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分析

    外资抢滩中国后的悲欢曲

    by  • October 7, 2004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2004年8月,中国政府欣喜若狂地向世界发布消息:1-7月,引进外资共570亿美元,一举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引进外资国。

    然而,就在中国政府期望更多的美元哗哗淌进时,对外资大量进入中国市场的后果出现了几种立场完全不同的评估,这些评估者的身份、立场各不相同,但却表明在投资者心目中,“中国梦”正在渐渐退色。

    德国工商界梦碎中国

    最近,悲观情绪正悄悄笼罩德国工商界。

    德国的中国投资热已经持续了好几年,除了西门子、奔驰、大众等德国跨国集团纷纷进入中国,还有越来越多的德国中小企业也希望与跨国集团一样,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分享诱人的果实。20...

    Read more →

    中国两大国有银行海外圈钱梦难成真

    by  • October 7, 2004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从2003年中国概念股海外市场火爆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沉浸在华尔街圈钱的美梦中,今年10月即是建设银行与中国银行两家国有银行预定海外上市日期。经过一年多筹划,一个黄金梦早已经在中国人的脑中成型:两家银行只要能在海外上市,就能圈回来N亿的巨额美元。

    中国银行与建设银行都想成为第一家在海外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银行,一直在暗中较劲,但如今两家银行都遭遇了无法吸引战略投资者的尴尬。据英国《金融时报》9月12日报道,作为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之一的中国银行在首次公开募股(IPO)时,遭遇到意料之外的困难:无法为其准备筹资30-40亿美元的IPO计划找到战略投资者。

    同样的尴尬在...

    Read more →

    表面调门一致,桌下功夫各异

    by  • September 9, 2004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经济调控中中央与地方第一轮博奕谁胜谁败?

    由于中国经济现在牵动着全世界,因此对中国经济调控何时结束,调控的结果如何,一直是国际社会关心的话题。更由于中国是一个资讯传播受到严格控制的国度,中央政府宣布的结果往往难以取信于人,人们根据“小道消息”研判中国时局的方式再次被屡屡用之于猜测与研判目前的形势。有关中国经济调控的背后政治斗争的各种说法流传甚广,比如最近《亚洲周刊》一篇文章将经济调控背后的政治背景解释为中共高层围绕“金融和经济的权力,也是政治的权力的斗争”,. 但实际上,参与这次经济调控的利益之争的主力并非中央的...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断裂带——关于我国经济危机隐患分析

    by  • October 20, 1998 • 学术思考,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一直以其高速增长引起世人瞩目,但到了90年代以后却因为虚拟经济的超速发展而产生大量的泡沫。可以说,这20年来支撑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超高速的投资,这种“投入投入再投入”的经济扩张技术水平低,而长期无效供给累积的“泡沫”实质上已向我们发出预警信号,兆示着我国经济发展潜藏着深重隐患。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前,欧美学者拉鲁什和EIR曾发出过警告。拉鲁什理论研究的分析方法从经济过程的双重性开始,他认为,经济过程包含两个方面:一、金融和货币过程;二、实物产品的生产、分配和消费的过程,包括技术进步。在拉鲁什和EIR看来,当今世界上巨大的金融财富价值,其形式...

    Read more →

    中国企业的知识底座

    by  • July 26, 199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任何一个民族要进入现代化进程,首先得完成工业化,而工业化的主体是企业。企业的历史命运就是一个民族现代化命运的缩影。就在中国企业被产权改革、下岗、再就业、消除不良资产等一连串举措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又被“知识经济”一词弄得目瞪口呆。据说在发达国家中,知识和技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正在不断上升:20世纪初为20%左右,70-80年代为60-70%,90年代后则相对提高到90%。以此来衡量,我们虽然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前行了100多年,但仍然是迟到的后来者:世界经济论坛与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学院1996年发布的国际竞争力报告表明,在46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的科学技术要素排名28位。其它几个二级指标...

    Read more →

    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三部曲

    by  • July 26, 199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的企业改革,是由中国经济改革方略所决定的。

    有人曾形象地将中国与前苏联的改革动机作一概括:两个国家的改革都是为了一张“口”,前苏联是为了“口”的社会功能:言论自由-政治自由,而中国则是为了“口”的生理功能:吃饱饭。目标不同,由目标决定的改革方略、改革手段、改革路径等也就有了根本的差异。前苏联采取的是从难到易,由体制核心动手术,故此先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然后再用很低的折价率将国有资产折价并量化到俄罗斯公民,以发展私有化生产,建立市场经济。而我国则是从体制外围入手,初始目的只在于重建和修补被一系列冒进政策及“文化大革命”破坏了的经济机制。

    这一历史选择并非出于...

    Read more →

    中国企业改革的历史命运

    by  • July 26, 199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从工业化的历史角度来看,可以把世界工业化过程分为4代。以产业资本为轴心的英国工业化为第一代,依靠金融资本进行工业化的德国、美国为第二代,国家承担工业化的日本和苏联为第三代,第二次大战后获得成功的新兴工业国家或地区(NICS)的工业化为第四代。第四代工业化的国家在以美国和日本为中心的国际分工中,除了获得资金以外,还能获得机械设备、技术和市场。正是利用了资本主义体制中的这种国际分工,这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经济获得了长足发展,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工业化的历史过程相当漫长,开始于19世纪70年代的洋务运动可以被视为早期工业化运动,而自本世纪50年代开始的以重工业为主要内容的工业化可以被纳入苏联式的...

    Read more →

    世纪之交中国面临的金融危机

    by  • September 13, 199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泰两国经济背景比较

    1997年7月2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泰铢实行浮动汇率制以后,当天泰铢应声下跌20%多,由此引发的金融危机像台风一样席卷东南亚,随后又袭击了新加坡、台湾和韩国,整个世界为之震憾。应该说,这次泰国的金融危机是多年来泰国经济高速发展积累下来的问题的总爆发,整个东南亚世界都受到这次泰铢贬值的株连。而这次危机袭击的下一个目标将是哪个国家或哪个地区,谁也无法预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政策研究部的负责人杰克.布尔曼指出,金融危机很可能会从一个国家蔓延到另一个国家,从而危及整个国际市场金融体系。可以说,这次泰国金融危机的爆发,不仅是对东南亚“经济奇迹”的挑战,也是对中国的一...

    Read more →