亿美元。尽管央行...

    Read more →

    人民币贬值会不会引发货币改革?

    by  • December 2,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11月29日的时事大家谈节目的最后一批听众提问中,有人问及一个问题:人民币持续贬值会不会引发中国货币改革?当时我回答说不会,因为今年几个国家货币都出了严重问题,中国会吸取教训,继续通过控制汇率稳定人民币。本文分析中国政府近期内为何不会实施货币改革。

    2016年:三个国家遭遇本国“货币诅咒”

    自2016年初以来,委内瑞拉、蒙古与印度三国先后陷入通胀危机。

    先简述委内瑞拉的情况。自从查韦斯当政以来,依托本国主要资源石油的收入建立了所谓“社会主义高福利体系”,让拉美左派联盟一众国家羡慕不已。近几年,国际能源供求格局大变,委内瑞拉...

    Read more →

    人民币汇率管控依旧,国际风评有变

    by  • November 4,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政府从未放松过对人民币汇率升贬的管制。如果要说有变化,那也是在管制松紧,即上下浮动幅度的大小,而不是管制有与无的问题。对中国的汇率管制,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一直持批评态度,但10月中旬美国的财政部报告对中国外汇管制不仅不再批评,反而有所肯定,这几乎是破天荒之举。

    美国说了什么?

    10月14日,美国财政部再次确定中国为“非汇率操纵国”,虽然还指出中国应该继续放松汇率政策,但却特别强调,尽管人民币在过去一年持续贬值,但原因是市场压力,中国并没有通过操纵汇率贬值获得贸易优势。不仅如此,在这份向国会提交的主要贸易竞争对手货币汇率情况半年报告中,...

    Read more →

    债转股:中国股市“生力军”之考查

    by  • October 14,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等两个文件,债转股将正式铺开。这意味着央行前一向流往房市这个储水池的货币已经过多,政府嗅出危险气味,于是一边让各地政府出台限购令,一边准备打开另一个储水池股市的阀门。

    债转股的“市场化、法治化及政府不兜底”

    国内媒体已经没有原来那么自由,一向还能乍着胆子谈点问题的财新网最近因为“刊发导向存在问题”的报道被罚,因此,国内只能看到对债转股的一片叫好声。从对《指导意见》明确债转股“三个鼓励”、“四个禁止”,到AMC(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将因债转股大赚一笔的利好消息,给各种股民的印象似...

    Read more →

    中国债市将迎来外资“解放军”

    by  • October 6,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西方国家反全球化思潮开始出现,中国作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一直在反对普世价值,但临到反全球化思潮涉及经济层面时,中国大概会坚决捍卫全球化。且不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时的昔日辉煌,就以中国金融系统的第二轮天量坏帐的化解并扭亏为盈为例,就是依靠西方金融巨头做为“战略投资者”来解救的。如今,中国债市可能又需要外资成为“解放军”,而机会也真来了,据《金融时报》9月30日消息,德银(Deutsche Bank)调查显示,外国基金经理打算在未来一年将其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增加一倍。

    外资将充当中国债市“解放军”

    中国的国家债务很庞大。仅2015年全年,...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